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26章 我這個樣子,又不會把你怎樣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26章我這個樣子,又不會把你怎樣


白念傾:“這裏沒有洗澡的地方,而且二少爺你的傷口不能再沾水了。”


“身上太髒,我受不了。”霍言戈理所當然道。


白念傾沒辦法,隻好起身:“那我去燒點水,然後你用毛巾擦擦?”


他點頭:“好。”


不多時,白念傾端著木盆進來,擰了毛巾:“二少爺,需要我幫忙嗎?”


她以為他會拒絕,可是他卻點頭:“嗯。”


白念傾:“……”


還好,他又補充了一句:“前麵我自己來,你幫我擦背就好了。”


白念傾鬆了口氣,等霍言戈側身躺好,她這才拿著毛巾輕輕給他擦身子。


每動一下,她就覺得自己心頭多了一塊棉棉軟軟的東西,等他給他擦完後背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那樣的情緒塞滿了。


所以,霍言戈轉過身來,就看到白念傾凝視著他,眸底帶著幾分清潤的水光。


他突然想到了一個詞:盈盈秋水。


她卻因為他眸底的探究一下子驚醒,將毛巾往他手裏一放,就急匆匆逃了。


霍言戈接過去,也沒再多想,於是,開始給自己擦身子。


總算是艱難又勉強地把自己洗了一遍,他覺得頭發有些不舒服,於是又喊:“白念傾!”


她連忙過來,速度很快,隻花了一秒。


“我要洗頭。”霍言戈道。


白念傾點頭:“那我再燒點水。”


可是,洗頭就沒這麽方便了。


水打了過來,白念傾沒有木勺什麽的,隻能用碗舀水,讓霍言戈躺在炕邊,她用木盆接著給他衝頭。


他仰著身子,她離他很近,再加上他的襯衣被她洗了還沒幹,所以,他上半身赤著,脖頸還在她的腿上,她覺得自己又著了火。


特別是,他閉著眼睛,借著天邊落日的餘光,她看到他的睫毛很長,五官精致漂亮,唇.瓣微微有些幹,卻不掩漂亮的唇形和微微上揚的好看弧度。


她突然想起,昨夜她給他人工呼吸時候的觸感,頓時,整個人一陣眩暈。


這時,他卻淡淡地道:“你淋在我臉上了。”


……


好容易洗完,她幫他擦幹,又扶他靠在後麵的牆上。


他問:“家裏有燈嗎?”


她搖頭。


所以,他這是在過日出而作,日落而居的生活?


霍言戈無奈,低頭看自己的腿,更加絕望。這傷似乎傷到了筋骨,估計沒幾個月好不了……


隻是,當他這麽坐起來,這才看清,白念傾一直光著腳。


她的腳底都是泥,黑乎乎的,看得他頭疼。


他忍不住開口:“你還有事情要忙嗎?”


她搖頭。


“把腳洗了,洗了就別下地了,躺上來。”他實在受不了她光腳髒兮兮的樣子。


可是白念傾理解的重點是,他讓她‘躺上來’。


這裏就隻有一間炕,他們今晚……


頓時,她整個人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裏放了。


而霍言戈是個執著的,潔癖犯了什麽都擋不住。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白念傾的腳上,有如實質。


漸漸地,白念傾看到,他的臉上也染上了幾分嫌棄。


於是,她隻好磨磨蹭蹭去打了水,將自己那隻單著的涼鞋找到放在床邊,先洗了一次腳,單腳跳著倒了水,又打了一盆,再次洗了幹淨。


霍言戈覺得心頭舒服了,他正要收回目光,就看到白念傾抬腳時候,腳底似乎有什麽。


他蹙眉:“把腳伸過來。”


她以為他要檢查她有沒有洗幹淨,於是真乖乖伸了過去。


霍言戈往白念傾的腳底一看,頓時,瞳孔縮緊。


隻見原本白皙的小腳上,都是傷痕,有的地方裂開了,有的破皮中,還有些發腫。


所以,她白天這麽久,就是一直這樣光著腳到處跑的?她不疼麽?


“我真的洗幹淨了……”她弱弱地道。


下一秒,白念傾卻發現自己的腳踝被握住,男人的手掌很寬大溫暖,很輕易地包裹住她的整個腳踝,溫度順著他們相觸的地方,傳到脊柱,直逼大腦。


她的心一顫,聲音都變了調:“二少爺?”


“你受傷了怎麽不說?”他問。


“我——”她這才反應過來,解釋:“腳上隻是一點小傷,沒事的,習慣了就不疼了。”


等了一會兒,見他沒說話,她心頭更沒底,又道:“再說了,你受傷那麽重,不能動,我就是劃了點口子而已。如果我不去找吃的,我們會餓死的。”


“那你為什麽不自己跑了不管我?”他問:“八千塊也不值得你做這麽多吧?”


她生怕他看出來她的小心思,於是隻好義正言辭道:“我們做保鏢的,從做的那一天起,就要有責任感,有的東西是必須盡的義務,說什麽也得做!”


霍言戈這才慢慢放開她的腳踝:“明天將就吃點今天剩的飯,你別下地了。”


“嗯。”她沒敢看他,隻覺得腳踝烙印般的溫度還在,還有他剛剛的關心,燙暖了她的心。


似乎,這渾身上下都被泡在溫泉裏,暖暖的,一點都不痛。


雖然炕很大,可是,他們畢竟都躺在上麵。她放輕呼吸,她緊張得不敢碰到他,隻能死死閉著眼睛。


漸漸地,白念傾聽到霍言戈的呼吸變得均勻綿長,深知他雖然沒運動,可是傷太重,也消耗體力,自然睡著得快。


山裏的晚上頗涼,她怕他晚上冷,想到白天翻過,房間的箱子裏有個破被子。


他白天醒著必然嫌棄不願意蓋,所以,她確定他睡著了,這才翻下炕去,將被子抱出來,輕輕蓋在霍言戈身上。


他隻是呼吸重了幾分,很快又恢複了頻率。


此刻,外麵已經很暗了,她坐在床上,借著微弱的光,偷偷看他的輪廓。


看了一會兒,心裏好像要飛出來,於是,連忙躺下來。


她和他之間有半米的距離,他蓋著被子,她自然不敢蓋。


可是,山裏的確很涼,她睡著後,不知不覺就向著溫暖的地方滾。


最後,她抓著了被子的一角,即使睡夢裏的她,都在潛意識裏小心翼翼著,隻敢蓋著自己半邊身子,沒有碰到他分毫。


一.夜過去,太陽緩緩升起,清晨的鳥鳴聲傳入耳畔。白念傾醒來,發現她半個身子在霍言戈的被窩裏,鼻端似有似無是他的味道和淡淡的草藥清香。


她屏住呼吸從被窩裏出來,坐在床邊發呆。


他不讓她下地了,可是,還有很多要做的事情啊,飯冷了得蒸熱了吃,她還得生火燒水……


於是,白念傾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準備出去。


霍言戈傷這麽重,不能隻吃米飯,她得想辦法找點兒野味給他補身體才行!


可是,她的腳才剛剛要踩到地,身後就有冷喝聲:“我昨天的話你都忘了?!”


白念傾一抖。


霍言戈道:“腳伸出來!”


她似乎忤逆不了他的意思,隻好伸出來。


霍言戈看了,這丫頭好得倒是頗快,估計再養一天就行了,不過現在的確不適合下地。


“不許出門了。”他道。說罷,指指炕上:“這裏,你坐也行,躺也行。”


白念傾哪裏敢大白天的躺在他身側?所以,隻能正襟危坐,腰杆挺直。


可是,這麽坐久了就有些身子僵硬。她挪了挪屁.股,卻沒注意到自己就在炕的邊緣,這麽一動,就要掉下去。


此刻,卻一隻手及時伸出,將她的腰一攬,往裏一帶。


頓時,白念傾一個仰倒,幸虧用手撐了一下,否則,就要倒進霍言戈懷裏。


她的心砰砰直跳,轉頭看他:“我、我……”


“你口吃?”他問。


說著,放開攬在她腰上的手,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按住:“別亂動,眼睛都晃花了。”


“哦。”白念傾匆匆轉過眼睛,餘光看到她躺在他旁邊,頓時,覺得骨頭都麻了。


霍言戈放開她手腕,覺得世界終於消停了,可再看白念傾,就發現她整個臉和脖子都很紅,呼吸聲音也不對。


他蹙眉,這丫頭發燒了?


於是,霍言戈側身,靠近白念傾,伸出手來。


白念傾目光已經看到了他伸出的手,她感覺隨著他的靠近,她好像被施了定身術,過去那些醇熟的女子防身術完全不起作用,她隻能躺在那裏,一動不動地任由著他下一步行動。


然後,就有一隻手覆在了她的額頭上。


她的心,此刻已經躍到喉嚨,呼吸艱澀。


霍言戈仔細感受了下,心裏想著,如果她發燒了,這裏深山老林,沒有藥,隻能靠自身免疫力,還真夠棘手的。


不過,仔細這麽感覺,好像又不太燒,他問:“你身上沒哪裏不舒服吧?”


白念傾搖頭:“沒、沒。”


“那你臉怎麽這麽燙?”他剛剛問完,就發現她一抖,臉更熱了。


他頓時明了:“你在害羞?”


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目光看著屋頂,目不斜視:“沒。”


“我這個樣子,又不會把你怎樣。”他困惑地放開她,心裏疑惑,難道,之前他曾打算把她怎樣過?所以,現在她才會在他無法動彈的情況下,都怕成這樣?


他竟然是這樣的男人?!


*作者的話:


戈寶寶表示,他真的不打算把她怎樣,也沒法把她怎樣啊!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