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19章 年輕,血氣方剛很正常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19章年輕,血氣方剛很正常


賀梓凝震驚地看著霍言深:“言深,找到言戈了?”


“嗯,剛剛南楓打電話過來告訴我的。”霍言深道:“你先收拾行李,飛機安排好後,我們隨時出發。”


“好。”賀梓凝點頭:“那爸媽這邊……”


“我過去告訴他們,不過千萬別讓爺爺奶奶知道,等回頭接到言戈之後再說。”霍言深說著,去找霍戰毅。


賀梓凝則是去了後麵的臥室,開始收拾行李。


本來他們過來本就帶得不多,因為衣服什麽的都是霍家這邊早就準備好的。所以,賀梓凝隻收拾了證件和錢包卡之類隨身的東西,放在了行李箱。


外麵,霍言深已經將事情告訴了霍戰毅,可是,為了不讓爺爺奶奶擔心起疑,所以這次就賀梓凝和霍言深以工作之名回去,就連霍宸晞都繼續留在美國過年。


夜幕濃鬱,霍言深和賀梓凝在床上躺著小憩,等待著飛機申報臨時航線的獲批。


直到天色有些魚肚白了,那邊通知可以了,二人這才坐上車,去了私家機場。


晨光熹微,飛機撥開清晨的霧氣,下方被雪籠罩的城市漸漸變小,最後消失不見。


美國和寧城那邊有時差,此刻,其實已經是大年初一的尾巴。


而除夕那天上午,傅禦辰又去了酒店。


韓瀟弛兄妹這次過來,先是去海寧城母親的老家過年,見爺爺奶奶和其他親人,等過完年後,再回寧城上班和上學。


為了避免連續飛行太累,兩人就在寧城住一晚上,第二天中午的飛機飛往海寧城那邊。


傅禦辰再次去酒店接了二人,送去機場。


臨別的時候,韓夕顏衝著傅禦辰眨了眨眼,眸底都是俏皮:“禦辰哥哥。”


傅禦辰問:“嗯?”


小姑娘往前一步:“就是要走了,打個正式的招呼。”


她說著,突然踮起腳尖,伸出手臂,勾住傅禦辰的脖頸,然後一邊來了半個麽麽噠。


0.5加0.5,就算是1了,嗯。她在心裏給自己點讚。


傅禦辰哭笑不得:“小侄女,你不是在英國嗎?怎麽學法國人來貼麵禮?”


韓夕顏衝他眨了眨眼:“禦辰哥哥,昨晚我哥哥教育了我好久,說要尊敬年紀大的,所以我今天想了一上午,專門用歐洲最高禮儀和你道別。”


她說著,按捺住狂亂的心跳,雀躍著,她終於‘親’到男神了!


然後,衝傅禦辰揮手:“禦辰哥哥,祝你們全家新年快樂哦!”


哎呀,好想快點開學啊!她被韓瀟弛拉著,走入了安檢的隊伍。


傅禦辰摸了摸臉頰,搖頭笑笑,往停車場走去。


一路走,一路刷著朋友圈。


而韓夕顏發的,跳了出來,剛剛發送一分鍾。


隻有一句話:“呀呀呀,小鹿亂撞了怎麽辦?”


傅禦辰好笑,想著這小丫頭不會喜歡他吧?不過又覺得不可能,他大了她十歲呢,估計小丫頭故意的。


他評論:“動物要散養,放歸大自然。”


那邊安檢處,韓夕顏還在排隊,刷到了傅禦辰的評論,連忙扯住韓瀟弛:“哥哥,快看!”


韓瀟弛:“……”


他頓了頓:“昨晚哥哥給你說的都忘了?雖然禦辰哥是爸媽朋友的孩子,不過他怎麽樣你也不了解,女孩子要矜持,也要學會保護自己,不要……”


見哥哥化身唐僧,韓夕顏捂住耳朵:“不聽不聽!反正我要把他追到手!我就喜歡他!”


說完,又衝韓瀟弛撒嬌:“哥哥,你說不了解他,那我們回寧城後,你幫我試試他的人品不就行了?哥哥,幫幫忙嘛,我是你最親的妹妹了,你不幫我你幫誰……”


韓瀟弛被她鬧得沒辦法,正要抬出父母來,就輪到了二人安檢,於是,連忙將行李箱放在了安檢台上。


那邊,出口的傅禦辰則是收到了傅語冰的消息:“禦辰,爸媽知道墨涵在我們家的事情麽?”


她早上起床,發現太陽都老高了,顏墨涵已經不見了,隻留下一條微信,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一會兒辦完回來給她解釋。


傅語冰想到今天是除夕,爸媽估計都在家,所以,她不知道顏墨涵出去有沒有驚動自己的父母。


想來想去,隻能問自家哥哥,反正,在哥哥麵前不打自招好了。


然而,她就收到了傅禦辰秒回的消息:“一個小時前,抓了個正著。”


傅語冰:“……”


昨天她因為見顏墨涵心情不好怕他有事,再加上吃醋有點兒缺乏安全感,所以,腦子一熱就讓他留宿在她臥室了,還說早上起來她來解釋。


可是現在一醒,想起昨夜的瘋狂,傅語冰頓時就覺得窘得出不了門。


她在臥室裏磨磨蹭蹭許久,又照了鏡子,確保顏墨涵種的草莓沒有露出來,這才因為實在太餓,悄悄出了房間。


外麵似乎很安靜,他們都走了?


她心頭放鬆了幾分,先去洗了把臉,再踩著拖鞋下樓。


隻是,當她看到客廳裏所有人都在、還全都看向她的時候,傅語冰頓時覺得渾身好像要燒起來。


如果說,之前在溫泉那次眾人皆知是酒後,而且她算是被動。那麽這次,就是板上釘釘的了……


她在父母眼中從來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孩子,可是現在竟然留男人在家過夜!還起這麽晚!


“語冰,餓了嗎?廚房裏溫著吃的。”喬悠悠道。


傅語冰故作鎮定點頭:“好,我馬上去吃。”還是媽媽好啊!


她心情稍微緩和,剛剛走到樓下客廳,耳畔就傳來傅席歌的聲音:“我們語冰從小到大,除了生病,還從來沒這麽晚起過床。”


傅語冰:“……”


她能裝聽不懂麽?


她深吸一口氣,不看大家,徑直往廚房走。


又聽傅席歌道:“我聽說墨涵好像也是,幾乎從來不睡懶覺。”


傅語冰的心肝兒一顫。


客廳裏,剛回來的傅禦辰道:“正常嘛,他們都年輕,正當年。”


傅語冰:“……”她能死一死麽?


“看來我該和清澤聊聊了。”傅席歌道。


“拾槿今天還專門給我說,這兩天小區裏的超市杜蕾斯搞活動,原來是在暗示我。”喬悠悠想了想道:“我們是不是該給語冰床頭櫃裏備幾盒?”


傅語冰的腳步一頓,差點沒摔。


剛剛誰說世上隻有媽媽好的?


然後就聽傅禦辰道:“媽媽,你都想到哪裏去了?語冰和墨涵那麽乖,估計昨天他們是在被窩裏看了一夜的人工智能資料。我說的血氣方剛也是這個意思,為華夏之崛起而讀書嘛!”


傅席歌一本正經道:“我也相信他們是在看資料!笨蛋悠,在孩子麵前要注意影響,別把我們家冰冰教壞了!”


喬悠悠不爽地瞪他一眼,起身,去二樓臥室了。


傅席歌起身,就要走,被傅禦辰叫住:“爸,你去哪?”


“我也去臥室被窩和你.媽看資料。”傅席歌挑挑眉,走了。


“靠,是欺負老子好久沒看資料了?!”被喂了狗糧的傅禦辰格外不爽。


餐廳裏,本來很餓的傅語冰看著麵前的早餐,內心好像有千萬隻羊駝在奔走。


話說,她情願被他們叫在中間三堂會審,也好過這樣的調侃啊!


以後家裏是不是就有個‘看資料’的梗了?她可以想象,這樣的調侃估計還要持續很久很久……


吃完早餐,傅語冰出來時候,發現客廳一個人都沒了。


按照今天的安排,估計一會兒帶上過年的東西,就該去爺爺奶奶家了。她上樓剛換好衣服,顏墨涵的電話就來了。


傅語冰接聽:“墨涵。”


“語冰,對不起,今天早上有急事,所以我提前走了,見你在睡沒叫醒你。”此刻,顏墨涵已經到了一家中藥鋪子,找人幫忙熬補藥,準備下午去取。


傅語冰聽出來顏墨涵的聲音和語氣已經很好了,於是道:“你昨天的事情解決了?”


顏墨涵道:“嗯,應該沒問題了,等過兩天我給你解釋好不好?”


“好。”她想到剛剛的事,問:“我爸媽他們早上看到你,有沒有說什麽?”


“沒事,就是問了我幾句。”顏墨涵道:“那他們有沒有說你?是我不好,我應該留下來和你一起解釋的。”


“哎,算了。”傅語冰也不想再講一遍今天的經曆,道:“我一會兒要去爺爺奶奶家了。”


“我估計也差不多。”顏墨涵道:“語冰,初一我們得和外公那邊的親戚聚,初二時候,我正式來你家。”


傅語冰想起那個風俗,一般都是初二女兒女婿回門,不由臉頰熱了幾分:“嗯,好。”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這才掛了電話。


當晚,城裏可以燃放煙花的地方,都是煙火漫天,劈裏啪啦年味兒十足。


時慕琛家的別墅裏,時衿言正和大家聊天,顏慕槿就著急地叫他:“衿言哥哥!”


“怎麽了?”時衿言連忙過去。


“我覺得小寶寶好像動了。”顏慕槿的手放在肚子上。


時衿言連忙也將手放上去:“我摸摸看。”


頓了頓,他困惑:“我怎麽感覺不到?”


這時,母親藍小棠過來,笑道:“一般要五個月後才能明顯感覺到的,慕槿現在才剛四個月,是不是覺得有點像小魚在肚子裏吐泡泡?”


顏慕槿點頭,眼底都是興奮:“是啊!剛剛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以前從沒有過!”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