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11章 隻要看到你,我就想要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11章隻要看到你,我就想要


地板有些滑,傅語冰往後一退,差點滑倒。


顏墨涵連忙一手扣緊她的腰,一手托住她的後腦勺。


她光著腳,比他矮了很多,隻能被迫仰起頭,和他接吻。


而身上原本裹得就不緊的浴巾已然開始慢慢散開,以比較慢的速度一點一點滑向胸下麵的地方。


他原本就脫得隻剩一件襯衣和西褲,此刻,浴室門口都是熱氣,顏墨涵一邊吻傅語冰,一邊又將自己身上的障礙都除掉了。


這麽稍微一鬆的工夫,傅語冰身上的浴巾滑落。


她彎身要撿,顏墨涵卻拉著她起來,繼續吻。


他們一路吻到了浴室裏,顏墨涵伸手一抬,打開了花灑。


“我洗過了,我要出去了。”傅語冰道。


他卻不放開她,而是抱著她在水下繼續親.吻。


他的堅.硬一直抵在她的身上,她懊惱:“你怎麽又……”她現在腿軟好麽!


他氣息不穩:“我也不知道,看到你就想。”


說著,顏墨涵稍微鬆開傅語冰,拿了沐浴露。


他擠得有點多,兩人身上都沾了不少,全是泡泡。


泡泡之下,她的身體更加光滑如絲緞,他從身後抱著她,幫她打圈。


她軟在他的懷裏,頭發似水草一般,纏.繞著他,鼻端都是她的香氣,沐浴露的味道。


水流再度落下,他們身上的泡泡慢慢被衝走,他轉到她的前麵,托起她,然後,將自己的堅.硬抵了進去。


她倒吸氣,懊惱地閉上眼睛,他卻抬眼看著她,眼底都是光。


頭頂都是水流,而身體深處的觸感更加要命。傅語冰被托著,根本沒有借力,隻能緊緊抱住顏墨涵,攀附在他的身上。


他將臉埋在她的胸口,親.吻她的蓓蕾,她渾身發顫,隻能不斷嚶嚀。


浴室裏,還有個頗大的浴缸,剛剛的一番功夫,裏麵已經蓄滿了水。


顏墨涵抱著傅語冰進去,她在下,他在上,每一次抽動,都有水濺出來,又被水龍頭不斷地灌滿,周而複始。


他看著身下的她,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議。


過去那麽多年,他沒有女人似乎也沒事。可是,和她一次之後,他就好像瘋了一樣,天天都夢見和她親密。


他一邊用力動作著,一邊捧著她的臉,額頭抵住她的,問她:“語冰,喜歡這種感覺嗎?”


她的臉頰緋紅,渾身都是粉色,小.嘴張著,眼神迷離地看著他。


“喜歡嗎?”顏墨涵又問了一遍。說著,似乎為了刻意讓她說,他將自己稍稍抽離了些,停留在她的入口,撓著她,卻不完全進去。


傅語冰一下子從剛剛的快感中醒來,覺得他突然的離開讓她空虛,本能地抬起了腰,想讓他進去得更深。


他卻又問:“喜歡嗎,語冰?”


她的大腦被熱氣熏得暈乎乎地,唇.瓣張合:“喜歡。”


頓時,他猛地進去,濺起一片水花。


兩人在浴缸裏瘋狂,直到許久,他終於在她身體裏釋放,喘息著:“我也好喜歡。”


這次結束,傅語冰真是完全沒力氣了。


顏墨涵抱著她重新衝洗了一次,又吹幹了頭發,躺在了床上。


他將她攬入懷中,看著枕在自己胸口安安靜靜地她,唇角揚起:“語冰,我終於可以和你這樣說晚安了。”


她聽了他的話,唇角跟著揚了揚:“晚安。”


“晚安。”


第一次一起開房的結果就是,半夜忍不住做了一次,第二天早上又做了一次。


所以,兩人結束時候,連早餐都沒空吃,就連忙拿了包下樓。


沒時間退房,顏墨涵直接開車先送傅語冰去了公司。因為他是負責人,所以可以晚去,這才拿了房卡回酒店退房,再給傅語冰買早餐。


剛從酒店出來,顏墨涵就收到了一張照片,是顏慕槿發過來的,赫然就是昨夜開房的證據。


他的臉頰有些發熱,不過還是承認道:“嗯,我和語冰昨天沒回家。照片你哪裏來的?”


“記得我大學同學小琴麽?她昨晚正好在酒店大堂。哥哥,我昨天告訴了衿言哥哥,然後他幫你想了一個好辦法!”顏慕槿道:“以後你都不用偷偷帶語冰姐出去還怕幹爹幹媽說你了。”


顏墨涵道:“什麽辦法?”


“衿言哥哥讓我告訴媽媽啦,媽媽說,以後她每天吃完飯就和爸爸出去散步。如果天氣冷,她就和爸爸去我那邊,和小棠媽媽他們聊天,保證不打攪你和語冰姐。他們玩到要睡覺才回家!”


顏墨涵:“……”


原來,大家都覺得他這麽饑.渴麽?


隻是,還真如顏慕槿所說,當天傍晚,全家吃完飯後半小時,母親蘇拾槿就開口道:“墨涵,我和你爸去琛哥家打牌,你自己在家無聊的話,就把語冰約過來玩。我們要很晚才回來,你不用擔心我們。”


顏墨涵耳朵在發燒,可是,卻依舊裝作不知:“哦,好的,你們玩得開心。”


然後,他給傅語冰發微信,讓她過來玩。


傅語冰並不知道家裏隻有顏墨涵,以為是蘇拾槿二人請她過來,所以,來的時候還帶了點兒傅禦辰出差帶回家的小吃。


可是,卻見偌大的房間裏,隻有顏墨涵一人。


他拉著她去了他的房間:“語冰,我們一起看個電影吧!”


雖然心裏計劃著別的,可是,開始還真在看電影,隻是看著看著,就從沙發看到了床上。


而家人還真說到做到。顏墨涵傅語冰二人做完後,在床上都膩歪了好一陣,再穿好衣服去客廳一起看電視後,顏清澤和蘇拾槿才回家。


傅語冰見到二人,始終有些不好意思,她站起來:“幹爹幹媽,我帶了點兒小吃,給你們拿了過來。”


顏清澤點頭:“嗯,語冰,之前我朋友帶了幾瓶不錯的酒,你給你爸帶兩瓶過去。”說罷,去了儲藏室拿酒。


蘇拾槿則是坐在了傅語冰身邊,衝她笑得很溫柔:“語冰,我和你幹爹每天都要出去健身,就墨涵一個人在家也挺無聊的,你多來陪陪他。”


傅語冰點頭:“嗯,好的。”


她臉頰發燒,心頭想著,他們估計根本不知道她過來就會被顏墨涵那個吧……


於是,之後每天顏墨涵都叫傅語冰過來,而兩人有時候根本連電影都不看,直接就進入了主題。


直到,顏墨涵感歎:“好想快點結婚。”


結婚後,他們就可以正大光明來,再也不用家人的配合和任何借口了。


隻是,婚戒顏慕槿才剛剛設計好,送去手工雕刻,估計還得大半個月,他才能拿來求婚。


顏墨涵每天數日子,卻依舊還是很是甜蜜。


時間已然逼近除夕,很多公司都放假了,顏墨涵的team也開始休假。不過,因為傅語冰他們小組還有個任務沒完成,所以,要除夕前一天才能結束。


白天,顏墨涵送了傅語冰上班,就去了健身房。


最近傅語冰說他肩膀好像寬了,他也很是開心,於是,又定了壁球室,決定好好健健身,再鍛煉得結實些。


剛進行了一小時汗流浹背的運動,顏墨涵出來就遇見了俞天熠。


俞天熠拍著他的肩膀,說他鍛煉地不錯,變結實了。


顏墨涵也不由笑道:“你最近好像黑了點,是專門曬的嗎?”


俞天熠道:“也不是,就是有事去了趟雲南。”


他說著,狀似不經意地去拿顏墨涵的壁球拍:“很喜歡打這個?改天一起切磋下?”


顏墨涵點頭:“好啊,不過我也剛練,技術不怎樣,主要是為了鍛煉。”


俞天熠去拿球拍的時候,手指似乎不小心抓住了顏墨涵的手腕,他原本要放開的,卻突然‘咦’了一聲。


顏墨涵不由問:“怎麽了?”


俞天熠將手指搭在顏墨涵的脈搏上,微微蹙眉,似乎在思考。


顏墨涵見他認真的樣子,於是也沒說話,靜靜地等他把脈。


俞天熠的名字,他可是聽過很多次的。


不僅僅是從霍言深那裏聽說,在他公司那邊,也有人提到。


賀梓凝以前身體不好,在那邊調理半年後幾乎完全沒了毛病。還有霍靜染也在俞天熠那邊看過,人家還在醫院設備不能確定男女時候,就知道霍靜染孩子的性別,讓顏墨涵印象深刻。


而最印象深刻的,還是公司裏有個女孩是俞天熠的粉。


好像女孩之前哮喘發作很是頻繁,但是去了俞天熠那邊,吃了三個療程的藥後,雖然無法根治,可是頻率已經大大降低。女孩還送了俞天熠了一麵錦旗。


所以,此刻見俞天熠蹙著眉給他把脈,顏墨涵就本能地猜想是不是自己有什麽問題,這麽一下子,心情就有些緊張起來。


許久,俞天熠放開他。


顏墨涵問:“俞先生,我是有什麽問題嗎?”


“目前不好說,畢竟你剛剛劇烈運動過,所以可能影響脈搏。”俞天熠道:“這樣吧,你明天如果有空,可以去我診所,我仔細幫你看看。”


顏墨涵聽得心頭沒底:“我不會生病吧?我平時挺健康的。”


俞天熠衝他笑笑,拍拍他的肩:“別緊張,就是看看而已,大家都是朋友,沒事也可以坐下來聊聊。”


顏墨涵聽他這麽說,心頭終於放鬆,點頭:“好,我明天上午過去,你有時間嗎?”


“十點半吧。”俞天熠道。


“好。”顏墨涵點頭,兩人互加了微信。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