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05章 坐上來,你來動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05章坐上來,你來動


“你認識他?”顧沫漓抓住俞天熠的手臂:“他是誰?”


她的心裏一陣後怕,還好啊,那個人沒有再做別的過分的事,否則,豈不是讓她後悔終生?!


“不認識。”俞天熠道。


他怎麽可能告訴她,那個人就是顏墨涵?


想到顏墨涵,俞天熠就蹙眉,她身邊怎麽總有陰魂不散的小白臉?!


“那你說要去會會他……”顧沫漓道。


“那種人,說不定常年混跡在酒吧的,碰見並不難。”俞天熠隨口道。


顧沫漓點了點頭,突然覺得房間裏異常安靜。


她眨了眨眼,看向俞天熠:“對不起。”


他鎖住她的眉眼,涼颼颼的,假裝聽不懂:“嗯?”


她咬了咬唇:“我誤會了你,是我的錯。”


他睨著她:“我不接受。”


她自知理虧,衝他笑得有些討好:“那要怎麽才接受?”


“再來一次。”俞天熠淡淡地道。


顧沫漓脫口而出:“剛剛不是已經很久了,你現在還行嗎?”


她竟然懷疑他的能力?!


俞天熠抓住顧沫漓的手,往自己已經豎起來的旗幟上按去:“你覺得呢?”


“嗬嗬。”她假裝不知,衝他豎起大拇指:“厲害啊,俞神醫!”


他眸子裏已經燃起火光:“好好服務,我就考慮原諒你!”


她的手滑到他的腹部:“你受傷了。”


他側過身,躺下來:“所以這次換個姿勢,你坐上來,由你來動。”


雖然隻要有過一次,和從未有過就是質的飛躍,可是,他們畢竟才做過這麽兩次,讓她自己坐上去,顧沫漓還是覺得難為情。


更何況,她不知道怎麽動啊!


“要不然,改天等你傷好?”顧沫漓商量道。


“沫漓,我把初吻、初.夜都給你了,你卻把初吻給了陌生人,我很生氣。”俞天熠道。


顧沫漓沒辦法,挪了好半天才挪過去,然後,咬牙坐了上去。


臉頰燒紅了一般,可是,誰叫她當初喝醉失了初吻呢?是她種下的因。


她懊惱,剛才她要是沒補充那句‘親了一個’該多好!


下一秒,他喉結滾了滾:“可以開始了。”


她能去死一死麽?顧沫漓恨不得鑽地縫,可是,俞天熠卻根本不放過她,還好整以暇看著她:“我要打分的,不到60分服務不合格,得重來。”


她:“……”


她勉強扭了扭身子,看著他:“這樣麽?”


他搖頭。


她快哭了,交代老底:“那天我喝醉還不是因為覺得你欺騙我感情!”


他思索幾秒,想起來原委,笑得很是得意:“原來你當時就那麽喜歡我!”


為了讓他放過她,她決定暫時示弱,於是,顧沫漓表示默認。


俞天熠心頭愉悅,唇角掛著笑,抬起金貴的手,握住顧沫漓的腰,幫她動。


她頓時被這樣新奇異樣的感覺衝擊得倒吸氣,渾身發顫。


他乘勝追擊:“沫漓,喜歡和我做嗎?”


能說不喜歡嗎?她點頭,俯身,環住他的脖頸。


他在她耳邊道:“那以後多切磋啊!”


再次結束,顧沫漓覺得自己仿佛跑了一千六百米。


她累趴,在床上喘氣。


俞天熠按了一下床頭的開關,將窗簾打開,往外一看,天色都暗了。


他開口:“沫漓,我從雲南回來就馬上買機票過來了,幾天沒睡好,很累。”


她愧疚:“這次都是我不對,不該亂跑,不過剛剛已經補償了你兩次了,所以我用別的方法再補?”


他似笑非笑看著她:“我就喜歡這種方法。”


顧沫漓:“……”


她往後爬,看向俞天熠腹部那裏:“怎麽弄的,要不要再包紮一下?”


他搖頭:“不用,估計也就是有點兒滲血,自己就能凝固了。其實原本也不需要包紮的,因為來見你,提前包了,就知道用力會開。”


顧沫漓:“……”


她給他的縝密點讚,連這個都考慮到了。


“對不起啊,疼不疼?”她裝純真地看著他。


“沫漓,這次出去,我被毒蛇咬了一口,差點死了。”他說得輕描淡寫。


她愣住,爬到他肩膀處:“啊?那後來……”


他將她圈在懷裏:“是我太著急找到藥回來,晚上出去不小心才會被咬的。及時用了藥,不過也有兩個小時的麻痹期。”


他的手在她的腰上打圈:“當時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就在想,你為什麽突然離開,我覺得除了逗逗你、還有我平時比較懶以外,好像也沒做錯什麽。所以,我撐著,想找你問個明白。”


顧沫漓心頭的愧疚泛濫成災,她圈住俞天熠的胸膛:“對不起,以後我再也不會亂跑了!”


他唇角勾了勾,語氣卻是涼涼的:“這次和多少人相親過?我是第幾?”


她道:“就你一個。”


他眯了眯眼睛:“我打聽到的可不是這樣。”


她不知道他打聽了多少,於是,將第五說成第四:“你前麵也就3個。”


“看來是時候該振振夫綱了!”俞天熠說著,揚起手——


“啪!”顧沫漓感覺屁.股上一下火.辣辣的,不由叫出聲來。


他竟然打她屁.股!


“今天晚上不許回去了,留這裏陪我睡!”俞天熠乘勝追擊道。


“不行啊,我出來是和你相親的,我媽媽那邊不好交代。”顧沫漓道:“哪有相親第一天就相到酒店床上的?”


“這個是你的事,你自己解釋,反正你不許走。”他睨著她:“那就是還有體力,所以剛剛兩次還不夠?”


她發現他又硬了,連忙安撫:“好好好,我不走,你悠著點,畢竟小傷口也是傷口。”


他不置可否,不過也沒進一步行動。


她問:“那為什麽去雲南親自采藥?你之前說家人有事,現在好了嗎?”


俞天熠將事情始末解釋了一遍,捏著顧沫漓的下巴:“我要不是著急回來見你,不會被蛇咬。”


他補充,譴責地看著她:“沫漓,我差點就被毒死了。”


她聽得心疼,趴在他肩上,放軟語氣:“不過你睡也睡了,打也打了,如果還沒消氣,明天再重來一次?”


顧沫漓覺得,她完蛋了,就因為這次烏龍出逃,再加上那個初吻,她這輩子都要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俞天熠戳了顧沫漓的腦門一下:“小麻煩。”


顧沫漓心頭一跳,想起他說不喜歡麻煩的,不由問:“你是不是覺得我麻煩了?”


跑了還讓他千裏迢迢過來追,聯係方式沒了還隻能找到這樣的見麵方法,好像真的很麻煩耶……


“沫漓,你知道嗎?”俞天熠突然深沉起來:“我不喜歡的人,出現在我麵前,哪怕什麽都不做,我也覺得煩。我喜歡的人,我為了她做很多事,也甘之如飴不會煩。”


他的嗓音本來就好聽,再加上難得表達一次的情話分外動人,顧沫漓聽得心肝兒一顫一顫的。


她吞了吞唾沫,抬眼:“怎麽說話這麽好聽?”


他已然又恢複了一副淡然:“你不知道麽?男人在床上說的話,一般都是最好聽的。”


也就是說,下床估計就聽不到了。


那就多在床上待一會兒好了……


俞天熠坐飛機本來就累了,顧沫漓運動了也累,所以,兩人聊著聊著,就困得睡了過去。


直到傍晚7點,服務生按門鈴問要不要開夜床。


兩人被叫醒,想著滾了一下午的床單,累得澡也沒洗,於是讓服務生半小時後過來打掃。


起床衝了澡,換好衣服,這才覺得餓,於是,二人一起出去吃飯。


剛出門,顧沫漓的手機就響了,看到是母親,她心頭咯噔一下,糟了,都忘了打電話請假了!


“媽——”顧沫漓接聽。


顧母道:“沫漓,今天相親怎麽樣?怎麽還沒回來,是在和tony吃晚餐嗎?”


顧沫漓看了俞天熠一眼,對著手機道:“嗯,我們正要去吃晚餐,一會兒還要看電影。”


“看來就是成了?”顧母興奮:“不過第一次見麵,晚上別回家太晚。”


顧沫漓心頭編織著借口:“媽,電影是夜場,晚上12點首映的,我回來估計很晚了,你們家屬區已經關門了,我就在外麵開個房間吧!”


顧母有些疑惑,可又覺得自己女兒應該不會做什麽出格的事,所以道:“好吧,不過注意安全,不能和男生太近哦,要有堤防意識。”


“好。”顧沫漓要說拜拜,可又想起什麽,於是對母親道:“媽,你等一下。”


說罷,捂著手機麥克風口,踮起腳尖,湊到俞天熠耳旁:“明天有空嗎,和我爸媽吃個飯?”


他勾唇,點頭。


於是,顧沫漓道:“剛剛我問tony了,他說明天有時間,要不然,我帶他過來和你們見見吧!”


顧母一聽,更覺得好,畢竟兩邊父親還認識,頓時道:“好,那下午我和你爸安排下!”


“好的。”顧沫漓道:“媽媽晚安。”


掛了電話,她對俞天熠興奮道:“約好了,明天見家長,tony先生!”


俞天熠挑挑眉:“沫漓,知道我為什麽說自己叫tony嗎?”


她問:“為什麽?”


他的目光有如實質在她身上逡巡,聲音帶著幾分慵懶調侃的意味:“tony,脫你。”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