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02章 她走了,房間裏留下婚戒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02章她走了,房間裏留下婚戒


十一點多,誰打過來的?


顧沫漓拿起手機,發現是國際長途,頓時了然:“媽。”


“沫漓,媽媽沒吵到你睡覺吧?我撥了電話才想起來你說你現在每天都健身,回來累,睡得早。”顧母道。


“沒有,我也打算一會兒就睡呢。”顧沫漓道。


“我著急打過來,就是想說,我和你爸今年過年回不來了。”顧母道。


顧沫漓似乎已經習慣,竟然沒有多大的失望:“哦好,沒事。”


顧母卻道:“不過今年不一樣,你姥姥不在,你現在一個人,所以可以過來和我們一起過年啊!”


顧沫漓聽到這裏,愣了幾秒,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


她坐直身子:“可以嗎?”


“怎麽不可以?!”顧母道:“你是我們唯一的女兒,過來大使館都會提供宿舍的!”


顧沫漓的聲音悶悶的:“好啊,那我什麽時候去呢?”


“就看你的年假了。”顧母道:“我和你爸隨時都方便。”


“好,那我這就找我老板請年假,再連帶著過年七天,爭取多休息一陣。”她道。


“沫漓,你沒事吧?”顧母似乎聽出了顧沫漓聲音不對。


“沒事,我隻是有點興奮。”顧沫漓道。


“好,那就不聊了,你早點睡。”顧母說著,掛了電話。


放下手機,顧沫漓似乎覺得一刻也不想遲疑一般,馬上就給傅禦辰發了微信:“老板,睡了嗎?”


傅禦辰一般睡得比較晚,於是道:“還沒,怎麽了?”


“我今年還有4天年假,陽曆新年的一天也還沒休,我想問問,我過年能不能多休些天?”顧沫漓道:“我想從明天開始,休到初六。”


那邊,傅禦辰看了一下日期,今年過年早些,不過,顧沫漓這麽休息還是差不多提前了十來天。


他斟酌了一下,問:“是不是有什麽事?”


顧沫漓回複:“嗯。不過如果耽誤工作,就算了,畢竟我請假請得太倉促了。”


顧沫漓自從大學畢業後,就在傅禦辰這邊上班,而一直以來,她都很是敬業,工作能力也強,所以,傅禦辰出去談合作幾乎都帶她。


因此,他也知道,一般來說,如果沒事,她不會這麽請假。


他問:“沫漓,作為朋友,你老實說,是不是真有什麽事?”


她隻好承認:“是的,不過,你也不用考慮我,畢竟我還是傅氏旗下的員工。”


“那能不能這樣?”傅禦辰道:“有幾個案子,因為是你負責的,雖然已經尾聲,但是可能還需要你跟進。我可以批準你休假,但是你得保持手機暢通,需要的時候,遠程辦公和視頻會議,可以嗎?”


她眼睛一亮:“好。”


傅禦辰回複:“你的假我批了,你上網申請,走一下人事那邊的流程吧。”


當晚,顧沫漓提交了申請,同時,也定了一張第二天上午飛往英國的機票。最後,給父母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們,她這就過去。


晚上,她隻是小睡了一會兒,天才剛亮,便起身收拾行李。


那邊的氣溫和寧城差不多,所以,她帶的幾乎都是冬裝,還有一些衛衣,想著如果那天溫暖些可以穿。


裝好了東西,她的目光不由又落到了俞天熠的那間臥室。


房子的鑰匙還在他那裏,她現在似乎也沒心情找他要。


她走進去,看了一眼自己的無名指,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戒指放在了他的書桌上。


那枚戒指,明明才戴幾天,不知道為什麽,現在拔下來卻有些不習慣,就好像空了什麽一樣。


顧沫漓努力讓自己忽略掉這樣的情緒,然後,走出了房間。


上午十點的飛機,擔心早高峰堵車,所以她走得比較早。


安檢出關到上飛機,關機前,她看了一眼手機,空空的,他沒給她電話。


她點開通訊錄,拉黑了他的電話,刪了他的微信,關了機。


飛機在跑道上起飛,最後,衝入雲霄。


下麵的城市逐漸成為黑色的小點,最後,被雲層所取代。


顧沫漓戴上眼罩,閉上了眼睛……


昨天傍晚,俞天熠帶了章清婉去父親那邊看診,沒想到章清婉的情況連父親都覺得很棘手。


有些藥材必須要在采摘後新鮮的狀態下用,而現在北方這邊冰天雪地,哪裏能找到剛摘下來的?


可是,章清婉的問題刻不容緩,所以,大家很愁,最後,還是俞天熠說,他可以去南方試試。


因為還在等南方那邊藥農的消息,所以,他準備第二天下午再訂機票過去。


畢竟,當初他曾深入深山,算是對那邊的情況有些了解。至於能不能找到,真就是碰運氣了。


章清婉回來,二姨家自然哭得稀裏嘩啦,俞天熠和二姨一家生活許久,昨夜也是安慰眾人到了很晚。


第二天中午,南方那邊便有了消息,說前些日子,似乎有人在雲南那邊見過這種草藥,不過因為長得和草一般,藥農也不清楚,所以不能確定。


於是,俞天熠定了當天傍晚的飛機,準備後天早上就深入進去看看。


這種草藥采摘下來也要專門的容器保管,俞天熠準備好了行頭,看著距離起飛還有四小時,於是,準備先去顧沫漓公司找她。


不知道為什麽,才一天沒見,他就想她得厲害。他讓家裏的司機送他到了她的樓下,拿起手機給她電話。


可是,打了幾遍都沒打通。


他以為她忙,又等了一會兒,依舊還是打不通。


此刻,有的早下班的公司已經開始增加了人流,俞天熠怕錯過飛機,隻好讓司機送他去了機場。


上飛機前,他又給她電話,依舊是占線,心頭有些疑惑,他這才想起來拿微信給她發消息。


可是,當他發了一條語音後,上麵出來灰色的提示:“您不是對方的好友,如果需要發消息,請先添加好友。”


他一愣,完全搞不懂狀況,於是,又試了試。


同樣的提示下,他這才意識到,她把他刪了!


上了飛機,他借了鄰座的乘客手機,給顧沫漓撥過去。


這次,電話通了,可是提示關機。


他心頭一緊,有些不放心,想了想,給賀梓凝打過去。


賀梓凝倒是很快接了,道:“俞大夫。”


“梓凝,你知道沫漓去哪裏了嗎?”俞天熠直接問道。


賀梓凝道:“今天一早她發消息說要出去散散心,我問她去哪裏,但是她沒說。”


俞天熠聽出不對來:“她不告而別,還刪了我的微信,拉黑了我聯係方式。”


賀梓凝道:“你們吵架了?”


今天,她和顧沫漓通話時候,顧沫漓根本沒提啊!


“沒有。”俞天熠道:“我剛對她求婚,她也答應了。”現在,她突然不聯係了,他完全搞不清楚是什麽狀況啊!


“啊?”賀梓凝困惑了:“那怎麽會……”


這時,空姐提醒俞天熠關手機。


他沒辦法,隻好道:“梓凝,我在飛機上,家裏有點事要處理。如果沫漓聯係了你,記得馬上告訴我。對了,我去雲南找一種藥材,這些天可能信號不好,你如果打不通手機就發我微信或者短信。”


賀梓凝道:“好的。我再聯係她,到時候通知你。”


“好。”俞天熠掛了電話。


*


今年因為過年稍早,所以,放寒假也比往年早些。


霍言深之前就安排了放寒假全家出行,因為帶著歐陽米,再加上霍家都在美國,所以,今年過年打算去美國那邊,順帶和全家去美國南部散心。


訂好了行程後,霍靜染說打算帶小燈回去見爺爺奶奶,所以,眾人便準備和賀梓凝父母一起,坐霍氏集團的專機去美國。


臨行前,霍言深去了一趟程叔那邊。


霍言戈的房子,如今由程叔在打理,霍言深來到門口,按響門鈴。


程叔打開門,道:“霍總,快請!”


霍言深覺得有哪裏不對,直到進去後,才問道:“小高呢?”


平常,他隻要過來,那隻坎高犬都會甩著尾巴來迎接。或許因為他和霍言戈是兄弟吧,現在小高和他都格外得親。


可是今天,怎麽沒了影子?


說到這裏,程叔歎了口氣:“哎,那天我帶著小高去散步,又到了運河那邊,本來都要回來的,可是小高卻突然跑到了冰上,然後朝著一個方向一溜煙跑了。”


他道:“我一把老骨頭哪裏跑得過它?追了幾步還差點摔了,它卻已經沒影了。”


霍言深聽到這裏,眉頭一簇,眸底都是鋒銳的精光:“具體哪天?什麽時候?”


程叔被他這麽一問,馬上道:“前天下午兩點,我吃完午飯的時候。”


“它當時什麽反應?是看到了什麽還是聞到了什麽?”霍言深又問道。


程叔這下子回過味來:“霍總,您的意思是……”


霍言深點頭:“除了言戈,我想不出來還有任何讓它瘋跑的事。”


“那接下來……”程叔其實經過了這麽幾個月,根本都已經覺得,他的卿少回不來了。所以才會自己雕刻了那個霍言戈未完成的音樂盒,快遞送給賀梓凝,算是完成霍言戈的‘遺願’。


可是,現在聽了霍言深的話,他心中的希望,一下子又燃燒了起來。


*作者的話:


沫漓走了,呃,俞神醫要去追啦!


小高不見了,深哥的推斷對麽?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