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01章 他和別的女人過夜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01章他和別的女人過夜了


小院裏,章清婉鬆開俞天熠,低低地道:“我病了。”


他蹙眉,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過了一小會兒,眸色都是凝重:“怎麽這麽嚴重?”


說著,拉著她就往裏走。


“我當初不該離家出走,非要當什麽明星,結果現在……”走進房間,章清婉哽咽道:“熠哥,怎麽辦啊?我會不會死啊?”


“你知不知道,姨媽這幾年怎麽過來的?!”俞天熠仔細地又把了一會兒脈,然後頭疼地揉著太陽穴:“你的問題我治不了,我這就帶你去找我爸!”


“不行啊,如果讓大姨父知道就……”章清婉躊躇道。


俞天熠冷笑了一笑:“章清婉,你是不是蠢啊?小命重要還是什麽重要?!”


“那我媽媽要是見到我,肯定……”章清婉怯怯地道。


“放心,你這麽嚴重,她也就隻會心疼,哪敢揍你?”俞天熠撇了撇嘴:“等我換身衣服。”


說罷,又衝旁邊完全懵圈的助理道:“我有急事,今天提前結束出診,你來善後。”


很快,俞天熠換了衣服,拉著章清婉就往外走。


這個表妹,其實和親妹妹沒兩樣了。


當年,他父母分開後,他被母親帶走,開始時候和母親住。可是,因為母親是女強人,平時哪有空管他?


所以,後來將他放在了二姨家。


正好,兩個孩子年紀相差也不大,他高章清婉三個年級,章清婉母親對他也和親兒子一樣。


隻有逢年過節,俞天熠才會被自己母親接回家。不過,因為都是親人,其實很多時候母親則是過來和他們一起過節。


那會兒,他有時候管章清婉的母親都叫‘媽’。


可是,章清婉從小就喜歡時尚,所以,初中畢業後,拿了幾千塊錢就跑了,這麽一去,就是好幾年。


記得,當時她給家裏留了一封她的信,上麵寫著,她正好是花季的年紀,不能錯過人生這麽美好的階段,所以要在娛樂圈混出名堂才回來。


這麽一晃,已經十年。


前麵幾年,她還往家裏寄過信,不過每次二姨一家找過去都沒在那個城市找到人。


而最近兩年,卻是壓根兒一點消息都沒了。


直到,他在半小時前接到她的電話……


俞天熠想到這裏,氣就不打一處來。於是,伸手敲了旁邊的章清婉一個。


“幹嘛打我?”她疼地摸了摸腦袋:“我都要死了你還打我!”


“放心,你這個病在我爸手上,拖上十年二十年應該還是行的。”俞天熠道:“然後,到時候我應該就超過他了,說不定能給你治好。”


“真的嗎?”章清婉忘了疼:“我其實這幾天去看了西醫的,但是都說治不好了,讓我自己找中醫碰碰運氣。”


“不是運氣,是實力。”俞天熠涼涼地看著她:“也就是說,如果不是西醫說你沒救,你都沒打算回來找我們了?”


她低頭,撅了撅嘴:“對不起。”


“這話留著給你爸媽講吧!”俞天熠發動了車,向著父親那邊駛去。


而此刻,顧沫漓其實沒走,她一直在街對麵,也就看到了二人開車離開的一幕。


能讓俞天熠提前結束看診,那麽,這個wanwan在他的心目中依舊還是那麽重要吧?


她自嘲一笑,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無名指上的婚戒。


昨晚,他們還……可是沒想到今天就……


她覺得心頭有些不甘心,在二人的車消失在視線後,拿起了手機,手指在他的號碼上猶豫片刻,還是撥通了俞天熠的電話。


他很快接聽了,聲音很平靜:“沫漓。”


可是不知為什麽,顧沫漓總覺得從這樣的平靜裏聽出了冷淡的味道。


她道:“我今天提前下班了,所以……”


他馬上開口:“嗯,我正好也有事,晚上沒法去接你了。”


顧沫漓聽到這裏,心頭咯噔一響。


她問:“那晚上吃飯?”


“你也不用等我了。”他道:“事情比較急,見麵再解釋。”


她應了聲:“好。”


可是,剛說完又覺得似乎應該再問的,於是,顧沫漓道:“你是有什麽……”


然而,話還沒說完,耳機裏已經傳來嘟嘟嘟的聲音。


他把電話掛了,這麽快,這麽迫不及待!


這時,恰好有風吹來,顧沫漓的圍巾被吹開,脖頸一陣發涼。


她連忙圍住,可是,卻覺得冷風早已經灌入肺腑。


那個wanwan回來找他了,所以,他們應該是在一起了。


她認識俞天熠這麽久,自認為還是很了解他的。


而她的印象裏,他還從未對一個女孩子那麽認真又憐惜過,除了真愛,想不到第二人選。


更何況,當初在酒吧裏,他情傷的模樣,那麽讓人印象深刻,他的那些話,簡直是顛覆了他在她心目中的所有。


一個人外表雲淡風輕,卻不代表著他心中沒有刻骨銘心的人。


顧沫漓想,她一直都是個驕傲又自尊心強的女孩,這場博弈,是她先開始的。原本以為穩操勝券,可是,卻沒想到,最終會以這樣的戲劇收場。


她笑笑,覺得臉上有些涼,摸了一把,吸了吸鼻子,轉身離去。


而車上,因為俞天熠用車載藍牙音響接的電話,所以完全是公放。


章清婉聽到是女孩,還說什麽接送的,自然就猜到了,她眨眼:“女朋友?”


“老婆。”俞天熠道。


“啊?”章清婉笑:“結婚了?看來網上對你的介紹不對啊!”


“你還在網上查過我資料?”俞天熠轉眸。


“是啊,其實這些年,我雖然沒回來,卻時時刻刻都關注你們的。”章清婉道:“我知道大姨父越來越有名了,網上就屬他的新聞最多。還有大姨的,公司現在是不是都交給下麵的人了?”


俞天熠挑挑眉:“我也搜了你的資料,不是說要成為大明星回來?那我怎麽都搜不到你的名字呢?”


章清婉一下子泄了氣:“熠哥,求不要太毒舌。”


說罷,又道:“因為我用了藝名嘛,不過,藝名也不出名……因為我拒絕潛規則,所以……”


“現在知道,光靠臉沒用了?”俞天熠掃了她一眼:“我不問你這幾年都做了什麽,我隻問你,以後怎麽打算?”


“我以後一定好好上班,腳踏實地。”章清婉說完,眨了眨眼:“不過表哥,我好好奇嫂子長什麽樣啊!那時候你上高中,好多女生追你你都不理,嫂子肯定很漂亮吧?”


“比你漂亮。”俞天熠說著,看向自己的婚戒:“明天帶你見見,今天你好好給我看病,我爸說什麽就是什麽,知道嗎?”


“好,知道了。”章清婉縮了縮脖子。


當天,俞天熠帶著章清婉去看病,而顧沫漓則是直接回到了她住的地方。


不知道為什麽,以前自己住慣了的,可是現在家裏少了個人,她就覺得空曠得很,和當初姥姥離開時候一樣,讓人覺得冷。


她走到自己臥室,不期然還看到了俞天熠的便簽本。


她拿起來看了一會兒,不知不覺便浮現起當時他在黑板上寫字的畫麵。


筆跡一模一樣,瀟灑俊逸,一如他的模樣。


她咬了咬唇,將便簽拿起來,放到了他的臥室。


那間房間,就更有他的痕跡了,甚至,似乎還帶著他的味道。


那個味道,昨天夜裏算是刻骨銘心了,讓她呼吸一口,都仿佛被他包圍。


她覺得心頭有些亂,落荒而逃。


他說他不用吃飯了,她似乎也無心做飯,第一次叫了外賣。


直到晚上,他的電話過來,語氣似乎有些急:“沫漓,我家有點事情,我晚上回不來了,不要等我。還有,明天下午和我爸吃飯估計沒時間了,我們改天再約。”


她覺得,原本唯一的希望,在此刻轟然破碎。


她緩了兩秒,道:“好。”


他似乎聽出什麽,問:“沫漓,怎麽了?是不是又看小說怕?”


她笑笑:“不怕。”


“好,明天下午估計我能有點時間,到時候見麵說。”他道:“照顧好自己。”


“嗯。”她應著。


“拜拜。”


她看了看時間,剛好晚上八點:“拜拜。”


掛斷電話那一秒,她原本努力提起的力氣仿佛被抽光,她想,他出去和別的女人過夜了……


原來,他也有迫不及待的時候啊!


她原本還想要聽解釋的,可是,當時間一點一點指到了十一點的時候,顧沫漓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她怎麽忘了自己的初衷呢?


當初,她就是聽到他有忘不了的人,這才決定主動撩他,扳回一局的。


所以,其實到他對她求婚的時候,她就該見好就收的。


那個時候,她直接拒絕,走得瀟灑,豈不是就已經成就了先前想要的完美結局?


可是,她偏偏在這場遊戲中太過投入,輸了自己。


現在,他喜歡的女孩回來了,她,不論是否承認,都必須退場了。


他說明天見,可是,她卻不想見了。


因為,到了此時此刻,她才發現,她的心中,一直都有一個過不去的坎。


章清婉回來,隻是導火索而已。


她介意他刻骨銘心地愛別人,介意他有個心尖寵,所以,即使這個章清婉不回來,或許他們最終都會分開。


她忘了初衷,活該輸得一敗塗地。


而就在這時,顧沫漓的電話響了。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