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99章 我不要了、不要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99章我不要了、不要了……


她就不信這個邪!


顧沫漓想著,她會主動?怎麽可能!


俞天熠的唇.瓣從她的耳朵上移開,繼續吻她的唇,手指依舊靈活地在她的後背不斷打圈。


她覺得自己從未經曆過這樣的感覺,渾身酸酸麻麻的,就好像被很多電流擊中一樣。


這家夥哪裏學來的邪術?顧沫漓驚恐地發現,她真的好像動不了了似的。


他也意識到她察覺了,於是,離開她的唇.瓣,衝她微笑:“沫漓,喜歡嗎?”


喜歡你個大頭鬼!


她瞪他,他卻覺得滿心眼愉悅,於是,又湊過去,親.吻她的唇。


反複輾轉,再慢慢深入,俞天熠似乎很有耐心,糾纏著她,不算太強勢,可是,卻也不給她退縮的空間。


房間裏的溫度越來越高,再加上缺氧,顧沫漓覺得大腦也開始混沌了。


可是,心頭一直繃著的弦還在提醒著她,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可是,她好像真不能動啊,全身酥酥麻麻的,那種感覺好致命,想要掙脫出來,似乎又不可自拔地沉溺其中。


更要命的是,俞天熠開始還隻吻她的唇,此刻,已經沿著唇.瓣一路往下,親了親她的下巴,接著,脖頸。


她倒吸了一口氣,快哭了。


他卻好像吻得很認真,從脖頸開始,到鎖骨,再繼續往下。


她不由求饒,聲音好像蚊子叫:“不要了、不要了……”


想推他,可是根本提不起力氣。


這家夥好壞,她為什麽答應來他家?


哦不,其實估計在誰家,結果都是一樣的。


顧沫漓的內心開始動搖,似乎覺得自己定力不足,還不如用這個來換錄音。


在她開始動搖的時候,俞天熠已經吻住了她粉色的花苞尖兒,他手肘撐在她的身體兩側,之前那隻手已經從她的後背輾轉到了前麵。


胸口的飽.滿一邊被他吻著,一邊被他揉搓著,力道不大不小,剛好讓她覺得身體發熱。


特別是小腹下麵,竟然又熱又脹。


她渾身戰栗,他卻還有工夫抬起頭衝她道:“沫漓,我知道你的尺碼了,訂婚紗的時候都不用量了。”


她想踹他,可惜,腿也使不上力。


好可恨啊,她為什麽要答應求婚的,這家夥太壞了,以後結了婚還不知道要累死她多少腦細胞!


俞天熠其實並沒有自己表麵上那麽風輕雲淡,他也想,想極了。


不過,這是一場戰爭,他覺得自己不能輸。


尤其是,他打著他心中的信仰和中醫的招牌,又怎麽能夠敗給欲.望?


他調節呼吸,盡量讓自己冷靜,可是,早就變化的身體卻越發興奮。


他繼續往下吻,唇.瓣落在顧沫漓平坦的小腹上,輕輕用舌尖舔了一下她的肚臍。


她眼睛猛地睜大,幾乎叫出來。


他的手卻已然開始在她身上彈鋼琴,手指靈活,就仿佛她的穴位都是琴鍵。


於是乎,顧沫漓身上白皙的皮膚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粉紅。


她感覺自己快要炸開,恨得眼睛裏都是水霧,他卻欠抽一般衝她笑:“沫漓,如果不想繼續,你可以反抗。”


反抗個頭,要是能反抗她早就動手動腳了,可是,現在她根本連說話都困難好麽?!


“那我繼續了。”他得逞地笑著:“沫漓,這是針對你身體狀態獨家配置的套餐,外麵想要都沒有,獨此一家。”


能這麽又壞又無賴的,恐怕還真隻有這麽一家!顧沫漓隻能幹瞪眼,可是,因為眼底都是情動的波光,反而像是撒嬌。


俞天熠似乎也挺熱,他稍微抬起身子,將身上的背心也脫了。


似乎健身效果出來了,她怎麽覺得,他的身材這麽吸引人呢?有種想要撲倒他的衝動。


吻細細密密落下,顧沫漓感覺他的吻所過之處,她的身上的火就開始一簇一簇地燃燒,身體深處還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空虛感,蝕骨一般,好生難受。


他將她抱進懷裏,手一剝,便將她下麵的睡褲也都除掉了。


漂亮的眼睛裏,隱隱有著幾分笑意:“沫漓,要不要換錄音?”


她死死咬著唇,不想讓他得逞,不服輸。


“那我們繼續。”他就好像穩操勝券的棋手,步步為營,極有耐心地要吞噬掉對方最後一粒棋子。


她被他抱在懷裏親.吻,他的手又繼續在她身上點火,這次,滑到了大.腿內側。


她狠狠一個戰栗叫出聲來,他似乎也在隱忍,眸子深得好似兩道無底的旋渦。


於是,俞天熠將自己也剝光了。


顧沫漓被他抱著,視覺上還沒來得及接受什麽,感官上便已經先受到了衝擊。


上次在健身房,隔著衣服,她都覺得有些硌得慌,而現在,毫無阻隔下,她覺得自己的腿都好像被煙蒂燙到一般。


所以,他是不是也快不行了?


誰堅持到最後,誰就是勝者。


顧沫漓覺得,自己在情潮之中,好似看到了曙光。


可是,正當她稍微鬆口氣的時候,俞天熠卻已然將她放開些許,然後,重新撐在了她的身體上。


他的手指繼續點火,而他的身體,似有似無地擦過她。


鼻端都是他的氣息,處處散發的都是荷爾蒙的味道,她身體正空虛得厲害,便感覺到他的手指滑到了某處地方,揉捏了一下。


如果說,之前所有點的火就好像他精心布置下散落的星盤,而此刻的一下,就好像將所有散落的星火全部連接。頓時,顧沫漓覺得自己從腳跟到尾椎骨再到頭頂,都閃過一道激靈,渾身著火。


她忍不住嚶嚀出聲,看著他的眼神又幽怨又渴望,勾魂奪魄。


俞天熠喉結滾了滾,將自己堅硬湊過去,在她的腿間蹭了蹭:“小沫漓,你都流水了。”


她又羞又惱,可是,真的很想要。


特別是,此刻那裏被他抵著,灼熱的溫度仿佛烙印進了靈魂裏。


她想他進去,可是,她又覺得自己這樣就輸了。


這種蝕骨的感覺卻突然催生了一種情緒,那就是委屈。


俞天熠見顧沫漓原本隻是彌漫著水霧的眼睛卻突然聚起淚光,很快就凝成了一大滴淚水,眼睛裏蓄著,她一眨眼,便滾落了一顆出來。


一顆一顆,仿佛遺落人間的珍珠。


他愣住,頓時低頭吻她:“怎麽哭了?”


她不說話,眼淚滾得歡。


身體依舊還在著火,瘋了一樣。


兩種情緒的交織讓她渾身難受,崩潰到要爆炸。


俞天熠看向顧沫漓臉頰上的紅暈,心頭一下子明了。


“好了,不哭,我輸了,是我先忍不住的,讓我來主動,好不好?”他輕哄著,一邊幫她擦眼淚,一邊道:“都是我不好,一會兒我主動刪錄音。”


她止了哭,淚眼朦朧地看著他。


他低頭吻了她的唇,聲音有些沙啞:“小沫漓,別怕,我會盡量輕的。”


說罷,俞天熠扣住顧沫漓的腰,用力將自己擠了進去。


她疼得叫了一聲,他馬上停住,也有些喘氣:“沫漓,忍著點,一會兒就好了。”


說罷,他沒再繼續往裏,而是伸手輕輕給她按摩。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麽辦法,疼痛真的很快緩解了。


他好似察覺到了她稍微放鬆,於是,用力往裏,將自己完全埋進了她的身體。


“好點了嗎?”他隱忍著,額頭上已然一層汗珠。


她感覺自己被脹滿,之前的空虛感終於消失,有些刻骨得舒服,可是,卻又有尖銳的痛。


那種網上描述的痛並快樂著,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俞天熠繼續揉著顧沫漓的穴位,直到她徹底放鬆,他才繼續動了起來。


此刻,誰似乎都不需要再隱忍什麽。


他一下一下,每次都抵入她最深的地方。


她也緊緊包裹著他,在這樣的節奏中沉迷。


身體原本就化成了水,此刻更是快要沸騰,在咕嚕咕嚕的氣泡裏,顧沫漓覺得自己全身每個細胞、每個毛孔都在愉悅得發顫。


他似乎也越來越燙,吻她的模樣帶著她從未見過的狂熱,在這個寂靜的夜晚,燃燒了兩人所有的神經。


俞天熠喘息著,擁緊顧沫漓,迷醉的眼睛鎖住她:“沫漓,我好喜歡。”


她低喘著,看著他情動的模樣,覺得好像先前的委屈都掃了空,她在心裏偷偷說,她也喜歡。


怎麽辦,女孩子不是應該矜持的麽?但是,感覺真的好好啊!


激.情四射的歡愛,持續到了深夜。


結束的時候,顧沫漓就好像虛脫了一樣,先前不能動,現在還是不能動。


而且,做的時候不覺得,此刻,她的下麵隻覺得又腫又脹,好生難受。


剛剛,好像不該這麽沒節製的?


顧沫漓懊惱不已。


俞天熠將她抱起來去了浴室,兩人一起洗了澡又吹幹了頭發,回來時候,俞天熠換了一張床單。


躺下,他將她抱進懷裏,低頭看她:“沫漓,感覺好不好?”


她困死了,可腦袋還清醒著:“你都還沒刪錄音。”


這小丫頭,什麽都還記得呢!


俞天熠笑笑,拿了手機過來,打開錄音記錄,點開了那條。


“刪之前給你聽聽。”他按了播放。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