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86章 表白的時刻到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86章表白的時刻到了


走進去,顏墨涵放好了行李,來到陽台。


外麵,是蔥蔥鬱鬱的綠色,在這大雪紛飛的季節,顯得尤其難得。


他聽到隔壁有動靜,轉頭,發現他和傅語冰之間的陽台距離很近,不過隻有一米,她應該也是打開了陽台的門,所以能聽到她走動的聲音。


一瞬間,他對於自己剛剛找的生日借口甚為滿意。


如今,算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換了泳褲,顏墨涵對著鏡子照了照。


雖然比起鄭銘澤的確差了些,不過這些天的健身還是有點兒效果,至少他覺得自己的線條似乎變得硬朗了。


他拿起手機,給顧沫漓發消息:“我們到山莊了。”


她很快回複他:“保持冷靜,等找到了時機,再一鼓作氣,等你的好消息!”


他道:“好。不過我剛剛照了鏡子,覺得我馬甲線還不夠明顯。”


“大哥,你又不是去選美的,自信點,ok?”顧沫漓道:“再說了,你覺得她會盯著你們兩個男人的身體研究,誰的胸肌更man?”


他回複:“嗯,我主要是有點患得患失了。放心,我不會退縮的。”


說完,他深吸一口氣,披上房間裏的沙灘巾,走了出來。


大多數同事都已經換好了衣服,顏墨涵眸子掃了一圈,見傅語冰就在沙發區,於是,定了定神,向著她走過去。


她抬起眼睛,看了他一下,隨即道:“墨涵,平時看你文文氣氣的,身材還挺好嘛!”


一瞬間,他仿佛吃了定心丸。


他坐下,自謙:“還好,其實我也挺喜歡健身的。”


剛說完,那邊有人過來,卻是鄭銘澤。


他的沙灘巾隨意搭在右邊肩膀上,所以左肩和大半個身子都露著,肩膀很寬,肌肉線條結實有力,走過來的時候,帶著幾分痞氣。要不是東方人的麵孔,恐怕都覺得他是美國大兵。


“哇,鄭哥身材好好啊!”有同事起哄道。


“對啊,簡直噴血啊!果然泡溫泉就是鄭哥給我們女人發的福利!”


顏墨涵本能地轉頭,看傅語冰的反應。


她果然眼睛亮了幾分,唇角還上揚了一個弧度。


顏墨涵低頭看了看自己,心頭有些酸脹,不過想到顧沫漓說的話,頓時又挺直了腰杆。


“都到齊了嗎?”鄭銘澤道:“出發?”


因為團隊人數不少,自然不能都聚在同一個池子。


很快,大家三三兩兩分散,而傅語冰選了一個牛奶浴池。


她剛進去,就有幾個同事也過去了,顏墨涵目測了一下,他還真沒了地方。


他無奈,隻得去了旁邊一個玫瑰浴池。


雖然泡著,可是他的視聽都全放在了距離他三米遠的地方。


這還是第一次眾人‘坦誠相見’的活動,所以,大家都興奮地聚在一起討論身材。


特別是組裏一位男士,身高170,體重估計有100kg,平時性格比較愛玩,所以成了大家開玩笑的目標。


正聊著,這時盛清一端了一個果盤過來,道:“鄭哥請大家吃的。”


說著,還給每人一根牙簽。


“鄭哥呢?”有人問。


“剛剛還見著,估計去——”那同事話沒說完,就指向另一處:“過來了。”


顏墨涵看到,鄭銘澤手裏拿著另一個盤子,正向著傅語冰那邊池子走去。


他剛過去,就有同事起身給他讓位,於是,鄭銘澤到了傅語冰的旁邊。


他將盤子遞過去:“大美女,想吃哪個?”


傅語冰笑了一下:“提子吧!”


鄭銘澤衝周圍女同事道:“看到沒,要變美女,首先得多吃提子。”


說著,拿牙簽簽了好幾個提子給傅語冰。


眾人頓時笑作一團。


有人打趣:“鄭哥,我們這麽多人,你就問語冰吃什麽,果然她和我們待遇都不一樣啊!”


傅語冰聽出弦外之音,不由有些臉熱。


這種感覺很微妙,過去她不喜歡被人亂扯cp,可是現在,卻隱隱有一絲甜蜜感。


她不傻,明白這是什麽信號。而且,從當初那次鄭銘澤照顧生病的她開始,她的心思就開始不由自主地放在他身上了。


就聽著身旁被調侃的男人臉不紅心不跳,衝眾人道:“肯定不一樣啊,我們家語冰可是我親妹子!”


“妹子啊?”有人故意將後麵的詞拖長了餘韻,曖.昧而又意味深長。


而傅語冰,卻因為他的兩個詞陷入深思。


‘我們家語冰’、‘親妹子’,或許別人聽來,似乎有些曖.昧,可是,她是知道之前鄭銘澤喜歡霍靜染的,所以,鄭銘澤表達的,或許真是把她當做是妹妹的意思。


她的心變得有些起落,這樣的感覺還是很久以前有過,讓人難以掌控,很是不習慣。


而她向來都不喜歡這樣猜測的感覺,總覺得如果他喜歡她,那麽皆大歡喜;如果不喜歡,那麽她也該快刀斬亂麻,把這樣的情緒清理幹淨,以免影響以後同在一個辦公室的相處。


所以,後麵大家開什麽玩笑,傅語冰都沒聽進去,直到中午吃了飯,她終於找到了一個空檔,可以和鄭銘澤單獨說兩句。


“鄭哥,一會兒有什麽安排?”她問。


“下午自由活動,晚上有個自助酒宴,就在今天泡澡後麵的熱帶樹林裏。”鄭銘澤說著,調侃道:“放心喝,明天早上沒安排,大家都睡到自然醒再回去。”


她點了點頭:“好。”


說完,又補充道:“晚上時候,我有件事要問你。”


鄭銘澤道:“現在就可以問,反正都沒事,是工作上的嗎?”


傅語冰搖頭:“一會兒吧,我現在先回去休息下。”她想的卻是,畢竟那樣的問題,生平第一次問,不如趁晚上喝了酒,酒壯膽問了,如果被否定,就當是酒話,第二天就什麽都忘了,也不尷尬。


“哦,好。”鄭銘澤點頭:“去睡一覺,晚上還有遊戲,養足精神。”


傅語冰點頭,轉身,卻見顏墨涵不知什麽時候到了他們身後,他的表情有些複雜,欲言又止。


可她沒有心思關心太多,所以衝他點了點頭,便直接去了房間的方向。


顏墨涵收回落在傅語冰身上的目光,心頭卻掀了波瀾。


她有什麽話,要晚上才能對鄭銘澤講?聯想起今天傅語冰看鄭銘澤的眼神,他的心裏,不由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午的時光,突然變得艱澀又漫長,好容易才撐到了傍晚。


酒宴的確是在樹林中,光線有些暗,為了營造氣氛,每桌都是蠟燭照明。


大家平日裏上班頗忙,所以今天難得放鬆,都比較放得開。


這是傅語冰第一次為了喝酒而喝酒,她連續三杯長島之戀下肚,雖然是雞尾酒,可是這款後勁比較大,她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有了五分醉意了。


腦袋有些眩暈,可是,思維卻是異常清醒,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麽。


於是,她又喝了一口白蘭地,然後深吸一口氣,扶著桌子起身。


剛才她已經看了,鄭銘澤去了洗手間,估計很快會回來,所以,她努力維持住身體平衡,走到了回來的必經之路上。


周圍都是高大的棕櫚樹,她靠在一棵樹幹上,靜靜地等待著。


不多時,他果然來了。


她的心提到了嗓眼,眩暈的大腦卻有片刻的冷靜。


或許,為了不讓自己尷尬,她可以采取迂回的方式——問他還喜歡霍靜染嗎,他應該懂。


而另一桌上,顏墨涵其實一直在注意著傅語冰的動靜,她一離開,他馬上就警覺起來,再看鄭銘澤不在,心頭頓時敲響警鍾。


路燈的盡頭,鄭銘澤大步走來,臉頰穿梭在周圍的樹影間,時而模糊,時而清晰。


直到,他走到傅語冰身邊,這才發現了陰影裏的她,頗為吃驚:“語冰,你怎麽在這裏?”


她身上的弦猛然繃緊,站直了身子,目光霎時明亮:“鄭哥,我有話要對你說。”


她的聲音異常冷靜,可是隻有她自己知道,她的酒勁已然快要侵蝕到大腦裏最後一片領土。


“嗯,什麽事?”鄭銘澤道。


“我就是想問你,你——”


傅語冰的話才剛剛說到這裏,驀然就被黑暗裏一隻手捂住了口。


接著,身旁傳來熟悉的聲音,卻是陌生的語調:“你不許說!”


傅語冰一怔,轉頭,對上了顏墨涵鋒銳的眸子。


他此刻眼神異常犀利,語氣不容置喙,是她從未見過的模樣。


“我有正事,你幹什麽——”她煩躁地推開他捂著她嘴唇的手,隻覺得自己好容易聚起的勇氣,就快要功虧一簣。


可是,回答她的卻是他猛地一個拉手,接著,身子撞進了他的胸口,唇被驀然覆上來的柔軟堵住。


顏墨涵本就沒什麽經驗,此番的變化完全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他精心準備的表白的話根本都來不及說,便發現自己已經吻了傅語冰。


她顯然也是懵圈,在任由他親了十幾秒後,才反應過來,用力一把推開他:“顏墨涵,你做什麽?”


說話間,鄭銘澤已然笑笑,衝顏墨涵豎了個大拇指,然後瀟灑地走了。


“你發酒瘋啊?!”傅語冰氣得發抖。


“不,我很清醒。”顏墨涵看到傅語冰還在看鄭銘澤離開的方向,就覺得心頭思緒翻江倒海,他吃醋生氣,近乎是吼出來的:“因為我喜歡你!我就算發瘋,也是因為喜歡你!”


*作者的話:


墨涵今天爆發了,我們來給他鼓掌,哈哈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