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85章 萬年鐵樹,終於要開花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85章萬年鐵樹,終於要開花了!


一時間,賀梓凝覺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個難言的迷茫之中,偏偏她怎麽想也想不明白,更無法相信,那個記憶裏麵孔都模糊了的男孩子,會喜歡她那麽久。


當時,她四五歲吧,他大了她不少,估計那時候十歲左右。


賀梓凝努力回顧自己的學長之類的人物,可是,始終一頭霧水。


這時,手機響了,她接聽:“言深。”


“寶寶,拿到東西了嗎?”他的話,將她從謎團裏拉進了現實。


“哦,好,馬上。”賀梓凝放下疑惑,掛了電話就回到了雪地裏。


此刻,兩個小家夥已經堆好了雪人,正在用工具給雪人安眼睛和嘴.巴。明明天氣很冷,可是他們卻絲毫不覺得,小臉被凍得有些紅,眼睛卻異常明亮。


賀梓凝看得有些恍惚。


旁邊,霍言深把工具遞給霍宸晞,然後站起來,問賀梓凝:“寶寶,你小時候是不是也和米米一樣,穿得像個櫥窗娃娃,戴著手套出來堆雪人?”


賀梓凝回憶過去:“是啊,可是那時候沒有哥哥幫忙,我堆得有些醜。”


“要是我那時候在就好了。”霍言深感歎。


賀梓凝抬眼看他的發絲上都是白雪,於是,踮起腳尖去給他拂去。


霍言深很是配合地故意低了頭,湊過去讓賀梓凝幫他擦頭發。


“涼不涼啊?”賀梓凝說著,伸手去摸霍言深的臉頰。


果然有些涼,她用她柔.軟的手幫他捂著。


他們的距離那麽近,她殷紅的小.嘴微微張著,有白色的小團霧氣吐出,他的鼻端都是她的味道,令他覺得身心仿佛都被愉悅和幸福感充滿。


就在賀梓凝鬆手的瞬間,霍言深湊過去,吻住了她的唇。


她回應了他,不過片刻後,又掙了掙,指向正蹲在地上的兩個小娃娃。


他總算放過了她,然後,拉起她的手捂著。


兩人並肩看著兩個孩子大功告成,於是,拿起手機開始合影。


賀梓凝下午有課,所以,中午吃過午餐,就要去學校。


霍宸晞今天學校拓展活動,屬於自願參加,因為是賀梓凝生日,所以他沒去。


中午,大家一起點了蠟燭,唱起了生日歌。


賀梓凝看著燭火,閉上眼睛,默默許願。


“希望我們全家一直這麽健康幸福下去,希望言戈能夠平安歸來……”


一口氣吹滅了蠟燭,賀梓凝切了一塊蛋糕,先給了歐陽米。


大家一起圍坐在一起,吃著吃著,賀梓凝狀似隨口般問道:“言深,有件事我之前一直忘了問你,現在突然想起來了。記得一次我被一個戴麵具的人帶走吧?那個人是誰啊?抓我做什麽?”


霍言深原本正在喝湯,聽到這句話,臉色驀然僵硬了一下。


雖然很快便已經被別的自然表情所取代,可是,賀梓凝有心觀察,還是看出來了。


霍言深道:“後來他受了傷,我沒追到,不過得知你去了醫院,所以去醫院找到了你。”


“哦,你到現在都不知道他是誰嗎?”賀梓凝道。


霍言深搖頭。


他不想騙她的,可是,如果一旦說了這個,她就會知道所有的事。


知道霍言戈喜歡她,知道霍言戈生死未卜也是因為救她,這些過往太沉重,他不想她背負這樣的心裏負擔和自責感。


賀梓凝點了點頭:“哦,沒事,反正後來也沒危險了,我就是隨口問問。”


霍言深點頭,繼續喝湯,頓了頓,又道:“寶寶,我們等晞晞考完試,就一起出去旅遊吧?那時候你應該也放寒假了。”


賀梓凝還沒來得及回答,霍宸晞就高興地道:“好啊,我和米米也要去!”


霍言深點頭,揉了揉他的頭發:“都去,還帶上你們外公外婆。”


這陣子因為霍言戈的事,全家的氣氛都有些壓抑,雖然目前還在尋找,可是,他們全家也該出去透透氣才行。


當天下午,賀梓凝下課就被同學拉過去幫忙參考雙十二買什麽裙子。


她幫人給了意見,這才發現,時間過得好快,去年雙十二的時候,她還在錄歌,今年她就已經在學校上了大半年課了。


這時,手機指示燈亮了一下,賀梓凝低頭一看,是霍靜染發過來的小燈照片。


群裏,傅禦辰很快回複:“這張戴墨鏡的太酷了,真是一看就是燃哥啊!”


樓下,霍言深也回複:“靜染,小燈越來越像你了。”


夜洛寒道:“像媽媽好,漂亮。”


“是啊,眉眼一看就像靜染姐。”傅語冰道。


樓下,顏墨涵道:“語冰,雙十二那天我提前排開工作了。”


“好,那到時候見。”傅語冰道。


顏墨涵:“那天早上我去你家接你。”


時間很快到了12號,天還沒完全亮,顏墨涵就醒了。


他起身,穿好昨天選了一晚的休閑裝,又在鏡子前照了許久,確定自己這身沒問題,這才下樓吃飯。


母親蘇拾槿起得晚些,下來時候,顏墨涵都已經吃完了。


她看向自己兒子,不由誇道:“墨涵,今天怎麽這麽帥?比你爸以前還紮眼!”


顏墨涵低頭笑笑:“媽,你也覺得我這身衣服行嗎?”


蘇拾槿豎起大拇指:“很好,看起來陽光又不乏成熟,很帥。”


說完,她察覺到不對,不由問道:“今天不是你們公司團隊活動,以前也不見你怎麽打扮,莫非是有情況?”


顏墨涵心跳頓時加快了步伐,他頓了頓:“沒有,就是不想太隨意。”


可是,做母親的怎麽會不了解自己的兒子?蘇拾槿見顏墨涵耳根都有些紅,頓時明白過來。


她走過去,衝他眨眼:“快坦白交代,是哪家姑娘?”


“媽,真沒有……”顏墨涵想著,怎麽也得表白成功後再說。


“你不說我就發群裏問了。”蘇拾槿拿出手機威脅。


“……”顏墨涵糾結許久,他垂在身側的手不自覺地抓了抓羊絨衫,有些不自然:“我一會兒去接語冰,一起去公司,再統一坐車去。”


“語冰?!”蘇拾槿總算捕捉到了顏墨涵話裏唯一的雌性,她睜大眼睛,震驚了好幾秒,正要說話,就看到顏墨涵身後,顏清澤下來了。


她連忙過去,拉住丈夫的手臂:“清澤哥,兒子說他喜歡上語冰了!”


顏墨涵無奈:“媽,你能小聲點嗎?”


顏清澤顯然也是震驚,不過隨即微笑:“很好,什麽時候請她來我們家坐坐?”


“現在還不是時候。”顏墨涵說著,又怕出亂子,連忙衝父母道:“你們知道就行,千萬什麽都別說。”


“哦,好,等我消化下!”蘇拾槿說著,撫著胸口,好半天才感歎:“我們兒子這棵萬年鐵樹,終於要開花了!”


因著在家被父母一通問,顏墨涵到傅語冰家的時候,臉頰上都還有一分熱意。


她倒是神色如常,因為她每天都坐他的車去公司,所以,很是自然地坐上了副駕駛。


車發動,顏墨涵看向傅語冰的側顏,喉嚨滾了滾。


他的計劃是,到了溫泉那邊對她表白,東西也準備好了,什麽都不用,隻需要勇氣。


一路上,顏墨涵想的都是表白的事,所以,反倒是傅語冰話多些。


她道:“我還是昨天才收到網上買的泳衣,之前也忘了考慮雙十二快遞忙,幸好趕得及。”


顏墨涵道:“你之前不是也有泳衣嗎?”


“家裏的好像都是比基尼加外衫的那種。”傅語冰道:“但是這次公司活動嘛,所以我買了比較保守的連體帶裙子款。”


顏墨涵在聽到她說‘比基尼’三個字的時候,心跳加速了幾分。然後,記憶自動倒帶,讓他想起了他們小時候,去地中海那次,她好像穿的是比基尼……


他脫口而出:“好可惜。”


“什麽可惜?”她問。


“沒有比基尼……”他剛說完,就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麽,頓時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


傅語冰卻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湊過去了幾分,探究道:“墨涵,你也和他們學壞了?”


他的臉頓時紅了個通透,想說什麽,卻又覺得似乎會越描越黑,心頭不由懊惱不已。


不過她倒是輕易放過了他,道:“還要住一晚,你東西都帶齊了嗎?”


他點頭:“嗯,都帶了。”


很快到了公司,眾人聚齊,一起前往溫泉山莊。


到了那邊,公司助理先去辦理入住,因為這次上麵的經費比較多,所以,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房間。


發號的時候,顏墨涵默默地看了一眼,發現自己的房間和傅語冰的距離很遠。


他眯了眯眼睛,走到一位男同事前,道:“小張,我們換一下房間吧?”


小張不明所以,不過還是點頭:“哦,好。”


“嗯,你的房間號正好是我生日。”顏墨涵解釋道。


“原來這樣啊,好巧!”小張連忙將門卡遞了過去,收了顏墨涵的。


大家都拿到了卡,於是先進去休息一下,換了衣服再出來泡澡。


打開門的時候,顏墨涵衝隔壁的傅語冰打了個招呼:“語冰,好巧。”


她也不由笑了一下:“咦,你在隔壁啊。”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