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83章 ‘同居’的第一天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83章‘同居’的第一天


顧沫漓恨得牙癢,可是,這樣的情況似乎越解釋越亂。


在同事的哄笑中,她坐上了俞天熠的車。


“家裏好像沒菜了,買菜的話都去哪裏買?”他問她,臉上的表情很是自然。


“小區對麵的超市。”她正常回答著,心裏卻在想著怎麽打一個翻身仗。


下班路上稍微有些堵,二人到了顧沫漓小區,俞天熠在臨時車位停了車,下來的時候道:“看來我得抽空去物業辦個固定車位。”


“我記得我隻租了一個月給你。”她道。


“不是還有續租麽?”他將車落了鎖,見兩人都沒包,決定先買菜再回家。


並肩走了兩步,俞天熠對著顧沫漓伸出手。


她抬起手,假裝要放上去,實際,卻——


響亮的聲音,類似鼓掌。


俞天熠轉眸,便看到顧沫漓衝他挑眉,表情生動。


他就喜歡她這個樣子,真是讓平淡的生活都是趣味。


“沫漓,你把你的手攤開,我看能打到麽。”俞天熠一本正經道:“我測試一下你的反應能力。”


誰怕誰啊?這個遊戲顧沫漓上學時候玩過很多次,很少有被人打到的情況。


她伸出手,警惕地看著俞天熠。


他出手了,不過是試探:“在我打下來的時候,不能縮。”


她繃緊神經,不想輸給他。


隻是片刻後,他抬起左手的工夫,右手卻悄然出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她瞪圓眼睛。


他將她的手握得很緊,她掙脫不開。


“這麽喜歡我牽你的手啊?”他轉頭,看著她笑。


她抬腿要踢,他卻一把拉過她,手臂順勢環住她的後腰:“小心。”


這時,一名老人顫巍巍地從身旁走過。


“你打了我沒關係,但是打到了無辜,恐怕賠不起。”俞天熠慢慢鬆開顧沫漓的腰,手上已然變成了十指緊扣。


二人到了超市,顧沫漓道:“今天該你做晚飯,所以菜由你來定,俞大廚。”


他愣了一下,隨即問道:“我做的飯菜你確定能吃下去?”


她聳聳肩:“試試咯。”


俞天熠看到超市琳琅滿目的菜,發現自己想起的那些美食貌似一個也不會做。


正懊惱著,眸光掃到了金槍魚罐頭。


好像做沙拉最簡單啊!


於是,迅速選了一些蔬菜,拿了一盒金槍魚和沙拉醬,俞天熠想,估計她吃了一頓他做的之後,也會把大廚的權利奪回來的。


見俞天熠要去結賬,顧沫漓看不下去了:“俞大廚,大冬天的吃沙拉?你給我說過吧,女孩子冬天不要吃太涼的呢?所以你身為中醫的操守呢?”


總算是有可以說他的地方了,她心裏雀躍了幾分。


他看著她,表情無辜:“我別的都不會。”


顧沫漓深吸一口氣:“算了,我來吧。”


她選了龍利魚,又將金槍魚罐頭給放了回去,拿了泡椒和金針菇、嫩筍,道:“今晚吃酸菜魚。”


他一聽,都自動分泌唾液,要不是在超市,真想送她一個吻。


回去路上,俞天熠負責提了所有的東西,另一隻空出來的手去牽顧沫漓。門口保安是認識顧沫漓的,見到她和年輕男人一起買菜回家,八卦道:“小顧,談對象啦?”


顧沫漓笑笑,不置可否。


“你姥姥這下子該放心了。”保安低歎。那天晚上,他還幫忙抬人上車了的。


顧沫漓的笑容頓時收斂,保安一下子意識到自己話多了,連忙解釋:“小顧,我沒那意思……”


“沒事。”顧沫漓扯出一抹笑,和俞天熠一起上了樓。


廚房裏,顧沫漓主廚,俞天熠化身小弟在旁邊打雜。


她一邊做,一邊教他該用什麽比例。俞天熠聽著,深思卻在回憶小區門口的事。


之前,他和顧沫漓談了兩個多月的戀愛,每天一起健身,送她回來時候,家裏都亮著燈。


而之後,她父母回來過,再之後,所有人都不見了。


按理說,姥姥年紀大了,不應該出遠門才對。而剛剛保安那句話的意思,分明就是……


“你注意看看,湯開了就下金針菇,煮五分鍾就可以了。”顧沫漓的話打破了俞天熠的深思。


他點頭,抬眼看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和進小區後,她的興致一下子就低落了。


不過,俞天熠沒問,直到酸菜魚好了,他盛了過來,和她一起麵對麵坐下。


“很香。”俞天熠嚐了一口,夾了一塊魚肉,喂到顧沫漓嘴邊:“顧大廚,你手藝真好。”


她就著吃了,笑笑:“主要因為姥姥醃的酸菜味道很好。”


她說完,驀然意識到說了什麽,頓時低頭,開始扒飯。


到了此刻,俞天熠自然是明白肯定有什麽事了。不過,也不敢往那方麵猜。


一頓飯,他吃得舒心。她卻興致懨懨,明顯沒太多精神。


飯後休息40分鍾,兩人一起去了健身房。


路過前台的時候,前台小妹衝俞天熠使了個眼神詢問:“搞定了?”


俞天熠做了個繼續努力的手勢,拉著顧沫漓就上了二樓。


今天算是他們‘同.居’第一天,他暫時還不能操之過急,因此,連教練那裏,俞天熠都沒拉著顧沫漓宣示主權。


一切似乎都和平常一樣,直到回了家,俞天熠這才將憋了一晚上的問題問了出來,單刀直入:“沫漓,你姥姥去哪裏了?”


她抬眼,見他有些認真,頓時明白了。


這個男人看似漫不經心,其實心思蠻細的。


所以,她抬眼:“不在了。”


俞天熠的心驀然一沉,那就是發生在他們分開的這段時間的?


過去,她時不時在他麵前提起她姥姥,可見兩人的感情很深。那姥姥突然離世,她……


“什麽時候的事?”他坐在她旁邊,突然覺得心頭有些緊張。


“你真想知道?”她直視著他的眼睛,明知道姥姥離開和他完全無關,可是,心裏的那份怨念卻驀然被勾起。


他看到她唇角毫不掩飾的嘲諷,心底的猜測更加明晰。不過,他還是點頭:“嗯。”


“就在當初我們最後一天健身的那個晚上。”顧沫漓道。


俞天熠渾身一震:“那天晚上?那天我送你回家後……”


一個場景在腦海中浮現,他當時有些生氣,回到車旁,卻又突然想明白了,而就在那時,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是從她家那個方向來的。


“對,那天我們不歡而散,回到家,我發現姥姥暈倒在家。”顧沫漓抬起眼睛:“那天,如果我早點回家,如果我……”


他抓住她的手臂:“為什麽暈倒?她的身體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嗎?”


她道:“她一直有冠心病,好些年了,的確身體還不錯,但是,那天卻突發心梗,送到醫院後很快就去了。”


“從你描述的嚴重程度來說,沫漓,即使你早點回家,也來不及。”他看著她的眼睛,認真地道:“我以一個醫生的專業告訴你,這不是你的責任,你不該自責。”


她煩亂地抓了抓頭發:“但是我還是邁不過去那個坎。”


他一時間有些明白為什麽他說複合,她不同意了。那天,畢竟她如果不是和他約會,至少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暈倒的老人。


雖然最後結果也是一樣,但是心裏總會好受些。


房間裏,陷入了一片靜謐。


好半天,顧沫漓起身:“我去睡了。”


“沫漓。”俞天熠和她一起站起來:“對不起。”


她困惑地看著他:“為什麽道歉?”


“我不該在你最難過的時候離開。”他沉默了幾秒:“那天我其實後來又去找你了,隻是看到了你老板。”


顧沫漓顯然不知道還有這樣的隱情,她抬眼:“你來找我做什麽?”


“你在健身房那些話,讓我有些不高興。但是後來我又想起要送你的禮物忘在車裏,所以回去拿過去給你了。”俞天熠道:“我給你打了幾個電話你沒接,卻看到你老板去了你家樓上,很久都沒下來。”


“他去找我這件事我知道,但是那時候我已經在醫院。”顧沫漓困惑:“至於我家裏沒人,他怎麽上去了很久沒下來我不清楚。”


“我沒想到你家裏發生了那樣的事,以為你放他進屋,卻不接我電話,因為你家的燈一直是亮的。”俞天熠道:“之後,我還有一次去找你,卻遇見他背著喝醉的你回家。沫漓,我當時想,我們之前在一起兩個多月,從未見過你的親人,卻從他的口中聽到了你的父母,見到他晚上去你家樓上沒下來。所以……”


“所以,你現在明白了?”她抬眼。


“果然很多時候,眼見耳聽都不一定為真。”他說著,看向那個已經不會再有人住的房間,心底才慢慢湧起一種難言的悶痛。


是的,如果他當時放下驕傲,去問清楚,他們此刻是不是……


這一刻,他清晰明了地知道,當時他錯過了什麽。


或許一開始,他們之間暗中的較量隻是一場博弈,可是,到了最後,都應該是彼此交心的付出。


“沫漓,我知道說對不起沒用,所以,我以後一定好好陪著你。”俞天熠伸臂將顧沫漓抱進懷裏:“你不用這麽快答複我什麽,所有的東西,交給時間去證明。”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