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81章 因為喜歡和你在一起啊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81章因為喜歡和你在一起啊


顧沫漓微愣,抬眼看向俞天熠。


隻見他也低頭看她,表情風輕雲淡,仿佛剛剛求複合的話不是從他的口中吐出來的。


她微微挑眉:“為什麽?”


他很自然地道:“因為喜歡和你在一起啊。”


說罷,趁著顧沫漓怔忡的工夫,俞天熠低下頭,印了一個吻在她的唇上:“再說了,我初吻都給你了,蓋棺定論,你不能退貨!”


她剛剛因為他一句‘喜歡’而有些遊離的神思,在他說‘初吻’的時候,被猛然拉了回來。


初吻?


嗬嗬,她還記得他們的初吻在什麽情況下的。


不是他記憶中寧大的小樹林,而是那天喝醉在酒吧。


雖然他初吻的確是給的她,可是,在他心目中,卻是給了另一個女人。


“不好意思,我目前沒有談戀愛的打算。”顧沫漓冷靜地道。


俞天熠不明所以,但是,也明顯察覺到了二人之間突然冷下來的氣氛。


“為什麽?”他困惑。她不是喜歡他的麽?而且明明喜歡了那麽久……


她抬眼直視著他,語氣不帶任何情緒:“因為我現在覺得一個人挺好,所以不打算讓生活裏再次多一個人。”


一個人挺好?俞天熠思索,那就是說明,她和她那個老板的確什麽都沒有,她目前真的是一個人?


想到這裏,他心頭愉悅,微微勾了勾唇,掀開了門,一腳已經踏了進去。


“喂,你幹什麽?”顧沫漓沒想到俞天熠不按常理出牌。


他不知道她家裏有沒有人,雖然剛剛在樓下時候他刻意看了,家裏的燈是熄滅的,但是難說老人在睡覺。


所以,俞天熠做了個噓聲的動作,然後,一把將顧沫漓抱起,大步就走了進去。


她的腿晃了晃,大聲道:“你放我下來!”


“家裏沒人?”他問,說罷,走到牆邊要去開燈。


“對,沒人,不過也不是你進來的理由。”她懊惱道。


俞天熠沒理會顧沫漓的申述,直接開了燈,還順便用腳把門關了。


目光一掃,他抱著她來到沙發,放了下來。


“你什麽意思?”顧沫漓蹙眉:“剛剛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俞天熠猛然抬眼看她,眸子有幾分犀利:“嗯,你不用重複第二遍,你說的,我都有聽到。”


隻是片刻,他便已經稍微離開她,然後在沙發邊蹲了下來,伸手去脫她的鞋。


她眼睛猛地睜大,掙紮:“俞天熠,你要做什麽?!”


他的表情淡淡的,可是手上的力量卻不容小覷:“我想,你忘了我是醫生。”


說著,已經脫掉了顧沫漓的襪子,去查看她受傷的腳踝。


她不太喜歡這樣的方式,可是,他力氣比她大,在這個孤男寡女的場合,似乎力量遠比智慧更重要。


她不滿處於逆勢,唇角湧起一抹嘲諷:“嗬,是哦,你是醫生,不過我記得你是中醫不是外科的吧?別告訴我你還要那個聽診器給我聽心跳!”


聽到她的話,他放開了她的腳踝,走過去兩步,手臂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將她困於他的胸膛與沙發之間,眸色很深:“所以,沫漓,你想我用聽診器給你聽心跳?”


他的聲音平日裏比較幹淨清冽,可是此刻被他故意下壓,帶了幾分低沉慵懶,驀然讓房間染上了幾分曖.昧的味道。


誰不知道聽診器需要伸到衣服裏?


她直視著他的眼睛,不服輸:“俞神醫,你不是魔術師,變不出聽診器。”


“是嗎?”他將身子壓得更低,在碰觸她和不碰觸之間遊離:“不過我們以前上課還學過用家裏的一些東西,做一個簡易的聽診器,你要不要試試,嗯?”


她恨他此刻氣定神閑的模樣,悄悄醞釀力氣,準備抬起沒受傷的腳,給他來個措手不及。


可是,他卻猛然直起身子,退回到他們之間的安全距離,然後重新抬起她的腳踝,按了一下。


“啊!”她這聲是真被痛的,心頭忿忿不平:“有你這樣的庸醫嗎?這是讓我傷上加傷!”


他沒理會她的抱怨,而是繼續固定著她的腿,然後在腳踝附近按摩了幾個穴位。


因為在做本職工作,此刻的俞天熠看起來認真又禁欲,似乎身上自帶白大褂氣質。


顧沫漓不得不承認,除了第一下有些疼,後麵酸酸脹脹的,似乎好了很多。


兩人都沒再繼續說話,直到十五分鍾後,俞天熠放下顧沫漓的腿,淡淡道:“今天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就能完全好了。”


“那就謝謝你啊,俞神醫!”她道著謝,卻沒有病人該有的態度。


“不用客氣,診金是200塊。”俞天熠說著坐在了沙發上,似乎真要收費的樣子。


顧沫漓二話不說,從羽絨服口袋裏掏出手機,就給他轉賬了過去。


然後,她目瞪口呆地發現,他還真收了!


她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不過片刻後又覺得,這樣挺好,兩人真拜拜了,互不相欠。


俞天熠目光將房間一掃,想起最近他每天過來顧沫漓家裏都沒人,於是問:“沫漓,你姥姥不在家麽?”


“嗯,出遠門了。”她隨口答到。


他唇角微勾,露出得逞的笑意,片刻後起身:“我覺得你一個女孩子住家裏不安全,所以我決定留下來陪你。”


她眼睛睜大,無法相信他竟然編出這麽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片刻前,不是還要劃清界限的?


“不好意思,我一個人住好好的,不需要誰陪。”顧沫漓道:“更何況,我覺得有你更危險。”


他看著她的表情,知道她在因為診金的事而生氣。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他剛剛不過是為了誘她拿出手機而已。


至於兩百塊,那的確是他最低的出診費用,這個表明了他的身份,不能少。


在她微信轉賬的時候,他明白了,她沒刪他,隻是禁了他查看她朋友圈的權限而已。


想到這裏,俞天熠就覺得心情愉悅,果然女孩子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


麻煩麽?好像不,反而很有趣。


他湊過去:“沫漓,我今天出門把鑰匙忘診所了,沒地方住,隻能在你家借住一晚。不信,你摸我口袋。”


顧沫漓撇嘴:“你的鑰匙在你車上。”


他假裝沒聽見:“你住的是哪間房?”


她重複:“你可以走了。”


“那我隨便帶你去一間。”他說著,彎身一把將她抱起來,走向中間的那間。


“俞天熠,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顧沫漓有了些許火氣。


他頓住腳步,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幾分認真:“沫漓,男女朋友之間偶爾鬧鬧別扭很正常,我不認為我們分手了,也不接受分手這個結果。”


她也認真起來:“我把那5000轉給你,你接收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劃清界限了。”


他移開在她身上的目光,收起所有的情緒:“哪間是你的?你的腳需要休息,今天晚上不要走動。”


她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麽,指向最左邊那間:“是那間。”


“那中間的呢?”他問。


“姥姥的。”顧沫漓說到這裏,眸子黯了黯。


“那右邊那間就是客房了?”俞天熠道。


“我們家沒有客人。”她冷淡道。


俞天熠沒說什麽,抱著顧沫漓去了她的房間。


標準的女孩子房間,小清新,陽台上放著一排綠色,床品也是田園風。


他將她放在床上,俯身鎖住她:“沫漓,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她勾唇:“你這樣居高臨下和我談?”


他輕笑:“你在暗示我躺在你身邊,和你平起平坐?”


說著,彎身就要脫鞋。


“你是不是故意的?”她蹙眉。


“好,我坐床邊。”他說著,真在床邊坐好,又拉了個墊子,放在床頭讓她靠著。


顧沫漓也坐好,道:“你要談什麽?”


他轉頭看她:“我隻要問你幾個問題,你可以不回答,但是,不要騙我。”


“好。”顧沫漓點頭。


“你和你老板之間有沒有曖.昧?”俞天熠開門見山。


顧沫漓以為他是在介意之前她故意刺激他時候的朋友圈,於是搖頭:“沒有。”


這是她人品問題,她得澄清。


“你現在還喜歡我嗎?”他又問。


她沒見過這麽欠扁的問題,於是道:“拒絕回答。”


“好,那跳到下一個。”俞天熠道:“你是真打算和我分手嗎?”


她心頭略沉,也明白,如果她說是,他們之間很可能完了。


但是,如果說不是或者拒絕,似乎在這場拉鋸戰裏,就輸得徹底了。


一直以來,她也是個驕傲的人,即使知道後果,可心中的自尊和當初暗戀他不得回應的那麽一絲埋怨也不容她讓自己後退半步。


所以,顧沫漓點頭:“是。”


俞天熠似乎思考了好幾秒,然後起身走了出去。


她見他離開的背影,心想,估計這真是他們最後一次交集了。


隻是,很快,她聽到了她手機響了一聲。


接著,俞天熠走進來,拿著她的手機道:“我決定租你一間房子住,直到你姥姥回來。”


在她的目瞪口呆中,他接著道:“不過,她回來也沒關係,隻要她不介意,我可以一直住下去。”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