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71章 慢慢改變的態度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71章慢慢改變的態度


第271章慢慢改變的態度


時間一點一滴,格外漫長。


顧沫漓心頭慌亂,想要拿手機打電話,這才發現,手機根本忘了帶在身上。


她不記得俞天熠的手機號,隻記得父母那邊的。


可惜是國際長途,似乎醫院的公用電話不能打。


好容易經過一個病人家屬,她拉住人家:“你好,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機?我的忘帶了。”


對方見一個小姑娘,看起來快哭出來,於是點頭。


顧沫漓快速撥了母親的電話。


響了好幾聲,終於通了。


“媽——”顧沫漓感覺喉嚨一下子被堵住了,緩了兩秒,這才道:“我晚上回家,發現姥姥暈倒了,是心梗……”


姥姥幾年前就有冠心病了,不過血壓還好,一直還算硬朗。


過年的時候,去跳廣場舞也好好的,不知道怎麽,突然就心梗了。


“沫漓,那現在怎麽樣?你別慌,我馬上申請回來!”顧母道。


“我在手術室外麵。”顧沫漓道:“姥姥還在手術,我也不知道情況。”


“沫漓,你別怕,姥姥不會有事的,你等我,我現在就打報告,然後坐車去機場!”


顧母正說著,手術室的門打開了。


顧沫漓站在原地,衝著顧母道:“媽,手術做完了。”


於是,兩人都極為默契地屏住呼吸,絲毫不敢發出聲音。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從裏麵走出來,看向顧沫漓:“你是病人家屬嗎?”


“是的,我是她的外孫,我姥姥她……”她整個人都在哆嗦,聲音卻冷靜而清晰。


“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標準的回答,標準的默哀動作。


過去,這個鏡頭出現在熒屏前,似乎覺得有些滑稽,就好像背台詞,而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卻——


電話那頭,顧母清晰地聽到了醫生的話,可是,依舊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沫漓,剛剛不是對你說的,對嗎?”她的聲音帶著顫.抖。


“媽媽,怎麽辦啊?”顧沫漓眼裏劈裏啪啦就落下來了:“我為什麽不早點回家呢?”


她捏著手機怔怔地落淚,從未想過,明明好好的姥姥,怎麽會突然就徹底離開她了?


她從小父母常年在外,所以她都是跟著姥姥長大的,那麽多年的相互陪伴,突然消失,讓她覺得腦袋嗡嗡作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借手機給她的人也有些不忍,可是,因為他也要進去看他的親屬了,所以還是碰了碰顧沫漓:“小姐,手機。”


顧沫漓訥訥地將手機遞過去,見那人要走,又拉住他:“我還沒給你電話費。”


“沒事了,妹子,節哀。”那人說完,快步離開。


顧沫漓看著周圍的白色,晃了晃身子,沒有倒。


“小姐,你進去看老人最後一眼吧!”醫生見慣了類似的場麵,其實心裏並沒有什麽動容。


顧沫漓每一步好像都踩在了雲上,跌跌撞撞地走了進去。


老人安詳地躺著,仿佛無數次睡著的模樣。


顧沫漓赫然想起,她小的時候,喜歡吃糖,姥姥見她可憐巴巴的眼神,忍不住給她,給了後,又擔心她的牙壞掉,所以總是道:“沫漓,舔一下就吐了吧。”


可是,她哪裏聽那麽多,全吃了,唇角揚得老高:“奶味真足!好吃!”


姥姥無奈,隻好追在她身後:“多喝水,要不然牙都壞了!”


她小的時候,家裏還是老式的那種暖氣,到了隆冬,還是不夠。


於是,她和姥姥擠在一個被窩裏,踢著暖水袋,聽著姥姥講老掉牙的故事。


後來,換了新的暖氣,她卻還要擠,姥姥卻說不行了,孩子長大要獨立。


所以,隻有過年時候,父母如果不在,她才會被姥姥批準,擠在一起再聽一遍小時候的童話。


而所有的所有,都沒有了……


時光猝不及防,她長大了,姥姥卻老了,離開她了。


顧沫漓趴在病床前大哭。


許久,醫生過來,說醫院規定去世的病人離去,不能一直在病房裏停留,讓顧沫漓準備處理後事。


她擦幹眼淚,最後看了老人一眼,蓋上了白布。


因為是夏天,又在大晚上,她根本不能把人帶回去,所以,她在醫院守了一.夜。


這似乎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直到早晨,父母趕過來,一家人一起將老人的後事處理了。


最後,所有的溫暖,都隻能化作骨灰盒裏灰白的粉末。


他們沒有設靈堂,隻是娘家那邊的人一起在公墓裏為老人做了最後的送別。


辦完了所有的事,已經是第二天傍晚。


顧沫漓回到自己的公寓,看著熟悉的房間,明明父母都在,卻覺得有些空蕩蕩的。


全家人都籠罩在了悲傷又壓抑的氣氛裏,顧沫漓默默地去做飯,看著菜湯在鍋裏直冒泡泡,她習慣性地想叫姥姥,可是,話都滾到了嘴邊,卻又咽下。


恍惚到了晚上,她才想起手機。


她今天逃班了,也沒請假。


而且,人在脆弱的時候,往往想要找人傾訴,她想到了賀梓凝和俞天熠。


手機早就沒電,她找了許久才在洗手間出來的一個櫃子下麵找到。


充上電開了機,發現有幾個未接,都是昨晚的,有俞天熠打過來的,也有傅禦辰打的。


還有微信,她打開,發現有同事發來的:“沫漓,怎麽沒來公司?”


還有一條,是俞天熠昨天發的,說來找她。然後,今天上午發了一條:“有時間嗎?”


她點開通訊錄,給他回了過去。


電話響了十來聲,自動掛斷了。


於是,她給他發了條消息:“在麽?”


他沒回,過了幾分鍾,她再打過去,卻被人掛了。


他生氣了?她心頭湧起一陣頹然,退出,給傅禦辰打了過去。


傅禦辰很快接聽:“沫漓。”


“老板,我今天逃班了。”她道。


“發生什麽事了?”傅禦辰道:“昨晚我去你家,給你帶了手環,結果你不在,電話也沒人接。”


“我姥姥過世了,就在昨晚。”她的聲音幹巴巴的,有些發啞。


傅禦辰一愣,馬上道:“那你需要幫忙嗎?我馬上趕過去?”


“我爸媽回來了,已經辦完後事了。”她道:“我明天想請假,可以嗎?”


“沫漓,我給你放一周的假吧,你的工作,我讓cherry暫時頂上。”傅禦辰道:“別難過,你姥姥身體一直硬朗,現在走也走得很快,她本人沒受什麽罪,所以其實對她來說反而這樣比久病拖著的好。”


“嗯,我知道。”顧沫漓頓了頓:“不用放那麽多天,我明天休息一天,後天就去上班。”


“你真的可以嗎?”傅禦辰道:“要不然,我告訴梓凝嫂子,讓她陪你……”


“沒事。”顧沫漓道:“我會慢慢習慣的。”


她想,就算是再難,她也能挺過去。


隻是,傅禦辰還是打了這麽個電話。


於是,當晚賀梓凝就趕過來了。


賀梓凝見過顧沫漓的姥姥很多次,還很喜歡姥姥做的蛋炒飯。


兩個女孩關上門,在房間裏抹眼淚。


久了,賀梓凝道:“沫漓,我本來是安慰你的,怎麽卻……”


顧沫漓紅著眼睛:“你知道嗎,那天姥姥還說,你快一個月沒來我們家了,讓我約你過來,她給你做你最愛的蛋炒飯。”


於是,兩個女孩說著話,抹著眼淚,一起慢慢睡著。


第二天,賀梓凝有個專業課很重要,不得不和顧沫漓道別。


千叮萬囑顧沫漓別難過,她放了學再來,賀梓凝這才上了車。


來到學校,幾乎擦著上課鈴響。


賀梓凝進去,發現隻有肖柏輝身邊有位置。


她走過去坐下,男孩轉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見她的眼睛有些紅腫,不過沒問也沒打招呼。


一節課,賀梓凝強迫自己擊中精力,可是到了後半段,想到顧沫漓的姥姥,還是忍不住難過又恍惚。


偏偏下課時候,講師很認真地道:“剛剛我們說的幾點大家都記下了吧?這學期大家可以選其中一個課題開始準備了,這個分數很重要,學分占比也很高,請大家認真對待。”


講師離開,賀梓凝看向自己的筆記本,隻有寥寥數字,根本沒有記下那幾點。


而就在這時,麵前多了個本子,上麵的字跡頗為遒勁有力,一看就是出自男生之手。


賀梓凝轉頭,看向身旁和她說話不超過三句的肖柏輝。


他淡淡道:“下午放學前還我。”


“謝謝。”她衝他勉強微笑了一下,笑容卻根本沒有爬到眼睛裏。


他看了她發紅的眼眶幾秒,站起身,將書包隨意地掛在肩膀上,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


因為是中午了,賀梓凝怕白念傾等她,於是快速收拾好了書包,將肖柏輝的筆記本小心地放好,走向食堂。


剛上去,就聽到夏君瀾叫她。


“梓凝,念傾沒和你一起上來?”夏君瀾道。


“沒有啊!”賀梓凝道:“她不是一直都是在食堂等我們的嗎?”


“她昨晚就沒回來、前天也沒有!”夏君瀾道:“我和舒粵還以為你們在一起!”


“什麽?!”賀梓凝蹙眉:“我前天從宿舍出來後,就沒見過她啊!”


這時,舒粵也意識到不對,連忙拿出手機,給白念傾打過去。


等了一會兒,她抬眼:“說是無法接通。”


賀梓凝心頭一沉,連忙也打過去:“無法接通!”


三個人哪有吃飯的心思?賀梓凝麵色凝重,給霍言深撥了過去:“言深,念傾不見了!”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