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56章 你和鄭哥是在談戀愛嗎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56章你和鄭哥是在談戀愛嗎


第二天,原本是集體協作活動,有室內、有室外。


可是,因為馬教練看天氣預報,說第三天可能會下雨,所以,便臨時將訓練計劃作了一些調整。


野外拉練改到了這天,而室內的團隊協作改到了最後一天。


傅語冰有些頭大,雖然她平時大姨媽時候也還好,但是小腹多少還是有些脹脹的不舒服。


可是,她又不可能因為自己的特殊情況而耽誤團隊,所以,也就隻能默默參加。


早晨,大家吃了早飯,休息了一會兒,便出發了。


這次拉練,雖然要走10公裏,但是,因為天氣很好,周圍環境也很不錯,雖然是爬山,卻好似在郊遊,當然,除了速度需要加快。


拉練同樣是比賽製,第1名記1分,第30名就是30分,最後,哪個隊分數低,就是獲勝隊伍。


而最後一天,總勝利的隊伍會獲得神秘大禮包。


雖然,能加入ai的都是高薪,並不缺錢,可是,誰不想獲勝?尤其是,真的很好奇大禮包裏都有什麽,因為,據說每個人的還都不一樣。


因此,拉練一開始,眾人的積極性就很高。


團隊幾乎都是年輕人,一上來速度就很快。


傅語冰正走著,身旁擠過來一個人。


顏墨涵問她:“語冰,你走路沒問題吧?”


傅語冰知道他的意思,搖搖頭:“還好,沒事。”


他點頭:“如果不方便的話,不要勉強。”


“嗯。”她衝他微笑了一下。


眾人繼續往前,一路上,穿過山澗溪流,雖然有的地方有些崎嶇不好走,但是,因為天氣晴朗,不冷不熱,住在城市裏慣了的人看了這樣的綠色總覺得格外舒心。


所以,雖然路程挺遠,大家倒是不覺得怎麽累。


傅語冰開始還好,不過,隨著山路不斷往上,她就有些撐不住了。


小腹發脹得有些厲害,雙.腿關節也有些無力。


不過,她向來不喜歡麻煩別人,所以,也就咬牙堅持著。


慢慢地,她開始掉隊,逐漸到了隊尾。


鄭銘澤是他們這隊的領隊,教練在最前麵,所以,他屬於斷後。


見到傅語冰竟然走到了最後,他不由問她:“語冰,怎麽了?”


傅語冰勉強笑笑:“有點累。”


“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鄭銘澤問道。


正說著,前麵有個頗高的坎兒,鄭銘澤先上去,然後將手遞給傅語冰。


平常的話,她自己就可以,不過實在無力,所以傅語冰借著鄭銘澤的力爬了上去。


“你的手怎麽有點涼?還都是冷汗?”鄭銘澤蹙眉,停下來:“語冰,真不舒服就告訴我,不要太勉強自己。”


傅語冰隻覺得這麽一停下來,就真的一步也不想走。


她隻好道:“是有點,肚子不太舒服。”


她這麽一說,鄭銘澤基本就明白了過來。


他背對著她蹲下,道:“上來。”


“啊?”傅語冰遲疑。


“快上來,我背你一個輕輕鬆鬆,不會有什麽影響。”鄭銘澤轉頭:“不想贏了?”


傅語冰看向周圍,這裏完全在山裏,估計路程差不多過半,她不論去哪邊,都還得走很久。


“謝謝鄭哥。”傅語冰往前一步,趴在了鄭銘澤的背上。


鄭銘澤將她背起,笑了下:“一看就是平時吃肉太少,怎麽這麽輕?”


傅語冰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差不多有100斤了,你背著我還得上山,我都……”


“沒事,以前部隊集訓的時候,兩百斤也背過。”正如鄭銘澤所說,他背著她,的確沒有多大影響,每一步都又快又穩。


他很快跟上部隊,還督促著最後一名隊員加油往前。


顏墨涵剛才一直在接電話,有個事情需要他處理。


打完電話後,他四處一看,卻發現傅語冰不見了。


他猶豫了一下,問了幾個同事,後來有同事說,好像在後麵。


於是,他往回走了段距離,正要下坡,卻見著山坡下,有兩人轉彎上來。


他的表情不由一僵。


鄭銘澤背著傅語冰?


他剛才給她說,如果身體不舒服,就及時告訴他。為什麽她沒給他說,卻告訴了鄭銘澤?


昨天在高空斷橋下麵的那個畫麵驀然又浮現起來,顏墨涵微微蹙眉,覺得心裏不舒服。


他想,是傅禦辰讓他好好照顧傅語冰的,可是,他似乎沒有盡到責任?


這時,傅語冰二人已然走了過來,顏墨涵湊過去,問道:“語冰,怎麽了?”


“她身體不太舒服,我背她過去。”鄭銘澤道。


“嚴重嗎?”顏墨涵這句話卻是對著傅語冰問的。


她搖頭:“隻是沒力氣,沒事。”


“哦,那我來背你吧!”他脫口而出。


鄭銘澤卻是笑了:“墨涵,你平時一看就很少鍛煉吧,沒事,我背她就行!”


顏墨涵:“……”


他想說他怎麽可能沒鍛煉,又怎麽背不了傅語冰,可是,卻覺得自己這麽申辯似乎顯得幼稚。


所以,也就沒多說什麽,而是道:“鄭哥,那你累了就換我吧!”


“不怕你們組輸了?”鄭銘澤笑:“你本來可以走在靠前的。”


“沒事。”顏墨涵道:“她比較重要。”


隻是,後麵幾乎都是比較崎嶇的路,而顏墨涵發現,他一個人走當然完全沒問題,可要背一個人,的確有些吃力。


反觀旁邊,鄭銘澤如履平地,根本就是為了野外拓展而生的人。


而傅語冰,開始還注意著周圍,後來,在鄭銘澤的背上睡著了。


而此刻,已然接近終點。


鄭銘澤道:“墨涵,你去前麵吧,我看語冰也睡著了,我直接帶她去終點就行。”


顏墨涵轉頭,便看到傅語冰格外乖巧地趴在鄭銘澤的後背,雙眸緊閉,唇.瓣微微嘟著,白皙的臉頰上,還有樹影落下的斑駁。


“嗯,那我去前麵了。”他說完,匆匆收回目光,快步往前。


鄭銘澤同樣也加快了步伐。


最後一段,幾乎都是下山路,走起來的速度快了很多。


到了終點,那邊有人記錄,以搖響終點線的鈴鐺為準。


鄭銘澤背著傅語冰過去,輕輕碰了碰鈴鐺,卻沒有弄出聲音。


他衝著教練笑笑:“不能把她吵醒了。”


有同事看到這一幕,打趣道:“raymond真是男友力爆棚啊!”


“是啊,我們也走不動,早知道就讓raymond背了!”


“你以為你走不動,raymond願意背你?你恐怕150斤吧?”


“滾!”


大家說說笑笑,在終點處喝水。


而傅語冰迷迷糊糊察覺到動靜,睜開了眼睛。


她的嗓子還有些幹:“鄭哥,我們到了?”


“嗯,到終點了。”鄭銘澤道:“我剛看了成績,我們組總分比他們少,應該是贏了。”


傅語冰回過神來:“鄭哥,實在不好意思,讓你背了我一路,你快放我下來吧,我已經好多了。”


“沒事了?”他問。


“嗯,沒事。”她點頭。


於是,鄭銘澤蹲下來,讓傅語冰站穩。


她動了動身子,長這麽大,已經很久沒有人背過她了,有些不太習慣。


鄭銘澤站起來,衝她笑了下:“腿沒麻吧?”


傅語冰搖頭:“沒事,已經恢複了。”


“好好休息。”鄭銘澤道:“那邊有水,拿來喝點。”


“好,鄭哥,那我過去了。”傅語冰道。


“嗯。”他點頭:“找他們給你熱的,他們有燒熱水。”


因為大家走的是單向10公裏,而如果再走回去的話,考慮到很多同事缺乏鍛煉,所以,回程則是坐大巴車。


傅語冰剛上去,顏墨涵就衝她招手。


她過去坐下,他將熱水壺遞給她。


她不由笑了一下:“我哥讓你照顧我,所以你這麽盡忠職守?”


顏墨涵愣住,片刻後,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言下之意,關心她是應該的。


說完,又問道:“你沒事吧?明天的訓練……”


“沒事。”傅語冰道:“其實就第二天比較難受。”說完,又覺得和男生討論這樣的事情不好,於是不再說了。


那邊,同事已經陸續上了車,大巴發動,穿行在林間。


傅語冰靠在窗口,看著窗外的綠色,放鬆身心。


十公裏的山路,對於走路來說很遠,可是,車從盤山路開回去,其實並不需要太久。


看到已然漸漸接近目的地,顏墨涵突然轉頭問傅語冰:“語冰,你和鄭哥是在談戀愛嗎?”


傅語冰被他問得一愣,隨即道:“怎麽這麽說?”


“我看到你們在高空斷橋下……”後麵的,他沒說。


“借位的。”傅語冰道:“為了鼓舞士氣,你沒看,還有男的找他kiss,其實都是借位,搞笑的。”


顏墨涵突然覺得周圍的光線亮堂了幾分,連空氣都是清新的。


“沒事,我就是問問。”他解釋:“禦辰讓我……”


傅語冰聽到這裏,拿出手機:“我看我哥最近是不是太閑了?”


她說著,打開了和傅禦辰聊天的界麵:“哥,你還是去找女朋友吧!別成天管我的事嘛,要不然我都覺得你是我爸了!”


顏墨涵心裏咯噔一響,完了,傅禦辰要找他了……


而她,是不是覺得他困擾到她了?


*作者的話:


禦辰這個豬隊友,讓墨涵崩潰了,哈哈哈


祝大家2018快樂!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