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43章 老公變老師,講台上捉了現行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43章老公變老師,講台上捉了現行


俞天熠家裏,有針灸的全套用具。


他帶著顧沫漓在客廳坐下,他將用具消了毒,道:“沫漓,你在沙發上躺好,把褲腿和袖子都挽起來。”


幸虧今天顧沫漓為了出去玩,褲腿也是運動裝,比較寬鬆。


她躺好,見他手裏拿著長長的銀針,不由有些緊張:“會不會疼啊?”


“可能會有點麻麻或者酸酸的感覺。”俞天熠道:“放鬆就好。”


“嗯。”顧沫漓點頭,咬唇。


不過事實證明,她的確是多慮了。


雖然針很長,可是紮入身體的確沒有痛感,隻是微微有酸脹感。


“還好?”俞天熠微笑看著她。


“嗯。”顧沫漓好奇道:“為什麽針紮過皮膚都不疼?”


“因為我技術好。”俞天熠挑眉。


顧沫漓失笑,誇道:“俞神醫,你好厲害啊!”


他完全沒有任何謙虛地點頭,在她旁邊坐下來:“停留一會兒,我再取針。”


她不能動,隻能躺著看他的側臉:“我好奇,你給別人紮針灸一般收費多少?”


“我不常給人紮針灸。”俞天熠道:“醜的不紮、髒的不紮、看不順眼的不紮……”


顧沫漓失笑:“哪有這麽挑剔的醫生?不救死扶傷了?”


俞天熠又揉了揉顧沫漓的頭發:“你以為演電視?古代那種不紮針灸就會死?”


顧沫漓不滿:“怎麽老揉亂我的發型啊?”


“因為揉著挺舒服的,像貓兒的毛。”俞天熠道。


“為什麽?”她看他,認真了些:“今天怎麽突然……”


他看著她的長發穿過他的指縫,思索片刻:“因為和你在一起挺開心的。”


這下,輪到她有些不知道該怎麽接。


俞天熠接著道:“還有,我從過年就被家裏催著相親,三姑六婆全都上我家來,還有我爸的學生、來巴結送禮的,都要給我介紹對象。”


顧沫漓笑:“然後呢?你見了嗎?”


“我逃走了。”俞天熠搖頭:“我過年幾天光是回答為什麽沒有女朋友、喜歡什麽樣的女孩已經把嘴皮磨出了繭子。所以我直接說我要出診,早早就開始上班。”


“為什麽不去見呢?沒準有好的呢?”顧沫漓故意調侃他。


他脫口而出:“因為我不想你給別人包餃子。”


頓時,房間裏靜了。


顧沫漓覺得紮針灸的地方更加酸麻了,她緩了緩,道:“我還給我姥姥包了。”


俞天熠聽了,唇角揚了揚。


正如他所說,他覺得和她在一起挺舒服的。


喜歡有多少?未來又怎麽樣?很多事情都是難以預料的,所以他還不如給彼此一個試試的機會。


說不定越來越好呢?


最關鍵的是,他剛才牽她手的時候,覺得真的挺好。


顧沫漓抬眼看著俞天熠唇角的笑意,正要跟著笑,卻又想起了那天……


那天,她雖然喝醉了,可是他抱著她、對她說的那些話她都還清楚地記得。


他說她喜歡一個女孩,從出生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


還哭著問,他那麽愛她,她為什麽不愛他。


她從未見過他失態,那是第一次。


那麽深刻的感情,怎麽可能突然就放下了?這不過才過去四個月而已。


怪不得,他說在一起挺開心,卻沒說喜歡,隻是因為,他對她的感覺根本不是喜歡罷了!


或許提出和她在一起,更多還因為打算找個人當相親的擋箭牌……


顧沫漓心頭湧起一陣酸脹,不過片刻後,又想著自己的初衷而調整了過來。


她問:“學長,可以了嗎?有點漲。”


俞天熠道:“再停留兩分鍾。”他心情愉悅,絲毫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給酒吧某喝醉的男士背黑鍋。


過了兩分鍾,他取了針,道:“晚上洗澡時候注意一下,最好是不要太淋水。”


“好。”顧沫漓起身,伸了個懶腰:“的確舒服多啦!那我回家啦!”


“嗯,我送你。”俞天熠拿起車鑰匙,和顧沫漓一起走出來。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電梯,電梯裏的鏡子很明亮,俞天熠看了二人幾眼,然後又將顧沫漓的手拉了起來。


兩人都沒說話,不過鏡子清晰明了地照亮了一切。


春天的風很舒服,夜晚也不堵車,到了顧沫漓的小區門口,俞天熠停下車:“早點睡,晚安。”


她也揮揮手:“晚安。”


說著,直起身子要轉身。


車裏,他道:“你過來,有個東西。”


她彎身探過去。


一隻擅長把脈的手伸出來,再次撥亂了她的發:“有難同當。”


她惱,他卻抽回手、升起了窗戶,隻覺得車裏還有她留下的清新味道,甜了夜晚。


*


天氣,越來越暖了,就連校園裏的桃花開過都又謝了。


賀梓凝午睡了一會兒,醒了才發現手機鬧鍾忘了設,離上課隻有十分鍾!


她連忙穿鞋背書包出了宿舍,一路狂趕。


這時,遇到下課回來的舒粵,見她飛奔,連忙停了車:“梓凝,哪個教室,我帶你去?”


還好有自行車,她到教室的時候,還有三分鍾才上課。


今天是管理技能的大課,在階梯教室,她到了的時候,同學們早就到了。


“梓凝,這裏!”齊皓又幫她占了座,老遠衝她揮手。


今天他可能也來晚了些,所以占的位置有些靠後。


賀梓凝走過去,衝齊皓說了聲‘謝謝’。


他解釋:“今天我打球忘了時間。”


“我也是忘了鬧鈴。”賀梓凝笑笑,坐下時候才發現,肖柏輝就在空位的另一邊。


班上同學都和她很友好,除了這個肖柏輝外。


可是每次大課都有好幾個班級,而且隻要有她的課程,每次教室都是爆滿,很多別的係的同學都來搶座,她沒有別的選擇,隻能坐下。


賀梓凝打開課本看了一下今天的內容,這時上課鈴聲也打響了。


她正在拿筆記本,卻突然覺得原本有些喧嘩的教室瞬間安靜,不由困惑地抬起了眼睛。


這麽一看,便傻眼了。


講台處,來了兩個人。


一個是他們管理技能課的潘老師,另一個,不是霍言深是誰?


霍言深一身西服,還打了深藍色領帶,站在講台上氣場十足,不像老師,倒是像最年輕的校長。


潘老師率先開口:“各位同學,今天我們很高興請到了霍氏集團的霍先生、作為客座教授來給大家講管理技能的實際應用!霍氏集團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吧?霍教授有多年集團管理經驗,碩士也學的是相關課程,今天機會難得,所以我們課後還專門留了十分鍾的提問時間。請各位同學認真互動!”


“好,現在我們一起,將課堂交給霍教授!”潘老師道。


一陣熱烈的掌聲。


賀梓凝隻是抬手比了比,心情那叫一個一言難盡。


話說,他今天早上不是說他要出差?原來出差就是突然襲擊來學校給他們講課?


賀梓凝環顧了一下自己座位四周,隻覺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話說,她平時上小課,同桌什麽的,真的是女生啊!隻是今天例外而已……


而同時,站在講台上的霍言深內心也是抓狂的!


他今天來,就是想給他家寶寶來個小驚喜。咳咳,當然也順便來查查號。


然而,他卻看到的卻是如此盛況……


教室裏人滿為患不說,他家寶寶周圍幾十個人,為什麽全是黑壓壓的一片雄性?!


她旁邊坐的,有個還是挺標致的小鮮肉!


那麽,她平時周圍也都是一群狼咯?


霍言深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好容易才抑製住狂飆的血壓。


他開口,聲音低沉磁性:“各位,我被聘為寧大客座教授,以後隻要有空,都會來給大家上管理和商業環境方麵的課程。”


下麵一片歡呼,賀梓凝仔細辨別了下,大部分是來自於女生。


而她旁邊,齊皓小聲問:“梓凝,這不是你老公嗎?”


賀梓凝點頭,捂著嘴:“是啊。”


“那太好啦!因為我聽說學校很重視客座教授授課的效果,最後他們的考核也會計入學分,你算是有福利啦!”


賀梓凝拿了書擋在自己的嘴.巴前,小聲道:“哪有,我其實有種小學生被開家長會的感覺。”


“你老公把你管這麽嚴?開後門也不行?”齊皓顯然誤解了賀梓凝的意思。


“糟了,他來了……”賀梓凝見霍言深竟然走了過來,頓時裝出一副可愛無辜的模樣,大眼睛看著他。


他在她前麵兩排的走廊上站定,然後對大家道:“不知各位同學對於管理者所需要的基本技能,有什麽理解?最好是舉實際的例子,比如管理危機如何解決等,我不喜歡照本宣科的理論。”


說罷,他看向齊皓:“這位男同學起來回答一下。”


齊皓在桌下偷偷地衝賀梓凝說了一聲‘糟了’,然後猛地起身,開口:“管理者應該具備認知、人際、技術技能。舉例就是……”


他有些緊張,這種問題平時似乎也能扯上幾句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被霍言深的眼神一掃,頓時就開始卡克,好半天也沒憋出來半句。


賀梓凝坐在齊皓身邊,求情也不是,不求情也不是。


而霍言深等了半分鍾沒有等到自己要的答案,於是轉頭,掠過賀梓凝,看向肖柏輝:“那請這位男生起來回答一下。”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