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37章 一念心動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37章一念心動


清茗山頂上,有個湖泊,從山腳往上,大概需要兩個多小時的路程。


眾人早就準備在山上烤肉喝粥,所以,幾個男人負責背鍋和烤架,而女孩子們幾乎都是空著手。


例外的是白念傾,她背了自己和賀梓凝的水,腳步還很是輕快。


而兩個小孩子難得出來爬山,所以,也不要大人牽著,歡歡喜喜手拉手往前走。


春天,空氣清新,山路兩旁的樹都抽出了嫩芽,時不時有小鳥飛過,發出嘰嘰喳喳的叫聲。


霍言深背了東西,雖然有點兒沉,不過他向來喜歡鍛煉,倒是根本不覺得累。


他牽著賀梓凝往前走,時不時,還拿出手機給賀梓凝拍照。


他們身後,夏君瀾拉著舒粵,時不時往霍言戈處看,可是,卻一直沒找到和霍言戈說話的機會。


這時,顧沫漓從包裏取出一個隨身音響,道:“要不我們來點兒音樂吧?大家想聽什麽樣的?”


“聽我漂亮媽咪的!”霍宸晞馬上道。


賀梓凝笑:“晞哥,你顧阿姨要是真放了我的歌,我就走不動了。”


“走不動就讓爸爸背啊!”霍宸晞道:“爸爸巴不得呢!”


霍言深聽了,目光灼灼地看向賀梓凝。


身後,霍言戈看到這一幕,快走了幾分,超過了霍言深。


最後,顧沫漓還是放了其他歌手的歌。一路上,大家說說笑笑,腳步輕快。


畢竟天氣已經不冷了,所以走了半個多小時,大家便有些熱了,於是,停下來在一片相對平緩的草地上休息。


不知聊到了什麽,傅禦辰突然問時衿言:“衿言,你們什麽時候要孩子?”


時衿言很自然地道:“我和慕槿商量過,打算再過兩個月就準備要,如果順利的話,明年上半年生。”


“還真準備了?”傅禦辰訝然:“這麽快!”


話說,他可是見證時衿言和顏慕槿那次‘閃婚’的人。


時衿言解釋:“fashion工作室現在一切都很穩定,慕槿那邊也不是很忙,趁她還小,早點生也好,恢複快,就好像梓凝嫂子一樣。”


傅禦辰聽到這裏,不由問:“慕槿,你已經準備好當媽媽了嗎?”


顏慕槿咬了咬唇,語氣有些不確定:“我應、可以、吧?”


說完,又看向時衿言:“衿言哥哥,你覺得呢?”


“肯定是不行。”時衿言道。


“啊?”顏慕槿泄氣。


“沒關係,我有經驗。”時衿言說著,捏了捏顏慕槿的臉:“你不是我從小養大的?嗯?現在隻是多養一個寶寶罷了,多一個多幾個都一樣。”


傅語冰不由衝旁邊的傅禦辰笑道:“哥,你看你開起的話題,最後受虐的還是你。”


傅禦辰鬱悶了,轉頭衝一旁的顧沫漓道:“不是一直讓我教你攝影嗎?行,現在我有空!”


顧沫漓笑:“好啊,師父不收費吧?”


“之前化妝造型不也沒收?”傅禦辰白她一眼:“走吧,拍風景去!”


“哦,好!”顧沫漓連忙起身。


而這時,聽到‘攝影’二字,夏君瀾將手機掏出來,然後,悄悄對著霍言戈偷拍了一張。


她心髒狂跳,做賊一樣將照片上傳備份,生怕丟了。


眾人休息夠了,繼續往前走,直到,來到了山頂。


視線驟然開闊,世界好像被掀開了另一道門,一抹青綠撞入視線。


“哇,好美!”賀梓凝覺得,整個身心都好像放空了。


男人們將背著的東西放下,拿了毯子出來,在地上鋪好。


而女孩子們便開始整理東西,打開烤架。


“這麽多木炭應該不夠。”鄭銘澤看了看準備的東西,然後道:“肯定還得撿些幹柴火才行,要不然烤不熟這麽多食材。”


“看來鄭哥沒少出來玩啊?”時衿言打趣道。


他在聯盟科技,自然也認識鄭銘澤。


“以前服兵役時候,經常上演野外自給自足。”鄭銘澤笑笑:“我們去周圍撿柴火吧!”


大家四散去撿幹樹枝,賀梓凝怕兩個小孩子摔倒,於是和顧沫漓一起陪孩子們玩。


白念傾向來都是行動派,見湖泊旁邊都是很細小的樹枝,於是直接就走遠了開始撿比較大的。


不知不覺,就撿了不少。


她抱著柴火往回走,見到霍言戈過來,衝他點了點頭。正要走過,手臂卻被人一拉,接著,被大力推倒在了地上。


耳畔,卻有重物落地的聲音。


白念傾一驚,撐著起身,手有些疼,卻沒有受傷。


而她起來之後才發現,她剛剛要往前走的地方有個深坑。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專門挖的,上麵還蓋了土和草,她抱著的柴火擋住了視線,根本沒有發覺。


“霍先生!”白念傾已然扔掉了手裏的柴火,衝到深坑邊:“我跳下來救你!”


深坑大概有兩米多,霍言戈掉下去時候是滾下去的,所以顯得裏麵更深。


他撐起來,發現手背被尖銳的東西劃傷了,汩汩冒血。


他連忙按住,抬頭衝著上麵的白念傾道:“不用,我自己上去。”


說著,他按了一會兒手背,勉強止了血,接著,抓住坑裏的凸起,猛地發力,撐著將手臂探出了深坑。


守在外麵的白念傾連忙伸手拉住了他。


她感覺自己的手臂快要脫臼,不過,兩人一起用力,霍言戈還是被拉了出來。


“霍先生,你的手流血了!”白念傾心頭自責不已:“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你了,我幫你包紮!”


“沒事,我再按一會兒就好。”霍言戈道。


“不行,不包紮好萬一不小心碰到怎麽辦?”白念傾道:“而且流了這麽多血,大家都會擔心你的。”


霍言戈一聽,心頭想著,別讓賀梓凝嚇到了,於是點頭:“好吧,你幫我問一下我哥有沒有紗布。”


“好,你在這裏休息等我!”白念傾說著,急匆匆往回跑。


沒過多久,她又回來了,隻是手裏多了一條毛巾、一個消毒棉球包和一把剪刀。


“沒有紗布,隻能用這個幹淨毛巾將就一下。”白念傾說著,蹲在地上,撕開了消毒棉球。


“我自己來。”霍言戈道。


說著,他拿了棉球,給傷口消毒。


白念傾就在他的旁邊,見他因為有些疼,微微蹙眉的模樣,心頭的自責更加泛濫。


“霍先生,實在對不起。”她低頭。


他卻已然消毒完,抬起了眸子,看向她,語氣淡淡的,好像清泉流過山石:“你覺得道歉有用嗎?”


白念傾一愣,以為霍言戈在生氣,頓時,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可是下一秒,他卻微微揚起唇角,恍若自嘲一般:“比這嚴重多了的受過,這個又算什麽?”


此刻,陽光恰好穿過樹枝落下來,打在他的臉上,臉上淡淡的表情、唇角微揚的弧度,所有的東西,都不及他眼底的碎影來得漂亮。


白念傾看得愣住,呆呆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行了,你可以包紮了。”霍言戈打破寧靜。


“哦,好!”白念傾連忙大聲道。


“你嗓門太大。”霍言戈蹙眉。


“不好意思!”白念傾連忙道歉,隻覺得剛才的感覺很奇怪,她不可抑製地被他的樣子吸引,所以,他突然出聲,她好像被抓了個現行。


按捺住加速的心跳,她快速將毛巾剪開,比好了寬度,這才給霍言戈纏.繞在了他的手背上。


一圈一圈,她有些不敢看他,直到最後打了個結,她才開口:“好了。”


“嗯。”霍言戈看了看,還好,把衛衣的袖子往下拉一些,勉強能夠遮住。


“霍先生,那你別拿柴火了,我來拿你剛才的就好。”白念傾說著,快速在地上撿起幹樹枝。


霍言戈應了一聲,低頭看向地上忙碌的女孩,輕嗤一聲:“小凝的保鏢怎麽像個猴子?”


他聲音很小,白念傾沒有聽到。


她抱起一大堆幹柴,直起身道:“霍先生,你剛剛說什麽?”


“猴子。”霍言戈說著,率先往前走。


“什麽猴子?”白念傾四處望:“哪裏有?”


“你。”霍言戈頭也不回。


白念傾頓時明白他在說她,她愣愣地低頭看了看自己。


他說她像猴子?哪裏像了?


可是,他已經走遠。


陽光落在他的頭頂,細碎的黑發上跳躍著漂亮的光影。


白念傾突然笑了,紅了耳根。


她緩了緩有些紛亂的心跳,這才快步往前,跟著霍言戈的步伐。


霍言戈剛從林子裏走出去,夏君瀾就跑過去:“霍先生,你沒找到幹樹枝嗎?”


“嗯。”霍言戈點頭,徑直去了湖邊,準備洗洗手。


他剛蹲下來,夏君瀾就驚呼一聲:“霍先生,你受傷了?”


說著,她連忙跑過去:“嚴不嚴重,要不要我幫忙?”


白念傾的腳步,驀然定住。


湖邊,夏君瀾臉上擔憂的表情再清晰不過。都是女孩子,雖然白念傾這方麵似乎開竅得晚了些,可是,她怎麽會不知道此刻夏君瀾為什麽會那麽緊張?


剛才因為一個綽號偷偷升起的喜悅蕩然無存,白念傾站在那裏看了幾秒,急急便轉了身。


她將幹柴放了下來,直起身拍手的時候,賀梓凝衝她笑:“念傾,你戰鬥力太強了吧?怎麽一個人拿了這麽多,也不怕把手磨壞。”


說著,賀梓凝拉起白念傾的手:“你看,掌心都有繭子了,你現在可是大學生,以後要注意保養雙手,漂漂亮亮的哦!”


“好。”白念傾點頭,心頭第一次湧起一陣類似自卑的情緒。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