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30章 情人節,就他單著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30章情人節,就他單著


同是情.人節,可是每人的過法還真不一樣。


當天傍晚,顏墨涵接到了顏慕槿打來的電話,說她和時衿言在美國挺好,問他在做什麽。


彼時,顏墨涵看了一眼自己麵前的書,道:“我在家看書,爸媽去了新開的一家旋轉餐廳約會了。”


顏慕槿一聽,就能想象到自己哥哥的可憐樣兒。


她扯了扯身旁的時衿言:“衿言哥哥,你快給我哥哥介紹個女朋友啊!”


時衿言拿過顏慕槿手裏的手機,衝顏墨涵道:“墨涵,禦辰最近心情不好,你給他打個電話,看看他在做什麽。如果他沒事,你們可以約出來玩玩,別成天都在公司或者家裏。”


顏墨涵本來也沒打算過什麽情.人節,可是聽了時衿言的話,的確也有些擔心傅禦辰,於是,便應了下來。


他看了看時間,現在傍晚七點,他拿起手機,給傅禦辰撥了過去。


響了七八聲,那邊才接聽,而且,似乎還有音樂聲傳來。


顏墨涵道:“禦辰,你在外麵?”


傅禦辰道:“嗯,我參加霍氏娛樂的活動,作為嘉賓之一。墨涵,有什麽事嗎?”


顏墨涵道:“沒事,隻是問你有沒有什麽安排,既然沒有……”


傅禦辰反應過來今天是什麽日子,突然想起顏墨涵必然是孤家寡人,於是,他開口道:“墨涵,你要不要過來一起參加?”


說完,又想到什麽,補充道:“需要女伴,正好我妹妹自己在家,你給她打個電話,把她約出來一起吧!”


顏墨涵本來要拒絕的,可又覺得傅語冰自己在家也蠻孤單的,於是,答應了聲好。


他掛了電話,給傅語冰打過去。


此刻,聯盟科技新成立的ai人工智能研究室,一片燈火通明,時不時有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


就在這時,鄭銘澤打開電源,他拍了一下巴掌,頓時,傅語冰麵前的燈亮了。


她不由驚喜:“成功了!”


鄭銘澤笑笑:“現在隻是聲控,一會兒再試試別的……”


今天,他從商場出來後,就去了實驗室。


雖然今天衝夜洛寒說了那些話,但是,鄭銘澤知道,那隻是故意氣那個男人而已。


而且,夜洛寒說得對,不論霍家是否承認這個婚姻,霍靜染都是已婚,他如果去追求已婚的女人,那無異於男小三。


他不屑於做這樣的事,可是之前見到霍靜染的照片就很喜歡。後來見到本人,也不知道為什麽,突然覺得好像被愛神砸中了一樣。


難得動心,別人竟然已婚。


鄭銘澤很遺憾,所以他故意說點兒話刺激夜洛寒。可是最後一個人冷靜下來想想,似乎又毫無意義。


要想讓心靈安靜下來,或許還是隻有做實驗了。


因此,他去了研究室。


而也是在去研究室的路上,鄭銘澤隨手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了傅語冰的一條轉發,還問了一個關於人工智能的問題。


所以,他專業地回答了。


兩人就那麽聊了起來,最後,傅語冰問他有沒有時間,正好有問題要請教。


於是,別人約會的情.人節裏,他們在實驗室研究得熱火朝天。


又過了一會兒,傅語冰正在嚐試用另一種傳感器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墨涵。”她一邊接電話,一邊還在看電路圖。


“語冰,你哥說,霍氏娛樂有個活動,讓我帶你參加。”顏墨涵道:“我去你家接你?”


“墨涵,我沒在家。”傅語冰解釋:“我和鄭哥在實驗室做傳感器實驗,你說的活動很重要嗎?”


“沒關係,不重要,你在忙那就算了。”顏墨涵道。


“哦好,那我掛了啊。”傅語冰著急修改一個參數,所以,說完就掛了電話。


顏墨涵聽到嘟嘟的聲音,愣了幾秒。


心頭,有種不鹹不淡的失落。


好像所有人都在忙,除了他。


不,他也挺忙。因為最近回來負責聯盟科技亞太區網路技術開發,他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


他的技術是過硬,可是,之前卻沒有涉及管理層麵。


他重新打開資料,開始研究總結。


可是,看了好半天卻不太看得進去。


他拿起手機隨手刷了一下微博,幾乎每條都提到了‘情.人節’。


這個原本和自己毫無關係的節日,這個過去從來都能忽略的節日,此刻卻變得有些紮眼。


他覺得煩躁。


單身這麽多年不是習慣了麽?為什麽此刻環視家裏,隻有他房間的燈光的時候,突然覺得有種深入骨髓的孤獨感?


他揉了揉太陽穴,強迫自己冷靜。


雖然冷靜了,可是依舊看不進去資料。


他不得已,隻好起身,拿了一件外套,去樓下跑步。


夜色濃鬱。


之前,霍言深和賀梓凝早早就說了晚上不回家,可是霍靜染之前沒有提,而是後來打了個電話說晚上不回來了。


霍家那邊以為她和鄭銘澤出去了,覺得兩人八字有了一撇,也不由開心。


第二天上午,霍靜染醒來,夜洛寒已經讓人準備了早餐。


兩人一起吃完,又膩歪了一會兒,這才一起返回市裏。


夜洛寒依舊還是打算將霍靜染送到家附近,看著她走再離開,可是,天算不如人算。


就在夜洛寒停下車的時候,霍戰毅從霍家老宅開車出來,被路邊的一幕吸引了目光。


隻見前麵路邊停著的車裏,走下來兩人。


男人幫女人圍好了圍巾,然後伸臂抱了抱她,似乎舍不得,又低頭親了幾口,這才依依不舍道別。


此刻天氣雖冷,可是日光通透,陽光落在轉身的女人身上,再清晰不過。


霍戰毅馬上讓司機停車。


他走下來,逆著光,一步步來到霍靜染和夜洛寒麵前。


兩人似乎也才發現他,眼底都是錯愕的神情,顯然很是被抓了個措手不及。


霍戰毅沒有說什麽,而是最後將冷沉的眸子落在夜洛寒身上。


夜洛寒抓住霍靜染的手,將她往身後帶。他擋在她麵前,衝霍戰毅道:“霍先生,您好。”


霍戰毅眯了眯眼睛:“夜洛寒,你是什麽時候和靜染在一起的?”


開門見山,沒有一絲含糊。


夜洛寒知道,早晚會麵對這一幕,不過,比他之前的計劃提早了些。


他深吸一口氣,坦白:“霍先生,我和小染昨天就在一起。不,應該是說,我們在一起很久了。”


霍戰毅冷沉的麵孔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他思慮片刻,開口:“既然到了霍家,這裏你也住了二十來年,那就隨我一起進去看看吧!”


霍靜染聽到這裏,怕夜洛寒被為難,於是往前一步:“大哥……”


夜洛寒握緊她的手:“小染,沒事,別擔心。”


霍戰毅淡淡地看了霍靜染一眼,然後,一語不發地率先上了車。


於是,兩輛車一起,駛向霍家。


“戰毅,怎麽又回來了?”黎美芝正說著,突然看到了霍戰毅身後的二人,頓時,眸子一沉。


此刻家裏,霍言深和賀梓凝還沒回來,夜洛寒心頭微沉,看來,一會兒估計是一麵倒的趨勢。


可是,任憑眾人將目光一直在他的手上掃,他也沒放開霍靜染的手。


無名指上,二人的鑽戒明亮灼目。


傭人們紛紛屏退,房間裏,隻剩下霍允南、霍戰毅兩代人。


霍允南坐在當中,看向霍靜染:“靜染啊,你糊塗啊!”


霍靜染低頭:“爸爸,對不起,我應該早點告訴你們的。”


“和小染沒關係,都是我主動找她的。”夜洛寒開口,麵對所有人:“之前宗佳玥的事情,我知道大家都很恨宗家。但是我姓夜,和他們都沒有關係!而且,我會對小染好的!”


“你對她好?”黎美芝難得生氣:“靜染能原諒你,我們可不能!她雖然備份上算是我小姑子,但是我從小看她長大,跟你之後,變成了什麽樣子?!”


“都是我的錯。”夜洛寒低頭:“所以,我會用餘生來彌補她,所以希望爸爸媽媽、哥哥嫂嫂能給我一次機會!”


“爸爸媽媽?”霍允南蹙眉:“我可不記得有你這麽個兒子!”


夜洛寒抬起無名指,露出鑽戒:“爸爸,我和小染結婚了!”


霍靜染一聽,整個人也有些擔憂,她看向夜洛寒,扯了扯他。


“小染,我們早晚也要坦白的。”夜洛寒說著,放開霍靜染,然後從口袋裏取出了結婚證。


霎時間,偌大的客廳裏安靜得落針可聞。


過了好幾秒,霍戰毅這才將結婚證接了過來。他看向上麵的內容,最後,視線落在結婚的日期上。


已經過去了幾個月。


心底的火驀然竄出,他將手裏的結婚證重重地砸在了夜洛寒身上。


夜洛寒沒有躲,生生受著。


霍靜染卻急了:“大哥,我們……”


“靜染,過來。”一直沒有開口的王淑雲對著霍靜染招手。


霍靜染躊躇:“媽……”


“靜染,你不過來我們就傷心了。”王淑雲眼底有受傷的情緒。


霍靜染隻好過去:“媽,你們別為難他……”


“是我逼著小染和我結婚的。”夜洛寒打斷了霍靜染的話:“之前我剛回來不久,看到小染,用她公司的事情,威脅她和我結婚!”


說罷,又看向霍靜染:“小染,你別說話,都交給我。”


“很好,竟然逼起我的女兒了!”霍允南很生氣:“這個婚我不同意,趁民政局還在上班,下午去把手續辦了!”


*作者的話:


呀,要棒打鴛鴦了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