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28章 不生老婆的氣,隻生外麵野草的氣!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28章不生老婆的氣,隻生外麵野草的氣!


霍靜染帶著鄭銘澤走進餐廳,兩人點了一些北方小吃。


環境很優雅,因為是情.人節,所以,店裏幾乎都是一男一女,時不時有笑聲傳來,氣氛很好。


服務員上了菜,霍靜染道:“鄭先生,你以前來過寧城這邊嗎?”


鄭銘澤搖頭:“真是第一次來,以前雖然計劃過,不過最終沒有成行。”


說罷,他問她:“你們後來全家經常都在美國,但我怎麽沒見過你?”


霍靜染笑了笑:“我一直都在寧城啊,有陣子身體不好,所以沒有去那邊。”


“哦,現在身體好些了嗎?”鄭銘澤道:“我在你家見過你以前的照片,你小時候還挺淘氣。”


霍靜染笑了:“小時候不懂事,而且我又是爸媽最小的女兒,所以有點……現在身體好多了,鄭先生,你是不是愛健身?我感覺你肩膀比一般人寬些?”


鄭銘澤點頭:“你不知道吧,我之前服兵役的時候,練過自由搏擊,很多白人都打不過我……”


“這麽厲害?”霍靜染笑道:“那你是文武全才了!”


兩人正聊得開心,這時,服務生過來,手裏還有一朵玫瑰。


她遞給鄭銘澤道:“先生,這是我們餐廳今天送給客人的花,您可以拿來送您的女朋友哦!”


鄭銘澤笑著點頭,服務生離開。


他拿著花,遞到霍靜染麵前:“霍小姐,送給你!祝你永遠青春漂亮!”


霍靜染正要拒絕,鄭銘澤就補充道:“就當是好朋友之間送花,收下吧,要不然服務生會笑我的!”


霍靜染隻好伸出手:“謝謝。”


然而,就在她伸手要從鄭銘澤手裏接過去的時候,斜地裏突然有一隻手,一把將花搶去了。


此刻,餐廳外被他帶來的冷風,才好似剛剛卷來。


夜洛寒被刺紮了一下,卻絲毫不覺得疼。


他目欲噴火地看向鄭銘澤,隻想將礙眼的男人撕碎!


他接到霍靜染發的位置,就匆匆趕來了。玻璃餐廳外,他看到鄭銘澤正對著霍靜染送花!


而且,霍靜染還伸手準備收了!


他不會生自家老婆的氣,隻能生外麵野草的氣!


“鄭先生,你把花送給有夫之婦,似乎有些違背你那所謂的紳士原則吧?”夜洛寒眯了眯眼睛。


“夜先生你可能誤會了。”鄭銘澤一點也不生氣:“你看,餐廳裏的小姐都有花,我隻是不想讓你的嬌.妻太引人注目而已。”


他這麽一說,霍靜染不由四處看去,隻見別的餐桌上,凡是女孩,身邊都有一朵玫瑰。


“鄭先生,不好意思。”霍靜染笑笑:“他就是愛吃醋啦!”


說著,推了推夜洛寒:“鄭先生沒別的意思的,他隻是說以後大家都是普通朋友。”


嗬嗬。


夜洛寒心頭冷笑,那天在洗手間,可不是這麽說的!鄭銘澤的假麵,也就是能騙騙霍靜染而已!


他開口,攬著霍靜染的肩,衝鄭銘澤道:“鄭先生,不怪我太敏.感,主要是之前不是沒遇見過類似的情況,但那些人全都知難而退了。剛才是個誤會就最好了,那說開了以後大家都是朋友,我和小染婚禮,到時候還請鄭先生賞光!”


鄭銘澤繼續微笑:“一定一定!”


說著,他起身:“我一會兒還有點事,兩位好好過節!失陪了!”


霍靜染道:“鄭先生,你一會兒去哪裏,我讓司機……”


“不用了,我打車就好。”鄭銘澤道:“這邊打車是在?”


“我帶你去。”夜洛寒道。


兩個男人一起走了出去。


出了霍靜染的視線,鄭銘澤便開口:“剛剛被刺紮的傷口別感染了。”


夜洛寒冷笑:“不用你操心。”


“怎麽,想說自然有人心疼?”鄭銘澤挑眉。


夜洛寒道:“你知道就好。”


說罷,他帶他來到路口,指了一下方向,道:“你國語說得這麽好,應該知道挖別人的牆角,特別是已婚人士的,叫小三吧?”


鄭銘澤也有了火氣:“已婚?霍家承認了再來給我說這個!今天,可是染染的親哥嫂讓我們出來約會的!”


染染?夜洛寒聽了七竅生煙!他從口袋裏取出紅本本:“鄭先生既然能夠取得博士學位,應該不至於是法盲吧?”


鄭銘澤抱著手臂,一臉不屑:“我隻知道,路邊到處都有300塊辦證的地方。”


而就在這時,出租車到了。


鄭銘澤拉開車門,鑽進去的時候,他衝夜洛寒道:“我今天送了染染一個情.人節禮物,她很喜歡,都笑了。”


說罷,揚了揚手機。


夜洛寒看到,鄭銘澤手機裏,有一張霍靜染的照片,顯然是偷拍的,而且是在家裏。


不過,那張照片裏,霍靜染笑得真得很甜。


他感覺全身細胞都在噴火,想揍人。


然而,出租車已經發動,鄭銘澤消失在視線。


夜洛寒吹了會兒涼風,這才往餐廳裏趕。


他想,他得冷靜,不能因為情緒,破壞掉他和霍靜染重新在一起後的第一個情人節。


更不能讓男小三得逞!


雖然不相信宗佳玥的話,但是今天一早,他還是專門去醫院全麵檢查了身體。


有一些報告要幾天後才能出來,不過,夜洛寒自覺這麽些年,身體一直不錯,所以,本能地相信宗佳玥的話不過隻是無稽之談。


他走回到餐廳,突然想起什麽,一轉眸,便看到有人在商場裏賣花。


於是,夜洛寒過去,買了一束香水百合和紅色玫瑰,這才進了餐廳。


霍靜染等了有好幾分鍾了,抬眼,撅了撅嘴道:“怎麽這麽半天?”


夜洛寒這才將背在身後的花遞到了她的麵前:“小染,情.人節快樂!”


霍靜染接過去,笑了:“怎麽想到給我買花?”


“以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你不也很喜歡花?”夜洛寒在她對麵坐下來,看到鄭銘澤的餐盤就不爽,於是道:“小染,還想吃什麽嗎?還是我們去別的地方逛逛?”


霍靜染本來也沒餓,於是道:“要不我們結賬?”


“好。”夜洛寒和她結賬離開,直接開車去了霍城時代莊園酒店。


霍靜染自然是來過這邊的,見狀,不由問道:“言深知道我們在這裏嗎?”


夜洛寒點頭:“他和梓凝一會兒也會來。”


“啊?”霍靜染訝異:“他怎麽不告訴我。”


“給你一個驚喜。”夜洛寒將車停在了停車場,拉著霍靜染在莊園裏散步。


因為這邊人不多,所以,之前的積雪還沒有融化。而且,有的冰棱倒掛在樹上,陽光裏,折射出斑駁的光。


夜洛寒帶著霍靜染往山裏走,怕她冷了,又給她裹了一層厚厚的圍巾。


她被他包得像個蠶寶寶,隻露出一雙眼睛和秀挺的鼻子。


走著走著,前麵的雪越來越深了,而且,視線裏還出現了一個索道。


“這裏還能滑雪?”霍靜染驚訝。


“剛修的滑雪場,還沒有正式對外開放。”夜洛寒道:“不過,我們可以先玩。”


“我還是上學時候玩過,都不太敢玩了。”霍靜染犯怵。


“我帶你。”夜洛寒說著,走到山腳索道的地方,找工作人員要了兩幅墨鏡。


他們一起上了山頂,那邊,有早就準備好的滑雪板。


夜洛寒幫霍靜染先穿上,然後自己也穿好了,拿著滑雪杖道:“小染,還記得技巧嗎,重心放低,稍微前傾……”


他給她解釋了一番,然後道:“我們先試試?”


霍靜染點頭,有些緊張,也有些期待。


兩人一起站好,然後,用滑雪杖輕輕往前撥了一下。


因為他們所處的是比較緩的坡道,所以,開始速度還很慢。


不過,隨著下行,速度變快,霍靜染就開始緊張起來。


一緊張,頓時就有些把握不好平衡,她驚呼:“我要摔了怎麽辦?”


夜洛寒道:“小染不怕,如果穩不住,就往後坐。”


下一秒,霍靜染坐在了地上,抬眼衝著他無奈地笑。


他連忙停下,將她拉起來,重新穿好滑雪板,再繼續……


因為霍靜染畢竟還有些基礎,慢慢便真找回了感覺。


到了後來,她也能在初級滑道上很順利地滑動了。


兩人於是又一起到了中級那邊,繼續練習。


慢慢地,太陽開始往下沉,夜洛寒見霍靜染累了,於是帶她去休息站那邊喝水。


他遞給她一杯熱奶茶讓她抱著,道:“小染,我去高級道那邊玩會兒,你在山下等我?”


她眨眼:“你什麽時候都能滑高級道了?”


他笑:“之前和你分開的那幾年,生活太枯燥,練了很多東西。”


如果他提早知道,那十年是她用光明換給他的,或許……


他收起傷感,揉了揉霍靜染的臉。


她咬唇:“那我在山腳下看你滑。”


“好。”夜洛寒說著,拿了滑雪板,還從工作人員手裏,拿了一大袋子東西。


霍靜染好奇:“裏麵裝的什麽?”


“你很快就會知道。”他故作神秘,坐纜車去了高級道。


霍靜染看到夜洛寒的背影慢慢變成小黑點,最後到了頂端。


坡道很高很長,她有些緊張,不由抱緊了手裏的奶茶杯。


他開始往下滑,卻不是直線,而是帶著弧度。


隨著他的下滑,雪地裏有什麽東西一點點亮起,陽光裏,折射出炫目的光。


霍靜染的心,一下子跳得有些劇烈。


*作者的話:


大家知道這次情人節都有誰落單了吧?明天繼續哦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