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26章 紮針灸不用脫衣服吧?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26章紮針灸不用脫衣服吧?


他想過去餐廳的,可是看到蛋糕有些大,兩人肯定吃不完。


如果在家吃,今天吃不完明天正好當早餐,他就不用叫外賣了。


嗯,他還是有點懶,他這麽想著,於是問道:“你昨天定的蛋糕?”


顧沫漓搖頭,輕描淡寫:“我自己買材料做的。”


俞天熠吃驚了:“連蛋糕你都會做?”


顧沫漓笑了一下:“我會的東西可多了,這隻是一部分而已。”以後,你會慢慢知道。


她說著,拉開車門坐上去,俞天熠開車,不多時便到了他家。


進了屋,俞天熠才想起來什麽:“我們晚上就隻吃蛋糕?要不要我再點點兒外賣的蔬菜和炒菜?”


才想起來?他果然,除了看診很厲害以外,生活貌似不能自理……顧沫漓笑了:“還吃雲吞。”


說罷,她放好了蛋糕,打開另一個餃餡兒袋子:“我包。”


俞天熠有些不好意思了:“你是客人,哪能讓你什麽都做?”


“你是壽星,壽星最大!”顧沫漓道:“很簡單的,一會兒就好,你去忙吧!”


說著,她將他從廚房推了出去。


俞天熠隻好出去,走進書房。


他覺得,或許他的智慧更適合看書。


於是,顧沫漓開始和麵包雲吞。同時,也弄了一些麵條,準備做雲吞麵。


畢竟,今天俞天熠是壽星,應該吃點兒長壽麵的。


俞天熠家樓層比較高,透過落地窗,能看到很多明滅的燈火。不經意的一瞥,顧沫漓有些恍惚。


今年,父母又不能回來了,所以她過年又是和姥姥一起過。


父母讓她過去,可是她想著姥姥年紀大了,一個人在家不放心,所以,決定還是留在寧城。


俞天熠在書房裏看書,看到一半,覺得自己心安理得等吃有些不好,所以起身去廚房看能不能幫上什麽忙。


走到門口,便看到包得漂亮的雲吞正整齊地排在菜板上,而顧沫漓手裏拿著一坨麵,正看著窗外發呆。


她或許想什麽入了神,沒發現他走到了這裏,依舊保持著原本的動作。


這一刻,他突然覺得他好像不太了解這個認識了多年的姑娘。


不,應該是說,除了知道她的學校、現在做的工作,其餘的,似乎一無所知。


他往前走了兩步,她似乎察覺到了腳步聲,她轉頭,看到他,立即從剛剛的情緒裏醒來,衝他笑了:“學長,等一下就好了。”


說罷,好像無事人一樣,將手裏最後一坨麵拉成了麵條,然後,去一旁燒水準備下鍋。


“你是不是經常自己做飯?”俞天熠問完,卻又想到之前顧沫漓說,她給姥姥做飯的事,於是,改口問:“你爸爸媽媽呢?”


他問完,又覺得自己逾越了。


不過顧沫漓卻很自然地回答:“我爸媽太忙,不常回家的,這次過年他們都不回來。”


“那你大年三十和春節……”俞天熠道。


“都和姥姥過。”顧沫漓燒了水,抬眼:“習慣了。”


一句話,令俞天熠覺得顧沫漓有些可憐,他動了動唇,不知道說什麽好。


她卻很輕鬆地問:“那你呢,你過年和你家人過嗎?”


“我爸去開學術研討會了,後天才回來,我媽和他一起。”俞天熠道:“我們過年就在寧城。”


“挺好的,你們全家團聚。”顧沫漓見水燒開了,於是先下雲吞,雲吞差不多了再下麵。


之後,兩人都沒再繼續過年這個話題,而是聊起了年後幾號上班的事。


很快全都熟了,顧沫漓盛了兩晚,正要端,俞天熠連忙過去了。


他終於發現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將兩晚雲吞麵端到了餐廳。


兩人就像老朋友一樣,一邊隨口聊著,一邊吃。


俞天熠發現,顧沫漓做飯很好吃,雖然味道不重,但是這樣清新的感覺,讓他覺得有種小時候家的味道。


他長大後,隨著父親名氣越來越大,母親也很少做飯了。家裏開始請的是廚師,後來他大學畢業後自己買了房,經常都是在外麵吃或者叫的外賣。


像這樣在家吃家常菜的時刻,似乎很少。


他將一大碗雲吞麵全吃光了,抬起眼睛,見顧沫漓還有一半。


“你吃飯真快!”她笑笑。


“是你做得好吃。”他很自然地回應。


“是嗎?”顧沫漓說著,放下筷子:“那你先跟我過去看看。”


說罷,她帶著他來到冰箱前,拉開:“我給你包了一些,放在了冷凍室,你回頭早上可以煮點兒吃。如果沒有了,告訴我,我改天再帶點兒給你。”


冰箱裏,雲吞整整齊齊放著,餡兒很大,飽滿多汁的模樣。


他因為探頭過去,所以,他們離得很近。她關冰箱轉頭過去的時候,恰好撞在了他的胸口上。


俞天熠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點頭:“好。”


說完,他覺得喉嚨有些幹,又道:“你給我包餃子,我該怎麽回報你?”


顧沫漓一笑:“聽說看你的診很難約,你不但免費給我看,還送我藥,這就當做是回報。”


她的話剛說完,她的手腕就被俞天熠捉住了。


他似乎真的聽了一會兒,然後放開:“比之前好些了,氣血還稍微有些不通暢,如果紮針灸的話,會好很多。我改天給你紮針灸吧!”


他覺得,他這人不喜歡欠別人人情,要還,還是用自己最擅長的來還。


“好。”顧沫漓點頭,卻又突然想起來什麽,問:“紮針灸不用脫衣服吧?”


俞天熠看著她,回答:“用。”


顧沫漓:“……”


氣氛徒然曖.昧,尤其是此刻兩人距離這麽近。


俞天熠反應過來,後退了兩步。


顧沫漓得到釋放,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吃還沒吃完的雲吞麵。


“因為紮針灸需要無菌,如果穿過衣服,針可能會被汙染。”俞天熠很專業地解釋:“但是如果是紮四肢的話,把四肢露出來就好。”


顧沫漓很想問他,那他要給她紮的,屬於哪一種。可是,最後想想還是沒問。


“你還吃得下蛋糕嗎?”顧沫漓吃完雲吞麵後道。


“休息一會兒再吃。”俞天熠說完,突然想到他應該安排點兒娛樂活動,於是道:“沫漓,你都有什麽愛好?”


她抬眼:“喝酒。”


故意的。


俞天熠蹙眉。


顧沫漓笑了:“開玩笑啦,其實我喜歡的東西挺多的,最愛的就是吃和睡,我想當一隻懶豬。”


“但是我看你挺勤快的。”俞天熠說罷,提議:“看電影嗎?我家裏有家庭影院,去年搬家時候別人送的。”


“好啊。”顧沫漓點頭:“你愛看的不會是人體解剖學吧?我可不敢看。”


“網路上有不少,你來選。”俞天熠說著,開了播放器和投影儀。


顧沫漓選了一部美國的聖誕節愛情電影,道:“這個行嗎?”


“好。”


電影開始,兩人坐在沙發上,很靜,沒什麽互動。


而這部電影,卻是夠浪漫,尤其是,電影男女主重逢卻不能在一起的時候,顧沫漓也不由被染上了幾分傷感。


她轉頭,看旁邊的俞天熠似乎也在認真看著劇情,她心頭一動,想起那天的事。


他估計是在思念他那個求而不得的女孩吧?雖然坐在他旁邊的是她,可是,住在他心裏的卻是另一個女人。


顧沫漓心頭湧起一陣類似煩悶的情緒,靠在沙發背上,想起一句話。


或許,你對他再好,你也隻是他吃飯時,唇角沾著的米粒。而他得不到的那個,卻是他床頭永遠的白月光。


她想,她要想成功,可能需要在過年之後,從他生活裏消失一段時間才行了。


欲擒故縱,她不是不會玩。


電影逐漸接近尾聲,不過還好男女主終於結束了誤會,以一場曠世之吻,徹底定格了結局。


顧沫漓的思緒轉了千百轉,卻不知,旁邊的俞天熠卻是隻想了一個問題。


找女朋友,倒是是麻煩還是不麻煩?


他是個怕麻煩的人,覺得一個人最瀟灑,不會為了吃什麽和看什麽而爭吵、不用刻意去討好別人哄別人開心、最關鍵的是,他發現自己其實是個比較悶的人,似乎不會和女孩子相處。


想到這裏,他不由看了一眼旁邊的顧沫漓。她好像還行?不屬於那種麻煩的女生?


她不知他所想,衝他揚起笑容:“晚飯消化得差不多了,我們吃蛋糕吧!”


“好。”他才剛答應,她就起身去冰箱裏將蛋糕拿了出來。


“許個願吧!”她插上蠟燭,上麵兩個數字:2和8。


俞天熠雖然覺得是小女生才玩的遊戲,還是照做了。


他許願的時候,原本想說,希望這次課題能拿金獎,可是又覺得,自己那麽優秀,怎麽可能拿不到金獎?!


於是,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時,他驀然改了願望。他在心裏說,希望能找個不麻煩的女朋友。


他比較懶,所以希望這個女朋友能順利變成他的妻子,再過幾十年,變成他的老伴,最後一起嘎嘣。


嗯,嘎嘣的時候也不要麻煩,最好兩人一起突然就駕鶴西去了,不用在醫院受折磨,子孫後代還能隻跑一趟火葬場。


*作者的話:


大家覺得俞神醫的願望能順利實現麽?


微信公眾號‘慕寒小說’今天9點半放他和沫漓合影哈~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