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16章 寶寶,你的爸爸不要我們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16章寶寶,你的爸爸不要我們了


“怎麽說偏題了?”傅語冰反應過來:“墨涵,我去看我哥了。”


說著,她掛了電話,來到了傅禦辰的房門口。


“誰?”傅禦辰此刻已經喝了大半瓶了。


“哥,是我。”傅語冰聽出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傅禦辰開了門,語氣有些慵懶:“沒睡?”


“還挺早的啊!”傅語冰走過去坐下:“一瓶太多,我幫你喝點吧!”


“你好好學習就行。”傅禦辰笑笑,自己喝自己的。


“哥!”傅語冰一把將杯子奪過去:“至於嗎?!”


傅禦辰蹙眉,不過隨即一笑:“語冰,真的至於。”


說完,他確實也不喝了,而是靠在沙發椅背上:“我雖然以前愛玩,但是這次……算了,你或許感覺不到!”


“我知道。”傅語冰開口,打斷他。


傅禦辰看向她:“你喜歡過誰嗎?”從小以來,他印象裏的妹妹就懂事又不愛玩,喜歡一個人看書,很靜。


長大後,她也有自己的目標和方向,步步計劃,可謂是很規矩也很有目標的女生。但是,似乎從未見過她關注過什麽男人……


傅語冰聽他這麽問,微微恍惚。


一直以來,其實家人都愛在他們兄妹倆麵前誇時衿言。特別是大人們開玩笑,還說爭取把時衿言搶來當女婿。


或許大人們話裏有玩笑也有認真,但是,孩子聽多了還真上了心。


漸漸地,傅語冰開始習慣性悄悄注意時衿言。而他,一直以來都那麽優秀,雖然比她小一歲,但是,卻從來都成熟懂事,事事考慮周全。


有了這樣的一個人在身邊,怎麽可能沒有半點兒動心?


她想,她情竇初開的時候,的的確確是暗戀過他好一陣子的。


隻是,一次無意間的邂逅,徹底粉碎了她從不言語的心思。


記得那時候她上高二,他跳級已然和她同級,而顏慕槿那會兒才剛上初中。


她那天正好去初中部,就看到了他也在。


記得當時突然下雨,她沒帶傘,正躊躇著距離不算遠,要不要衝去對麵的教學樓,就看到時衿言拉著顏慕槿的手,從那邊跑過來。


兩人頂著時衿言的外套,顏慕槿幾乎都被時衿言護在懷裏,衝到了她這邊的屋簷下。


接著,時衿言將外套上的水抖落,轉頭去看他身邊的女孩。


當時傅語冰距離他們有二十多米,聽不清他們說了什麽。


總之,她看到,時衿言抬手理了理顏慕槿的頭發,然後,捏了一下她的臉蛋。


似乎覺得好玩,又捏了一把。


她笑著衝他撒嬌,他那會兒個子已經竄到了一米八,高了她很多。


所以,低頭去吻她臉頰的時候,似乎頗為費力。


時衿言親了顏慕槿一個,她抬頭衝他笑得很甜,然後兩人一起去教學樓裏了……


那時候,傅語冰看到屋簷上的積水滴滴答答往下落,落在地麵上,濺起一朵朵的水花,她當時就在想,看來,她的夢該醒了。


第二天正是期中考試,她第一次考砸。


而之後,她努力學習,完全不靠家裏,獲得了全獎出國的資格……


一直到了時衿言和顏慕槿婚禮,她聽到他說那番話的時候,她才恍然想起,曾經躲雨的那個屋簷下,有兩個人,還有她從未言語過的心。


“哥,我記不得了。”傅語冰拿起傅禦辰放在茶幾上的酒杯喝了一口:“以前喜歡過,不過,時間是最好的良藥,現在已經找不到感覺了。”


傅禦辰顯然沒料到自家妹妹似乎也有過一段情傷,他坐直身子,抱了抱傅語冰。


“真沒事。”傅語冰衝他笑笑:“看到了嗎?我的現在,就是你的未來。你總會走出來,這世界上沒有誰離不開誰!”


“我妹現在越來越高深了啊?不知道都以為你是我姐了!”傅禦辰覺得心情好了很多,他將手臂搭在傅語冰肩上:“現在有沒有看上誰?告訴哥,哥打暈了給你杠回來!”


傅語冰見他終於能開玩笑了,於是順著他道:“好啊,如果需要你出手,我一定告訴你!”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傅語冰回了房間,而傅禦辰拿起了手機,猶豫了下,將宗佳玥的所有聯係方式全都刪了個幹淨。


當天,注定是個不眠夜。


霍言深到了香港後開機,收到了很多條消息。


原本早已部署在西班牙塞利維亞的手下全部出動,將宗佳玥之前去過的那家醫院包圍,最後,鎖定了一個特護病房……


而此刻,宗佳玥在葡萄牙那座海濱酒店的陽台上,正靜靜看著遠處的大海。


她的手落在小腹上,甚至到了此刻都有些不敢相信那裏竟然孕育著一個小小的生命。


十年前父親剛死不久,聽說霍靜染有了夜洛寒的孩子,她心裏憤恨,第一反應就是做掉這個孩子。


於是,找了手下吩咐下去,根本不帶一絲猶豫。


可是此刻,明明傅禦辰電話裏態度冷漠,她為什麽突然下不去手了?


一想到要把它弄掉,她心裏就好像刀割般難受。


這時,涼風吹來,她打了個噴嚏,突然覺得好冷。


不,她現在有寶寶,不能生病!


宗佳玥連忙回到房間裏,蓋好被子,強迫自己入睡。


可是,輾轉反側,她的腦海裏全是零碎的片段。


有當初傅禦辰抱著她親.吻的畫麵,有他對她說的那些暖心的語言,也有剛剛電話裏冷漠的回應……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直到,一道鈴聲響起——


“大小姐,西班牙那邊的人全部被抓了,那位病人也給救走了!”


宗佳玥的臉色,霎時間褪為慘白。


“大小姐?”對方沒有等來她的回答,又道:“現在葡萄牙這邊就隻有我們兩個,我們趕緊走,趁他們沒有找到之前……”


“嗯,走吧。”她恍惚地答應了一聲:“你先走,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大小姐,再晚怕來不及了。”籌劃十年,最後在身邊的,還是父親當初的司機。


“沒事,我有分寸。”宗佳玥堅持道:“我脫身後,會和你聯係的。”


“好吧!”


掛了電話,宗佳玥拿起剪刀剪短了自己的頭發,將皮膚化妝黑了些,然後快速拿了自己所有的證件,提著包,從房間出來。


夜色很濃,除了大堂還亮著燈,其他地方都是漆黑。


她刻意從大堂出來,卻沒有離開酒店,而是去了酒店門口的一處死角。


她不知道為什麽這麽做,或許,隻是想要看看,傅禦辰會不會將她打電話的事,告訴霍言深吧!


時間慢慢過去,她的心一點一點複蘇,可是,就在她即將離開的時候,卻看到了好幾個人。


路燈下,那幾個人的袖口上那個徽章再熟悉不過,那是霍言深的人……


她跌坐在地上,看著他們走進大堂,淚水滂沱。


他告訴霍言深了,明知道她被抓住可能會死,也告訴霍言深了……


她的手覆上小腹,喃喃地低語:“寶寶,你的爸爸不要我們了,都是我當初做的壞事,他不會要我們了……”


一.夜,她無家可歸,也不敢住旅館,冷得不知道怎麽過來的。


而看到天明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一次聽霍言深說過的話。


霍言深說,賀梓凝當初懷孕了被學校開除、被簡家趕出來,無家可歸的時候,曾經連天橋下麵都待過。


他說,這些都是他造成的,會用一輩子來彌補她。


而此刻,宗佳玥坐在牆邊,看著天色一點一點亮起來,突然在想,這是老天給她的懲罰嗎?將那些被她害過的人受到過的痛苦,一件一件還給她!


手腳都有些麻木,她緩了很久才能動,她努力撐著起來。


因為是自己胡亂剪短的,所以此刻頭發亂糟糟的,被風一吹,就更像是雞窩。


她自嘲一笑,也好,這樣就不會被發現了!


幸好她包裏還有現金,她走到鎮子裏買了點東西吃,然後,找了個當地人,準備在當地租一個房間,先暫時住下來。


她想好了,她要把寶寶生下來!


而塞利維亞那邊,戚雪玲已經坐上了霍言深準備的直升飛機,飛往馬德裏。


那邊,醫療飛機已經安排好,能夠直接帶她回寧城。


當晚,霍言深並沒有告訴賀梓凝這件事,所以,第二天賀梓凝起床,還帶了顧沫漓去片場。


她拍戲,顧沫漓參觀。


一切塵埃落定還是在寧城的下午五點。


戚雪玲被送到了霍氏集團旗下的醫院,和賀耀宏的病房僅僅一牆之隔。


因為戚雪玲現在情況比賀耀宏差不少,所以剛剛回來,她還在昏迷中,需要進行24小時的監護,不允許探望。


所以,直到霍言深從香港出差回來,他才告訴賀梓凝,她的媽媽救回來了。


當時,霍言深隻是輕描淡寫道:“寶寶,我派人把咱媽接回來了,就在霍氏的醫院,現在情況剛剛穩定,我們帶著晞晞過去看她?”


賀梓凝一愣,本來以為霍言深說的是他的母親,卻又覺得不可能啊。


他母親怎麽會在醫院?


她訥訥地看著他:“言深,你說的,是我媽媽?”


霍言深微笑地看著她,語氣很是自然:“之前不是答應過你,一定會平安救咱媽回來,一家團聚?”


*作者的話:


梓凝終於全家團聚啦!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