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10章 撩男神的正確方式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10章撩男神的正確方式


當晚,氣氛熱烈,幾個喝酒的男人酒量都不錯。當然,除了不敢喝的顏墨涵。


女孩子這邊,顧沫漓也喝了不少,不過是果酒,倒是隻是喝得臉頰有些發紅,眼睛亮晶晶的。


她站在柔和的暖光燈下,來個一個自拍,還有幾張大合影,發到了朋友圈。


配字為:“隆冬天,bbq和17°果酒更配哦!”


她剛發上去,就有不少評論。


然後,突然有個點讚,竟然是俞天熠。


貌似,她過去發朋友圈,他從來不點讚也不評論的。


即使,她有時候其實根本就是單獨發給他看的,因為分組裏隻有他一個。


而此刻,俞天熠倒是沒看顧沫漓的照片,而是將目光落在了顏墨涵身上。


他微微挑眉,這不是那天酒吧裏那個男人?原來他們真是朋友?


不過,他沒有多想,點完讚後,就將手機放在了一邊。


然而,過了一會兒,俞天熠的手機裏出現了一個回複。


他打開看,卻是賀梓凝在評論顧沫漓:“美妞,喝多了吧?就在朕這裏安寢吧!”


俞天熠蹙眉,心想,怎麽又喝多了?看來,之前那個酒吧的鑽石卡就是這麽來的?


她根本不是記憶裏沒有多少存在感的乖乖女孩?


他放了手機,繼續看書。


隻是,過了半小時,手機響了。


見是顧沫漓打過來的,他滑了接聽。


“學長。”隔著手機,似乎都能感覺到顧沫漓那端的悠悠酒香:“我是不是把鑰匙忘在你那裏了?”她說話有些含糊不清。


“你沒來過我這裏,怎麽會在我這邊?”俞天熠道。


“哦,那我弄錯了,上次你說在你那裏,我以為這次也在……”顧沫漓顯然是醉了,才會說這樣的糊話。


“所以,你又無家可歸了?”俞天熠問。


“我找找在哪裏。”顧沫漓傻笑:“學長,我掛了哈。”


“要我幫忙嗎?”俞天熠問完,突然又有些後悔。


他過些天要做一個課題,最近正是忙的時候。


“好啊,學長,你最好了!”顧沫漓道。


俞天熠腸子都悔青了:“把你的位置發給我。”


“哦。”顧沫漓道:“怎麽發啊?”


“醉得連這個都不會了?”俞天熠深呼吸,平息情緒:“讓你朋友教你。”


“好。”她答應著,也不掛電話。


俞天熠把電話掛了。


足足等了十分鍾,顧沫漓才將位置發過去。


俞天熠放下書,穿上外套拿了鑰匙就出了門。


而此刻,顧沫漓衝賀梓凝擊掌:“成功了!”


“哎,我們會不會有點壞啊?”賀梓凝又有些猶豫。剛剛那個評論,也是她配合顧沫漓發出的。


“誰讓他欺騙我!”顧沫漓將最後一口果酒喝下去,氣勢磅礴:“梓凝,等我的好消息吧!”


“晚上注意別被占便宜啊!”賀梓凝叮囑。


二十多分鍾後,顧沫漓接到電話,在賀梓凝的攙扶下到了別墅門口。


俞天熠下車,先是衝賀梓凝打了個招呼,接著,看向顧沫漓:“鑰匙找不到了?”


賀梓凝裝作剛知道,連忙道:“啊,沫漓,你找不到鑰匙?那要不在我家住?雖然今天人多,不過我和言深可以睡沙發……”


“沒事,我帶她走吧!”俞天熠感歎:“反正不是第一次撿人了。”


“學長,你不穿白大褂的時候也一樣帥!”一旁,顧沫漓醉酒,語出驚人。


俞天熠:“……”


他從賀梓凝手裏將顧沫漓接過去,打橫抱起,道:“她給你們添麻煩了!”


嗯,這怎麽有種她是他的自家人的感覺?賀梓凝替顧沫漓竊喜,揮手衝二人告別。


上了車,顧沫漓坐著不動,俞天熠隻好彎身給她係好安全帶。


他離她很近,近到她都能看到他的皮膚,幹幹淨淨,沒有毛孔和半點兒瑕疵,簡直比女人還要好。


顧沫漓不爽,哼,一個男人皮膚那麽好做什麽?太氣人!他整個人的存在都是用來氣她的!


不過,所謂出來混,遲早都要還,她就不信沒有讓他還她的一天!


路上很安靜,俞天熠隻是看了一眼顧沫漓,見她似乎也沒有要吐的趨勢,也就放了心。


為了讓她在路上睡著不搗亂,他還打開了車載音響,放了很舒緩的鋼琴曲。


果然,很快,顧沫漓靠著窗,就閉了眼。


俞天熠看了一眼中控led上顯示的‘莫紮特’三個字,心頭為那位偉大的鋼琴家默哀。


多少年後,這位音樂天才的曲子,竟然成了催眠曲……


他不指望她找鑰匙,所以直接帶她去了他家。


將她從車裏抱出來的時候,她醒了:“學長,這是哪裏?”


“我家。”他沒好氣。


“收不收日租費?”她腦洞大開。


“不收。”他白了她一樣:“你上次來不是也沒收?!”


“哦,謝謝,反正我也沒打算給。”她一句話出來,成功地噎死了他。


到了樓上,顧沫漓就好像沒有來過一樣,參觀了一下,接著,搖搖晃晃走到了書房的鋼琴前。


在他疑惑的目光裏,她打開琴蓋,閉上眼睛。


又睡了?俞天熠疑惑。


可是,閉著眼睛的顧沫漓卻抬起手,然後,開始彈奏。


纖細的手指在琴鍵上優雅飛舞,一首莫紮特的《小夜曲》便從她的指尖流瀉出來。


他微怔,卻見她一直閉著眼睛,完全沉醉其中的模樣。


她臉頰緋紅,顯然是酒喝多了,可是,即使醉了還能彈得這麽好,必然是練了多年。


他不由好奇,她不是從小和姥姥相依為命嗎?還有錢和精力學鋼琴?


彈完一曲,顧沫漓繼續彈別的名曲。


俞天熠叫了她幾聲,她好像都沒聽到。


於是,他隻得放棄,走到辦公桌前,繼續看他的書。


他發現,在琴聲裏,他的效率好像比之前的高,很多新學的理論,竟然一次就記住了,還能舉一反三。


因此,他補足了之前因為接她而耽誤的時間差。


直到他完成通篇下來,才發現,她好像睡著了一會兒了。


將她抱去了臥室,俞天熠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顧沫漓剝得隻剩貼身打底秋衣和秋褲。


嗯,反正紮針灸的病人什麽都沒穿他都見過,有什麽?


再說了,他有強迫症,受不了睡覺穿太多,別人穿多了,他也想管。


他說服自己,將她的衣服放好,關了臥室的門。


第二天,俞天熠醒來的時候,發現房間裏有飄香出來。


他穿好衣服出來,來到廚房,便見著顧沫漓正在忙著。


聽到動靜,她轉頭,眼底隻有一片清明,衝他微笑:“學長早!餓了吧,我隨便做點兒,你吃了再去上班吧!”


“嗯。”他點頭,見她竟然這麽神采奕奕,心想,是不是最近她堅持吃了他開的中藥的緣故?


很快,早餐做好,顧沫漓端上來,衝他道:“隨便做點兒,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上次,她是真的宿醉,所以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吃的是俞天熠點的外賣。


此刻,顧沫漓將煎得十分漂亮的雞蛋遞過去:“沒放鹽,我更喜歡本味。”


俞天熠嚐了嚐,嗬,看不出來麵前的年輕女孩還挺有手藝,味道很好,所有的火候也都恰到好處。


他本著吃人嘴軟不欠誰的原則,勸道:“沫漓,少量飲酒對健康沒有害處,但是你總是這樣喝醉,對身體不好,我學醫的,最不能接受病人自己把很好的身體拖垮。”


“學長,那我以後不喝了,做個好人。”顧沫漓也不解釋自己根本隻喝醉過兩次,就這麽兩次。


“嗯。”俞天熠喝著粥:“做飯手藝不錯!”


“在家裏時候,都是我負責做飯給姥姥吃。”顧沫漓問道:“學長,你愛吃什麽口味?”


“偏辣的。”俞天熠道。雖然他是學中醫的,可是,的確不愛清淡的啊!


“嗯,我好姐妹也喜歡。”顧沫漓微笑道,心裏卻在琢磨,看來,下次可以送俞天熠一瓶她親手做的辣醬了。


那樣,他每次吃,都能想起她吧?有的東西不需要操之過急,來點兒心理暗示,關鍵時候能起到不一樣的效果!


一頓飯,在有一句沒一句的平淡聊天中結束,顧沫漓起身:“我去洗碗。”


“我來吧,哪有客人洗碗的?”他開口。


“好吧,那我先走了,我們公司9點上班。”顧沫漓道。


“我洗了碗送你。”俞天熠想著,他得感謝她,第一次早晨起床有現成的早餐。


“沒事啦,我公司和你的小院是兩個方向。”顧沫漓去拿包:“我去坐地鐵啦,學長,真的感謝你!還有,我保證以後都聽你的話,不喝酒了!”


早晨落地窗打進來的陽光裏,她笑得很甜,衝他揮手,光屑在她柔.軟的頭發上跳舞。


“拜拜!”她說著,蹦蹦跳跳跑到門口,拉開門,走了。


俞天熠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來。


當時,許久不曾聯係的她在微信評論了一下他的朋友圈,問他最近怎麽樣。


他那天正為了一個難題而頭疼,見到她發來的評論,隨手回了一句消息:“過段時間回國,請你吃飯。”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直到,她和賀梓凝到他的小院,將他的謊言抓了個實,他都沒有半點兒內疚和自責。


可是,剛剛吃了她一頓早餐,突然有點兒內疚了?


她對他有意思,他老早就看出來的。可是,他對她沒有什麽想法,而且他這人隨性,高興了回複一句,忙了連‘嗯’都懶得發一下。


至於那個短信,他為什麽會提‘回國’之類的話,他現在連想都想不起來了……


*作者的話:


大家知道俞神醫為什麽騙沫漓了吧,他就是隨口一說,然而再加上墨涵弄的烏龍,他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看沫漓回頭怎麽撩他吧!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