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08章 別的什麽都可以,唯獨老婆不能讓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08章別的什麽都可以,唯獨老婆不能讓


霍靜染身子一僵,夾得夜洛寒隻覺得一緊。


他差點悶哼出聲,不過還是死死控製住。


又聽時衿言道:“沒有啊,你這麽一說,我好想好半天沒見他了?”


霍言深道:“靜染好像也不在?夜洛寒帶走她了?”


“要不打個電話?”時衿言道。


“嗯。”霍言深拿手機。


霍靜染嚇得一驚,她的手機在衣服裏,此刻,貌似躺在地上……


夜洛寒顯然也是愣了一下,隨即,壓低聲音:“你的手機在哪裏?”


“衣服口袋……”霍靜染想死的心都有了。


“別怕。”夜洛寒說著,從她身體裏出來,將她放在儲物櫃上,然後彎身去撿衣服、摸手機。


可就在這時,霍言深的電話已經打通了。


衣服裏傳來振動,音樂聲則是從一開始的極為微弱,到慢慢放大。


儲物櫃上,霍靜染猛地睜大眼睛,完全不知道該怎麽辦。


好在,地上,夜洛寒通過振動摸到了手機,不知道按了一個什麽,總之手機沒響了。而因為時衿言在搬東西,有動靜聲,所以二人沒聽到手機響。


時間仿佛突然放慢了腳步,許久才過了半分鍾。


外麵,霍言深道:“沒人接。”


“那打夜哥的?”時衿言道。


“嗯。”霍言深又打了過去。


這下子,夜洛寒提前有準備,將手機關了靜音。


“也沒人接。”霍言深蹙眉:“我去外麵看看監控。”


房子門口有監控,所以,如果兩人離開了,他就會知道。


“嗯。”時衿言點頭:“我拿酒上去。”


接著,腳步聲遠去,儲藏室恢複了平靜。


經過這麽一個打斷,似乎也無法繼續進行下去了。


夜洛寒起身,將霍靜染抱在懷裏:“小染,跟我回家。”


她不吭聲。


他將手臂收得更緊:“明天就搬到我那邊去,乖。”


她扭動了一下身子:“我不去。”


“如果你不去,我就告訴霍言深,我們結婚了。”夜洛寒的話明明是威脅,可是,語調卻很輕:“反正,除非弄死我,否則我不會離婚的!”


“你真是瘋子!”她生氣。


“小染,我以前也不知道,自己骨子裏竟然這麽瘋狂!”夜洛寒稍微錯開身子,低頭凝視著她:“我沒救了,也不想誰來救我。”


她歎息:“你不是說不逼我嗎?怎麽才幾天,就馬上用這件事來威脅我?”


“小染,你嫁了一個這樣的老公,這輩子都沒得改了!”夜洛寒耍無賴:“反正我就這麽壞,這輩子就賴定你了!”


霍靜染睜大眼睛,仿佛第一次認識這樣的夜洛寒。


他卻意識到她應該是在他的威脅下屈從了,於是,心生愉悅,低頭去輕輕地吻她。


隻是,他又低估了她對他的影響力。這麽一吻,頓時又刹不住車。


他再次進去,想要將他深深地嵌入她的身體。


他沙啞著嗓子道:“小染,你看我們都連在一起了,你還不承認我是你老公?”


說著,他還故意往裏抵了抵,又轉了一下。


她懊惱,閉上眼睛不理他。


他卻看到她嬌俏的麵孔,忍不住,一邊動,一邊輕輕吻起來。


不管怎樣,反正她是他的,誰也別想奪走!


夜洛寒結束的時候,霍言深那邊已經早查看了監控了。


他幾乎都能猜到必然是發生了什麽,可是,這畢竟是霍靜染自己的事,他還是不能過分幹預。


地下室,夜洛寒幫霍靜染理好衣服,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她要甩開:“你放開我,我不想讓人看到!”


“我不放!”夜洛寒道:“要不然我就告訴大家我們已婚!”


似乎,這倒成了他的擋箭牌?!霍靜染生氣,站住不走了。


夜洛寒轉過身一把將她打橫抱起:“是不是剛剛太累了,腿軟?”


說著,他不顧她掙紮,真就那麽把她抱上了樓。


一瞬間,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霍靜染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可是夜洛寒卻十分開心。


他走過去,將她放在椅子上,然後溫柔地衝她道:“小染,想吃什麽,我幫你烤?”


“我不餓。”霍靜染別開臉。


“我知道你最愛吃烤金針菇,我現在就去拿。”夜洛寒說著,還在大庭廣眾下親了霍靜染一口。


賀梓凝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不由笑了,等夜洛寒走了,她這才湊過去道:“靜染,你剛剛的樣子好像撒嬌啊!”


“我哪有?”霍靜染鬱悶了,不會大家都覺得她在撒嬌吧?


不過,話說她之前的淡定,為什麽碰到了夜洛寒就完全不起作用了?


這人一會兒裝可憐、一會兒直接搶人、一會兒還死纏爛打,簡直想要點兒自由都沒有!


“沒有啦,別擔心,大家不會笑你的!”賀梓凝指著正在幹活的夜洛寒道:“你看,做飯給女人吃的男人多帥!”


賀梓凝的話剛說完,就感覺自己被一隻手臂拉住了。


霍言深將她的臉扳過來:“你老公我才帥,不許看別的男人!”


賀梓凝:“……”


今天在場的男人多,所以幾乎都是男同胞在當烤肉師傅。


女孩子們坐在一旁有時幫幫忙、有時刷刷微博和朋友圈。


不過,賀梓凝作為女主人,還是要親自上陣的。


她喜歡扇貝,所以拿了一些過來,放了調料,就要擺上烤架。


一旁,霍言戈接過去:“你別被燙著了,我來就好!”


“嗯,謝謝!”賀梓凝遞過去。


她遞一個,霍言戈放一個。分工合作,很快便都擺放好了。


“烤好我叫你。”霍言戈說著,挑了挑炭火。


“小心!”剛剛那麽一挑,就有火星子飛起來,賀梓凝連忙拉開霍言戈。


隻是,有一粒細小的火星飛起,落到了他額前垂下來的發絲上。


霍言戈連忙伸手,將火星捏滅。


“沒事吧?”賀梓凝道。


“沒事,這樣的火星都不燙。”霍言戈道:“你幫我看看頭發是不是被燒焦了?”


“嗯。”賀梓凝踮起腳尖。


霍言戈故意彎低了身子,方便她看。


距離近了,他清晰地看到她眼底正印著他的影子,漂亮到致命。


而且,她身上有淡淡的香味兒,一點一點,侵蝕他的嗅覺。


她微微張著唇,很仔細地看有沒有發絲被燒了,殷紅飽.滿的唇.瓣好像有磁石一般,牢牢地吸引著他的目光。


霍言戈心跳加速,喉結滾了好幾下,屏住呼吸。


天哪,他好想吻她!


而就在這時,前方落下一道陰影,瞬間打消掉了霍言戈所有旖旎的幻想。


賀梓凝則是感覺到後領口一緊,然後,就被人當成了物品提了起來,放到了一旁。


她愣住,抬眼。


霍言深俯視她:“老婆,你太矮,一邊待著!”


賀梓凝眨眼,他嫌棄她矮了?


霍言深沒再解釋什麽,而是看向霍言戈:“要看什麽,哥幫你看?!”


霍言戈一下子醒悟起來,他怎麽忘了,他對賀梓凝的心思,霍言深根本早就已經知道了。


過去,他還能裝作是小叔子和嫂子的相處,可是現在……


這麽一個念頭,霍言戈就出了一身冷汗。


他抬起眼睛,看著霍言深眸底的隱忍,心頭也是說不出的複雜。


“哥。”霍言戈帶著霍言深走到了僻靜處。


此刻,在天台頂上,有冷風呼呼地吹來,他感覺到風好似刺入肺腑,帶來灼燒般的疼痛。


難以割舍的情緒令霍言戈好半天才能發出聲音:“對不起。”


霍言深看著霍言戈此刻的表情,心頭更加確定自己弟弟對賀梓凝的感情有多深。可是,這世界上財富、地位,都可以讓,唯獨不能的,就是感情和枕邊人。


他問他:“什麽時候開始的?”


霍言戈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們真的需要一次坦誠。


於是,他看著遠方道:“很多年了,第一次見她,還是當初我們全家一起去賀家。我自己出來迷路了,遇到了四歲的她,是她帶我去賀家的。那時候,她的名字還叫簡安安。”


霍言深一驚,他想過霍言戈可能是高中之後見過賀梓凝,卻沒料到,竟然那麽早……


“之後,我去遊樂場,又遇見過她。”霍言戈道:“但是,這些原本都可能忘了的,直到,我上高三時候,去她的學校,正好見到她們迎新會,她在台上唱歌……”


“之後,我經常去聽,有意無意,幾乎她那時候所有的歌,都聽過。”霍言戈繼續道:“還有那張她和喬南之的合影,也是我當時偷拍的。”


霍言深聽了,心頭湧起強烈的嫉妒。


她那些他從不曾參與的過往,有別的男人,一直默默地守護著、參與著、至今眷念著。


他甚至都不知道賀梓凝上學時候是什麽樣子、坐在課堂上認真聽課是什麽樣子、她那會兒很小,說話又是什麽聲音……


兩人之間,陷入了徹底的沉默。


直到許久,霍言戈才開口:“你之前一直問我都不願意說的,關於七年半以前的事情,也是因為她。”


霍言深得到了霍言戈親口的證實,身子晃了晃。


“哥,對不起。”霍言戈說到這裏,喉嚨有些哽咽:“我不知道該怎麽辦,當初我真的不想傷害你的,對不起……現在,我也隻是和她說說話就好,我什麽都沒做,你別生氣……”


*作者的話:


恭喜霸氣夜少上線,這才符合你的一貫作風嘛!


呀,深哥終於找弟弟談心了~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