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07章 想去相親,除非我死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07章想去相親,除非我死了!


霍靜染心頭一沉,他怎麽聽到了?


不過,似乎,也沒關係吧,反正,她已經對他說得很清楚了。


雖然她並非真的去相親,畢竟她現在的婚姻狀態還是已婚,而且,她不能生寶寶,也不想耽誤人家優秀的男人。


但是,霍靜染卻故意道:“是啊,家裏給介紹的。”


夜洛寒確切地從霍靜染的口中聽到了這樣的話,心頓時被撕裂成了碎片。


他的眸子緊鎖住她,語氣很輕,卻帶著難以言喻的壓抑和沉痛:“小染,你去相親了,那我呢?”


“我該怎麽辦?”他看著她,唇角勾起破碎的弧度。


她很少看到他這個樣子,霍靜染有些喘不過氣來,可是,想到了他小腹上的紋身,突然又覺得有些可笑:“當初,以為我再不回來了,你那十年不也過來了?還照樣挺滋潤的、有了自己的公司、買了像樣的別墅……現在,怎麽又不可以了呢?”


他往前一步,抬手將她的發絲別到耳後:“那十年,我是靠著對你的誤會和恨支撐下來的。你知道嗎,即使以為你背叛,可是,每一次的跨年許願,我都還是瘋了一樣許願,希望你回到我的身邊!”


她被他的情緒感染,可是,身體還是本能地有些排斥這樣的氣場影響,於是,霍靜染後退了幾步,身子抵到了落地窗邊。


“小染,你知道我這些年,往返美國的機票疊起來有多厚嗎?”夜洛寒一步步往前,手比了一下厚度:“那些登機牌的存根,我全部都留著!幾乎每個月都會去一次,就是想能不能遇見你!”


她驚呀,可是隨即又釋然,他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麽用?


他們之間,不僅僅是那個紋身的過往,更多的是家族仇恨。


他身上留了一半宗家的血,宗家父女做的那些事情,想要顛覆整個霍家的事情,怎麽可能被霍家原諒?


她即使不恨他了,可是霍家哪個人不恨?


他的親妹妹害她失去骨肉、從此難以生育;他的親生父親曾經放火,想要殺死霍言深霍言戈兄弟。


這些事情,怎麽能釋懷?!


她甚至都在想,如果她說了她和夜洛寒結婚了,恐怕,霍家那邊都會有誰將對宗家的恨發泄到夜洛寒身上、偷偷弄死他都可能!


她怎麽能和他在一起?


“你都說是以前了,那就這樣吧!”霍靜染道:“我放下了,你也學會放下。其實還有很多年輕漂亮的女孩,你……”


“還有別的女孩關我什麽事?!”夜洛寒胸口起伏,受傷的怒火灼傷了眼睛:“我他媽就隻要你一個!”


男人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心愛的女人竟然將他往別的女人身上推!


“你——”霍靜染見他好像真生氣了,似乎,又暴露了他的本性,頓時有些犯怵:“你怎麽就這麽死腦筋?!”


“我就是死腦筋!”夜洛寒眸底跳動著熊熊火光:“霍靜染,我忍不了了!你要敢去和別人相親,相一個我弄死一個!”


他這些天,都小心翼翼給她空間,盡量不去逼她。


可是,他發現,他越給空間,她似乎離他越遠。


到了現在,竟然勸他和別人在一起,她還敢去見別的男人!


“夜——”霍靜染話還沒說完,夜洛寒就猛地一把將她拉入懷中箍得死緊,接著,帶著怒火的吻便這麽印了下來。


她大驚,他們還在客廳,雖然是角落,但是隨時都會有人來!


她用力掙紮,又踢又踹,直到,踹到夜洛寒之前受過傷的地方,他痛得僵了一下,她才用力將他掀開了半米。


可是,夜洛寒又馬上貼了過來,如墨般的眸子凝視著她,語氣依舊是那麽不客氣:“小染,反正這輩子你要離開我,想都別想!你一輩子都隻能做我的妻子!想要找別人,除非我死了!”


她胸口起伏,也紅著眼睛瞪他。


他繼續,勾著唇:“我十年前沒死、追殺令沒死,將來,也不可能輕易死!我會活得長長久久,隻要我在一天,你就得在我身邊!誰也別想把我們分開!”


似乎是發瘋的氣話,似乎,又格外動人。


霍靜染看著夜洛寒,許久沒說話。


兩人僵持。


直到,有腳步聲從樓上傳來,越來越近。


霍靜染正要推開夜洛寒,他卻彎身一把將她抱起來,大步往一處走。


“你幹什麽,快放下我!”霍靜染掙紮。


“你可以叫得更大聲點!”夜洛寒威脅道。


她果然不敢說話,直到,他將她帶去了地下室。


“你——”霍靜染見夜洛寒推開門,頓時慌了:“夜洛寒,你別這樣……”


“小染。”他突然停下來,語氣軟了幾分,帶著發泄後的脆弱:“你離開我,我會活不下去的,真的……”


她一愣,他卻趁機開了門,抱著她進去,徑直走到了最裏。


接著,他毫不掩飾欲.望,直接將她抵在一個儲物櫃前,低頭就吻了下來。


她幾乎都能猜到他要做什麽,心頭簡直被他嚇到。


畢竟,這是霍言深家,雖然在地下室,可是,萬一有人來呢?萬一霍言深來找她呢?


可是,男女力量懸殊令霍靜染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她的掙紮在他麵前不過隻是小孩子抓撓的遊戲,他根本不怕疼,也不管不顧,直接就剝掉了她的衣服。


驟然一涼,她身子輕顫,他馬上覆上來,將她壓.在了儲物櫃上。


感官全都被他侵蝕,心頭有害怕、有懊惱,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直到,他扣緊她的腰往上托,然後,堅.硬便那麽深深地抵進了她的柔.軟裏。


有片刻的停頓,夜洛寒這才開始繼續攻擊。


他的滿腦子都是她要去相親的事,讓他根本無法思考,隻想宣誓主權、和她抵死纏.綿!


所以,他衝撞得有些沒有章法,突然的一個撞擊甚至讓她痛呼出聲。


她瞬間的冷汗,讓他一下子反應過來,不由心頭一緊,柔聲道:“小染,是不是弄疼你了?”


她恨,伸手去打他,拳頭落在他的胸膛上,好像棉花落在水裏,連水花都不起。


目光,無意間卻瞥見了夜洛寒那個紋身,頓時,霍靜染心頭一陣委屈,紅了眼眶。


她什麽都不要了、不愛不恨了,為什麽他還是不放手?


她已經30了,早就過了那樣衝動的年紀,更不可能為了誰,而和整個家族決裂!


可是,他明明改了幾天,怎麽還要逼她呢?


想到這裏,淚水在眼眶打了個圈,然後,倏的一下滾落了下來。


夜洛寒在剛才太過用力之後,已經改得比較溫柔了,就在他正在尋找她的點的時候,腹部卻突然被濕意印了一下。


他低頭看向霍靜染的臉,便看到了她睫毛和臉頰上掛著的淚珠。


夜洛寒一下子慌了:“小染,是不是疼?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她看著他眸底的緊張,幾乎脫口而出:“夜洛寒,你明明可以離開我的!你六年前,不是還和一個嫩模同.居過嗎?要不是她不願意給你生孩子,你們不都結婚了!以前你可以,現在怎麽就不願意放手了?!”


“什麽嫩模?什麽同.居?”夜洛寒蹙眉,滿是不解:“小染,你說什麽?我怎麽聽不懂?”


霍靜染冷笑:“跨年音樂會,我遇見一個女人,她說,那你們六年前同.居過,她都知道你小腹上的紋身!那個地方,沒有上過床,怎麽可能知道?!”


她越說越煩躁,抬腿,就要推開他。


夜洛寒卻抱緊她,抵得更深,腦子裏開始回憶,六年前……


“我知道了!”他一下子反應過來,連忙解釋:“小染,我和她沒什麽!當初,我的確以為你背叛我了,我想要報複,找了這麽個女人。但是,最後我們什麽都沒發生,因為,我受不了除了你以外別的女人!至於什麽同.居,根本沒有!你可以問我的助理和管家,而且,我也可以發誓!”


說著,他連忙道:“如果我有和別的女人發生過親密關係,那麽,詛咒我不得善終!”


她信了,可是……


霍靜染別開臉。


夜洛寒低頭吻她:“小染,我的身心都隻屬於你一個……”


氣氛徒然曖.昧起來,夜洛寒將霍靜染的腿放到了他的肩上。


他一邊攻擊她最敏.感的地方,一邊拖住她的後腦勺俯身吻她:“小染,我愛你。”


怪不得他們在島上的時候,她好像心裏有有些鬆動了,而他回來之後,她卻……


夜洛寒找到了原因,吻得更加纏.綿蝕骨。


他們的身體彼此太熟悉,因此,在他的刻意進攻下,她的身子越來越軟,漸漸地,化成了水,要不是竭力控製,一定會嚶嚀出聲。


而就在這時,有動靜傳來。


似乎有人打開了儲藏室的門,然後,對話聲響起:“先拿一箱上去吧?”是時衿言的聲音。


“嗯,喝完了再繼續。”霍言深道:“夜洛寒酒量不錯,估計他一個人就能喝四五瓶……對了,衿言,你看見他了嗎?”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