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202章 除了他,別的男人都不行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202章除了他,別的男人都不行


喬南之趕到的時候,簡安安剛剛被送進手術室。


門口,簡母見到他,立即撲了過來:“南之……”


喬南之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情況怎麽樣?”


“醫生說留了好多血,還沒脫離危險期。”簡母抱住喬南之的手臂:“南之,求你,一會兒如果安安醒來,你千萬不要對她說刺激性的話!”


“我知道。”喬南之低頭看向自己的手臂:“您能先放開嗎?”


簡母悻悻然放開他,坐在一旁抹眼淚。


一旁,簡父在走廊上來回走著,眉頭皺成一個‘川’字。


“喬先生,劇組那邊問,女主的事情……”特助在喬南之耳畔低聲問道。


“先拍其他人的鏡頭。”喬南之道。


原本,他之所以要和簡安安製造訂婚話題,不過是為了給電影造勢。


而一切,都會按照最初計劃,在電影開拍前突然換角,這樣又能給電影掀起又一波熱度。


但是,如今簡安安幼年受侵犯事情曝光,如果換人,就顯得喬氏不近人情了。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直到,手術室的燈一變,大門打開。


“哪位是病人家屬?”醫生走出來道:“病人送來還算及時,已經脫離危險期,手術很順利。不過有些感染,需要轉移特護病房。”


“我是,我是!”簡父簡母連忙過去。


很快,簡安安被推了出來,還昏迷著,緊閉雙目,臉色蒼白如紙。


她被轉移到了特護病房,眾人跟著走了進去。


“家屬不宜過多。”醫生道:“兩名陪床就行,各位看……”


簡母連忙看向喬南之。


他思慮片刻:“我留下來吧。”


簡母眼睛一亮,連忙衝老伴道:“老簡,你快去問問醫生,安安醒來都需要吃點什麽營養品,你出去準備一下。”


人走之後,病房裏霎時安靜下來。


喬南之看了一眼簡安安,心頭隻覺得被什麽東西纏.繞,有些喘不過氣。


的確,他是恨她的,自從恢複記憶,都恨。


但是,似乎她這麽久以來,過得也不好。


一直以來,她都好似藤蔓,要麽緊緊纏著他、要不找賀梓凝麻煩,誰也別想好過。


可是,現在似乎真的到了攤牌的那一刻了,喬南之深吸一口氣,做了一個決定。


麻藥藥效逐漸消失,在輸了200毫升血漿後,簡安安睫毛輕顫,睜開了眼睛。


簡母見狀,先是一喜,接著,便拉住簡安安的手道:“安安,你怎麽這麽傻?你死了還有什麽?你看,南之來看你了!一聽說你出事,他就馬上趕過來,守了你幾個小時!”


說著,她鬆開女兒,快步出去:“我去叫一下醫生。”


實際,卻給二人留下了空間。


喬南之走到床邊,靜靜看著簡安安。


她卻在看了他一眼後,馬上轉過頭:“南之,你別看我了,你肯定覺得我髒,對不起……”


他靜默幾秒,淡淡開口:“沒有。”


她辨別不出他是安慰還是什麽,隻是搖頭,眼淚不停落下:“是那個人、那個惡毒的人,她怎麽能公布出來……”


“誰?”喬南之捕捉到信息。


“一個人,之前用視頻威脅我,讓我給他發你和賀梓凝的合影。”簡安安哆嗦道:“我都給他了,為什麽還是不放過我?那段過去,這麽多年,我打算忘了、忘了的……”


竟然和賀梓凝有關?喬南之想了想,覺得似乎該找賀梓凝談談。


簡安安見他不說話,以為他在怪她,頓時,心頭一急:“南之,對不起,我不該受她威脅,但是,我好害怕,那個時候,我才十歲……”


他抿了抿唇:“當初的事,你為什麽不告訴你的家人?”


“那個禽.獸不讓我說,說如果我說了,就會把我關在他家裏,天天……”簡安安眼底都是驚恐:“還說要殺我全家,我害怕……”


他無力地閉上眼睛:“安安,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一個女孩,那麽小的時候遇到這樣的事情,心理收到的傷害,肯定很深。但是,你不該害梓凝的……”


“南之,你知道嗎,為什麽我恨她?”簡安安紅著眼睛:“我和她從小就抱錯了,這些,原本是她應該承受的,卻成了我來承受!她在我家開開心心的時候,想過我正為她承受這些嗎?!”


“所以,她並不知情,你不是說了嗎?”喬南之不想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


他深吸一口氣:“《早春》的女主位置,你是否還能勝任?”


簡安安其實昨天就已經明白,他根本就是要突然換掉她。而今天早上視頻出來的那一刻,她失去愛人、失去事業,再被爆出當年的不堪,不知怎麽,就想到了死。


可是此刻……


她抬眼,不敢相信:“南之,你願意……”


“如果你想要演,那就盡快好起來。”喬南之道:“否則,你知道的,劇組不等人。”


“南之,我會努力快點好起來!”簡安安眼底慢慢迸發生機:“你是不是對我……”


“我一直都想知道,你對我的執著,是不是因為梓凝?”喬南之眯了眯眼睛:“因為你恨她,所以,搶了她的男朋友,會覺得很有成就感?”


她看著他眸底的探究,有刹那的恍惚。


“南之,你以為,我喜歡你,隻是因為你是我和她競爭後的戰利品?”簡安安笑,眸底有破碎的琉璃:“因為,你是我的光啊!”


“我十歲的時候,那次從那個禽.獸老師的辦公室出來,一個人躲在天台上哭。是你走過來,遞給我一張手絹,你說,女孩子還是笑起來才好看。”簡安安抬頭看著他:“我當時笑不出來,但是你給我講了一個笑話,還真讓我笑了。”


喬南之微微思索,似乎根本想不起竟然有這樣的過往。隻是記得,要小學畢業了,他有陣子愛去天台上背書。


“那是我那段黑暗過往裏唯一的光明。”簡安安凝視著他道。


不過很快,他就畢業了,她再沒見過他。直到,好幾年後,她在學校再次遇到,而他,已經是賀梓凝的男朋友。


那時候,他根本不記得幾年前曾經安慰過她。而她,卻一眼就認出了他。


自此,執念生根發芽,再也無法磨滅。


病房裏,安靜了好半天。直到喬南之給簡安安蓋好被子,道:“你好好休息,我還需要處理公司的事。”


“南之,我們能在一起嗎?”簡安安死死鎖住他的背影:“求你別離開我……”


他頓住了腳步:“好好養傷,劇組那邊不能拖。”


她心情忐忑,可是,此刻卻明白,她,不能死了。


喬南之從病房出來,馬上給賀梓凝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她似乎根本沒存他的號,所以,語氣有些客套:“你好。”


“梓凝,是我。”喬南之道:“有時間出來聊聊嗎?”


賀梓凝此刻正在片場,她問道:“有什麽事嗎?我正在拍戲,恐怕沒時間。”


“我想說的事比較複雜。”喬南之道:“你放心,不是感情上的,你在哪裏拍戲,我過去找你?”


“我在霍氏影視城。”賀梓凝道:“我們下午6點半結束。”


“好,我馬上過去,到了給你電話。”喬南之道。


這部為賀梓凝量身打造的電影,幾乎也是按照時間順序拍攝。


從七年前、賀梓凝還是學生開始。


上午時候,已經拍完了訂婚禮那場戲;下午,則是男女主之間閣樓上的激.情戲。


賀梓凝看劇本的時候,早就知道有這麽一段。而昨天晚上,她為了溫習劇本,還專門在床頭背了台詞。


畢竟,雖然是根據她經曆的改編,但是,內容多少還是有些出入的。


隻是她記得,昨晚霍言深好像還瞥過一眼劇本,似乎沒說什麽?


這時,導演叫她準備,要開始拍閣樓那段戲份了。


她心頭微沉,從劇本上來看,又是接吻又是床戲的,霍言深這次不吃醋了?


說實在的,有些忐忑。


一般他吃醋後的後果,就是她三天下不了床。


她微微躊躇,還是拿著劇本衝導演道:“王導,這個吻應該是借位吧?床戲到什麽尺度?是直接拉燈,鏡頭轉換就算好麽?”


“梓凝啊,這個吻肯定不能借位,否則會達不到那樣的效果的!你想啊,女主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強吻,心裏感覺是怎樣,你應該很清楚的。”王導寬慰:“你放心,有替身演員和你一起演,不要有壓力!”


賀梓凝納悶了,替身演員有什麽用,難道替身是女人?


恐怕,也很難找出個長得像男主的女人來女扮男裝吧?


她甩了甩腦袋,心想著要不要給霍言深報告一下,以求原諒。


可是,她剛打過去,他馬上就給掛了,回複了一個字:“忙。”


呃,那就不怪她了,不是她的錯……


賀梓凝硬著頭皮來到拍攝場地,那個閣樓。


開始,都是她自己的戲份,洗完澡後出來,發呆。


“好,現在拍男女主互動鏡頭。”導演道:“替身準備。”


賀梓凝的心提到了嗓眼,突然很是排斥。


話說,她被霍言深傳染了潔癖,貌似除了他,別的男人都不行。


她的心裏有兩個人在打架,直到,她走到機位上,發呆……


然後,黑暗裏,有一隻手臂猛地將她一拉,接著,她撞到了一個堅.硬的胸膛上,熾熱的吻,便這麽猛然壓了下來。


等等,氣息怎麽這麽熟?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