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95章 離婚,給我自由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95章離婚,給我自由


賀梓凝勾唇一笑,走過去坐在了霍言深大.腿上。


一瞬間,他發現和唱什麽歌好像沒關係,隻和她這個人有關係。


隻要她一靠近,他腎上腺素就要瘋了。


她對著他唱:“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


她的氣息落在他的臉上,他大.腿上的觸感更加清晰而深刻,霍言深覺得腦袋有些充血。


“我們唱歌,我們跳舞……”


跳舞,在他身上跳舞麽?霍言深喉嚨一緊,大腦開始浮想聯翩。


“祝福大家新年好……”賀梓凝的‘好’字才剛剛吐出,就感覺自己被頂了一下。


她的眼睛一下子睜大,震驚地看著霍言深。


他無辜地看著她,要不是眸底跳動的火焰,根本就覺得那是一個純情男生。


和賀宸晞賣萌的樣子簡直一模一樣!


她湊到他耳邊:“禽.獸!”


輕柔的聲音在耳膜處炸開,霍言深感覺鼻子一熱……


他連忙控製住,雖然最近他吃了不少含鐵的食物,但是,這不是補血的問題,而是在朋友們麵前丟不丟臉的問題。


他扣緊賀梓凝,聲音沙啞:“寶寶,不許鬧了。”


賀梓凝笑,逗他:“一會兒回房間再收拾你!”


他聽得心癢癢,恨不得馬上回房,大戰三百回合!


隻是,現在身體變化還沒複原,怎麽能動?


霍言深將賀梓凝按在懷中,壓低聲音:“乖乖的,哪都不許去,要不然讓你明天下不了床!”


她衝他挑眉:“偷偷告訴你,我今天早晨來大姨媽了。”


怪不得她說回房間收拾他,原來……


霍言深胸口起伏,伸手捏了捏賀梓凝腰上的癢癢肉。


她不由在他懷裏咯咯笑,引得他的欲念更重了。


“深哥,你兒子都七歲了!”傅禦辰撇了撇嘴,伸手,去拉宗佳玥的。


她給他打開:“你還沒交代你第一次是多大。”


他蔫了……


這時,顏墨涵起身:“我去下洗手間。”


他用完洗手間出來,見遠處雪地上有兩個人在玩。


燈光落在時矜菀的麵孔上,那一刻,竟然格外清晰。


她和歐陽俊不知道在說什麽,似乎他在鬧別扭,她便抓了雪球扔他玩。


最後,一個雪球打在了他的臉上,她愣了,道歉。


他大步過去,她以為要被打屁屁,於是趕緊跑。


他卻抓住她,將她身子扳正了,然後,低頭就吻了下去。


兩人在雪地裏吻得難分難解,最後,輾轉到了一旁的樹林小屋。


裏麵很快亮了燈,雪地上,隻有淩亂的腳印。


顏墨涵突然覺得呼吸有些刺痛,他轉身,大步回了別墅,拿起了那個誰都不願意喝的伏特加。


今天聚會,霍靜染也喝了不少的酒,她感覺有些暈暈的,於是,讓盧敬帶她回房間。


他帶她到了門口,叮囑她好好休息,轉身離開。


她打開房門,開了燈。


習慣了每次開燈前先閉上眼睛再慢慢睜開,今天,她照樣如此,卻在睜開的時候發現,房間裏多了一個人。


“你怎麽在這裏?”霍靜染看著麵前的夜洛寒。


“小染。”夜洛寒的眸光鎖住她,隻覺得心頭有千萬句話要對她說,可她站在麵前了,卻發現難以啟齒。


那段她生命裏最好的年華,是他心頭無法承受之重。


他不知道該說什麽、做什麽去撫平她的傷,隻知道,他想見她,時時刻刻都和她在一起。


“你如果沒地方住,我把房間讓給你,我出去了。”霍靜染平靜地說著,轉身。


“小染。”夜洛寒連忙伸手拉住她。


她甩開。


他伸臂,從身後一把將她抱緊。


“小染,我……”他不知道從何說起,隻是緊緊抱著她,呢喃一般道:“我回來,接你回我們的家。”


“夜洛寒。”霍靜染不知道他又在唱哪一出,她深吸一口氣:“你是不是有話對我說?”


他身子一僵:“小染,你都知道了?”


她蹙眉:“我不知道你問的什麽,不過,我有話對你說。”


他本能地不想聽:“我先說好嗎?”


“我先吧。”她扳開他的手,轉過身來,平靜地看著他:“夜洛寒,我們離婚吧。”


他凝視著她的眼睛:“小染,你說什麽?”


“夜洛寒,我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了。”霍靜染道:“我們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吧!”


“小染,我不同意!”夜洛寒握住霍靜染的肩膀:“我愛你!而且十年前的事情,是誤會!我都知道了……”


她似乎沒有聽下去的心思:“夜洛寒,不論十年前是不是誤會,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我做的,問心無愧。而到了現在,我也想通了,我和你在一起很累,我想要自由,就當我求你,能不能給我自由?”


他聽到這裏,隻覺得心頭似乎有荊棘長出來,很快刺破血肉,一點一點撐開髒腑,最後,從胸腔裏出來,張牙舞爪。


眼淚劈裏啪啦往下落:“小染,我不要。也當我求你,別離開我!”


她第二次看他哭。


記得第一次,是十年前,她不管他眼睛瞎了,一無所有,還將她自己交給他的時候,他哭過,眼睛紅紅的,明明看不見了,可是,她卻覺得他在凝視她。


而這是第二次。


可是,第一次時候,她跟著他動容,兩人抱著哭成一團。


而此刻,她卻發現,自己已經沒了和他一起宣泄情緒的力氣。


房間裏很沉默,兩人似乎陷入了僵持。


後來,霍靜染道:“好了,如果你現在不想離,那就過陣子。我也實話對你說吧,盧敬是我的保鏢,我也沒結過婚。但是,如果我後麵遇見喜歡的,我會找你,希望你看在過去的份上,放我自由。”


“小染——”夜洛寒慌了。


之前,她還願意和他賭氣,還故意讓他誤會她和盧敬。


可是,現在她坦誠了,他反而怕了。


似乎,他自己都能清晰得看見,他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正在快速消失。


如果,連一點兒愛恨和波瀾都沒有了,怎麽辦?


“小染!”夜洛寒抓住霍靜染的手,落在他的眼睛上:“對不起,我才知道我的角膜是你給我的,我才知道你真的懷了我們的寶寶,我才知道你這十年……”


他說到這裏,說不下去,身子顫得厲害:“小染,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誤會你,不該不相信你,是我親手毀了我們的美好,對不起!但是,寶寶不是我讓人做的,所有的誤會,都是幕後的人安排的……”


她輕歎:“夜洛寒,我知道了,但是太晚了。”


他猛地凝眸看她,心情緊張得快要死掉。


“你知道嗎,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愛你或者恨你了。”霍靜染將目光從夜洛寒身上移開,看向遠方:“我隻想要自由,這是我唯一要的,你願意成全我嗎?”


一瞬間,他臉上血色退了幹淨,心若沉冰。


她說她不愛也不恨了,一顆涼透了的心,該如何才能回溫?


“小染,對不起,你說的所有事,我都願意為你做。”夜洛寒一字一句道:“唯獨這個,殺了我也不會答應。”


她突然有些不喜歡他這樣強勢一般的回答,蹙了蹙眉:“你要拖著就拖著吧,總之,我不會再愛你了,一切隨你!”


說著,她就要走。


他在她身後道:“小染,你一輩子都不再愛我也沒關係,以後,我一個人愛你就夠了!”


她沒有回答,伸手去拉門。


拉不動,這才懊惱地看著夜洛寒:“放開。”


他一把將她抱進懷裏:“小染,你喝了酒,不要亂跑,你在房間裏,我去外麵守著。”


說著,他低頭吻了吻她的頭發:“晚安,好好睡一覺。”


他放開了她,果然走了出去,將房間留給她。


霍靜染鎖好門,洗澡,睡覺。


客廳裏,眾人玩得也都差不多了。


傅禦辰這才發現自家妹妹不見了,不由問道:“你們看見語冰了嗎?”


“好像說出去走走,估計回房間了。”顏慕槿打了個哈欠。


“大家都累了,就散了吧!”霍言深說著,一把將賀梓凝抱起,他要回去檢查一下,她說的大姨媽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騙他,哼哼!


而顏墨涵一直喝酒,此刻,也有些暈了,他扶著牆來到自己房間門口,跌跌撞撞去了床邊。


喝過酒的人口渴得厲害,他在床頭櫃上摸到水杯,發現水杯是倒的,櫃子上麵一灘水漬。


他也沒想,捏著水杯去接了水咕嚕咕嚕灌下。


脫了鞋和衣服,他本來打算去洗澡的,可是實在暈得厲害,就那麽不著寸縷倒到了床上。


身旁,似乎有個什麽東西,他伸手無意識地摸了摸,覺得挺軟的,像是抱枕,也沒多想,便抱在了懷裏。


一室安寧。


直到清晨,酒散得差不多,顏墨涵感覺懷裏的身子很溫軟,半夢半醒間,他不由感歎這個春.夢竟然這麽真實。


也根本沒多想,本能的趨勢下,便已然去掉了她身上的障礙。接著,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作者的話:


呃,後麵會怎樣呢?會不會不可描述呢?


話說夜少,你家小染想離婚怎麽辦?


謝謝小香香,踏雪,heart的打賞,麽麽噠!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