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93章 她瘋了瞎了十年,這就是答案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93章她瘋了瞎了十年,這就是答案


“臭小子,你敢?!”霍言深握住賀宸晞肩膀:“到底找我什麽事?!”


“米米說,她媽媽要帶她爸爸和哥哥們在國內旅遊一圈,我能不能跟他們去啊?”霍宸晞說完,突然想起自己是有求於人,連忙衝霍言深賣萌:“爸爸,我去玩了,就沒人和你搶漂亮媽咪了!”


誘.惑似乎頗大?霍言深道:“你的功課呢?”


“我背著書去,保證不落課!”霍宸晞道:“我之前考試每次都是一百分,爸爸,你智商那麽高,又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兒子能差嗎?”


霍言深:“你沒聽說現在流行一個說法是,父母學霸,孩子學渣嗎?”


“我覺得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我們家!”霍宸晞搖著霍言深的手臂:“爸爸,好不好嘛?”說著,湊過去,親了霍言深的臉頰一口。


霍言深目光一轉,見霍言戈還在和賀梓凝跳舞,頓時,計上心來:“答應你也有個條件。”


“隻要不違背做人原則的,我一定辦到!”霍宸晞小大人般拍胸.脯。


霍言深道:“你二叔平時性格比較冷,你帶著米米和她兩個哥哥找你二叔多玩玩,陪陪你二叔。”


“哦,好!交給我了!”霍宸晞保證。


“乖兒子!”霍言深摸了摸他的頭。


那邊,一曲結束,霍言戈剛放開賀梓凝,就被霍宸晞抱住了腿:“二叔,你好帥啊,我們都很喜歡你,你帶我們去玩唄!”


小孩子都開口了,霍言戈也不能拒絕,隻好衝賀梓凝打了聲招呼,和賀宸晞走了。


賀梓凝走下舞台,霍言深便拉著她到了休息區:“寶寶,想吃水果嗎?老公給你剝!”


賀梓凝不由笑了:“不是要我給你按摩太陽穴?”


“現在心情好,突然不需要按了。”霍言深看到,霍言戈被四個孩子包圍了,頓時,心裏格外舒坦。


這時,他的眼角餘光看到了一抹頗為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頓時,蹙了蹙眉。


“怎麽了?”賀梓凝問。


“寶寶,你在這裏等我,我一會兒回來。”霍言深說著,快速起身。


那個人很快消失,霍言深眸子一轉,見霍靜染也不在現場。


心中已然確定,那人必然是夜洛寒。


他快步跟過去,卻見夜洛寒已經走到了外麵。


畢竟是寒冬臘月,一踏出去,就驟然有冷風襲來。


而此刻,夜洛寒正要去追霍靜染,卻察覺到身後有動靜。


他轉身,還沒站穩,一拳驀然襲來,他連忙避讓,拳頭擦著耳廓,帶來火.辣辣的疼。


隻是,還沒有結束。


在他站穩之前,一條腿已然襲向了他的腹部。


他重心本來就不穩,於是,被掃中,跌坐在了地上。


因為先前下過雪,這裏又在郊區,雪根本沒化,他跌在雪地,屁.股和後背倒是不疼,隻有腹部的痛感,讓他幾乎無法發聲。


霍言深跟著傾身,將夜洛寒死死按在地上,眸子裏都是火焰:“夜洛寒!”


說著,拳頭再次揮下。


夜洛寒連忙伸手去擋,拳頭是擋下了,衣領卻被揪住,帶來窒息般的缺氧。


“言深——”他終於努力發出聲音。


“你今天是來做什麽的?!”霍言深的西服掃在雪地,身上沾了雪花,有的還有點兒泥土,可是,他卻渾然不覺。


“我來找你和小染。”夜洛寒被勒得有些艱難,他看看霍言深的拳頭:“言深,你能不能給我幾分鍾時間?”


霍言深的拳頭慢慢放開,可是,眸底的殺氣泄露了他根本無法平靜的心情。


“十年前的事情,是有人刻意安排。”夜洛寒長話短說:“我剛剛查到的,我和小染之間的誤會,也是他們造成的。”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


“十年前,有人拿著一縷頭發來找我,說我親生父親死了,是霍家人害死的。”夜洛寒道:“我於是拔了自己的頭發去做鑒定,發現我和那個人的確是父子關係。”


霍言深凝眸:“所以,你恨霍家,然後就報複靜染?!”


“開始的時候,我以為火是霍家放的,想要製造意外燒死我。但是現在想來,必定是那些幕後的人做的,目的應該是讓我恨上霍家。”夜洛寒道:“我開始的確有些埋怨小染,但是後來想明白了,那些都是上代人的事,和她無關。我是打算好好和她在一起的,但是,後麵又發生了很多事……”


說著,夜洛寒將當初那些誤會全講了一遍。


霍言深聽到這裏,眉頭蹙得更緊。


仿佛,冥冥中有一隻無形的手,從多年前就開始布局,想要一點一點,將霍家這個大廈傾軋。


害夜洛寒、破壞他和霍靜染關係,讓他恨上霍家。


害霍言戈和他之間的關係,讓霍家內亂。


讓賀梓凝傳和喬南之緋聞,讓霍家長輩和他們夫妻之間出現裂痕……


到底誰和霍家有這樣的深仇大恨?而且,還抓了賀梓凝的父母,那就是說,和霍家、賀家,可能都有關係的人物。


他想到這裏,目光鎖住夜洛寒:“這個人,你心目中有人選嗎?”


夜洛寒搖頭:“這人行事嚴謹,辦事都是讓心腹做的,我從未接觸過本人。不過,我想如果能知道我父親是誰,應該,就差不多能確定對方的身份了。”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提供線索。”霍言深心裏已經有了大致的計劃。


他伸出手,將夜洛寒拉起來:“雖然你也是受害者,但不表示,我會原諒你。”


夜洛寒見霍言深要走,連忙拉住他:“言深,我隻有一個問題,想要你告訴我。”


他說話的時候,心頭都在輕顫,緊張、害怕知道事實,卻又瘋了一樣想要知道:“小染為什麽被你們帶走之後,沒有馬上做角膜移植手術?她這十年,又是怎麽過來的?”


霍言深聽到這個問題,臉上的表情微微恍惚,他的聲音變得有些輕:“夜洛寒,家裏有多疼她你在霍家二十幾年應該知道。她雖然輩分上是我小姑姑,但是,我一直都當她是我的親妹妹,但是你知道這十年她是什麽樣子嗎?”


他說著,拿出手機,打開了一個相冊:“這些照片,我一直都存在手機裏,就是為了提醒我自己,你到底欠了她多少!那個追殺令,要不是靜染拜托我妻子求我,我會讓它存在到你死為止!”


夜洛寒接過手機。


十年前的照片,像素還有些低,可是,他看了一眼後,就差點沒了繼續看下去的勇氣。


畫麵裏的真的是他的小染嗎?


她睜著眼睛,眸光呆滯,頭發幹枯,亂蓬蓬的,好似鳥窩。


她的衣服也有些髒,她不管不顧,就那麽坐在霍家老宅的那片小竹林地上,那樣的她,是他從未見過的模樣。


記憶裏,她從小就愛幹淨,也很愛美,裙子上滴了一滴油都要馬上換下來。


而此刻,她的頭發上甚至有一片枯葉,臉也髒兮兮的,嘴唇幹幹的,懷裏不知道抱了個什麽。


“夜洛寒,她這十年就是這麽過的。”霍言深看著遠方:“我們剛剛接到她的時候,她還比較清醒,我們要帶她做角膜手術,她說她瞎了眼,就該是這個樣子。如果我們給她做,她就把眼睛摳下來!”


夜洛寒身子狠狠一顫。


“之後,她神誌越來越不清楚,怕光、怕水,不願意洗頭洗澡,我們靠近她都會嚇得尖叫。”霍言深說到這裏,隻覺得喉嚨堵得厲害,他紅著眼睛看著夜洛寒,一字一句艱難地道:“她又瘋又瞎過了十年!”


一瞬間,夜洛寒好似被抽掉了靈魂,他後退兩步,跌坐在雪地裏。


“夜洛寒,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比我大一歲,我也一直當你是哥。但是,她更是我親妹妹一樣的存在!”霍言深幾乎是吼出來:“不論你是不是受害者,但是,你誤會她、讓她痛苦了十年,你要我怎麽原諒你?!你要霍家如何接受你?!”


此刻,天空又下起了紛紛揚揚的雪花,霍言深來回走動,似乎是在平複情緒,許久,他才轉過身,丟下一句話:“她對我說,她已經放下了。”


說著,霍言深拿了自己的手機離開。


冰涼的雪花落在夜洛寒的臉上,他看著灰色的天空,仿佛看到了她那地獄般的十年。


有眼淚瘋狂落下,他翻了個身,將臉埋在雪地裏。淚水和融化的雪融為一體,他痛苦地呢喃:“小染,對不起,對不起……”


霍言深在入口站了一會兒,這才回到婚禮現場。


賀梓凝見他身上還有泥,不由過去,給他拍了拍西服:“怎麽弄這麽髒?就好像在雪裏滾過一樣!”


霍言深直接將冰涼的西服外套脫了,伸臂將賀梓凝抱在懷裏:“寶寶。”


“嗯?”賀梓凝發現霍言深的手臂在顫.抖:“言深,是不是發生什麽事了?我能幫你嗎?”


“沒事,陪著我就好。”霍言深說著,埋頭在賀梓凝的肩窩處嗅了嗅,輕聲道:“幕後那個人,應該很快就會確定了。”


*作者的話:


恭喜深哥夜少合作開始~


明天boss來作妖,事情結束後,基本就能肯定是誰啦!


謝謝張文馨,alina的打賞,麽麽噠!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