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68章 老婆生氣了?做老公的先認錯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68章老婆生氣了?做老公的先認錯


霍言戈微微蹙眉,他不太喜歡這個話題,不過是賀梓凝問的,所以他還是耐心解釋:“我不知道,我沒有關注過。”


“她好像真對你有意思。”賀梓凝眨了眨眼:“你喜歡她嗎?”


他被她眨眼的俏皮表情晃花,心跳漏了一拍,所以語氣顯得並不生硬:“不喜歡。”


說完,又解釋道:“我從小就不喜歡她,也不愛和她說話,沒有原因,就是覺得她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賀梓凝哭笑不得:“難道你們男人還有所謂的第六感?”


話說,宗家小妹就被這樣莫名的敵意淘汰出局,也太慘了吧?


“我不清楚第六感是什麽。”霍言戈直白地道。


“好吧。”賀梓凝決定放棄和他討論這樣深奧的話題,她想到霍言戈也不小了,似乎那天霍言深還提過霍言戈的終身大事,於是問道:“那你喜歡什麽樣的女生?”


霍言戈聽到這裏,不由抬眼看向賀梓凝。


此刻,房間裏的陽光很明亮,斜照在他的身上,在他的眼底勾勒出細碎的暖光。


賀梓凝發現,霍言戈的眼睛其實很漂亮,線條似乎比霍言深的柔和一些,微微彎曲的弧度,天生給人一種憂鬱感,再加上柔軟垂到額頭的頭發,仿佛畫手筆下的憂鬱王子。


“我喜歡的女孩……”霍言戈凝視著賀梓凝,原本根本不知如何形容的話,一下子便脫口而出起來:“她很善良、聲音很好聽、笑起來也很可愛。她性格很好,對人也很和善,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孩……不,本來她就是最美的女孩!”


賀梓凝被他的話弄得晃神了半秒,這才反應過來,不由道:“所以,言戈你有喜歡的女孩了?”


“嗯。”霍言戈看著賀梓凝,心跳劇烈,臉頰發燙。他就好像一個十多歲、初涉情場的毛頭小子一般,緊張到不知所措。


“那你追她了嗎?”賀梓凝著急道:“她是誰呢?要不要我們幫忙?”


現實一點一點將他拉回來,霍言戈垂下眼睛:“她不喜歡我。”


“啊?”賀梓凝道:“為什麽?你對她說了,她拒絕了你?”


說完,她又道:“你長得這麽帥,家庭條件也很好,她怎麽會不喜歡你呢?”


霍言戈微微失神:“我不太會說話,我性格不太好。”


“沒有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賀梓凝知道霍言戈從小不愛說話,估計在霍言深麵前都有些自卑,於是又安慰道:“其實你也很好啊,你善良勇敢、對我和言深都挺好的,聽說你自己在外麵開公司也做得有聲有色。所以,你也很優秀,真的!”


“你真的這麽覺得?”霍言戈屏住呼吸。


“是啊,你隻是不愛說話而已,這個又沒關係,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有人開朗有人沉默,並不是開朗就一定好、沉默就一定不好啊!”賀梓凝總結道:“喜歡你的人,必然會喜歡你的所有!”


霍言戈聽到這裏,很想問她,她喜歡他麽。可是,話幾乎到了舌尖,還是被他壓了下來。


他隻是衝她一笑,比起任何時候笑容的弧度都要大。霎時間,整個房間都仿佛染上了一層暖調。


賀梓凝被這樣的笑容晃花了眼,突然覺得,霍言戈好可愛,單純得讓她真想有個這樣的弟弟,雖然,他大了她好幾歲……


她收回目光,開始低頭看照片。


照片裏,她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霍言深。


這家夥現在的氣場原來真的是後天練的,因為,她竟然看到了小霍言深站在母親身邊,時而調皮搞小動作、時而賣萌的模樣。


怪不得霍宸晞從小.嘴就甜、還那麽會賣萌,原來,都是霍言深那裏遺傳的!


賀梓凝偷偷翻拍了霍言深一張很搞怪的‘醜’照,決定好好保存,心情不好就拿出來看看。


而照片裏,霍言戈幾乎都是淡淡沒有表情的模樣,從小就是個高冷沉默的小王子。


後麵的照片裏,還有宗佳玥和霍靜染。


而賀梓凝發現,宗佳玥每次拍照,隻要是站在霍言深旁邊,都會和他保持半米的距離。


所以,這家夥小時候就隻有霍靜染這樣有血緣關係的女孩子能靠近?這潔癖要不要這麽萌?


剛看完照片,就見著霍言深進來了,賀梓凝連忙收起手機,不讓他發現她偷拍了他小時候的照片。


兩人中午,都留在霍家老宅吃飯。


飯後,霍靜染拿出一個設計稿,衝賀梓凝道:“梓凝,我剛剛設計的禮服,你過來幫我看看?”


走進房間,霍靜染卻將門關了,道:“梓凝,有一件事,你能不能幫我?”


“靜染,什麽事?”賀梓凝見她表情焦急,不由道:“我隻要能做的,肯定幫你啊!”


霍靜染深吸一口氣:“梓凝,言深是不是送過你一枚戒指?那枚戒指造型比較奇怪,也看不出材質?”


她思考過了,霍言深怎麽可能將戒指送別人?那枚戒指,應該在賀梓凝手裏!


“對啊!”賀梓凝點頭:“在我這裏,怎麽了?”


霍靜染心頭不知道是鬆了口氣還是更緊張,她拉住賀梓凝的手道:“梓凝,言深對夜洛寒下了追殺令,隻有用那枚戒指才能結束,你能不能幫我結束?”


“夜洛寒?”賀梓凝疑惑道:“靜染,他不但綁架了你,還對我和言戈下藥,他策劃了那麽多事,你為什麽還要放過他?”


霍靜染愣了兩秒:“梓凝,不是夜洛寒做的啊!你不知道深哥說是夜洛寒做的是將計就計、引蛇出洞嗎?”


說罷,她快速解釋了一遍,然後又道:“而且,夜洛寒抓走我,沒有對我不好,我也有事情要問他,如果他真的有事……”


他說到這裏,聲音低了下來。


賀梓凝此刻卻是心緒翻滾。


霍言深竟然不告訴她真相?!他不信任她麽,竟然這樣大的事情都不說?!


她胸口有些起伏,心裏想著,回家還不好好收拾他!


可是,顯然霍靜染有急事,所以賀梓凝暫時將自己的心情起伏壓下,問道:“靜染,你這麽一說,我倒是突然想起來一件事。當初,我和言深在商場碰到過你和一個男人在一起,那個人是夜洛寒?!”


霍靜染垂下眼睛:“是。”


“你們早就在一起了?!”賀梓凝震驚,突然又想起霍靜染他們當時走向那個首飾店,難道是買婚戒的?!


“梓凝,我和他比較複雜,那天,他在島上的時候,對我認真表白了。”霍靜染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收緊:“我想著,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或許他是抱著這樣的心理,才說了那些……所以,你能不能幫我,我不想他死,也不想秘密埋葬!”


賀梓凝終於消化掉這個消息,而她可是真的見過霍靜染當初竹林裏神誌不清的樣子的。


她抬眼看她,認真道:“靜染,你想好了嗎?當初,他害得你那麽慘,如果你因為他幾句話而放過他,將來,如果再一次……”


霍靜染搖頭:“梓凝,其實我隻是不想他死而已!”


說著,她將島上的事情講了一遍:“他帶走我,根本不是為了脅迫霍家什麽事。梓凝,我也明白我不能和他再扯上什麽關係,但是,我更清楚,我不能看著他死……”


賀梓凝的眼前突然浮現出剛剛在霍言戈那裏看到的照片,裏麵,也有不少夜洛寒和霍靜染的合影。


其實當時她在看照片的時候,也疑惑過的,照片裏夜洛寒看霍靜染的眼神很是寵溺疼愛,後來又怎麽會對她做出那麽殘忍的事情?


難道,真有什麽誤會?


那麽,夜洛寒如果真的死了,就什麽都沒有了!


想到這裏,賀梓凝連忙道:“那個發射器怎麽發射?我當時也沒注意上麵有什麽開關啊!”


“沒有開關?”霍靜染也疑惑了:“我隻知道發射器在戒指裏,具體的我也不清楚。”


“那……”賀梓凝看向霍靜染。


霍靜染認命一般道:“估計隻有言深知道,說不定還有密碼。”


“靜染,你別擔心,我這就和他回家,研究那個發射器!”賀梓凝道。


“謝謝你,梓凝!”霍靜染誠懇地道。


“靜染,我理解你的。”賀梓凝道:“你在家等我的好消息!”


她從霍靜染房間裏出來,便著急回家發射信號。


隻是,想到霍言深竟然不信她、那件事還瞞著她,她走的時候,給霍言戈和宗佳玥都打了招呼,唯獨衝霍言深狠狠瞪了一眼。


霍言深完全不明所以,見賀梓凝出門,連忙跟上。


路上,司機開車,霍言深和賀梓凝都坐在後排。


車裏很安靜,賀梓凝看著窗外,沒有說話。


霍言深頓時覺得不對,於是,拉了拉她的手臂:“寶寶?”


賀梓凝繼續看著外麵,哼都沒哼一聲。


嗯,他惹她生氣了嗎?為什麽他完全不知道為什麽?


霍言深秉著不論誰對錯,做老公的都要首先認錯的原則,將賀梓凝往懷裏拉:“小寶寶是不是不開心啦?都是我不對,別生氣了,嗯?”


*作者的話:


大家覺得深哥為啥沒有告訴梓凝呢?


現在他先低了一頭,這下子梓凝該怎麽找他要發射方法呢~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