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67章 讓我見到,我肯定親手弄死他!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67章讓我見到,我肯定親手弄死他!


“嗯,好。”霍言深點頭:“這件事的真相,也就你和我知道,其他人都以為我們真相信是夜洛寒做的。”


時衿言抬眼:“禦辰也不知道?”


霍言深點頭:“嗯,沒給他說。不是不信他,而是這家夥女朋友太多,別什麽時候說了不該說的。”


“不過,我看他最近消停了。”時衿言笑道:“他好像喜歡上你們霍家小妹宗佳玥了。”


“隨他吧,天知道是不是兩分鍾熱度!”霍言深隨口道。


時衿言同意:“嗯,也是,他和他龍鳳胎妹妹真的是兩個極端,一個太外向,一個太高冷。”


“所以,你其實一直都沒打算和語冰……”霍言深意味深長道。


時衿言笑,看了一眼正和賀梓凝聊得開心的顏慕槿道:“當然。”


“什麽時候開始的?”霍言深又問:“藏得倒是挺深!”


“其實我也不知道,從習慣就成了自然。”時衿言道:“哪像你,有了女朋友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這叫宣誓主權!”霍言深看向賀梓凝,心想,誰叫他老婆那麽漂亮呢,還不得看緊了!


這時,顏慕槿拿著手機過來,坐到時衿言旁邊:“衿言哥哥,你看這兩件衣服,哪件更好看?”


時衿言看了看,似乎都差不多,於是道:“都好看,都買了吧!”


顏慕槿撅了撅嘴:“不要,我隻買一件,你幫我挑挑啊!”


時衿言將她拉近懷裏:“沒事,老公有錢,喜歡的都買!”


顏慕槿紅了紅臉:“那我都買了,你不會覺得我敗家啊?”


“不會啊,我就喜歡給我老婆花錢!”時衿言很自然地道。


顏慕槿唇角揚得高高的:“衿言哥哥,你真好!”


“乖,看到什麽喜歡的,隨便買,我的密碼你都知道。”時衿言揉了揉顏慕槿的頭發。


她開心地仰起脖子,親了時衿言一口,然後,又去找賀梓凝繼續看衣服了。


對麵,霍言深挑眉:“狗糧都撒到我家了!”


時衿言:“彼此彼此!”


當晚,時衿言和顏慕槿在霍言深家吃了飯,見歐陽米還和小夥伴們玩得歡,於是道:“米米,我和你舅媽要回家了,你和我們回家吧,小姑娘要早睡哦!”


歐陽米擺手:“舅舅、舅媽,你們回家吧,以後我就搬到宸晞哥哥家住了!我要和宸晞哥哥一起睡!”


時衿言差點笑出聲來:“米米,你是女孩子,宸晞是男孩子,你們不能一起睡。”


歐陽米愣了兩秒:“小時候我也和兩個哥哥一起睡過的呀!”


“現在米米長大了,不能和男孩子一起睡了。”時衿言道:“要不然,我們接你回家,明天再送你回來?”


“不要不要!”歐陽米大眼睛裏一下子就蓄上了淚水:“我要和宸晞哥哥玩!”


剛才,霍宸晞說了,每天晚上睡覺都要給她講故事的。白天那個故事他才講了一半,她還等著聽結尾呢!


歐陽米的表現讓大人們都哭笑不得,於是賀梓凝道:“米米,那我們在晞晞房間裏再加一間床,可以嗎?”


歐陽米馬上破涕為笑:“好呀好呀!”


時衿言無奈:“好吧,那孩子以後就拜托給你們了!”


“沒問題,我會照顧好米米的!”賀宸晞拍胸.脯保證。


於是,晚上時候,霍言深拉了一間小床到了賀宸晞的房間。而賀梓凝則是馬上找助理定了一個上下鋪的兒童床。以後,賀宸晞睡上麵,歐陽米睡下麵。


晚上,兩個小家夥洗完了澡,躺在床上都很興奮。


賀宸晞側過去看著距離自己一米多的歐陽米道:“米米,我繼續給你講故事吧!”


歐陽米馬上點頭,大眼睛看著賀宸晞:“好啊,我好想聽!”


於是,霍宸晞開始講:“原來,王子是因為中了魔法,才會變成那個大怪獸的樣子,他其實長得很英俊……”


他講著講著,開始打哈欠,而對麵的歐陽米開始還能哼哼兩聲表示聽見,到了後麵,則是徹底睡了過去。


霍宸晞見她睡著,也支撐不住睡了,意識迷糊間,他想,有小夥伴真好,以後,他要把歐陽米一直留在家裏,他們一起長大!


因為霍靜染從美國回來了,所以這天,霍言深帶著賀梓凝一同前往霍家老宅見霍靜染。


霍靜染這兩天,可以說是睡得很不好。


幾乎每天晚上,她都會做很多夢,而夢裏,總是夜洛寒被人抓住,或者被槍殺、或者被刀子捅死的場景。


因此,她一回國,就馬上讓霍言深過來了。


此刻房間裏,隻剩他們兩人,她開門見山道:“言深,你對夜洛寒下了追殺令?”


霍言深點頭:“靜染,之前宴會上梓凝和言戈的事情,你可能還不太清楚……”


他說著,將當時的事情講了一遍,然後又道:“我後來將計就計,將所有的責任推給了夜洛寒。而這件事,你知道就好,千萬別說出去,因為幕後的人,必然在我們身邊!”


霍靜染點頭,遲疑了兩秒,還是開口道:“言深,既然不是夜洛寒,那……”


霍言深眯了眯眼睛:“靜染,不要告訴我,你在給他求情!他把你帶走後,做了什麽?還是對你說了什麽?”


霍靜染見霍言深那麽激動,心頭微沉,決定委婉一些:“言深,我其實隱約覺得,他可能知道什麽東西,所以,如果下了追殺令,他真的死了,有些線索可能就被埋葬了。”


“靜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怎麽可能看不出來你在給他求情?!”霍言深說到這裏,在房間裏轉了好幾圈:“我還清楚得記得,這十年你是怎麽過來的!還有,十年前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是什麽樣子,需要我用當時醫院的報告來提醒你嗎?!”


他越想起當初越覺得無法抑製自己的情緒:“靜染,你因為他,現在連孩子都生不了了!他毀了你一輩子!如果讓我見到他,我肯定親手弄死他!”


房間裏,都是霍言深毫不掩飾的殺氣,霍靜染見他態度堅決,知道自己無法說服他了。


可是,如果夜洛寒要真的對她不好,那天就不會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僅僅隻是把她帶走。而在那個荒島上的時候,更不會再次冒著危險向霍家發送信號……


她覺得心有些亂,麵對著霍言深散發的無形壓力,又開了口:“言深,我沒有對他求情,我隻是想說,如果你能找到他,能不能先別動手,因為我有一件事要問他?”


“或許來不及了。”霍言深道:“所有的人都收到了追殺令,如果霍家先找到他可能會給他喘息的工夫,但是如果不是霍家……”


霍靜染打了個寒顫,仿佛看到了夢境中的事情發生。她幾乎脫口而出:“那個追殺令不是可以追回嗎?”


“是可以。”霍言深道:“不過那枚戒指已經不在我的手裏了。”


“丟了?!”霍靜染覺得腦袋嗡嗡作響。


“送人了。”霍言深並沒有告訴霍靜染送了誰,因為,他根本就不想放過夜洛寒!


而此刻,賀梓凝正在外麵客廳和宗佳玥聊天,見霍言戈過來,她連忙起身道:“言戈,你身體現在怎麽樣了?”


“沒事,別擔心。”霍言戈衝她微微揚了揚唇角。


賀梓凝又道:“不過你也別大意,我聽醫生說需要定期檢查,你都去了嗎?”


他點頭:“嗯,去了。”


賀梓凝於是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她說著,見他站在原地沒動,不知道他是要留下來還是回去,於是主動挑起話題道:“剛剛羅伯伯還聊起了你,說你小時候很靜,別的孩子調皮,兩個膝蓋經常都是破的,但是你從沒摔過,唯一的傷疤還是燙過一下小腿,留了個印。”


霍言戈聽著賀梓凝說話,隻覺得她不論說什麽,都好聽得仿佛在撥弦,讓他的心底漣漪不斷。


他正要點頭表示同意,突然卻心中一動:“你要看照片嗎?”


賀梓凝一愣:“什麽照片?”


“小時候的我……”霍言戈頓了兩秒才補充完整句話:“和我哥。”


賀梓凝聽了,頓時眼睛一亮:“你們的照片啊,好啊!”


她突然十分好奇,霍言深小時候是不是也是現在這幅自信心爆棚的臭屁樣?


於是,賀梓凝衝宗佳玥道:“佳玥,我們一起去看照片吧?”


“沒事,嫂子,你自己去就好了。”宗佳玥看向霍言戈,微微自嘲道:“二哥可能不歡迎我。”


一般這樣的情況,話題方都會解釋一句,怎麽會不歡迎之類的來緩解尷尬氣氛,可是,霍言戈根本沒有看宗佳玥一眼,便兀自往前:“嫂子,走吧。”


直到賀梓凝隨霍言戈去了書房,她才小心翼翼地開口:“言戈,你剛剛那樣,佳玥會不高興的。”


“她高不高興都跟我沒有關係。”霍言戈說著,很自然地拿出相冊,語氣已然完全不同:“照片都在這裏了,你看吧。”


賀梓凝見到他眼底的柔光,忽而想起那天在醫院病房,似乎宗佳玥是哭著出去的。


是因為霍言戈?


她不由抬眼看向他:“言戈,佳玥喜歡你?”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