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65章 他的話像在交代後事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65章他的話像在交代後事


“小染,這幾天你是不是覺得很難受?”夜洛寒問道。


他想著,他其實還好,原本就不是什麽少爺命,在霍家二十來年衣食無憂,已經算是上天額外的恩賜了。


他習慣這樣的生活,甚至偷偷想著,外麵對他追殺,他和她躲在這裏,隻要有她,其實生活也挺溫馨的。


可是她是霍家大小姐,從小錦衣玉食,又怎麽能夠受這樣的苦?


所以……夜洛寒想到這裏,心頭湧起一陣苦澀。


“當然難受!”霍靜染說完,不知道為什麽,覺得夜洛寒怪怪的,可是,她已經說出,便無法再收回這句話。


“嗯,我送你回去吧!”夜洛寒道:“我的手機還能放到船上充電,到時候,我通知霍家來接你!”


他在霍家那麽多年,自然明白霍家追殺令意味著什麽。


他如果帶著她,恐怕永遠都要過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再也無法安寧。


可是,曾經的他明明是想讓她永遠都做他身邊無憂無慮的女孩,不愁吃穿、不會有任何危險,天天開開心心的。


而現在,他將她困在這裏,似乎和他當初的目的背道而馳了。


他和她睡硬板床,雖然他修補了房子,可是夜裏依舊很冷,到處都是帶著潮氣的海風。


白天,他釣魚,她在旁邊幫忙。


聽起來似乎很浪漫,可是,她的手卻被凍得紅腫,有時候他要幫她焐好久才能恢複知覺……


夜洛寒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也會有主動將她推開的時刻,即使,在幾天前,他還信誓旦旦地說,她一輩子都是他的妻子,絕對不會放手!


霍靜染被夜洛寒的態度嚇了一跳,她困惑地道:“你不挾持我了?”


“我本來也沒有想過要挾持你。”夜洛寒衝她笑了笑,然後拿起釣魚竿:“小染,我明天一早送你回去,今晚我爭取釣一條大魚。”


霍靜染覺得他的神情真有些奇怪,而且,他說什麽他送她回去,他應該怎麽送?船壞了,他們無法離開這裏,那麽,就是等著霍家人過來接她?


但是,他本人不就被抓了嗎?還是,他找個地方躲起來?


她的腦海裏閃過很多念頭,夜洛寒折回來拿東西,見她還在原地,於是拉著她:“我們去船上釣,我今天特意用魚餌引誘,大魚都藏在了船下麵。”


霍靜染被他拉著上了船,海風被擋住,感覺沒那麽冷了,她搓了搓手。


“小染,過來。”夜洛寒衝她招手。


霍靜染磨蹭著剛走到夜洛寒身邊,他便伸臂將她環在了懷裏。


“我們在這裏等魚兒上鉤。”夜洛寒在她的頭頂道。


他將魚竿卡在船沿,然後收緊手臂,抱著霍靜染,將她的手握在掌心暖著。


他沒有說話,兩人都有些沉默。霍靜染卻始終覺得夜洛寒好像有些怪怪的,讓她的心頭有種隱隱的不安。


時間慢慢過去,似乎有魚兒在咬鉤,不過隻是小魚,魚竿稍微輕顫了一下,就沒有動靜了。


夜洛寒一邊繼續守著,一邊道:“小染,還記得小時候我們一起去釣魚嗎?”


她哼了一聲,沒有說記得,也沒說記不得。


夜洛寒繼續道:“那時候,我才九歲,你更小,我帶你去河邊,因為釣了許久都沒有釣起來,所以,我們就衝著河裏扔石頭。結果,旁邊釣魚的大爺生怕我們把魚全趕走了,無奈隻好送了我們一人一條。”


霍靜染想到過去,心頭也有些恍惚。


是啊,多少年過去了,現在想起來,還是小時候好,無憂無慮,也沒有長大後那些煩惱。


如果她沒有喜歡過他、他們沒有糾葛,那麽,如今遇到,是不是還會心平氣和地問候一句‘好久不見’呢?


“之後,我學會了釣魚,再帶你去的時候,我們總能多少有些收獲。”夜洛寒垂眸看著懷裏的霍靜染:“我在河裏釣起來的一條小魚,後來你養在了家裏的魚缸,活了七八年。以至於它死了的時候,你都上高中了,還哭了一場。”


霍靜染聽得心頭也湧起複雜的感覺,她咬了咬唇:“你到底想說什麽?”


“我想說,你是個重感情的女孩。一條魚死了你都會傷心,如果一個人死了,你估計……”夜洛寒說到這裏,突然沉默了下來。


似乎,他還該慶幸她不愛他吧,否則,如果他真有什麽事,她傷心了沒人安慰怎麽辦?


“夜洛寒?”霍靜染見他突然不說話,心頭一慌,抬眼看他:“沒什麽事吧?”


“沒什麽。”夜洛寒根本沒告訴霍靜染關於追殺令的事。


霍家的追殺令一下,所有和霍家暗地裏合作的勢力,也都會響應。


到時候,除非霍言深用他那枚戒指打開一個發射器,讓所有人都收到消息收手,否則,這個追殺令隻會在被追殺的目標死的時候才自動終結。


所以,他一旦對外發送了消息,通知霍家人來接她,自然也就相當於暴露了他的行蹤。


如果他被霍家抓住了,他或許還有解釋的機會。也或者,抓他的人,根本不會給他任何開口的機會!


那麽,為什麽不挾持她呢?夜洛寒心頭輕嘲,刀槍無眼,他怎麽能夠讓她暴露在槍口之下?!


“小染,以後你要學會好好照顧自己。”夜洛寒輕撫著霍靜染的長發,原本,那麽柔順的頭發,因為被海風吹亂,此刻都已經打結了。


“記得多運動多健身,這樣氣血流通,身體才能好。”夜洛寒繼續道:“霍言深對你挺好的,以後不論是生活還是工作,你都多聽他的意見,不會錯的。”


霍靜染越發覺得夜洛寒好像在交代後事,她聽得心頭越來越堵,不由抓住他的手臂:“你告訴我,到底怎麽了?”


“上魚了!”夜洛寒卻是猛地將魚竿提了起來,興奮地道:“小染,好像還很大!”


魚竿原本就很簡陋,很難拉上來大魚,所以,夜洛寒很是小心。


他放開霍靜染,然後順著魚兒遊動的方向慢慢拖拽,直到魚兒有些累了,他才將魚往船邊拉。


“小染,幫忙拉一下線!”夜洛寒此刻已然將魚兒拖到了船邊。


霍靜染連忙伸手去拉,兩人一起,成功地將魚拽了上來。


“成功了!”夜洛寒衝霍靜染豎起大拇指:“今晚能吃到飽了!”


霍靜染也有幾分成就感,所以,難得衝他笑:“那我們怎麽做呢?”


夜洛寒被她的笑容晃花了一秒,這才反應過來,道:“魚大約有七八斤,身子可以刺身,頭和尾熬湯,小染你覺得行嗎?”


船上沒有什麽調味料,隻有點兒鹽和醬油,似乎,也隻能這麽做了。


“好。”霍靜染點頭:“我們淡水夠熬湯嗎?”


“還有三瓶礦泉水。”夜洛寒道:“應該沒問題。”


於是,兩人在船頭用燃氣罐開始做飯。


夜洛寒剖魚,霍靜染燒水。


因為魚很新鮮,所以,雖然食材簡陋,最後卻是格外得香。


米因為已經吃完,所以二人今天可以算是全魚宴。


魚湯濃鬱,魚皮也q彈,霍靜染吃得很飽,不由揉了揉肚子,衝夜洛寒道:“我有一種上學時候春遊的感覺,感覺好像在山裏自己做飯都比家裏大廚的好似的。”


她難得主動這樣衝他說話,令他心跳亂了節拍。夜洛寒走到霍靜染麵前,理了理她的發絲:“小染,你也覺得很好吃?”


“嗯,挺香的。”霍靜染說完,生怕夜洛寒誤會什麽,於是又道:“可能因為之前餓了吧!但是經常這樣吃,也會厭的。”


“沒事,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你明天中午就能吃到霍家大廚做的飯菜了。”夜洛寒凝視著她:“你也不用為了躲我,留在美國。你不是挺喜歡你的工作室嗎?總是視頻會議也不好,早點回國吧!”


“你到底——”霍靜染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你是不是要做什麽?”


“沒有,我隻是送你回家。”夜洛寒說完,低頭,吻住了霍靜染的唇。


他想,他真的要離開了。這幾天的相處,在她剛剛開始有點兒接受他的時候,他卻不得不離開了。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緣分吧!


因為心頭不舍,唇.瓣上的觸感便越發纏.綿刻骨,他的吻一點一點加深,直到將她抵在了船艙壁上。


他撬開她的牙關,強迫她和他糾.纏。


她躲,他追,一點一點逼近,直到她無路可退。


霍靜染的空氣都被奪走,不得不和夜洛寒搶奪。


隻是,她才剛剛主動,他便馬上好似點燃了的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明明是隆冬,可是,霍靜染卻覺得有些熱。


她微微扭動了一下身子,他便將她扣得更緊,而且腳步移動,輾轉到了船艙裏。


夜洛寒一邊吻著霍靜染,一邊脫下外套墊在了硬板之上,然後,抱著霍靜染壓了下去。


這幾天,他們天天躺在那個破舊的木屋裏,其實是什麽都沒做過。


他怕她脫了衣服冷,這裏又沒有藥,感冒了怎麽辦?


可是此刻,他想到他們或許就要麵臨著永久的別離,所有的理性也好、克製也罷,都在這樣的不舍中燃燒!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