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60章 你談的戀愛都是不走心,是走腎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60章你談的戀愛都是不走心,是走腎


宴會裏暗潮洶湧,可是傅禦辰卻絲毫不知。


因為,他這次就是為了宗佳玥來的,好容易當上了她的男伴,又怎麽可能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所以,兩人幾乎是從開場,一直到此刻,都在跳舞。


宗佳玥性格比較活潑,傅禦辰更是擅長交際。


所以,兩人幾乎將所有的舞姿都換了一遍,直到宗佳玥跳得出了汗,實在熱了,這才提議休息。


“你看,我們倆多合拍?”傅禦辰鞍前馬後地給宗佳玥拿水果和點心:“考慮一下唄!”


宗佳玥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傅禦辰,你真不是我的菜,你給我感覺就像小屁孩一樣,我真怕耽誤了你!”


“不就比你小兩歲嗎,哪裏小屁孩了?”傅禦辰坐在宗佳玥旁邊,手臂搭在她身後的椅背上:“美女,我是認真的!”


“行了,不說這些了!”宗佳玥轉頭四處看去道:“大哥和二哥怎麽都不見了?”


“不管他們!”傅禦辰擺了擺手:“佳玥,你以前交過男朋友嗎?”


“怎麽,查我戶口啊?”宗佳玥抬眼看他:“身家比你清白多了!”


“你怎麽知道我交過不少女朋友?看來在暗暗關注我?”傅禦辰拋了個媚眼:“不過,那些都是不走心的,我對你才是認真的。”


“那些不走心,走腎?”宗佳玥一針見血道。


“冤枉啊!”傅禦辰賣萌:“我身心都是純淨的!”


“滾。”宗佳玥白了他一眼。


而就在這時,宗佳玥的手機響了。見到是霍言深打過來的,於是,唇角揚起:“深哥。”


“佳玥,禦辰和你在一起吧?你們幫忙招呼一下賓客,言戈這邊有點事,我需要處理一下。”霍言深道。


“二哥怎麽了?”宗佳玥臉色一變。


“沒事,霍家的客戶你幾乎都認識,所以,如果有人問到,你幫襯一下就好。”霍言深說話很快:“我這邊處理好了就過去。”


“怎麽?”傅禦辰看出來宗佳玥情緒不對。


“沒事。”宗佳玥搖頭,顯然對傅禦辰有些心不在焉:“我們去幫忙招呼賓客吧!”


*


二樓的休息室中,賀梓凝因為透支體力,身體還有些發軟。


所以,結束之後,霍言深便開始安排人調查事情的始末。


隻是,就在這時,心腹打了電話過來……


霍言戈是在露天泳池西麵的一處死角被霍言深的手下發現的,發現的時候,漂浮在水麵上,生命體征幾乎為零。


因為那裏十分隱蔽,從地麵沒法過去,所以即使有記者在被霍言深趕下樓之後,還在泳池附近守過一會兒,卻都沒有發現什麽,隻能泱泱離開。


霍言深聽到報告,馬上衝賀梓凝道:“凝凝,言戈出事了,我去處理一下!”


賀梓凝一聽,連忙拉住霍言深的手:“我也去!”


她開始的時候,迷迷糊糊沒太明白,現在清醒後一思考,頓時反應過來,霍言戈是為了維護她的名譽才跳水的。


現在他出了事,她怎麽可能不管?


“凝凝,你身體還沒複原,好好休息……”霍言深說著,快速往外走。


“沒事,我也去看看!”賀梓凝覺得有些心慌,雖然渾身發軟,但還是快速整理了一下衣服,追了出去。


泳池另一頭的休息室裏,已經有醫生過來對霍言戈進行了急救處理,見到霍言深進來,頓時抱歉地道:“霍先生,我們已經在盡力搶救,但是……”


霍言深大步走到擔架邊,看到霍言戈緊閉的雙眸,還有發紫的唇色,心頭一片慌亂:“不論什麽辦法,必須救他!”


“我們已經聯係了救護車,救護車一到,我們就轉去醫院。”醫生道:“希望來得及。”


正說著,救護車已然到了門口。


此刻,周圍被霍言深的人封鎖,倒是沒有賓客或者記者靠近。


於是,眾人一起,坐上了救護車。


此刻,賀梓凝看到霍言戈接受救治,一動不動,心頭難過得無以複加。


他是因為她才會跳水的,他救了她,她卻渾然不知,剛剛還……


現在,他如果真的無法醒來,她這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


“言深,言戈他……”賀梓凝臉色發白地看著霍言深:“他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他會醒來的,凝凝,別擔心。”霍言深看著自己的親弟弟,認真地道:“他從小都很有主意的,當初掉進海裏都沒事,這次的遊泳池又怎麽可能淹死他?!”


說著,霍言深怕賀梓凝涼,於是將西服脫下來給她披上。


“言戈,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雖然這麽說,賀梓凝內心還是滿滿都是負罪感。


始作俑者必然是想要對付她和霍言深,說不定和當初抓她父母的是同一個人。


那個人,從開始想讓她當眾悔婚,再到此刻設計她和霍言戈,必然,都是為了破壞她和霍言深!


可能多年前能抓走自己的父母,那就證明,那人和賀家必然有仇。


那些都是上一代的恩怨,都是賀家的事。而霍言戈,無疑成了那個人手段下的犧牲品!


由於霍氏酒店原本就在市中心,所以,距離醫院很近。


很快,霍言戈被轉移到了急救病房。


這時,霍言深的手下才有時間講出當時的情況。


“我們發現二少爺的時候,他呼吸微弱,幾乎感覺不到脈搏,我們把他吞進去的水排出來了,但還是不行,可能水溫太低,凍的時間太長了……”


賀梓凝聽到這裏,突然想起,她所在的窗口,距離那個角落那麽遠。


所以,霍言戈竟然是從窗戶這裏潛泳過去的?


這麽冷的水溫,幾十米的距離,他到底是怎麽撐過去的?


有感動和酸脹感充斥著胸腔,她看著病房裏正在搶救的霍言戈,喉嚨哽咽根本說不出話來。


這時,玻璃門打開,醫生的助理走過來,遞過來文件:“霍先生,病人脈搏停止,我們建議嚐試點擊起搏,手術確認書,需要您簽字。”


賀梓凝聽到心跳停止四個字,嚇得幾乎跌坐在地上。


霍言深捏著筆,手指也在發顫,他快速簽下名字:“不論什麽辦法,一定要救醒他!”


“好的,我們盡力!”助理說著,正要進去,想到什麽又道:“霍先生,您可以隨我進去,您想想病人最在乎什麽,看看精神上能不能試圖喚醒他。”


“好。”霍言深答應著,隨著助理走過去。


賀梓凝雖然難過得渾身無力,還是跟了進去。


病床上,霍言戈一動不動,旁邊的心電圖監控,也幾乎是一條直線。


醫生帶著絕緣手套,衝著助理吩咐:“準備電擊。”


賀梓凝哪裏見過這樣的情況,看到醫生拿出電極頭,有些不敢看,卻還是死死看向霍言戈的胸膛。


“準備。”醫生開口道。


隨著第一次電流落下,賀梓凝看到一旁的心電圖監控似乎動了一下,不過,很快又恢複成了直線。


她忍不住眼淚滾了出來:“言戈,言戈,你聽得到我們的聲音嗎?”


病床邊,霍言深看著自己的弟弟,道:“言戈,你是不是要故意嚇我們?那我想說,你成功了!爺爺奶奶其實很疼你,你如果醒不來,奶奶肯定會暈倒,爺爺高血壓會發作,爸媽他們,更是無法承受失去你兩次的痛苦……”


說著,他閉上眼睛:“而我和梓凝,也會內疚一輩子……言戈,這是你的犧牲所想看到的嗎?你還年輕,今後,你最想得到什麽?如果沒有生命,一切就都沒有可能了……”


這時,醫生讓助理稍微調大了電流,開口道:“準備——”


賀梓凝也閉上眼睛,不敢看此刻的殘忍,可是,忍不住脫口大喊:“霍言戈!”


電流落下——


賀梓凝不敢去看,卻在片刻後,聽到醫生驚喜的聲音。


“他怎麽樣了?”霍言深雖然看到心電圖似乎正在趨於正常,不過他是外行,依舊不敢肯定。


“病人心髒正在緩慢複蘇。”醫生讚歎:“真是奇跡!”


賀梓凝這才敢慢慢睜開眼睛看過去……


雖然心率恢複,可是,剛才在水中低溫被凍太久,此刻依舊還沒有複原,所以,醫生依舊還需要對霍言戈進行救治。


再次推出手術室,已經是半小時之後。


霍言戈被轉移到了特護病房,霍言深和賀梓凝守在床邊。


“醫生,為什麽他還沒醒?”賀梓凝看向正在吸氧的霍言戈。


“病人還在深度昏迷中,並沒有解除病危預警。”醫生道:“現在,能做的我們都做了,隻能看他自己的求生意誌了。”


賀梓凝原本以為霍言戈沒事了,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可是……


她看向床上靜靜躺著的男人,想到他從小就不合群,而且很少看他笑。


而那次,他笑起來明明那麽陽光漂亮的。頓時,她的心頭就湧起難以言喻的難過。


眼淚稀裏嘩啦砸下來:“言戈,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你了……你醒來好不好,我們都在等著你……言戈……”


眼淚一顆一顆,落在霍言戈的手臂上,賀梓凝還在繼續自責:“我應該自己回房間的,我為什麽沒有意識到當時身體不對是因為什麽……言戈,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