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48章 垃圾桶裏,有用過的Durex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48章垃圾桶裏,有用過的durex


酒店之中,安靜極了。


直到,響起了扣門聲,賀梓凝才迷迷糊糊有了些許意識。


隻覺得身子酸軟無力,她掀開了沉重的眼皮。


周圍的格局明顯是一個酒店房間,很是陌生,她怎麽會在這裏?


正疑惑間,她突然察覺到不對,艱難地轉頭一看,頓時三魂嚇掉了七魄。


旁邊,怎麽會是穆清歌?而且,他們竟然躺在同一間床上!


穆清歌顯然也被外麵的聲音驚動,睜了眼。


當看到賀梓凝在旁邊的時候,他也嚇了一大跳,但是唇瓣動了動,似乎發不出聲音。


而此刻,敲門聲更加劇烈了。


隻聽有記者在門口道:“凝菲小姐,我們接到線報,說您在酒店和穆清歌先生約會,是真的嗎?”


“穆清歌先生,請問您是在房間裏嗎?”


甚至,已經有人拿起話筒開始現場直播:“各位,我們收到消息,剛剛大婚的賀梓凝小姐其實一直仰慕鋼琴師穆清歌先生的才華,所以,趁著錄製之際,偷偷與穆清歌先生私會。但是,我們相信賀小姐和穆先生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即使他們都在房間,那應該也是談合作……”


“穆先生,請您開門為大家澄清一下行嗎?”


“賀小姐……”


賀梓凝聽到這裏,一下子明白過來什麽了。


當時,她和穆清歌正要聽他剛作的曲,突然就被人從身後襲擊了。看來,是襲擊他們的人將他們帶到了這裏?!


賀梓凝聚起力氣,努力掀開了些許被子,低頭一看,心頭稍微鬆了口氣。


她的衣服還好好的,隻是衣領被拉下去了一截,露出小半肩頭,而旁邊的穆清歌,也隻是解開了上麵的兩個紐扣。


“梓凝……”穆清歌的聲音很微弱,宛若蚊吟:“我起不來。”


賀梓凝試著撐了撐身子,也絕望道:“我也是。”


她掙紮著想要爬下床,可是,才動了動手臂就無力地軟倒在了原處。


此刻,外麵更加熱鬧了。


接著,就聽到有酒店的服務生過來,說要請記者們離開。


可是,有記者說這裏可能從事非法交易,服務生一聽怕了,連忙叫了值班經理,於是,經理讓前台送來了房卡。


“我們都相信,我們收到的圖片隻是一場誤會!”有記者對著直播鏡頭道:“所以,現在就是為賀小姐和穆先生澄清的時刻!”


說著,她用門卡打開了房門。


一瞬間,所有記者齊齊湧了進來,當看到賀梓凝和穆清歌還真都躺在床上時,也震驚了那麽兩秒。


反應過來的眾人連忙拿起相機,開始狂拍。


頓時,閃光燈亮成了一片。


甚至,還有人看到,地上扔著一個打開了的避.孕.套包裝!


一個細節,頓時點燃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於是,所有的問題鋪天蓋地湧來。


“穆先生,您和賀小姐是早就認識,所以今天錄製之後,才會情不自禁嗎?”


“賀小姐,您在和霍先生大婚時候說過的那些話,我們都還感動於心,難道,那些不過都隻是走走過場而已,您的真愛是穆清歌?”


“賀小姐,你有想過,你這麽做,對得起霍言深先生麽?!”


“穆先生,您在鋼琴上的造詣和譜曲方麵的天才思維我們都很認同,但是,您今天的做法,難道不擔心自毀前程?!”


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記者將整個大床圍住,話筒遞到了賀梓凝和穆清歌麵前,非要二人一個說法,否則,絕不罷休!


而此刻,卻有記者走到了洗手間,然後,一道聲音驀然尖銳:“各位,我有發現了!”


說著,她連忙對著洗手間的垃圾桶拍照,還將裏麵那個用過、還帶著液體的避.孕.套拍了好幾個大特寫。


站在外圍的記者全都看到了,頓時,似乎鐵證落實,整個房間完全炸開了鍋。


賀梓凝不知道自己該怎麽辯駁,問題太過尖銳,而且接二連三,她渾身發虛,甚至都無法插嘴。


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下,到底如何才能讓謠言不攻自破?


閃光燈亮得更頻繁了,記者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賀梓凝很想逃離,可是因為連躲避的力氣都沒有,她隻能繼續暴露在這樣的鏡頭下。


而就在這時,外麵突然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接著,原本圍著他們的記者看清了來人後,一下子蜂擁了過去。


“霍先生,請問您也是剛剛得知賀小姐和穆……”


記者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霍言深一個冷眸掃了過去。


她不知為什麽,突然就嚇得住了嘴。


於是,原本喧嘩的房間,此刻倒是突然一片安靜。


霍言深大步走到床前,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場有記者不怕事大刻意為之,還是什麽,當霍言深走到床邊的時候,剛好看到那個用過的避.孕.套和包裝。


他瞳孔縮了縮,轉而將目光落在床上。


賀梓凝衣服已經被她自己拉好了,而穆清歌完全不能動,所以襯衣扣還開著,胸膛半敞。


眾人都等待著霍言深的反應,所以,房間裏安靜得有些詭異。


賀梓凝對上霍言深不知喜怒的目光,心頭一沉。


她唇.瓣動了動,發不出聲音,卻有滿滿的委屈流露出來。


她向來都知道,他的性格,從來不容許任何人染指他的東西。


而此時此景,她雖然沒有做過,可是拿不出任何證據,百口莫辯。他,會相信她嗎?


此刻,霍言深傾身過去,叫她:“凝凝?”


賀梓凝一聽他的聲音裏似乎沒有發怒的跡象,心頭微鬆,終於能夠發出顫音:“言深,我沒有……”


她的聲音很小,隻有霍言深和穆清歌能聽清。


霍言深卻聽得身子微微一僵,然後,他伸臂將賀梓凝抱了起來。


這時,記者又拿起話筒:“霍先生,您對賀小姐這次……”


賀梓凝被霍言深抱在懷裏,隻覺得身子漸漸回了溫度,她無力地去抓他胸口的襯衣:“言深,我真的沒有……”


“霍先生,這件事,會對您和賀小姐的婚姻造成影響嗎?還有賀小姐之後的專輯和明年春季的電影……”記者的話說到這裏,驀然被霍言深打斷。


他一邊將賀梓凝摟著,一邊蓋著她的臉,不讓閃光燈繼續落在她的臉上。


他的眸底都是冷銳的光,聲音擲地有聲:“你們沒聽到她說沒有嗎?!她說沒有就是沒有!這件事,明顯是有人陷害,如果各位再繼續造謠,很可能麵臨刑事責任!”


說罷,抱著賀梓凝大步往外走。


兩旁,有記者仍是不甘,還在身後追問,可是,卻都被霍言深完全漠視。


他大步往前,記者也好、看熱鬧的也好,全都自覺地讓開了一條道。


這時,趕過來的沈南楓快步走進房間,收拾殘局。


記者捉住了人,連忙問道:“沈先生,請問您的回答是霍先生授意的嗎?能不能給我們和廣大凝菲的歌迷、穆先生的粉絲一個解釋?”


“對,現在我能代表霍先生說話!”沈南楓說著,轉身看向床上的穆清歌,道:“穆先生,您身子有否能動?”


“不能動,”穆清歌被喂下的藥劑量比賀梓凝要大不少,說話虛弱又艱難:“我們是被人打暈的……”


“各位看到了,情況顯然並非如大家猜測的那樣。”沈南楓道:“霍先生已經報警,各位今天也算是目擊者,所以,請都留下來,不要亂碰房間內的東西,配合警方調查!”


記者們不由麵麵相覷,互相對視:難道,這裏麵還真有什麽陰謀?


而此刻,霍言深已經抱著賀梓凝到了車裏。


他將她放好,正要給她係安全帶,她又開口了:“言深,你相信我……”


說著,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落了下來。


嚐過輿論壓力的她,深知輿論能夠造就一個人,也能毀滅一個人。


而他,會不會覺得她和別人躺在一起過,嫌棄她髒?雖然,她和穆清歌根本什麽都沒有。


或者,覺得她讓他丟了他的麵子,生她的氣?


賀梓凝心裏沒底,突然有些懷念過去她心底用來偽裝堅強的防禦牆。


“寶寶,怎麽哭了?”霍言深伸手去給她擦掉眼淚。


見越擦越多,他連忙將她從副駕駛座撈過來抱在懷裏:“是不是還有哪裏不舒服?”


她淚眼婆娑地看著他:“我沒力氣。”


“我們去醫院!”霍言深哄道:“到了醫院讓醫生好好看看。”


賀梓凝卻抓住他的手:“言深,你相信我嗎?我和他真的沒有做過什麽……”


“寶寶,我當然相信你。”霍言深抱緊賀梓凝:“就好像我剛剛說的,你說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她聽得心頭猛地一震,剛剛那樣的情況,幾乎是鐵證如山,他依舊相信她?!


心裏說不出滋味,眼淚落得更快。


霍言深見狀,連忙摟緊她,輕哄道:“寶寶,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說著,他的眸底一片殺氣,到底是誰做的,他一定要揪出來!


而這時,突然有個人影跑來。


霍言戈似乎從很遠趕過來的,因此,到來的時候,都還有些喘氣。


他看向霍言深懷裏的賀梓凝,緊張地道:“哥,她怎麽樣了?”


“她沒事,我馬上送她去醫院檢查,我懷疑她身體裏有麻藥的成分。”霍言深說完,抬眼看向霍言戈:“你怎麽來的?”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