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29章 地下情人和得寵妻子的區別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29章地下情人和得寵妻子的區別


“我答應你。”夜洛寒道。


實際,他根本沒有什麽視頻。


而且,就算是有視頻,他也不可能將自己女人那樣的畫麵讓別人看了去!


“好,那就說定了。”霍靜染眸子裏,仿佛下了什麽決心。


即使有那張證,她也不會任由他威脅,老老實實和他成為夫妻的!但是,她必須先拿回視頻!


夜洛寒見她答應,頓時心頭一鬆。


他抱著她:“不想做了?”


她的手握緊:“不想。”


他將她放下來,伸手將她的禮服裙整理好,然後道:“我先出去,看到沒人後,你再出來。”


“嗯。”霍靜染答應了一聲。


夜洛寒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出去,看到沒人,於是,轉頭衝裏麵的霍靜染道:“小染,可以了。”


霍靜染應一聲,連忙推開門,快步出去。


哪知道,地麵有些滑,她因為著急,踩到格子下方地磚的時候,被帶得猛地一滑,不由驚呼出聲。


門口的夜洛寒一聽,連忙轉身過來,伸臂去抱她。


可是,卻稍微晚了一步。


霍靜染雖然沒有摔倒,但是剛剛不知道伸手去抓了什麽,手掌被劃開了一道傷口。


“啊——”她倒吸一口氣,低頭一看,掌心已然滲出鮮紅的血。


“小染,怎麽了?”夜洛寒心頭一緊,連忙拉起霍靜染的手。


當看到上麵的鮮血時候,他好像被刺痛了,馬上道:“我帶你去包紮!”


“不用了!”霍靜染道:“我自己去就行!”


他蹙眉,不由分說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快步往外走。


拍賣會門口有服務生,夜洛寒說明需要之後,服務生連忙道:“小姐的傷口有些長,我們隻有普通創可貼,但是門口有救護車……”


話還沒說完,夜洛寒已然抱著霍靜染去了樓下。


隆冬季節,雖然隻是幾步,霍靜染還是被冷風吹得一顫。


夜洛寒幾乎是抱著她跑去的救護車。


“醫生,她的手受傷了!”他著急道。


醫生見慣了大傷口,見到一點兒小傷竟然就送來救護車,也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看在夜洛寒緊張的模樣,還是道:“別擔心,我們馬上幫她消毒處理一下!”


見要擦酒精,夜洛寒連忙拉住霍靜染另一隻沒有受傷的手,握緊:“小染,可能會有些疼。”


她根本不知道他為什麽突然變了態度,於是,沒有吭聲,任由醫生處理著。


這樣的疼痛感對她來說,似乎在十年前就已經嚐過很多了。


所以,霍靜染隻是微微蹙了蹙眉,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反倒是夜洛寒看到鮮血清理後的傷口的時候,覺得心頭最柔.軟的地方,被什麽東西狠狠地咬了一口。


傷口有五厘米長,醫生進行了簡單包紮,叮囑道:“結痂之前,都不要碰水,以防傷口感染。如果夜裏的話,可以適當敞開傷口,這樣好得快些。”


夜洛寒點頭,問道:“應該不會發炎吧?”


醫生笑笑:“不會的,這麽點兒小傷,又不是在很髒的地方弄破的,不會有事!”


“好的,謝謝醫生!”夜洛寒點頭。


醫生道:“不客氣!”說罷,又轉頭對一直沒怎麽說過話的霍靜染道:“小姐,你男朋友真緊張你!”


霍靜染的心頭微微一縮,轉開了眼睛。


而夜洛寒聽到這句話,卻揚起了久違的笑容。


他衝醫生打了招呼,正要將霍靜染抱起,突然想起什麽,於是,將身上的西服脫了下來,披在了霍靜染的身上。


她一動,他馬上按住她的手,眼睛眯了眯。


霍靜染怕他在救護車上做出什麽驚人的舉動,隻好任由夜洛寒將她又抱了起來,向著拍賣會的酒店走去。


二十多米的距離,兩人都沒有說話,安靜得有些過分。


可是,夜洛寒卻是自這一個月來,第一次升起滿滿的愉悅滿足情緒。


他低頭看著懷裏的霍靜染,放柔了聲音:“小染,我一會兒去你家接你?”


霍靜染明白,她得先回去,但是,不到兩小時,就得去夜洛寒那裏,完成先前的合約。


她咬了咬唇:“不用,我自己去。”


他心頭有些不悅,可是,又不想打破兩人此刻難得柔和的氣氛,於是商量一般道:“小染,你的手受傷了,不適合開車。”


她的心頭,湧起一陣頹然:“好吧,隨你。”


夜洛寒點頭:“好,那拍賣會結束後,我就開車去你家門口等你。”


此刻,他們已經到了電梯前,霍靜染動了動身子:“我自己上去。”


他雖然有些不甘、雖然想到她上去後,又會和那個男人坐在一起,可是,夜洛寒隱約覺得,他如果再逼她,說不定還會造成很壞的結果。


所以,他點頭,將她放了下來。


霍靜染站穩,將身上的西服遞給夜洛寒:“謝謝。”


他接過去,隻覺得他的西服上,似乎有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這樣的認知讓他愉悅,他見她要先進電梯,於是叫住了她:“小染!”


她抬眼,靜淡地看著他。


“沒有,就是想說,你今天很漂亮!”夜洛寒說完,覺得自己心跳都加快了速度。


“謝謝。”霍靜染說完,沒再看夜洛寒一眼,直接關了電梯的門。


看到電梯門緩緩關閉,夜洛寒拿起手裏的西服,深深地嗅了一口。


拍賣會完美收官,今天霍言深和時衿言在捐贈榜上並列第一。


助理去辦完了相關付款事宜,此刻,霍言深的手裏,已經多了那枚羊脂玉手鐲。


他拉著賀梓凝的手從大廳走出來,卻沒料到,竟然在出口還遇到了喬南之和簡安安。


霍言深仿佛沒看到二人一般,伸手攬住賀梓凝,低頭吻了她一口:“寶寶,手鐲沒有油不好戴?等回家老公幫你戴!”


賀梓凝抬眼:“好啊!”


簡安安聽到‘手鐲’二字,心頭更加難受。


她也很喜歡,可是,她隻是喬南之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地下情.人,即使一枚普通的首飾,他都不會給她買,更何況……


“梓凝!”擦肩而過的時候,喬南之卻突然開了口。


賀梓凝困惑地抬眼,衝他淡淡道:“喬先生,有什麽事嗎?”


喬南之見到賀梓凝此刻的表情,就知道她對他和簡安安在一起必然是誤會了。


可是……


雖然霍言深就在賀梓凝身旁,可是,他不知道為什麽,突然還是想和她說句話:“你今天很漂亮!那個手鐲也很配你!”


“謝謝——”賀梓凝的話還沒說完,旁邊的霍言深就開口了。


“喬先生,我妻子是很好看!不過,她再漂亮也比不上喬先生眼光的獨到程度!”說著,霍言深掃了一眼喬南之旁邊的簡安安,微笑道:“喬先生,如今世界大同,具有獨特鑒賞能力的人已經不多了,你再接再厲!”


說罷,好似長輩一般,拍了拍喬南之的肩膀,然後,攬住賀梓凝,繼續往前走。


簡安安聽到霍言深諷刺的話,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又不敢發作,隻得將拳頭捏得死緊。


而喬南之看到賀梓凝離開的背影,心頭微歎,梓凝,你終於遇到了一個很愛你的人,從前的我以為隻能是我,現在才明白,終究不是。


我得到了開頭,卻終於錯失了結局。


當晚回家,霍宸晞還沒睡。霍言深拿出拍賣會送的一個小玉佩來到霍宸晞的房間:“晞晞,爸爸送給你的!”


他有些自責,他好像習慣性記得老婆不記得兒子。老婆的首飾是他花大價錢拍的,而兒子的卻是贈品……


隻是,霍宸晞哪裏知道?


他看到一個漂亮的白玉玉佩,不由眼睛一亮:“爸爸,我要找漂亮媽咪給我做一條腰帶,把它掛在腰帶,就好像電視裏的大俠一樣!”


霍言深不由笑了:“大俠都有名號,你的名號是什麽?”


“晞楚霸王!晞就是我自己的那個晞!”小家夥拍著胸.脯,一臉得意道。


“西楚霸王最後被劉邦打敗了!”霍言深無情地揭穿他。


“我晞楚霸王能滅掉無數個劉邦!稱霸世界!”


兩人正對話著,賀梓凝進來了。


她微笑道:“在聊什麽呢?”


“晞晞有稱號了,叫晞楚霸王。”霍言深說著,從賀梓凝手裏接過手鐲和油。


“西楚霸王?”賀梓凝在沙發上坐下,笑著問兒子:“那誰是虞姬呢?”


“沒有虞姬!”霍宸晞道:“我對女人不感興趣!”


“什麽?!”霍言深聽到這裏,瞬間不淡定了:“臭小子,難道你對男人感興趣?!”


“哎呀,孩子還這麽小,怎麽就說這個!”賀梓凝搖了搖霍言深的手臂:“別把兒子教壞了!”


“這叫贏在起跑線上!”霍言深說著,衝霍宸晞挑眉:“改天看到哪個喜歡的小女生,告訴你爸我!”


霍宸晞聽了,衝霍言深眨了眨眼睛,就好像父子倆的暗語。


賀梓凝見狀,噘嘴。


“好了,兒子該睡了!”霍言深說著,一把將賀梓凝抱起來:“我們不要打攪兒子!”


小家夥見到二人離去的背影,隻覺得霍言深真正想說的是:不要讓兒子打攪到我們……


他過河拆橋啊,追到媽咪就忘了兒子,這是什麽不靠譜的爹?!


不行,他得把媽咪搶回來,給忘恩負義的爹一個教訓!


*作者的話:


夜洛寒今天表現在開始轉好哇,繼續努力!


深哥,你兒子要搶你老婆了,還不快哄好小的~


謝謝heart的打賞!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