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28章 至始至終,想要的都隻有你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28章至始至終,想要的都隻有你


陳馳看了顏慕槿的動作,整個人坐在那裏,就好像被扇了耳光一樣。


原本,他還想著,他認識了有錢的女朋友,以後還能找顏慕槿出來玩玩,給她買個施華洛世奇哄她,讓她更喜歡他,卻不料……


這時,他身邊的女人也意識到了什麽。身為商場老手的,怎麽可能這點關係也看不出來?


她轉眸,目光淩厲地看著陳馳:“你和顏慕槿什麽關係?”


“我……”陳馳笑了笑:“就是以前同學而已。”


“我最恨別人背叛我!”女人道:“還讓我看上已久的杯子落到別人手裏!你可以滾了!”


“寶貝兒……”陳馳哀求。


可惜,女人說翻臉就翻臉,直接將手從陳馳手裏抽出來:“今天慈善會後,帶著你的行李,愛去哪去哪!”


此刻,時衿言捏了捏顏慕槿的鼻子:“乖慕槿,回家老公給你獎勵!”


她眨眼,謹慎地問:“哪種獎勵?”


“讓你氣色變好的獎勵。”時衿言一本正經道。


顏慕槿咬了咬唇。


“不想變好?你看,你嫂子今天誇你了呢!”時衿言誘.惑道。


“想變好……”顏慕槿聲如蚊呐。


時衿言聽了,頓時笑了,他揉了揉她的頭發,大方道:“好,滿足你!”


“謝謝衿言哥哥!”顏慕槿有些臉熱,不過想到賀梓凝都誇她了,頓時覺得,為了美,拚了!


這時,禮儀小姐呈上來一張清代晚期的山水畫。


坐在前排的霍靜染見了,頓時坐直了身子。


不知道為什麽,她看到這幅畫的瞬間,就喜歡上了。


她轉頭衝保鏢盧敬道:“一會兒你來舉牌,幫我拍下來!”


“好的,大小姐!”盧敬點頭,也認真起來。


起拍價45萬,不算高,但是,一般這樣的名人字畫最終的成交價都會比起拍價高上很多。


果然,字畫出來,就有不少人加價。


霍靜染看火候差不多了,這才衝盧敬點頭,示意他可以出價了。


而就在這時,角落某處,夜洛寒眯起眼睛,看向了正在舉牌的男人。


霍靜染隻是周末在夜洛寒那裏住,今天周五,距離他上次見她已經有五個整天,而他給她的期限,不過隻有一周。


可是今天看來,她根本沒有和那個男人離婚的打算!


夜洛寒想到這裏,手指緊握成拳!


就算恨,她也隻能說是他的,絕不容許別的男人染指!


這時,前方的競價還在繼續,而霍靜染也不出意外地得到了這件拍品。


她聽到主持人宣布拍品成交的時候,頓時揚起了笑容,衝旁邊的盧敬道:“盧敬,成功了!價格也還不錯!”


盧敬微笑道:“大小姐很喜歡這幅畫?”


“嗯,不知道為什麽,第一眼看到就覺得很喜歡。”霍靜染道:“我回去把它掛在書房裏!”


可是,剛剛說完,突然又想起夜洛寒的脅迫,頓時,蹙了蹙眉。


“大小姐,沒事吧?”盧敬問道。


霍靜染搖頭:“沒事,接下來其他拍品應該沒有喜歡的了,你反正幫我留意一下,我去下洗手間。”


“好的。”盧敬答應道。


霍靜染起身走出大廳,用完洗手間,正要出去,手臂突然被男洗手間裏伸出的一隻手拉住。


接著,那道力量猛地一帶,她便跌入了一個堅.硬的懷抱裏。


帶著末日氣息的吻,就此壓了下來。


動作太快,她完全沒有任何可以呼救的時間。


而在她的整個身子被禁錮的瞬間,她也知道了男人的身份。


除了夜洛寒,沒人會這樣!


而他,什麽時候來的?還是說,剛剛拍賣會他也在現場?!


可惜,她根本沒有任何思考的餘地,他便已經將他的氣息侵占了她所有的呼吸。


她無法動彈,甚至在他胸膛的禁錮下,連呼吸都有些不暢。


夜洛寒好似瘋了一樣,直到霍靜染被吻得迷離,他才稍微放開她的唇,然後順著她的脖頸吻下去。


她今天參加晚宴,穿的是一字肩的禮服裙。


他的吻落在她的鎖骨上,再一路輾轉往下。


霍靜染終於能大口呼吸,她看到他竟然吻向她領口的位置,又氣又急:“夜洛寒,你發什麽瘋,這是公眾場合!”


他抬眼,眸底是陰霾和烈火摻雜的洶湧:“公眾場合,你就帶著那個男人?!”


她狠狠地瞪著他:“與你無關!就算是我們的合約,現在也沒到午夜12點!”


“合約?!”夜洛寒胸口起伏,是,他和她之間,除了合約,什麽都不是!


想到這裏,他覺得心底被撕扯得厲害,先前在大廳裏看到的畫麵,再次清晰。


他看到她對那個男人笑,看到兩人互動,看到男人擔心她的眼神……


所有的所有,都讓他嫉妒得發狂!


“現在的確沒有到12點,但是,我有沒有對你說過,讓你和他離婚?!”夜洛寒眯著眼睛:“但是,我隻看到,你根本沒有這個打算!那麽那個視頻……”


霍靜染怒目看著夜洛寒,冷笑:“你就是這麽想把一個不愛你的女人娶回家?!夜洛寒,你真是夠失敗的,娶不了自己最愛的,隻能娶一個最不愛的,回家發泄!”


“閉嘴!”他聽不得她說她是不愛他的女人。難道,她愛她那個沒本事的老公?!


仿佛被千萬隻毒蟲啃噬著骨血,夜洛寒一把扣緊霍靜染,低頭又吻了下去。


他實在找不到別的辦法,能夠改變她的思想。所以,他吻她、占有她的身體,想要讓她的身體裏,都是他的氣息,蓋上他的烙印!


聽起來很悲哀,可是,卻別無選擇……


而就在這時,突然有腳步聲從外麵傳來。


霍靜染心頭一驚,要推開夜洛寒,他卻帶著她,進了其中的一個格子,關上了門。


腳步聲掠過男洗手間,去了旁邊的女洗手間。


霍靜染聽到這裏,微微鬆了一口氣。


可是,夜洛寒卻不給她任何的喘息餘地,他的吻,又再次席卷。


逼仄的空間,耳鬢廝磨的聲音變得更加清晰,霍靜染氣結,抬腿要去踹夜洛寒受傷過的那裏,卻被他趁機分開了雙.腿。


她大驚,還沒來得及反抗,他的手,便探入了她的裙擺。


“夜洛寒,你——”她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他的眸子發紅,似乎除了她,什麽都看不到。


她掙紮,他將她扣緊,再往上托起,猛地抵了進去!


霍靜染的眼睛,一下子睜大!


可是,此刻這個姿勢,她沒有任何攀附,要不是身子被夜洛寒拖著,早就摔下去了!


他將她抵在洗手間的隔板上,用力地衝撞著。她無處借力,不得已,隻好抓住夜洛寒的肩膀。


可是,他一用力,她又差點滑下來,而且,洗手間動靜太大,如果一會兒有人來了……


霍靜染不得不伸臂環住夜洛寒的後脖頸,將重心落在他的身上,聲音低了很多:“能不能別在這裏?”


似乎,這是他們重逢以來,她第一次主動親近他、對他服軟。夜洛寒隻覺得心跳漏掉了幾拍。


他停下來,似乎衝她商量一般:“那我們換一個地方?”


偏偏,這時又有人進來。


盧敬見霍靜染許久沒有回去,不由有些擔心,而她的手機放在包裏沒有拿,他聯係不到她,隻能出來尋找。


女洗手間他找過了,沒有人。


而男洗手間這邊,他覺得應該不可能,不過還是過來看看。


霍靜染之前對他交代過,如果在外麵的場合,就叫她名字,所以,他看到洗手間有一格緊閉的時候,於是敲了敲:“靜染?”


一門之隔,霍靜染身子一顫。


她從未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本能地伸臂將夜洛寒抱得更緊,將臉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或許因為她的依靠,讓夜洛寒心底的嫉妒都化解了幾分。


原本,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隻要他告訴外麵的男人,霍靜染在裏麵,那麽……


可是,他卻放自然了聲音,道:“誰?”


盧敬聽到是男人,似乎也沒什麽動靜,於是道:“不好意思,打攪了!”


說完,便走了出去。


格子裏,霍靜染依舊還有些發抖。


夜洛寒也沒有再繼續,而是抱緊她,沒有說話。


外麵,盧敬心念一動,殺了個回馬槍。


不過,當他再次進來的時候,發現似乎真的沒問題,這才離開,準備去別的地方尋找,或者通知霍言深。


霍靜染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她抬起頭,看著夜洛寒,一字一句道:“你到底要什麽?”


他凝視著她,他們的身體依舊還緊密結合著,他發現,他要得很簡單,至始至終,都不過隻有一個她而已!


“你。”夜洛寒凝視著他:“馬上和我結婚!”


好半天,霍靜染才掀開唇.瓣,聲音淡淡的:“好,知道了。”


他的心湧起驚喜,緊張得無以複加:“你們什麽時候辦完手續?”


霍靜染仿佛下定決心一般道:“等言深和梓凝結婚那天,我和他辦手續,然後,馬上和你結婚。”


“還有六天。”夜洛寒的心砰砰直跳:“好,我等你,不要讓我失望。”


霍靜染道:“我和你領證後,你馬上把我的視頻還給我,並發誓,不會留任何拷貝!”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