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15章 你睡著了,就偷偷摸我胸肌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15章你睡著了,就偷偷摸我胸肌


夜洛寒發現,即使身下的人就好像死魚一樣,他的身體還是因此發了瘋一樣得興奮!


他不由想起,幾年前,他為了報複她,找了女人。那女人也脫光了爬上他的床,可是,他到了關頭,卻還是覺得無法忍受,直接將一絲不掛的女人趕出了門。


之後,也遇見過各種類型的誘.惑,可是,他竟然連一點兒興趣都提不起來。


難道,隻有霍靜染可以?為什麽?!憑什麽?!


他一邊衝擊,一邊瘋狂地吻她,直到她的身上,布滿了他的痕跡,她的手機鈴聲響起,他看到屏幕上顯示的‘老公’二字,恨得紅了眼睛,卻同時在她身體深處釋放。


鈴聲響了很久,一直到屏幕熄滅,房間裏的瘋狂才跟隨著慢慢退溫。


空氣裏,彌漫的都是情.欲後的味道,有些腥味兒。


夜洛寒從霍靜染身體裏抽出來,然後,轉身冷漠地離開,就好像她是他招過來臨幸的女人,結束了,她就該滾了。


耳膜裏,有男人上樓梯的聲音。好半天,沙發上的霍靜染這才慢慢動了動身子。


她跌跌撞撞坐起來,拿到了茶幾上的手機,給保鏢回了電話過去:“盧敬,不好意思,剛剛睡著了。”


“哦,大小姐,我看您一直沒回來,您沒事吧?”盧敬問道。


“沒事。”霍靜染聲音幹澀道:“今天在朋友家,估計不回去了。”


盧敬道:“好的,大小姐,您照顧好自己,有任何事,第一時間給我電話。”


“好。”霍靜染掛了電話,關上手機,唇角,卻湧起一抹自嘲。


她伸手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卻發現完全碎裂,根本沒法再穿。


而房間門被緊鎖著,她也根本無法出去。


她重新回到沙發,閉上了眼睛……


夜,越來越濃,直到許久,霍靜染因為渾身酸痛,終於無法支撐,睡了過去。


而在她睡著後不久,早就去了臥室的夜洛寒卻從樓上下來了。


他已經重新打開了電閘,頓時,便看到了沙發上睡著的女人。


她的衣衫破碎,身上布滿了他剛剛留下了痕跡,青青紫紫。


她雙眸緊閉,秀氣的眉蹙著,似乎在夢裏也不開心。


他慢慢地向著她走過去,低頭凝視著她。


她縮了縮身子,蜷在沙發裏,似乎覺得有些冷,無意間將手臂都抱得很緊。


黑色的沙發,白皙的女子,強烈的色彩對比。


夜洛寒俯下身,眸底翻滾著激烈的情緒,可是,抱起霍靜染的時候,動作卻很輕,好似捧著易碎的泡沫。


他小心翼翼地將她抱到了他的臥室,再輕放在了床上。


他躺上去,看了一眼在他身側的她,隻覺得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關了燈,房間的一切再度陷入黑暗,夜洛寒伸出手臂,將霍靜染攬入了懷中。


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麽,輕哼了一聲,卻沒有醒。


*


而醫院的病房裏,卻是另一番氣氛。


不得不說霍言深的體質很好,他的傷口恢複得很快,這天,已經能夠下地了。


能下地,便已經不再用導尿管,半夜的時候,他突然有些想去洗手間,於是,從床上撐了起來。


他一起來,旁邊守夜的男護工就被驚動了,走過去扶住霍言深下床。


他用完洗手間,衝護工道:“你去休息吧,我去裏麵的房間。”


護工知道霍言深去找賀梓凝,於是點頭:“霍先生,您小心!”


霍言深輕手輕腳地來到賀梓凝的門口,走了進去。


她似乎睡得頗香,他能聽到她均勻綿長的呼吸聲。


借著微光,他看到她將自己裹得好似一個蠶寶寶,隻露出大半張臉在外麵。


看了一會兒賀梓凝,霍言深這才坐到了床邊,然後,慢慢躺了上去。


她似乎有所察覺,翻了個身。


他伸手,勾了勾被子,將手伸了進去,拉住了她的手。


黑夜能將人的感官無限放大,所以,她的手在他的掌心,顯得比過去更加柔.軟。


隻是,依舊還有淺淺的繭,在她柔.軟的手心裏,格外突兀。


他好想抱抱她,可是,又怕把她弄醒,於是,就這麽牽著。


可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麽,還是她已經將他的懷抱當成了習慣,所以,在霍言深覺得不蓋被子稍微有些涼的時候,身側的賀梓凝便掀了掀被子,直直地向著他的懷裏滾去。


他一把伸手抱住,雖然她湊過來的時候碰到了他的傷口,可是,他依舊揚起了唇角,


霍言深拉過被子,將他們都裹在了被子裏,裹成了一個合體蠶寶寶。


第二天,賀梓凝醒來,感覺到渾身上下不但暖,還有些熱。


她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窩在霍言深的懷裏。


她不由愣了愣:“言深?你怎麽在這裏?”


他側頭吻了她一口:“沒有你,我睡不著。”


她一下子想起什麽,連忙稍微遠離他的身體:“我有沒有在你懷裏亂動,有沒有碰到你的傷口?”


霍言深正要說沒有,卻心念一動:“有。”


“啊?”賀梓凝心頭一驚,連忙道:“我看看怎麽樣了?”


說著,賀梓凝掀開被子。可她沒有看到霍言深傷口的紗布有血跡,反而看到了距離紗布十厘米的地方,高高豎起的旗幟。


她的臉一下子紅了:“你——”


“寶寶,都是你幹的!”霍言深一臉無辜:“你主動爬到我懷裏,還伸手在我身上亂摸。”


“怎麽可能?我睡覺不會亂摸的!”賀梓凝申辯道。


“你睡著了就愛亂摸我。”霍言深說著,指著自己打開的睡衣扣子:“這裏都被你霸王硬上弓扯開了,就為了摸我胸肌。”


賀梓凝看到他衣服扣子的確開了三顆,心頭懷疑,她睡覺難道真有這嗜好?!不會吧……


“寶寶,要不然為什麽我每天早上起床,都會要你一次呢?”霍言深道:“就是你點火點的!”


賀梓凝語塞。


“小寶寶,是不是想要?”霍言深湊近賀梓凝,呼吸落在她敏.感的耳垂上:“但是我現在傷著,暫時還不能運動,就算你坐上來,因為傷口太靠近,也……”


“啊啊啊!”賀梓凝抓狂,一大早就聽他這些渾段子!


都受傷了,滿腦子還是這些!


“寶寶,你不用害羞,因為我也想!”霍言深抱住賀梓凝,氣息不穩地道。


他受著傷,她又不敢亂動,隻好任由他親.吻她的耳垂,弄得她幾乎要瘋了,身體裏竟然還真升起了空虛感。


這樣的狀況,一直到護士進來查房,賀梓凝才得以解放。


她的臉頰紅的、耳朵粉色,整個人明顯一副春心萌動的模樣,走進洗手間看到自己這般模樣,她又羞又惱。


她匆匆對霍言深說了一聲去樓下買點東西,就快步去了病房外。


一路出去,賀梓凝因為腳步太快,沒有注意腳下的地磚是剛剛拖的,她的腳底一滑,就向著前方摔了過去。


她心頭一驚,本能地伸手抓可以攀附的東西,卻抓住了一隻手臂。


接著,麵前的男人將她扶起,聲音溫柔:“沒事吧?”


她回過神來,抬起眼睛,便看到了一張驚.豔的麵孔。


這樣的麵孔太特別,所以,她一下子就記起來在哪裏見過了。


那天,霍靜染突然暈厥去醫院,她下樓拿外賣的時候,就遇見過這個男人。


“謝謝您!”賀梓凝站穩,放開卿少的手:“剛剛不好意思,沒有抓傷你吧?”


他微笑地凝視她:“沒有。”


她感覺他的表情怪怪的,就好像他認識她一樣,於是,賀梓凝馬上戒備地道:“那打攪先生了!”


說罷,連忙繞開卿少離去。


卿少轉身,看著賀梓凝消失的背影,隻覺得手臂上還停留著她剛剛留下的觸感。他的眼睛裏,還停留著她緋紅著臉頰、抬眼看他的模樣。


賀梓凝走到樓下,發現不知什麽時候,外麵竟然下了雪。


應該是從昨夜開始的吧,已經給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銀裝。


她很喜歡下雪,於是,伸出手,去感受雪花落在指尖的感覺。


直到有些涼了,她才反應過來,她是到樓下買她想了一天的烤紅薯的。


她將衣領立起來,快步跑到醫院門口烤紅薯的攤前,選了一個看起來又香又幹的,伸手要去給錢,卻發現自己剛剛太匆忙,根本忘了帶錢包!


而且,她手機也放在病房沒拿,此刻,看到小攤老板包好遞過來的紅薯,一臉尷尬。


“八塊五。”老板道。


賀梓凝唇.瓣動了動:“老板,我把錢忘病房了,馬上回去拿……”


真是沒有比這更丟臉的事了,都怪霍言深,大清早的弄得她大腦都混沌了!


“我幫她付。”這時,一道男聲傳來,賀梓凝轉頭一看,頓時驚訝道:“先生,您也買紅薯?”


“嗯。”卿少指了一個:“老板,幫我把這個包起來,一起算錢。”


賀梓凝有些不好意思:“先生,謝謝您,您在哪個病房?一會兒我回去把錢還給您!”


“1209。”卿少道:“我的病房號。”


這,算不算是她也去病房看他了?卿少偷偷地勾了勾唇角。


*作者的話:


呃,夜洛寒斷糧十年,終於吃上了肉~


我另一本書章節被鎖住了,我沒權限解鎖,更不了,一會兒等編輯上了班才能更了,不好意思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