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10章 是不是懷念我當時的服務?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10章是不是懷念我當時的服務?


這天白天,賀梓凝都在錄製新專輯,因為錄製完後,還有很多室外的鏡頭需要補拍,每天都安排得滿滿當當。


當晚回到家洗漱完畢,她拿出手機習慣性地刷了一下微博。


微博上,她的每條微博都有相當的轉發和評論,關於她的話題,也都保持著熱度,而且,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負麵消息。


看到這裏,賀梓凝的唇角揚了揚,接著,她很隨意地翻看了一下私信那裏。


她之前私信太多,所以設置了隻接受關注人的,所以,此刻界麵倒是清晰明了很多。


隻有幾條朋友發過來的,然後,就是另一個陌生的賬戶發的。


賀梓凝有些奇怪,這個賬戶看起來很陌生,她明明沒有關注的,怎麽能夠接收消息呢?


於是,她點開來看。


隻一瞬間,賀梓凝臉上的血色就褪為了蒼白。


她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發緊,直到,再次看向那張照片。


照片裏,男人女人的手腳都被鎖住,手腕上、臉上都有傷痕,頭發淩亂。


可是,她卻能輕易地認出來,那是她的親生父母!


賀梓凝縮小圖片,看向上麵的字。


隻有兩行,內容簡單:“要想他們不死,那就在下個月和霍言深的婚禮上,當眾拒婚!”


賀梓凝看到這裏,手機差點滑落。


她顫.抖著手指回複:“你是誰?你把我爸媽怎麽了?!”


沒想到,那邊還真很快回複了:“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不過你要明白一點,你親生父母的命就在你手上。如果你不按照我說的做、或者將這件事告訴了任何人,那麽,我馬上弄死他們!你就是害死他們的罪人!”


“那你要怎麽才能放了他們?他們現在怎麽樣了?”賀梓凝又道:“而且,你隻發了一張照片,沒有視頻和錄音,我怎麽相信你?”


很快,那邊就發來了一條錄音。


聽到那裏,賀梓凝的眼淚一下子就滾下來了。


那是她母親的聲音,雖然很虛弱,但是,真的和記憶裏一模一樣!


“那我答應你的條件,你就會放了他們嗎?”賀梓凝道:“如果他們有事,那麽,我肯定會告訴霍言深,以他的能力,肯定能給我父母報仇!”


可是,她等了很久,那邊都沒有再回複。


她的心顫.抖到無以複加,想到自己曾經的化妝術,她心頭一動,又再次點開照片,放到最大。


可是,她的心,卻徹底沉寂。


她記得生母的手臂上,有一道傷疤,那是一次他們一起出去的時候,被一輛車刮了一下留下的。


而照片上的女人,同樣的地方、同樣模樣的傷疤。


還有,經過了七年,父母臉頰上染上的風霜、


所有的所有都說明,這是一張最近才拍攝的照片,根本不是ps!也不是他人假扮的!


可是,對方提出的條件……


就在這時,霍言深洗完澡,穿著浴袍走了出來。


他擦幹了頭發,來到賀梓凝旁邊,伸臂環住她的腰:“凝凝,在看什麽?”


她心頭一慌,正要關掉手機屏幕,才發現屏幕其實早就在她發呆的時候自動關上了。


“怎麽了?”霍言深見賀梓凝表情不對,不由緊張道:“寶寶,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她反應過來,訥訥地道:“沒有。”


他看到她呆呆的表情,不由笑道:“怎麽傻乎乎的?”


賀梓凝認真抬眼看向霍言深。


因為他們經常近距離親密,所以,她反而沒有認真看過他。


此刻,她認真看過去,發現他的五官其實也很秀氣,隻是,因為輪廓很深刻,再加上與生俱來的氣質,給人一種淡漠冷肅、殺伐決斷的感覺。


他的眉毛天生就很幹淨,周圍沒有什麽雜質,有種古人描述的斜飛入鬢感。他的眼睛不算大,也不算小,雙眼皮很漂亮,瞳孔很黑,顯得眸子很深邃。


他的鼻翼挺直,讓五官更加立體。而他的唇形更好看,唇角帶著輕微的上揚,給原本冷毅的麵孔多了幾分俊逸的味道。


霍言深見賀梓凝一直盯著他看,頓時心頭升起愉悅:“寶寶,是不是被你老公迷住了?”


他總是這樣,天生的自信讓人覺得狂妄,可似乎又討厭不起來。


賀梓凝點頭,大方承認道:“嗯,你長得很好看!”


霍言深眸子頓時深了深:“小寶寶,你故意勾.引我?不過,效果很好,我決定滿足你!”說著,就要行動。


賀梓凝看到他帶著幾分得逞的笑,心頭,卻越來越涼。


那個私信……


她搖頭:“言深,等等。”


他問道:“怎麽?”


她沒有說話,而是主動側身鑽進了他的懷裏。


她這般投懷送抱令他心頭更加愉悅,霍言深馬上抱緊賀梓凝,將臉頰埋在她的肩窩,深深地嗅了嗅。


她抓住他的手臂:“言深,我冷。”


他將她完全按入他的懷裏:“老公暖。”


她聽到他這樣的話,心頭更加複雜。


她舍不得這樣的溫暖,也舍不得他。


可是,那個私信,明顯就是針對他們。她不敢拿自己親生父母的生命來冒險,真的不敢……


賀梓凝隻覺得自己第一次陷入這樣兩難的選擇,可是,她也明白,自己在看到父母身上被拴上鏈條的時候,她心中早已做了選擇。


這時,霍言深因為看不到賀梓凝的表情,並不知道她此刻的表情,他的目光,不經意便落到了賀梓凝的無名指上。


那裏,有他給她戴上的戒指,霍言深唇角勾了勾,抬起賀梓凝的手,摩挲著那枚戒指。


“凝凝,不是鑽戒,你會不會不喜歡?”霍言深問道。


賀梓凝搖頭,強迫自己拉回思緒:“它後麵代表的意義更重要。”


霍言深聽了,眼底的笑意又加深了幾分。


賀梓凝為了緩解此刻心底的緊張,於是問道:“言深,你當初為什麽戴著這麽一枚材質奇怪的戒指?我當時看了非金非銀也沒有鑽石,以為真的是個接貨的物品。”


“笨寶寶,其實最昂貴的,不一定是金銀和鑽石,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材質。”霍言深說著,親了賀梓凝一口:“而且,這枚戒指,代表了我的暗中勢力,這才是它最重要的價值。”


“暗中勢力?”賀梓凝心頭一亮:“言深,有多少呢?”


“乖寶寶,不要操心太多事!”霍言深碰了碰賀梓凝的臉頰:“反正,保證我們全家的安全是絕對沒問題的!”


他想起那天那個戴麵具的男人,心頭微動,那個男人那天受傷不輕,死了嗎?為什麽,心頭突然有些擔心?


賀梓凝聽到這裏,又不知道霍言深說的勢力到底有多少,她心頭忐忑,好半天才問道:“這麽重要的東西,你怎麽給我了?”


他很自然地道:“因為你更重要。”


她心尖一顫,鼻子有些發酸:“當時你話也沒說完就暈了,我後來摘下戒指,以為是犯罪證據,差點將它扔了!”


霍言深捏了捏賀梓凝的臉頰,饒有興趣道:“那最後怎麽沒扔?是不是懷念我當時的服務?”


過去,他開這種玩笑,她必然用手肘撞他。


可是,今天賀梓凝聽來,卻隻覺得滿滿都是傷感。


她搖頭:“我也不知道,真的好幾次要扔,後來都沒扔。最後,我意識到它是宸晞爸爸留下的,想到或許這是宸晞和他爸爸唯一的聯係了,所以,抱著這個念頭,我還是把它留下來了。”


“留下它的時候,你還很恨我吧?”霍言深問道。


“嗯。”賀梓凝點頭。


“你雖然恨我,但是卻為了晞晞留下了它。”霍言深認真道:“晞晞有個很愛他的好媽媽!凝凝,謝謝你把晞晞養得這麽健康聰明,還教育得這麽積極樂觀!”


要不是賀梓凝將霍宸晞教育得這麽好,也從來沒有在霍宸晞麵前說過他親生父親的壞話,否則,霍宸晞在知道自己身世的時候,就不會那麽快接受這一切了。


“那是我們的孩子,我肯定要全心全意對他好。”賀梓凝說著,抬眼看向霍言深,心頭,有濃鬱的不舍。


過去,她沒有安全感,也是個不會輕易動感情的人。


可是,他自從和她在一起之後,一直對她好,每次在她脆弱的時候,都堅定地站在她的身邊保護她。


他霸道又強勢地介入她的生活,卻又潤物細無聲般,讓她習慣了他的好,漸漸依賴到再也舍不得。


賀梓凝對視著霍言深的眼睛,開口道:“言深,原來我真的喜歡上你了。”


不是因為他是霍宸晞的父親,而是因為他就是他,是終結她七年灰色生活的一抹亮色。


霍言深聽到這裏,眼睛猛地睜大,他感覺自己的心跳驀然漏掉一拍,呼吸變得毫無章法,心底,卻有難以言喻的驚喜炸開。


這是她第一次認真對他表白!


原來,這樣的喜悅,比起過去他從她那裏強行要來的喜歡要動聽千倍!


賀梓凝看到霍言深驚喜的模樣,隻覺得心頭更加堵得難受,她主動環住他的手臂,親.吻他的唇:“真的,言深,雖然開始的時候,我對你的印象不太好,覺得你根本不顧忌別人的感受,霸道又自作多情。但是現在,我覺得你的性格很真,對我很好,也會考慮我的感受,我很喜歡……”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