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109章 被強吻了?那就咬下去!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109章被強吻了?那就咬下去!


周末時間,霍家幾乎都在討論婚禮當天的細節。隻是,為了給賀梓凝一個驚喜,霍言深全程都沒讓她參與討論。


時間很快到了周一,賀梓凝前往霍氏娛樂繼續錄製自己的新專輯,而霍言深父母因為美國總部那邊有事,踏上了返程的飛機。


賀宸晞早早就放學去了霍靜染的工作室,小家夥還有一個自己的工位。


“晞晞來了?”霍靜染道:“幫姑姑把這些文件稿裏麵打了叉的和標準了紅色的都挑出來吧!”


小家夥一聽,真給他安排了任務,頓時覺得滿滿的自豪感,開始認真工作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助理敲了敲霍靜染的門,道:“靜染姐,剛剛禮服衣料那邊出了點兒問題。”


霍靜染放下手裏的事,抬眼道:“什麽問題?”


“我們定製禮服衣料的那家工廠被收購,對方新任老板說需要重新再談合約,要您親自和他們談。”助理lily道:“他們已經暫停了給我們供貨,但是我們客戶的訂單等不了。”


“他們無故停止供貨,就不怕違約嗎?”霍靜染蹙眉:“那邊有沒有說什麽時候有空,可以會談?”


lily道:“我問了,他們說明天上午十點,如果您沒時間的話,估計就隻能下周了。”


“好,那就定十點。”霍靜染道:“他們新任老板姓什麽?”


“聽說姓王。”lily道。


“好,知道了。”


第二天,霍靜染帶上lily,一同前往了綾盛,遞上名片,對方前台道:“霍小姐,請您稍等,我們王總還有十分鍾就散會。”


過了一會兒,很快便有助理過來,引著霍靜染過去:“霍小姐,我們王總有請。”


“好的。”霍靜染和lily隨著對方來到一間會客室,裏麵的男人看起來四十來歲,見到二人,微笑道:“兩位請坐!”


“王總,您好,我是染印記的霍靜染。”霍靜染問道:“您在電話裏說需要重新會談是因為?”


“是這樣的,我們的材料做了一些技術改進,效果更好,隻是成本提高了。”王總道:“霍總,這是您的助理吧?我帶她過去把材料給您看就知道了。”


“好。”霍靜染點頭。


會客室很快隻剩下她,直到,兩分鍾後,有腳步聲響起。


“王——”會客室的門被推開,霍靜染的話還沒說完,一下子卡主。


她斷然沒有料到,竟然會在這裏見到夜洛寒。


“你怎麽會在這裏?”她蹙眉,眸底都是戒備。


“霍小姐,我是這家公司的幕後股東,又如何不能出現在這裏?”夜洛寒說著,走到霍靜染麵前:“想喝點什麽?”


“不用。”她冷漠地道。


夜洛寒似乎也不在意,他兀自走到咖啡機前,然後打開咖啡機,沏了兩杯咖啡,端了過來,道:“我記得你一直喜歡喝加兩倍奶的。”


“那是過去,可惜現在我不喜歡了。”霍靜染說著,拿了另外一杯不加奶的,喝了一口:“這樣的味道更適合我。”


“所以,你更喜歡我的口味?”夜洛寒眯了眯眼睛。


“夜先生,我不是你生意場上遇到的那些女人,也沒有心思看你撩妹!你現在這個樣子,我隻會覺得惡心!”霍靜染說著,站起身:“如果你說的都是與合約無關的內容,我看我們也沒必要繼續談下去了!我去找貴公司的王總談!”


而就在霍靜染轉身離開的時候,夜洛寒卻猛地出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一瞬間,手掌的溫度烙印在手腕上,手腕的細膩觸感在掌心炸開,兩人的身子都是一僵。


“放開!”霍靜染反應過來,冷喝道。


“霍靜染,你欠我的!”夜洛寒說著,用空著的手,一把捏住了霍靜染的下巴,往前幾步,將她抵在了落地窗前。


“我欠你?”霍靜染笑了:“夜洛寒,到了現在,我真的要佩服你!”


她為了他,陪了自己十年青春、愛情、身體、孩子,還有此刻,正燃燒著怒火的、安放在他眸底的角膜!


可是,他竟然說,她欠他?


嗬嗬,是不是隻有將命都賠進去,他才滿意啊?!


她冰冷的心,仿佛萬裏荒漠。


這個女人,到了現在還能演戲?!夜洛寒深深鎖住霍靜染的麵孔,他恨,花了十年的時間來恨。


可是,卻在看到她出現的那一刹那,卻發現,他還是無法放手。


很好,那就一起下地獄吧!


他猛地往前一步,低頭吻住了霍靜染的唇。


遙遠而熟悉的觸感,此刻被十年隔閡了幾分陌生,令霍靜染渾身一個激靈。


她拚命掙紮,可是,卻根本撼動不了夜洛寒的力氣。


這一刻,她隻覺得他們相觸的每一寸肌膚,都是恥辱!


可他卻已然趁機撬開了她的牙關,然後,侵了進去!


她的腦海裏,複雜的情緒倏然炸開,不過怔忡了幾秒,她的耳畔,就聽到了十年前他那聲冰冷的‘打掉!’


頓時,所有的恍惚若潮水褪.去,霍靜染用力狠狠地咬了下去!


口腔裏立即蔓延出濃鬱的血腥味兒,恍惚裏猶如當初她被他強行拉去打掉孩子的味道。


見他還不離開,霍靜染再次用力,頓時,夜洛寒的舌尖被咬得一片血肉模糊。


他後退半步,唇.瓣稍微離開她,唇角,依舊還帶著一絲鮮紅的血,不像是過去溫潤若玉的大哥模樣,反而像個黑夜裏行走的吸血鬼。


他永夜般的目光鎖住她:“霍靜染,你好狠!”說話的時候,舌尖痛到窒息,聲音都帶著幾分輕顫。


“那就離我遠點!”霍靜染的手緊握成拳:“因為我隻要看到你,我就希望你去死!”


此刻離得很近,他那般清晰地看到了她眸底的恨意,那是一種徹骨的冰寒,足以冷凍他所有的溫度。


他卻笑了:“很好,既然我們互相都這麽恨對方,那麽,我們就繼續糾.纏吧!”


夜洛寒說著,竟然再次吻了下去。


他真是瘋了!霍靜染的牙齒動了動,卻發現自己好像咬不下去。


這樣的血腥味太惡心,她不想再品嚐了!


可是,夜洛寒卻沒有因為她的仁慈而放過她,依舊還是那麽變本加厲地吻她。


他的手指插.入她的頭發,將她死死抵在落地窗上,手上一用力,就將她完全按在了自己的懷裏。


她掙紮,他就用力。她繼續掙紮,他便加大力氣。


最後,她徹底沒有了力氣,放棄抵抗一般一動不動。


他吻著她,卻在這樣的安靜裏,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


慢慢地,夜洛寒的吻變得溫柔了很多,就好像過去他吻她一樣。直到,他感覺到她的身子也在變軟、無力,要不是他扣著,她或許就要滑落。


他慢慢離開她的唇,低頭看她,她的臉頰緋紅,雙唇被吻得有些發腫,因為垂著眸子,所以,他看不到她眼底的恨意。


他心頭一動,再次一把將她按在懷裏,扣緊,擁抱的姿態。


可是,理智卻在這一刻清晰起來。


很多畫麵,在眼前浮現,細碎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還有一個清晰的聲音開始嘲笑他:“夜洛寒,你真沒出息,即使知道她是仇人,還舍不得放手!”


他猛然驚醒,抬起手,一拳打在了她身後的落地窗上。


因為太用力,他的皮膚有些破了,滲出鮮紅的血絲。


恨她、恨自己。


他連續打了幾拳,似乎這樣才能抒發此刻心中的煩躁。


她站在他麵前,身子一半在他的懷裏,就那麽冷靜地看著他發瘋。


最後,她看到了他受傷的手,瞳孔裏沒有任何情緒:“瘋夠了嗎?瘋夠了我去找王總談合約!”


又是王總、又是找別的男人!夜洛寒扣緊霍靜染的腰:“你那個老公,知道你今天和舊情.人接吻了嗎?!”


“怎麽,又提我老公?”霍靜染笑了,因為唇.瓣上染上了夜洛寒的血絲,此刻看起來竟然有妖.媚:“洛寒哥,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剛剛是在吃醋呢?”


他的瞳孔猛然收緊,臉色黑得仿佛能滴水。


“呀,被我說中了?”霍靜染道:“怎麽,知道我有老公,知道我和別的男人接吻還親我?剛剛不放我走,是打算當我的情.人?”


他聽到她羞辱的話,隻覺得心頭的火更加瘋狂。


他一字一句:“霍靜染,你再說一句,我就睡了你!就在這裏!現在!”


她心頭一顫,頓時不敢再做聲了。


他早就不是她認識的那個他了,現在,他就是徹頭徹尾的瘋子,她不敢冒險。


“那個材料,是綾盛的獨家專利,麵前全球沒有第二家。綾盛被收購,你如果要找材料,隻能通過我。”夜洛寒淡漠地道:“雖然霍家財雄勢大,那些訂單,你做不成,賠了就賠了,但是,你的信譽,卻是金錢買不來的!”


“你威脅我?!”霍靜染怒道。


“我隻是想和霍小姐談一個條件。”夜洛寒說著,放開霍靜染,遞上去一張名片:“如果霍小姐想通了,可以來這裏找我。當然,如果霍小姐不來,我們不供貨的確是違約,不過,大不了賠你一筆賠償金而已,我夜洛寒還玩得起!”


霍靜染恨得胸口起伏。


她低下頭,看向名片上的字。隻有一行,赫然寫著南山別院101棟別墅。


她的心頭微沉,這是他如今的家?


*作者的話:


本文裏出現的時衿言等都是《愛情向東,婚姻向西》裏主角的後代哈,大家如果沒有看過那本,歡迎看看那個,不過單獨看這本也是沒問題的,舊書裏的角色隻是客串哈


謝謝heart的打賞,麽麽噠!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