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894.第894章 冷血的男人(1)

時間:2019-07-18作者:黃楓雨天


三王子轉身一看,兩名手下突然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生死未明。


倏然,一道白光怒射,朝他眉心襲來。


千均一發之際,他向旁邊一撲,堪堪躲過。


即使如此,還是慢了一步,白光從他臉頰飛過,在他臉上切出一道口子,鮮血直流。


“#¥#*#。”三王子破口大罵。


就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向他走來,赫然是剛才被他趕到山下的男子。


葉雄有些遺憾,原本他想不聲不響把對方幹掉,沒想到三王子兩名手下死之前,還是驚動了他。


作為受過特種兵訓練的男人,他是絕對不會讓一名女人在自己麵前被****而無視的,他之所以選擇離開,是想偷偷來一個回馬槍,把對方幹掉。


他看出來了,這三名神族的男人,就是境外的修真家族,跟仙門相似,隻不過是在境外罷了。


對方有三個人,三王子境界不比他低,還熟悉操縱火焰,他根本沒把握打敗三人,所以他選擇了偷襲。


三王子死裏逃生之後,悖然大怒,突然從身上掏出一片竹帛,拋在半空。


他嘴裏不停地念叼著,竹帛體表銘文流動,突然化作一朵巨大的火蓮花,朝葉雄飛去。


葉雄大驚,那竹帛應該類似於華夏國的符籙,沒想到會產生如此大的威力,如果被火焰吞沉,隻有死路一條。


生死關頭,他以最快的速度飛奔起來。


雖然體內真氣不在,但他的身體素質還在,在火焰來襲之前,堪堪逃出火焰範圍,死裏逃生。


葉雄將銘紋匕首拋在半空,祭出一道劍影分身,朝三王子激.射而去。


他現在會的法術隻有這道劍影分身,身上沒有符籙,交戰起來非常吃虧。


這家夥是神族的三王子,身上肯定有不少好東西,長期交戰下去,隻會越來越吃虧。


葉雄一邊操縱劍影分身攻擊,一邊飛快靠近。


修真者大多數近戰實力很弱,如果能讓自己靠近,就有很大機會幹掉他。


三王子顧忌那道劍影,不斷地閃躲,可是那劍影像冤魂一樣纏著他不放,怎麽都罷脫不了。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突然將他撲倒在地上。


葉雄左右開工,狠狠幾拳,全都揍在三王子身上,打得他火冒金星。


乘他迷糊間,葉雄抽出匕首,狠狠地朝他心髒插落。


匕首在半空,被三王子手掌擋住,穿掌而過。


三王子慘叫起來,死死擋住匕首,不讓插進自己心髒。


“去死。”


葉雄用力一壓,匕首再次下落,插入三王子胸口幾公分。


三王子哇哇大叫,嘴裏不停地念叼著。


突然,兩人身體燃燒起熊熊起來。


“一起死。”


三王子用蹩腳的華夏文說著,嘴角吐出一抹血,十分冷酷。


“你先去死吧!”


葉雄還沒反應過來,一塊大石頭砸在三王子頭上,血肉模糊。


三王子手一鬆,匕首直接插下去,穿胸而過。


火焰弱了下來,葉雄連忙跳起來,把身上的衣服脫掉,好不容易才把火滅掉。


溫清清看著三王子死死地躺在地上,半邊臉被自己的石頭砸得血肉模糊,嚇得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死裏逃生,加上驚嚇過度,讓她整個人差點崩潰了。


葉雄走過去,從地上拿起一瓶水,大口地喝起來。


“喝口水。”他將另一瓶水遞過去。


溫清清想接下手,發現軟身無力,水瓶啪地掉到地上。


葉雄這才發現她滿臉通紅,紅暈一直蔓延到脖子上,胸口處被撕開,皮膚都粉紅起來。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火熱,輕啟朱唇,這模樣葉雄再熟悉不過了。


唐寧以前被人下過藥,也是這副樣子。


“救我,我好難受。”


溫清清喘氣粗口,滿眼渴望地看著他。


葉雄想扶她起來,誰知道還沒碰到她,她整個人就撲了過來,死死地纏著她,如水蛇般纏身。


溫清清此刻藥力發作,顧不得羞恥,隻有一個念頭,就是找個男人死死地纏住。


突然,她隻覺得頭上被狠狠地拍了一下,暈死過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清清悠悠醒來。


她整個人從地上跳起來,發現自己身上衣服好好的,這才鬆了口氣。


旁邊,那個男人正在收拾銀針。


“是你救了我?”溫清清問。


“我用銀針幫你解了毒,你現在已經沒事了。”葉雄收拾好東西,站了起來,淡淡說道:“下山,這裏不是你呆的地方。”


“謝謝你救了我,如果沒有你,我現在估計生死不如。”溫清清說到這裏,低下了頭。“開始我還誤會你離開了,對不起。”


“不用。”


葉雄收拾好東西之後,朝山上走去。


剛才他在三王子跟兩名手下身上搜到了好東西,還把他們的屍體扔到山崖之下,這才找個安全的地方幫溫清清驅毒。


溫清清連忙跟上去,急道:“你還要繼續上山。”


“是。”


“可是,山上很危險耶。”


溫清清說完,才想起自己這不是廢話嗎,人家連神族的人都能幹掉,怎麽可能會怕危險。


“你會針灸,是醫生吧?”


“你會法術,不會也是仙人吧?”


“你叫什麽名字,能不能告訴我?”


溫清清跟在他後麵,喋喋不休地說著。


她對這個男人已經毫無提防之心,先前她被人下藥,主動投懷送抱,這個男人居然無動於衷,不但沒有趁機侵犯她,反而幫她解毒,這已經充份說明了一切。


“如果你不想你的保鏢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最好馬上下山找人救他,再遲的話,就沒人救得了他了。”葉雄冷冷道。


溫清清這才想起杜龍被火燒傷,生死不明,連忙跑過去查看。


隻見杜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身體大部份被燒傷,情況很不樂觀。


“快過來幫忙,咱們一起抬他下山。”溫清清朝葉雄大聲喊道。


哪知道,她再抬頭的時候,葉雄早就不見蹤影了。


“見死不救,真是冷血動物。”溫清清生氣地大吼。


她很快就閉嘴了,如果對方冷血,為什麽要回來救她,兩人根本沒交情。


溫清清目光落到杜龍身上,發現他身上受傷麵積最重的地方鋪了一層藥粉,顯然是那個家夥留下來了。


“看來我誤會他的,沒想到杜龍那樣羞辱他,生死關頭,他還是救了杜龍。”


溫清清呆呆地望著那個漸漸遠去的背影,突然覺得他的形象高大了起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