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726.第726章 誰吃虧?

時間:2019-10-18作者:黃楓雨天


剛才身體接觸太激刺,這貨居然起反應了。


“抱歉,正常反應,意外。”葉雄連忙解釋。


“還不快點。”


隻能趁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抓緊時間挪位置了。


兩人花了不少時間,身體不知道做了多少羞人的磨擦,好不容易才把位置調過來。


正在這時候,背後傳來喇叭聲,後麵車子等久,開始不滿了。


突然,後麵那輛車子的打開玻璃窗,伸出一個腦袋大罵起來。


“前麵的,要幹回去慢慢幹,在公路上幹,你們這是什麽事?”


蕭芳芳把車窗搖下來,腦袋頭伸了出去,大怒:“老娘就喜歡在這裏幹,關你屁事,有種撞我車子啊?”


葉雄狂汗,這妞也太火爆了,失理還這麽大聲。


蕭芳芳罵完,這才啟動車子,向麵前開去。


來到了麵前交警執法處,交警把蕭芳芳車子攔下來。


蕭芳芳準備掏出證件,交警隻是看了她一眼,揮了揮手讓她走。


“不是要查駕照嗎?”蕭芳芳奇怪地問。


“誰說要查駕照了,我們這是查酒駕。”


蕭芳芳:“……”


搞了半天,吃這麽多虧,身體便宜被賺盡,居然隻是查酒駕,這虧吃得太窩火了。


她本能地向葉雄望過去,葉雄馬上把頭扭向窗外。


三十六計,躲為上。


蕭芳芳本想發作,但是葉雄正眼也瞧她,她沒辦法,隻能悶著氣開車。


腦海裏時不時想起剛才刹車時那種感覺,回憶身體貼身相觸的感覺,蕭芳芳的臉色不由得火辣辣起來。


“剛才的事情不許說出去,被心怡知道,我唯你是問。”蕭芳芳警告。


我有可能把這事跟心怡說嗎,腦抽了不成?


“什麽事啊?”葉雄裝傻。


“賺老娘那麽大的便宜,還裝孫子是不是?”蕭芳芳怒道。


“誰賺誰便宜?我還說你賺我便宜呢。”


“什麽時候男人吃過虧,每次吃虧的還不是我們女人?”蕭芳芳怒道。


“你們女人有什麽吃虧,我們男人才吃虧好不好?你們女人往床上一躺,把腿張開,可以舒服又不用累;我們男人呢,累得條狗似的,做得不滿意還挨罵,有可能還要重做功課,你說說,是你們女人吃虧還是我們男人吃虧?”葉雄反駁。


蕭芳芳被駁得真是無語了。


“男人無恥到你這種份上,也沒誰了。”


葉雄忍不住笑了起來。


說說笑笑,很快就回到江南。


“芳芳,走了。”


“慢走,不送。”


“下次我有空去商場,給你選條漂亮的黃瓜。”


“我撞死你……”


蕭芳咆哮著開車衝過去。


葉雄一溜煙跑了,直接回公司,找到何夢姬跟淩戰。


當聽到葉雄深入虎穴,把獨孤白給殺了,何夢姬跟淩戰大快人心。


不過聽說葉雄又得罪了一個高手,而且是連他都沒辦法對付的高手,兩人又震驚了。


“你上輩子是不是猴王轉世,怎麽老是得罪那麽多boss,這才剛將獸組織打掉,現在又跑出一個殺手組織。”何夢姬真是無語了。


“相比羅門,我還是擔心獨孤白一些。獨孤白是變態,不擇手段,羅門正經一點,他現在他躲還來不及呢,我們暫時沒什麽危險。”葉雄說道。


不同的性格,會做出不同的事情,羅門是個非常謹慎的人,不會輕易暴露自己。


不過,這種人也更加難對付。


聊了片刻,葉雄就去找楊心怡。


接下來的日子,風平浪靜,幻門並沒有派人來對付葉雄。


國安局派人去找到那座小島,證實那裏就是幻門曾經的大本營,從島上得來的線索,國安局開始對幻門進行追捕,可憐除了抓到一些小角色,真正的核心人物羅門跟四聖使,一個都沒能抓到,幻門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樣。


葉雄也樂得安寧,平時除了陪楊心怡之外,抽空去見見楊小喬,杜月華跟羅薇薇,剩下的時間,全都在修練那套無名拳法。


那拳法真是艱澀難練,葉雄熟練九穴神針,對人體穴道經絡了解熟得不能再熟,依然進展非常緩慢,花了半個月時間,穴道還沒衝破一半,六六三十六個穴道,隻衝破二十個,而且越是往後,越是困難。


這天晚上,葉雄正在客房修煉,差不多十二點的時候,房間門響了起來。


葉雄正在衝穴關鍵時候,不耐煩地走過去開門。


楊心怡正在門口,見他臉色露出不耐煩的神色,頓時臉色黯淡下來。


“沒什麽,我就是看看你睡了沒有?”楊心怡聲音有些疲憊。


葉雄才發現自己有點煩躁過頭,連忙說道:“還沒呢。”


“你還在練功?”楊心怡問。


“嗯。”葉雄點了點頭。


這十幾天來,他一直在練無名拳法,白天俗事纏身沒辦法靜心,所以他大多數都在晚上練,而且是大半夜。


也就是說,他已經兩個多星期沒跟楊心怡一起睡,這換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繼續練,我不打擾你了。”楊心怡轉身回房間。


葉雄點點頭,回到房間繼續衝穴道,花了整整一夜,終於把兩個穴道衝破了,三十六個穴道,衝到第二十二個。


早晨的陽光從陽台照進來,葉雄站起來,鬆了下筋骨。


他很期待穴道完全衝破,可以施展無名拳法的時候,攻擊力會厲害到什麽程度。


葉雄下樓,準備吃早晨,哪知道廚房空空,楊心怡根本就沒煮早餐。


沒道理啊,楊心怡很早就起床煮早餐再上班,今天怎麽回事?


葉雄跑上樓,走到楊心怡房間,推門進去。


楊心怡還在床上睡著,葉雄走過去伸手一摸,發現她頭挺熱,居然發燒了。


回想起她昨夜說話有氣無力的模樣,看來是有點不舒服才過來找自己,見自己沉迷於武學,不忍心打擾,這才回房了。


葉雄非常自責,如果昨夜留心一點,肯定會發現楊心怡不妥。


此刻不是自覺的時候,他飛快地掏出銀針,給她針灸起來。


不多久,楊心怡身上出了一身汗,高燒才退去。


楊心怡幽幽醒來,眼睛有些紅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