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72.第72章 最怕流氓會武功

時間:2019-10-18作者:黃楓雨天


“請問先生要點什麽?”女服務員彎著腰問。


“烤地瓜來兩個。”


“先生,我們這裏沒有烤地瓜。”服務員輕聲道。


“連烤地瓜都沒有,你們開個屁的酒店。”葉雄一拍桌麵,凶神惡刹地喝道。


女服務員差點嚇哭了,連聲音都變了:“先生,我們這裏是大酒店,沒那麽低級的東西?”


“什麽叫低級,你爺爺那一輩人之中,地瓜救了多少的命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忘本啊懂不懂,我說你們富華酒店的服務員什麽素質,懂不懂人情道理。”葉雄像個暴發戶一樣,渾上身上下散發著無賴潑皮氣質。


“換一個服務員,這個態度不行。”葉雄怒道。


女服務員紅著臉離開了。


接下來,一連換了幾個服務員,全都被葉雄罵得狗血淋頭,換了一個又一個,全都灰溜溜地走了,沒有一個扛得住葉雄的毒舌。


總裁辦公室,何浩東望著監控裏的場麵,臉色鐵青,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旁邊的走狗刀疤臉見狀,小聲地問道:“東少,要不要派人把他做了。”


“你去做啊,老子給你一百萬。”何浩東翻了翻白眼。


刀疤臉尷尬地走到一邊,不敢再出聲。


葉雄的厲害他可是見識過,自己上去,人家一根手指就能滅了自己。


“東少,那怎麽辦,總不能讓他就這樣搞下去,這樣我們沒辦法做生意啊。”刀疤臉看著屏幕,忿忿不平地說。


“這家夥就是個流氓。”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會武功。”


何浩東想了一下,說道:“讓服務員拖著,別得罪他,別讓他有發飆的機會,這個家夥來,就是想讓我派人打他,那麽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鬧事,我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這時候,他發現葉雄開始點菜了,換了很多女服務員之後,終於有一個順眼的。


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東少,那家夥點菜了,一共點了十三樣菜,價格貴得離譜,整桌菜加起來,要五萬塊以上。”電話那邊,一名手下匯報。


“他點什麽,全都滿足他。”


“要不要在菜裏下點毒?”


“你****大的,豬腦啊,明知道在酒店吃飯,他會不防著?”何浩東為自己有這下的手下而悲哀。


那貨本來就是想來鬧事,下毒豈不是給他機會鬧,再說了,連王舒在酒裏下毒,他都知道,更別提在菜裏了。


“對不起,東少,我馬上去按排。”


半個時辰之後,葉雄桌麵上就滿滿擺了一大桌子菜,全都是山珍海味,價值不菲。


周圍的人來來往往,全都望著這家夥。


什麽叫土豪,這才叫土豪,一頓飯吃了四五萬,一個人吃十幾個菜,這貨剛才還好意思要地瓜?


葉雄一碟碟菜夾起來,試吃著。


“這大廚哪請來的,是豬啊,好好的一桌菜,全都暴殄天物了。”


“這是熊掌還是豬手啊,下這麽重的料,怎麽吃?”


“這是冰糖燕窩,尼瑪這冰糖不是在大街上買的吧?”


“這人參燉雞燉太久了,香味都散掉了,吃個屁。”


每吃一道食,葉雄就毒舌一番,其實也不算他毒舌,相對於他來說,這東西煮得太差了。


如果喬洋還活著,見到這樣食物,估計會忍不住跑進廚房將那大廚狠狠地抽幾下耳光。


周圍站著十幾個服務員跟保安,遠遠地看著,全都不說話,甚至連大氣都不敢透。


什麽是流氓,這下他們可是見識過了。


“咦,這是什麽?”


葉雄夾起一隻紅得發黑,長長的的東西,仔細在麵前辨認。


“難道是非洲蠍子,可是怎麽會沒有尾巴呢……我靠,是蟑螂啊。”


像火燒屁股一樣,他整個人站了起來,呸呸地吐著口水。


“完了完了,我一定會中毒的,我要投訴,救命啊,富華酒店的菜裏有蟑螂啊……”


他本來嗓門就大,這一吼,幾乎整間酒店二樓的人全都聽到了,紛紛在自己的菜裏翻著。


“沒想到富華酒店的衛生這麽髒,下次我都不來了。”


“東西不好吃,還貴,我也不來了。”


“關鍵服務員的態度又差。”


“態度差不說,個個長得跟豬扒似的。”


四下紛紛議論,整個二樓大廳仿佛炸開了鍋。


八樓,總裁辦公室之中,何浩東氣得臉氣鐵青,整張臉漲成豬肝色。


砰!一腳狠狠地踢在茶幾上,頓時整張茶幾被掀翻,玻璃碎了一地。


“不就想逼老子出去,老子就出去,我就不相信他敢動手打我。”


何浩東說完,大步走出辦公室,朝二樓下去。


到了二樓,葉雄依然在大吵大鬧,要求酒店賠償,一兩個新人保安見狀,走出來出風頭想將葉雄拿下,直接被打趴在地,爬不起來。


“葉雄,你鬧夠了沒有?”何浩東穿過人群,來到葉雄麵前。


“你躲啊,怎麽不繼續躲了?”


葉雄嘴角之中露出一絲玩味之色,突然將桌麵上一杯茶狠狠倒在何浩東臉上。


噗!


滿臉的茶水,沾著茶葉,從何浩東臉上流了下來,加起氣得通紅的臉,看起來格外猙猹。


全場,刹那間鴉雀無聲。


整個二樓,連根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


天啊!


浩天集團的少東被潑臉了!


何浩天被潑臉了。


何浩天是什麽,那可是江南數一數二的大集團浩天集團的總裁,赫赫有名的少年英俊。黑白兩道通吃,勢力通天,他們何曾見過有人跟何浩東大聲說話,更別提潑何浩東一臉茶水,而且是在富華酒店,在眾目睽睽之下。


這家夥到底是什麽人,不知道死字怎麽寫嗎?


何浩東本來就一直在壓著自己的脾氣,但是此刻被欺負到這地步,如果他再忍下去,就成縮頭烏龜了。


“給我砍了他,誰砍一刀,給一百萬。”何浩東悖然大怒。


二樓的人,聽聞要打架,紛紛站了起來,遠遠地躲開。


富華酒店本來就是何浩東的大本營,除了酒店幾十名保安,還有西.北幫幾十人,加起來,差不多有上百人。


所有人紛紛操起砍刀,將葉雄緊緊包圍住,場上氣氛,一觸即發。


葉雄將手袖挽了起來,淡淡地笑道:“打架,我喜歡,砍人的滋味試過多了,很久沒試過被人砍,我就看看,有幾個有命賺一百萬。”


聽他一說,原本圍著他的十幾個小混混,不約而同地退出幾步,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


葉雄輕輕一躍,跳到桌麵上。


刹那間,身上衣服,無風而動,一鼓澎湃的氣勢,瞬間籠罩全場。


“來啊,砍我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