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3167章 洛月媚之戰

時間:2019-07-10作者:黃楓雨天


三道清首臉色非常難看,他沒想到路瑤這麽回答,隻怪自己當時沒說清楚。


“我再重申一遍,現是六大道大,不是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如果一會還發現,對手已經認輸,還要下毒手的情況,不但取消賽資格,還要追究責任。”三清道首大聲道。


“道首,我真的沒聽見,剛才打鬥那麽激烈,滿天都是聲音……我都沒打算殺他,我隻是沒想到,他會這麽弱,連區區一招都接不了。”路瑤落到葉雄身邊,裝作無辜地說道。


三清道首無語了,不想跟她再廢話,大聲道:“下一局,洛月媚對陣江海。”


……


葉問天目光炯炯地看著葉雄身邊的路瑤,眉頭緊鎖著,若有所思。


他旁邊站著兩人,正是跟他同是道門進入十六強的弟子羅天南跟赤瞳。


兩人雖然境界已經進入煉虛期,但是依然以葉問天馬首是瞻。


“這個女人真會扮豬吃老虎。”羅天南道。


“我看她的真正實力,進入前四都有可能。”赤瞳說道。


葉問天哼了一聲,說道:“何止前四,前二都有可能。”


“他有這麽厲害嗎?”羅天南不太敢相信。


“你不是說那個葉雄,才是你最大的對手嗎?”赤瞳震驚道。


“那是我沒想到她隱藏得那麽深。”葉問天目光炯炯地盯著路瑤,說道:“接下來,你們如果遇到她,別跟她打,直接認輸,你們不是她的對手。”


兩人雖然有些不服氣,但是他們知道葉天道看人最準,不會妄自下定論。


“為什麽你會地獄牢籠。”葉問天盯著那道漂亮的人影,嘴裏喃喃道。


……


接下來,洛月媚對陣道觀的江海。


洛月媚是煉虛初期,江海是煉虛期,兩人相差了一個境界。


所有人都以為,洛月媚會輸,連葉雄都以為,洛月媚會落在下風。


讓所有人都意外的是,經過一輪慘烈大戰,洛月媚在重傷之下,使用魔道無神通夢幻眼,將對方迷幻,最後打敗對方。


魔眼跟佛眼一樣,都是各自一道的無神術。


魔眼分為複寫眼,殲滅眼,夢幻眼,怨嗟眼跟未來眼。


洛月媚能學會夢幻眼,論攻擊力甚至還遠在葉雄的法眼之,將對方打敗著實不容易。


這一場大戰異常慘烈,跟路瑤與陳風之間的大戰完全不同。


如果說路瑤跟陳風一戰,表明實力為尊,那麽路瑤跟江河一戰,讓人明白什麽叫狹路相逢勇者勝,明白了什麽叫慘烈,叫殘酷。


大戰之後,洛月媚身體已經搖搖欲墜,差點連站都站不穩。


葉雄第一時間飛身而,落到半空,將她的身體扶住,帶到場外。


周圍的魔宗的弟子紛紛圍過來,第一宗宗主淩正風也過來了,第一時間察看她的傷勢。


淩正風將手搭在她的手腕,探了一下,這才鬆了口氣。


“淩宗主,她怎麽樣了,沒事吧?”葉雄急問。


“她消耗非常嚴重,內傷不輕,估計會對下一場產生非常大的影響。”淩正風回道。


“下一場不參加了,能進入八強,已經不錯了。”葉雄道。


“不,我要繼續。”洛月媚堅定地說道。


“月媚……”


葉雄還想說什麽,但是旁邊的路瑤輕輕碰了他一下。


“看情況再說吧!我先帶你下去休息。”


淩正風說完,要帶著洛月媚離開現場。


“宗人,我真的沒事,我還想看看接下來的賽。”洛月媚堅定地說道。


淩正風實在沒辦法,隻得找個較遠的地方,一邊幫她療傷,一邊讓她觀看賽。


等他們離開之後,路瑤靠近葉雄,小聲說道:“你還沒看出來嗎?”


“看出什麽?”葉雄問。


“她之所以如此拚命,都是想證明給你看,每一次她快撐不住,要輸的時候,她的目光都會有意無意落到你身,然後戰意又起來了。”路瑤道。


作為女人,她對這些看得較透徹。


可惜,葉雄的目光沒怎麽留意這些,眼神一直在外麵的人群之飄著。


“你在找她嗎?”路瑤問。


兩人都明白,她說的‘她’是幽冥。


雖然幽冥並沒有參加大,但是現在她一定在外麵圍觀,隻是外麵圍觀的人數有十萬之多,他又不能用靈識掃視,所以這樣靠目光找,等於大海撈針。


“沒有。”葉雄不想承認。


路瑤突然歎了口氣。


“你歎什麽氣?”


“我覺得洛月媚挺可憐的,喜歡一個人,對方卻不喜歡自己,一定很苦吧!”


這種感覺,像自己前輩子等侯一個男人,但是他一直都不在身邊一樣。


“要不,我收了她,你介意嗎?”葉雄突然笑著問。


“你收不收她,關我什麽事。”路瑤哼了一聲。


“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你成為我的女人,我再收她,你介意嗎?”葉雄繼續道。


“我不介意啊。”路瑤昂頭道。


“真的?”


“因為,我根本不可能成為你的女人。”路瑤嘻嘻地笑了起來。


仿佛逗葉雄,自己很開心似的。


“讓你逗我,小心我讓你成為下一個洛月媚。”葉雄哼了一聲。


……


場外,層層觀圍人群之,一道人影呆呆地站著,目光緊緊看著葉雄跟路瑤。


幽冥臉沒有絲毫表情,但是心裏卻一陣一陣難受。


遠遠看去,他們那麽開心,兩人之間從臉那種表情,一看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路瑤出手之後,幽冥才明白,這個女人有多麽耀眼。


她絕對不僅僅是一個花瓶那麽簡單,她的實力甚至還可能在葉雄之。


她絕對配得起他。


最讓她難受的是,葉雄居然將最重要的神器黑暗之心送給了她,這種待遇算自己都沒有。


她到底是什麽人?


幽冥腦海全都是回憶,輩子的,這輩子的,兩種記憶,完全充斥在她的腦海之。


她都不知道,自己堅持留在葉問天身邊,幫他重新奪回神帝之位是對是錯。


她人生第一次,對自己的選擇產生了懷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