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3096章 再遇呂天照

時間:2019-11-17作者:黃楓雨天


第二天一早,葉雄還在閉目養神,房間門被敲響。


“是我,你醒了沒有?”洛月媚的聲音在外麵響了起來。


葉雄站起來,走過去開門,洛月媚站在門口,臉色不太好,似乎沒休息好的樣子。


昨夜她想了一夜,越想心情越不好。


葉雄前後對她的反應,她看在眼裏,她能猜測出來,他肯定不想連累自己,才會故意跟自己保持距離的。


“我可以進去坐一下嗎?”洛月媚問。


“進來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洛月媚將門關上,走進房間之中,目光炯炯地盯著他,說道:“你是不是害怕連累我,故意跟我保持距離?”


洛月媚是生性冷漠的人,平時除了修煉之外,沒什麽朋友,更沒有喜歡的人,唯一有好感的,就是眼前這個男人。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他了,但是他的這種態度,讓她覺得很難受。


她為此一夜都睡不著。


既然她都說得這麽直接,葉雄也沒必要收收掩掩。


他布了一個隔音禁製,這才嚴肅地說道:“洛月媚,我已經有妻子,她應該很快就會來真仙界,所以……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女人很容易鑽牛角尖,如果跟她說,不想她有危險,才跟她保持距離,她更加會不顧一切地靠近,來顯示她的不在乎,為了愛無懼一切。


但是如果你跟她說,是因為自己的女人,結果就不一樣了。


洛月媚臉上露出失望的眼神,片刻之後,她就苦笑道:“真羨慕她,下次有機會遇到,介紹我認識一下。”


“有機會,我一定介紹你認識。”葉雄點了點頭。


“你很愛她吧?”


葉雄重重地點了點頭。


他跟幽冥之間已經認識了兩百多年,從開始的敵對,到相知,相愛,經曆過不少的波折。


雖然中途葉雄有過不少的女人,但是沒有一個能取代她的位置,至今能跟她地位相比的,唯有楊心怡一樣。


有一點是連楊心怡都無法相比的,就是她驚天的修道天賦,至今能在修煉一道,跟上自己步履的,隻有她一個,其餘的人全都被甩得遠遠的。


葉雄感覺兩人冥冥之中,就像有命運在連接著他們兩人一樣。


“真嫉妒她能找到像你這麽好的丈夫,我真心祝神福你們。”洛月媚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走吧,黑羽他們在下麵等我們了。”


兩人離開房間,來到樓下,黑羽已經在等了。


翁紅死了之後,幽冥樓已經人去樓空了,沒有人在了。


離開幽冥樓,葉雄抬頭看著門牌上那兩個巨大的‘幽冥’二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為了幽冥,為了她的安全,無論如何,自己都一定要強大起來。


“前麵有間小茶樓,咱們去那裏打探一下。”黑羽道。


昨夜光明神殿的事情,在他們心裏根本就產生不了任何波動,畢竟雙方是兩個世界的人,光明神殿做任何事情,都跟這些普通的弟子無關。


當務之急他們是打探清楚古魔戰場的訊息,看看能不能在裏麵得到什麽機緣。


一行進入茶樓,裏麵空空落落,隻有十幾個人。


很多人都在討論著昨夜的事情,語氣之中對光明神殿,非常憤怒。


黑羽在洪佳耳邊吩咐一下,洪佳點了點頭,出去向周圍喝早茶的人打聽古魔戰場的事情。


洪佳人美聲甜,雖然外貌比不上洛月媚,但是那種平易近人的態度卻是洛月媚不曾擁有的,一遍詢問下來,她回來朝黑羽搖了搖頭,說道:“我剛才打聽過了,很多人隻聽過古魔戰場,但是對裏麵不了解,隻知道是個凶獸橫行的地方,十分危險。”


“古魔戰場是古代魔宗大戰的地方,那裏殞落無數的魔修,神階比比皆是,如果那麽容易進去,早就被人搜刮一空了,還輪得到咱們。”黑羽說道。


“咱們現在怎麽辦,要不要去?”洪佳問。


“為什麽不去,雖然我不知道古魔戰場的確鑿地址,大概的位置我還是知道的,慢慢找便是。”黑羽說道。


接下來,他們在商量著,但是整個過程,葉雄一直都沒有說話。


大家知道他生性如此,不太喜歡說話,也就習慣了。


洛月媚看著葉雄,敏銳地發現他目光的餘光,一直都不離窗邊一名蓬頭垢麵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一直聽著周圍的人討論昨晚光明神殿跟幽冥樓老板娘大戰的事情,他低著頭,沒什麽表情。


就在這時候,那男子突然站了起來,結帳離開了。


“我去方便一下。”葉雄站了起來。


洛月媚正想詢問,葉雄已經大步離開茶樓。


出去之後,葉雄緊緊跟在那男子的背後,但是轉了幾條巷子之後,他發現那男子已經不見影蹤了。


顯然,他的跟蹤被發現了。


葉雄不得已,隻得使用法眼神通,周圍的建築瞬間被他的法眼透穿,他一眼就看到那男子,已經到了幾公裏之外,顯然是使用遁術了。


他的身體嗖的一下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經到了那男子剛才站立的地方,但是那男子已經不見了。


接下來,葉雄不斷地追蹤,那男子不斷地躲避。


在進入一片殘敗的房子的時候,那男子站在廳中,沒有繼續逃避。


他目光落到剛進入房子的葉雄身上,殺氣騰騰。


“你一直跟蹤我,到底想怎麽樣,不怕我殺了你嗎?”男子沙著嗓子,冷冷道。


“呂天照,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葉雄開門見山。


麵前的男子雖然易容過,但是背影很熟悉,特別像是他曾經在翁紅房間見過的呂天照。


單憑外貌,葉雄還不敢確定,但是剛才在茶樓裏麵,那些茶客每當說起幽冥樓的慘狀,特別是翁紅死前的慘狀的時候,他下意識地緊握拳頭,那時候葉雄就確定就是他。


翁紅是他最重要的親人之一,他被胡老帶走,如果醒來的話,第一時間肯定會回來看看的。


“你有什麽資格向我問話,你不配。”呂天照就像壓抑好久一樣,突然爆發起來。


他的麵目變得猙獰起來,咬牙切齒地說道:“昨夜,紅姐還跟你把酒言歡,但是你呢,眼睜睜看著紅姐出事,卻無動衷,不敢出手,苟且偷生,虧紅姐還把你當朋友,她真瞎了眼。”


葉雄心裏一陣陣疼痛,呂天照的話讓他心裏有些難受。


這是他第一次在強大的力量麵前,變得蒼白無力。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嗎?”葉雄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