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2797章 審問

時間:2019-11-17作者:黃楓雨天


“哪來的?”那魔修走到葉雄麵前,傲慢地問。


葉雄抬頭看了他一眼,隻見他穿著魔披風,臉上劃得花花綠綠的,修為是元嬰初期。


葉雄把自己的修為壓到了元嬰初期,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


“跟你有關係嗎?”葉雄冷冷地問。


那魔修從身上掏出一張黑色的令牌,在他麵前揚了一下。


令牌上麵有特殊的紋路,中間有一個圓圈,圈裏麵寫著一個魔字。


“知道這是什麽嗎?”魔修在他麵前顯耀著自己的令牌。


葉雄沉默,他不認識這令牌,但是可以猜測,這令牌是一種地位的象征。


如果說話,肯定會暴露,既然這樣,那不如不說。


見葉雄不說話,那魔修以為他害怕,所以不敢說話,得意地將令牌收了起來。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從什麽地方來了吧?”魔修冷哼著。


“從地魔天脈來的。”葉雄裝成不太情願地回道。


地魔山脈在小魔界邊遠一顆行星上,知道的人很多,是一個出名的山脈,但是去的人少。


“地魔山脈什麽地方?”那魔修繼續問。


“問那麽清楚幹什麽?”葉雄冷冷地反問。


“你身上沒有修煉魔功的氣息,你是道修,既然是道修,我就有資格查你。”男魔修大聲喝道。


“小魔界道修多得是,你要全都查一遍嗎,有本事去查百裏風雲啊!”葉雄道。


“百裏風雲是什麽人,憑你也想跟你相比,你算哪顆蔥?”


男魔修見葉雄不配合,更加囂張,從身上掏出一把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葉雄一直在忍著,沒想到對方越來越囂張,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透過窗外,他看到到半空中,魔修跟黑甲蟲的大戰已經進入白熱化,但是魔族並沒有阻止黑甲蟲的進攻。


眺望天魔界方向,並沒有看到有人出來支援。


難道魔淵不在小魔界?


葉雄回想著百裏圖的話,他的線人很長時間沒在小魔界發現魔淵的蹤跡,極有可能,他真的不在小魔界。


“把刀放開。”葉雄冷冷道。


“你說什麽,有種再說一遍。”男魔修拿著刀,敲了敲葉雄的腦袋。


下一刻,一道白光閃過。


周圍的人還沒反應過來,男魔修的腦袋骨碌地掉到地上,血噴而出。


一個黑色元嬰從男魔修的身體裏麵出來,奪路而逃。


葉雄一手抓出,不偏不倚,正好將那黑色元嬰抓住,用力一捏。


黑色元嬰慘叫一聲,化為虛無。


剩下那名男魔修,瞬間就驚呆了,他這才發現,葉雄的實力恐怖之極。


他化成一道流光,準備逃走。


一隻金色大手脫手而出,後發先至,在半空之中,生生將那男魔修抓住。


葉雄掃了眼角落之中那名女子,隻見她一直都沒有說話,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葉雄沒有理會他,抓住那名魔修,瞬間就在原地消失了。


……


五分鍾之事,一處幽暗的角落之中。


葉雄將魔修扔到地上,冷冷地說道:“我問,你答,假說一個字,我讓你死得很痛苦。”


“你得殺我,就不怕魔淵大人殺了你嗎?”那魔修色厲內荏地說道。


“你是什麽人?”葉雄目光炯炯地望著他問道。


“我是天魔堡的魔侍衛。”


“你們在這裏幹什麽?”


“我們奉命在此,盯梢著五指堂,殿主大人說,如果有人進入五指堂,馬上用水鏡匯報……”


“五指堂裏麵是什麽人?”


“不知道。”


葉雄劍尖一挑,魔修的手臂被斬了下來。


那魔修捂住手臂,疼得大叫起來。


“五指堂裏麵是什麽人?”葉雄又問了一句。


“據說是個仙界的奸細,被魔淵大人發現,抓走了……魔淵大人說,如果有人找他,一定要提前告訴他,找他的人一定是仙界的奸細……我就知道這麽多,什麽都不知道了。”魔修痛得大叫起來。


接下來,葉雄不停地盤問,但是都沒有盤問出什麽有價值的東西。


“你別再問他了,再問也不會有結果的。”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雄轉身一看,剛才在酒樓牆角坐著的那名黑袍女子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過來了。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他剛才很小心地帶著魔修前來,不應該有人能跟蹤自己,這女子是如何發現自己的?


他沉思片刻,突然掌心一團火焰祭出,將男魔修身上的衣服燒得幹幹淨淨。


咣!


一根細小,如同針狀的東西落到地上。


針很小,是透明色,能在裏麵看到一縷元氣。


看來是這個女子在男魔修身上裝了追蹤儀,難怪這麽快就找到自己。


“你是什麽人?”葉雄望著她問。


黑袍女子走過來,手指一彈,一道寒芒激射而來。


噗!


男魔修胸口炸開一個洞,瞬間死翹翹。


“你是誰?”葉雄皺著眉頭問。


“認識一下,我叫楚紅,是天空之城的人,也是仙界派來的吧?”黑袍女子問。


葉雄知道大秦帝國,百花仙域,都有人派過來小魔界,查探魔界的入口,沒想到天空之城也派人過來了。


但是他並沒有完全相信對方,畢竟對方沒有證明她的身份。


“怎麽證明?”葉雄問。


“說出你的身份,我會證明給你看。”黑袍女子說道。


“我是正道派來的人,隻能跟你說這麽多。”剛才他殺了那名魔侍衛,已經是證明了。


在不清楚對方的真實身份之前,他不會將自己的底細交出去。


“不說也行,我相信你是盟友。”楚紅沒有強求,反問:“你來這裏,是想打探燕北書的下落吧?”


葉雄點了點頭。


“經過我的查探,燕北書極有可能被關在天魔殿之中,但是此殿有魔淵手下的幾大弟子把守,還有一頭十二階的魔獸守護,想進去救人,非常困難。不過,現在突然有蟲族入侵,天魔殿之中有很多高手前去支援,對於咱們來說,是一個機會。”楚紅說道。


“魔淵呢,他不在天魔殿嗎?”葉雄問。


“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他有很大概率不在天魔殿。”


如果魔淵不在天魔殿,葉雄不懼任何人,哪怕普通的化神修士,他也有一戰之力。


“魔淵在不在小魔界,咱們很快就知道了。”葉雄說完,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楚紅不知道他想幹什麽,跟在她後麵。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