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338.第338章 說服(一更)

時間:2019-10-10作者:黃楓雨天


將端木玲瓏打暈之後,葉雄將她扛到沙發上躺下來。


這是葉雄第一次跟端木玲瓏身體接觸,聞到她身上那特有的女人味,他不覺得有些流連。


“都什麽時候了,還有心思想這個。”


自嘲一下,葉雄連忙收斂心情,從她身上掏出鑰匙,將門反鎖,然後離開。


“陳陽,副院長找你什麽事?”


葉雄剛出來,八卦的夏小優就跑過來問。


“她問我願不願意做她男朋友,你知道我這個人,是絕對不會出賣色相的,所以斷然拒絕了。”葉雄笑道。


“原本以為你挺正經的,現在才發現,原來你也這麽喜歡吹牛。”夏小優打探不了八卦,隻好走了。


轉眼之間,到了淩晨兩點,正是人類最為勞累的時候。


“夏小優,我出去一下。”葉雄說道。


“你又去睡覺?”夏小優鄙視。


“去廁所。”


離開住院大樓,葉雄向vip住院樓而去,很順利地從排水管爬上五樓,然後將針孔攝像頭取了出來。


離開的時候,隔壁房間鬼影出來巡邏,葉雄身體吊在半空,有驚無險地躲過,等他巡邏完之後,飛快地離開,總算有驚無險地回到住院大樓。


“每晚都跑去睡覺,遲早會被發現,炒你尤魚。”見葉雄回來,夏小優說道。


“夏小優,為什麽你這麽喜歡管我的閑事。”葉雄整個人趴在桌子上,一雙眼睛溫情默默地望著她,笑道:“話說,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鬼才喜歡你。”


見他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夏小優頓時臉上飛起一片雲彩,罵道:“越接觸,越發現你缺點多,不但喜歡吹牛,還特別自戀。”


“我缺點是多,不像你們女人有兩個優點。但我有一個長處啊,而你有一個漏洞,我的長處來彌補你的漏洞,暫倆那不正好互補嗎?”葉雄想起網上一個黃段子,直接用上了。


“無恥,下流,下班我告訴護士長去,說你******我。”夏小優紅著臉跑開了。


擦,這個小護士,難道聽過這黃段子?


這樣也好,她就不會繼續纏著自己,估計接下來沒什麽大事都不會來煩自己了。


葉雄進入端木玲瓏的辦公室,她還躺在沙發上沒醒來。


拆開針孔攝像頭,將裏麵的內存條取開,打開電腦,將裏麵儲存的資料打開。


裏麵記錄著鐵門一天的情況。


通過快進播放,葉雄發現一整天鐵門打開過四次,鬼影進入三次,手裏提著飯盒,應該是送食物進去了,正好是一天三餐,一把鑰匙在他身上。


還有一個身穿醫生服的中年男子進了一次,那是下午一點鍾左右。


雖然看不清楚麵容,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中年男子,一定就是端木一院的字長,端木玲瓏的父親,也是葉雄最懷疑他是鬼先生身份的人,端木狂。


端木狂在房間裏呆了不到五分鍾就出來了。


他不是要幫幽靈施針嗎,怎麽這麽快就出來了?


葉雄對著電腦沉思著。


現在,已知的有兩條鑰匙,一條在鬼影身上,另一條在端木狂身上。


鬼影一天到晚躲在房間裏,吃喝拉撒都在裏麵,加上裏麵還有兩名不知身份的高手,想偷出來比登天還難。


現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從端木狂身上盜取鑰匙了。


端木狂很有可能就是鬼先生,這人身手不凡,警覺性極高,想從他身上偷出鑰匙,比在鬼影身上盜取,容易不了多少。


葉雄正在頭疼,突然背後一道危機襲來。


房間裏隻有兩個人,很顯然端木玲瓏醒過來了,正在偷襲。


葉雄沒動,等背後冰冷的感覺快要貼到脖子上的時候,他突然轉身,出手快如閃電。


端木玲瓏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手中的手術刀不擔沒有架在葉雄脖子上,反而她自己的脖子上,架著一把全身黝黑的匕首,那冰冷的感覺,一直涼到她的心底。


端木玲瓏震驚得無以倫比。


麵前的青年人,年紀比自己大不了兩歲,為什麽實力如此逆天。


分明是她偷襲,為什麽下場,就好像她被偷襲一樣。


她覺得自己簡直是不堪一擊。


葉雄開始有些頭疼了,不知道應該怎麽處理端木玲瓏。


本來,一切都非常順利,隻要再搞到鑰匙,證實房間裏麵住著的是龍天涯,他就可以行動了,偏偏這個時候,遇到端木玲瓏這個女人。


如果把她放出去,肯定會事情敗露,如果不放出去,能怎麽樣?


把她綁架了?


她可是堂堂一個副院長,如果失蹤了,端木狂不懷疑才怪。


“你有種殺了我。”端木玲瓏淡淡地說道。


“我們不是獸組織那些無惡不作的人,不會隨便殺一個無辜的人。”葉雄將匕首放下來。


“你說的獸組織,可是那個專門抓人去做人體實驗的組織?”端木玲瓏突然問。


“你聽說過?”


“嶺南這一帶,也失蹤過不少人,警方通告過這個組織。”


“恭喜,你父親正是這個組織其中的一員。”


“不可能,我父親絕對不是那樣的人?”端木玲瓏堅決道。


葉雄將電腦轉過來,指著屏幕上麵那道鐵門,說道:“既然你不相信,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裏麵住著的到底是什麽人?”


端木玲瓏看著視頻,辯認了半晌,這才說道:“這是vip五樓的特殊房。”


“特殊房?”


“我問過父親,他說裏麵住著一名神智不清的病人,有時候會發狂,怕傷到人,所以囚居了起來。”端木玲瓏說道。


“這隻是他掩人耳目的方法,我來告訴你吧,這裏麵住著的,很有可能就是獸組織在華夏國的第一首腦,被稱為千麵人的幽靈。因為一場故事,幽靈被國安局的人打傷了,所以住在這裏養傷,國安局已經找了他很久。”


葉雄目光落到端木玲瓏臉上,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她搶救那名老者的情景,心念一動。


“端木玲瓏,既然你聽說過獸組織,那肯定知道這裏住著的,是多麽喪心病狂的人物,我希望你能跟我們國安局合作,把他給抓住。如果裏麵住著的不是獸組織首腦,那麽,也可以給你父親一個清白。”葉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端木狂不可能清白,從葉雄發現鬼影躲在裏麵,端木狂就注定跟獸組織有關。


之所以那樣說,葉雄是希望端木玲瓏能幫自己。


哪一個女兒,不想證明自己父親是清白了?


“你想我怎麽幫你?”


“很簡單,把你父親的鑰匙,用模型泥巴按出來,配一條鑰匙,讓我進去確認房間裏麵那人的真正身份。”葉雄遞給她一塊模型泥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