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2499章 尊者令(6)

時間:2019-07-10作者:黃楓雨天


八條手臂撕裂虛空,在樓十八身體周圍不斷地出現,無數的掌影,從各個不同的方向朝他攻去。


沒有征兆,沒有方向,神鬼莫測,始料不及。


“這是什麽神通?”樓十八手忙腳亂地應付著上。


“這是佛門之中的八臂神通,能撕裂空間,進行攻擊。”葉雄如實道。


“撕裂空間,從不同的方向出擊,你就是用這神通闖過太極八卦殺陣的吧?”


“沒錯。”


“有意思。”


樓十八從身上掏出一把古銅劍,外表其貌不揚,但是劍身之上,有嗡嗡雷鳴之音。


“天雷劍,斬!”


一道帶著雷紋的劍芒,斬向周圍的佛手。


其中一隻佛手,被擊中,馬上就化為虛無。


“嚐嚐我的冰火爆。”


葉雄雙手凝聚幾顆的冰火爆,通過空間裂縫傳送出去,投落樓十八身邊。


他發現八臂神佛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手段,就是可以傳送東西。


冰火珠,一般情況下,很難靠近對方身體,但是有了佛手空間傳送,冰火爆的威力,將會上一個層次。


轟!


一顆冰火爆在樓十八身邊炸開。


強大的爆炸力,哪怕樓十八也無法無視。


樓十八身體護體光芒大盛,朝遠處疾射而退,遠遠逃離。


對方八臂神佛跟冰火爆的組合太厲害了,他一時之間吃了不少的虧。


葉雄的八臂神佛攻擊範圍才一兩公裏,超過這個距離,無法做到。


樓十八似乎也知道這個,隔著幾公裏,無數的劍芒,帶著破開蒼穹的威脅,狠狠地攻擊過來。


遠戰開始。


對於兩名實力相當的修士,遠戰要分出勝負太難了。


這一打,又是一個小時過去,絲毫沒有分出勝負。


“看來要全力以赴,不然不知道要打到何年何月。”


葉雄從身上拿下千眼菩提佛珠,握在手裏。


“分身術。”


十幾名跟他一模一樣的人影出現,在他的周圍開成。


緊接著,他又從身上將一些人遇玩具拿出來,將這些分身元氣放進去,很快,一個個栩栩如生的傀儡人就出現了,全都是幻象。


“區區分身術,對我是沒有用的。”


樓十八不明白,為什麽這種時間他會這種沒用的幻術。


對於他這種境界,可以說幻術根本就沒有什麽作用,一下子就看穿了。


“全體出擊。”


葉雄施展幻術,驅使著十幾名傀儡朝樓十八攻去。


樓十八一袖拂來,隔著幾公裏,瞬間將十幾名傀儡摧毀。


然而,十幾顆千眼菩提,卻並沒有被摧毀,繼續朝他攻來。


葉雄手上不停地打著手勢,十幾顆千眼菩提突然發出一道道金光,連成一條錢,朝他攻去。


樓十八一劍劈出,正中佛珠。


本以為,這佛珠肯定被劈成粉末,那知道那佛珠居然半點損傷都沒有,比絕世神兵還要堅硬。


葉雄飛身靠近,再次施展八臂神佛,控製著冰火爆,朝樓十八攻去。


這一次,雙方都沒有再客氣,各種各樣的神通連綿不絕,半空綻開各種各樣顏色的波蕩雲。


葉雄將手中的佛珠全部都拋出去,在半空連接在一起,形成一道長長的佛珠項鏈,十幾米一顆,連接上千米,如同星雲鎖鏈,朝樓十八縛去。


樓十八一邊要躲避時不時在身邊裂縫出現的佛手跟冰火爆,還有躲避佛珠的糾纏,一時之間,開始吃力起來。


這麽好的情況,葉雄怎麽可能放棄,一波連綿不絕的攻擊,籠罩了樓十八。


高手之間的比拚,一旦失勢,就很難再追回來。


樓十八大意之下,突然發現自己的腳被一竄佛珠纏住。


他當下,一劍狠狠地朝佛珠斬去。


背後突然一隻大手出現,投入一顆冰火珠。


腳被纏住,身體躲不了,樓十八隻得用真元護體,硬撼。


“八臂手投。”


連綿不斷的佛手,在他周圍的半空出現,投下無數的冰火珠。


轟隆隆。


連綿不絕的聲音傳來。


一連投了幾顆冰火爆,葉雄元氣消耗非常大。


他施展大手印,半空之中,凝聚了一個十分巨大的掌印。


正在他準備狠狠一掌拍落的時候,突然樓十八說道:“到底為止,再打下去,我連飛升都成問題了。”


葉雄這才鬆去攻擊,將佛手收回來,佛珠收回,半空中的掌印也不見了。


樓十八身體懸浮在半空,身上多處受傷,樣子有些狼狽,顯然受傷不輕。


先前意氣風發的模樣不見了,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一樣。


生平無敵,現在居然被打敗了,而且是一個他從來都沒有敢過的人,此刻他的心裏,不知道為什麽,突然生起了一鼓落寞的感覺。


“葉子,你老實告訴我,你的骨齡是多少歲?”樓十八再問一次。


“六十五,沒騙你。”


噗!


樓十八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尊者,你沒事吧?”


“死不了,我是被你氣得吐血的。”


六十五歲骨齡,打敗了自己。


樓十八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一個骨齡不到一百歲的人打敗。


“長江後浪推前浪,看來我是考慮選擇飛升了。”樓十八歎了口氣。


他從身上掏出一塊黑色的令牌,上麵正反都刻著字,一麵刻著‘東方’,一麵刻著星際圖。


“這是東方星域的尊者令,得到此令,從這一刻起,你就是東方星域的尊者了。”樓十八將令牌遞過。


葉雄接過尊者令,翻來翻去地看著,奇怪地問:“這東西哪來的,怎麽我沒有?”


“這是尊者獨有的令牌,你怎麽會有。”這麽腦殘的話,也問得出口,樓十八沒好氣道。


“我也是尊者啊,雖然北方星域比你們東方星域差遠了,但怎麽說也是一方星域尊者啊!”


“你說什麽?”樓十八瞪大眼睛。


“我說,我是北方尊者。”葉雄重複一遍。


樓十八愣了一下,突然仰天大笑,笑了很久都沒有停下來。


葉雄被笑得也有些發悚了。


“你至於笑成這樣嗎?”葉雄有些無語。


“洛東流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有這一天。當初他選擇封印其餘三方星域的蟲洞,閉關自守,就是害怕這裏的實力修士流走,讓其它的星域壯大起來。現在我堂堂東方尊者,居然被北方星域尊者打敗,這實在是太諷刺了。”樓十八依然笑個不停。


“我怎麽聽你這話,幸災樂禍似的。”葉雄無語了。


“將元氣輸進入尊者令,洛東流下界化身就會出現,他可以向他提一個他能辦到的要求,好好想著要什麽吧,這是最後的機會。”樓十八說完,站到一邊去,不再打擾他。


葉雄將自己的元氣輸進去,令牌發出一束光芒,落到半空,那裏出現一道空間裂縫。


片刻,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從裂縫之中,踏光而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