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316.第316章 意外(一更)

時間:2019-07-10作者:黃楓雨天


下課之後,葉雄去接唐寧,回到家,楊心怡的車子已經在車庫裏停著。


葉雄有點奇怪,以前她沒這麽早回家的。


回到客廳,唐寧陪小白白玩,葉雄的手機沒電,上樓充電。


回到房間,他剛將手機充電,突然發現浴室的門關著,裏麵傳來水聲。


老婆今天怎麽這麽早洗澡,她不是應該在煮飯嗎?


一想到要出任務,葉雄心裏就挺內疚的,頓時湧起一鼓熱流。


這次任務,不知道多久才能回來,老婆恐怕要寂寞空虛冷,想到這裏,葉雄準備好好慰勞一下她。


想到這裏,他跑去將房間反鎖上,二兩下子將自己的衣服脫個精光,飛快地衝進浴室。


跟老婆親熱了這麽久,從來還沒試過跟她洗鴛鴦浴,今天終於美夢成真了。


想想就心情激動。


葉雄光著身子,衝了進去。


浴室裏,一具赤果的身體正背對著自己,那麽光滑,那麽誘人。


她剛洗完澡,在擦拭身體。


葉雄從背後抱住楊心怡,雙手攀到她胸前。


“老婆,我們還從來沒試過一起洗刷刷,今天我要你幫我搓搓背……”


咦!


老婆的胸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大,這麽軟了?


他正在奇怪,突然聽到一聲尖叫。


女人嚇得跳起來,轉過身。


當葉雄看到她的臉的時候,整個人蒙了。


頓時心裏一萬頭草泥馬在跑個不停。


洗澡的根本不是楊心怡,而是她的小姑楊月如。


小姑怎麽會在這裏?


葉雄整個人都蒙了,他做夢也想不到,在自己房間洗澡的,不是自己老婆,而是小姑。


楊月如叫了一聲,看清楚葉雄模樣之後,馬上就閉嘴了。


頓時,臉上飛起一片雲霞,連忙用手擋住胸口,不讓自己春光乍泄。


“還傻看什麽,還不快出去。”


這算是什麽事啊?


葉雄差點哭了。


半晌他才反應過來,飛快地跑出去,將地上的衣服撿起來,以當兵的速度穿上,一邊穿一邊說道:“小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裏麵,以為裏麵的是心怡。”


穿好衣服之後,他一刻也不敢逗留,飛也似地逃出房間。


完了,完了。


怎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被心怡知道,那就慘了。


如果楊月如不是心怡的小姑,葉雄不覺得多尷尬,反正是意外,有便宜不賺不是他的作風,但就是這一層關係,讓他越是尷尬。


房間裏,楊月如傻傻地站著。


她看著自己胸上的五道紅痕,還殘留著剛才的力道,頓時又是氣又是怒。


不過也怪不得葉雄,誰讓她在他的房間裏洗澡,而且又沒鎖上洗手間門。


心怡不是說,他沒這麽早回來嗎,怎麽今天這麽早就回來了?


楊月如傻傻地站著,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心裏生起,半晌之後,她歎了口氣,穿好衣服走出房間。


葉雄走下客廳,廚房裏傳來各種聲音,楊心怡估計是在裏麵煮飯了。


“回來了,小姑今天過來了,我忘記跟你說了,對了,你見過她沒有?”楊心怡問。


“見過了……不對,還沒見過。”葉雄連忙說道。


“見過就見過,沒見過就沒見過,哪有像你這麽回答的。”楊心怡奇怪地問。


如果你知道,我見過的是沒穿衣服的小姑,你就知道為什麽了,葉雄腹誹。


不知道小姑會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如果被心怡知道,肯定要麻煩了,她肯定要狠狠罵自己一頓。


心裏那個忐忑啊!


“你來煮飯,你手藝好。”


葉雄接過,心不在焉地炒著菜。


沒多久,菜就炒好了,全都擺到了桌麵上。


“姑姑,唐寧,吃飯了。”楊心怡喊道。


楊月如跟唐寧從客廳走了進來,坐到餐桌邊。


洗完澡之後的楊月如,穿上一套寬鬆的衣服,看起來胸前的巨大沒那麽明顯。


也許剛剛洗完澡,她身上還散發著那種沐浴露之中夾雜著體香的味道,聞得葉雄又是驚又尷尬。


四十多歲的楊月如,還保養得非常好,無論是皮膚還是身材,都跟三十歲的女人的一樣,不然的話,葉雄也不會把當她成楊心怡了。


葉雄想起剛才在浴室裏那一幕,心裏跳得厲害。


造孽啊!


他看了楊月如一眼,恰好她也望過來,兩人眼神頓時對在一起了。


楊月如頓時低下了頭,臉上飛起一片雲彩,羞澀的模樣,像個十八歲的小女孩一樣。。


“姑姑,你不是說想嚐嚐阿雄煮的飯嗎,怎麽飯菜煮好了,你又不動筷子,還愣著幹什麽?”楊心怡奇怪地問。


“我剛洗完澡,暫時沒有胃口。”楊月如連忙說道。


“洗澡跟沒胃口,這之間有關係嗎?”楊心怡被她的借口擊敗了。


“我就有這個壞習慣,一般洗完澡得呆一會,才有胃口。”楊月如連忙說道。


“媽,你不是說,洗完澡之後特別餓,胃口特別好嗎?”唐寧奇怪地問。


“吃飯就吃飯,哪來那麽多廢話。”楊月如罵道。


楊心怡覺得有點奇怪,不過也沒有多想。


看楊月如的樣子,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而且也沒打算告訴楊心怡,葉雄的心總算鬆了一口氣。


這危機暫時算是過去了。


這麽羞人的事情,可不能讓別人知道。


“小姑,來,喝點湯。”


為了掩飾尷尬,葉雄拿起碗,幫楊月如勺了一碗湯,遞了過去。


楊月如站起來,彎腰過來接,葉雄無意中從她寬鬆的衣領望進去,差點要噴鼻血。


這模規……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葉雄坐下來,心裏跳了起來。


危機過後,他的心思又齷齪了起來。


他突然想起,上次在京城的時候,那晚唐建軍喝醉的情景。


那時候,他扶唐建軍上去,把他放下床之後,不小心從床頭掉下一根男性用品,那時候他特尷尬,然後落荒而逃。


情景就跟剛才的情況一樣。


像小姑這樣情況,一定壓抑得很厲害,剛才在浴室裏,她見到是自己之後,馬上就閉上了嘴,那是不是說明什麽了?


非禮勿想,非禮勿念。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即是胸,胸即是色。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