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2355章 鬥酒

時間:2019-07-10作者:黃楓雨天


“行,我認罰。”葉雄哈哈大笑起來,準備將酒接過來。


無情縮回手,不讓他拿酒:“事先說明,不許用元氣逼酒。”


“對,用元氣將酒精逼出,喝酒就沒意思了。”劍靈連忙附和。


“我幫你看著他,如果他作弊,再罰一瓶。”愛羅莎站了出來。


葉雄看了一下酒精度,奶奶的,七十多度,這可是烈酒之中的烈酒啊!


“這一瓶酒起碼有一斤,你讓我就這麽喝下去,不是要我的命嗎?”葉雄看了點旁邊的幽冥,眼睛骨碌一轉,笑道:“我來遲了認罰,幽冥呢,她不能不罰吧?”


死也要拉個墊背的,這是葉雄的性格。


再說,跟幽冥喝酒,感覺挺好的。


周圍的人,目光落到幽冥身上,不太敢說話。


畢竟幽冥的名頭太響了,她可是數百年前,赫赫有名的幽冥教教主啊!


美麗的讓人窒息,平時不拘言笑,一副高冷莫測的模樣,最關鍵是,大家跟她不熟,不知道她的性格怎麽樣,所以不敢亂說話。


“你們大家不要太拘束,其實她跟你們都很熟了,隻是你們不知道而已。”葉雄道。


眾人一麵錯鄂,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麽意思。


此刻段天山已經伏殊,幽冥也取回肉身,葉雄也不必有什麽隱瞞,當下將幽冥靈魂寄居在楊心怡身上,兩人靈魂共體的事情說了出來。


周圍的人,全都驚呼起來,完全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真是天下奇聞!


全場,隻有慕容如音一個女人知道。


“難怪我覺得心怡跟以前不一樣,我還以為她實力瀑漲之後,高冷了,原來如此。”鳳凰說道。


“表姐,我還以為你不理我,原本以前的根本就不是你。”唐寧恍然大悟。


阮玫瑰看了眼楊心怡,再看了眼幽冥,以前的困惑也總算明白了。


她一直都覺得,葉雄跟楊心怡之間,夫妻不像夫妻,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


“我江南王能有今天,完全都是因為幽冥,如果不是她引領,我也不可能進入修真界,不可能認識南帝,無情,血屠,玫瑰;也不可能將鳳凰,夢姬,如音,小寧,朱雀你們帶上來,讓你們實力大漲。打心裏說,咱們都要感謝幽冥。來,大家敬幽冥一杯。”


葉雄將酒打開,正準備倒酒,愛羅莎突然喝道:“等一下。”


“南帝,你這又是幹啥了?”葉雄問。


“酒咱們是一定要敬的,但是該罰的酒,還是要先罰的。”愛羅莎指著他手裏那瓶酒。


“師傅,你怎麽能用罰酒來敬酒,這可不厚道了。”無情說道。


“敢跟師傅作對,信不信我將你逐出師門?”葉雄笑罵。


“酒桌無父子,更別提師徒了,喝!”


“喝!”


“喝!”


周圍的人,全都起哄著。


幽冥將那瓶酒拿起來,喊道:“拿大瓶過來。”


當下,有人拿了兩大碗過來。幽冥倒了滿滿兩大碗,將一瓶酒分了。


“先幹了。”幽冥舉起酒,一飲而盡。


“好酒量……”


周圍的人,全都喝彩起來。


葉雄舉起碗,也一飯飲而盡,那烈酒從嘴裏一直燒到胃著,那種感覺,真爽。


“咱們再來,敬幽冥一杯。”


當下,一行人繼續倒酒,大家都拿著杯子,但是楊心怡,水月跟孤月都沒有舉杯。


“你們三個咋了?”


“你們喝吧,我一會要照顧他,別到時候喝得爛醉,沒有看著他。”楊心怡說道。


“師母真是太體貼了,我以前一定要討個像師母這麽好的媳婦。”無情嗬嗬地笑了起來。


“我們師徒,今天準備巡邏一下,你們個個都喝醉,又不能逼酒氣出去,安全最重要。”孤月說道。


聽他們這樣說,大家也覺得有道理,畢竟安全第一。


雖然段天山已經死了,但是不代表沒有人打他們的主意。


剩下的人,頓時劃拳,大飲起來。


這一場賭鬥,頓時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由於不能逼酒氣出去,隻能拚酒量,瓶瓶烈酒,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扛的。


片刻之後,無情第一個趴下。


他最是高調,酒量又是最差,半小時不到,就第一個被幽冥喝趴了。


接下來,其餘的人也相繼喝趴。


何夢姬,鳳凰,慕容如音,這些是喝到一半的時候,還保持著清醒,最後認輸的。


唐寧喝醉的時候,整個人胡說八道,差點掛在葉雄的脖子上不想走,所有人都看出來,這個小姨子是對他的表姐夫有意思。楊心怡怕她出醜,連忙就將她帶回房間休息。


最後,剩下的四個人,葉雄,愛羅莎,幽冥。


還有一個,誰也想不到,居然是阮玫瑰。


葉雄沒有想到她居然這麽能喝,喝了不少,但是半點醉意都沒有。


“咱們玩骰子,誰拿四副骰子過來。”葉雄喝道。


猜拳太傷,他感覺自己有點扛不住,提議玩四人骰子,那樣的話,可以休息一下。


很快,就有手下拿了四副骰子。


骰子幽冥在地球住過,知道玩法,但是阮玫瑰跟愛羅莎沒玩過。


葉雄簡單將規矩說了一下,兩女都是聰明絕頂的人,很快就明白了。


“不許作弊,誰作弊,我跟誰急。”葉雄擼起手臂喝道。


當下,一群人開始玩了起來。


愛羅莎跟阮玫瑰雖然知道規則,還是輸在沒有經驗,很快就被葉雄各自坑了一把,兩女頓時都生氣了,頓時聯合在一起,開始接連開葉雄。


葉雄朝幽冥投去求救的目光,想跟她聯手,哪知道幽冥就是一副幹我屁事的眼神。


終於,寡不敵眾,最後葉雄終於還是被幹趴了,被楊心怡扶回房間之中。


……


房間裏,楊心怡將葉雄扶到床上,擦幹淨他的身體,幫他換好衣服,墊高枕頭,讓好好好休息一下之後,準備和衣睡下。大戰一天,又忙了一晚上,加上身上有傷未愈,她累得夠嗆的。


突然,葉雄一個翻身,將她壓住。


“醉成這樣了還不老實。”楊心怡正準備推開他,突然發現他一臉壞笑地看著自己。


“你把酒精逼出去了?”楊心怡震驚地看著他。


“這麽好的機會,咱們夫妻在一起,醉了豈不是可惜了。”葉雄一臉壞笑。


“剛才你自己說,不許作弊,現在反而自己作弊了。”楊心怡笑罵。


“我喝酒的時候沒作弊,就是回房的時候把酒氣逼了出去,咱們好久沒有造人,今晚晚上,開始造人計劃。”葉雄嘻嘻地抱著她,開始使壞起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