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3033章 麵具男再現

時間:2019-10-18作者:黃楓雨天


對方剛才出手展現出來的是元氣,元氣是道觀的,跟魔氣有著本質的區別,所以趙蕊蕊一眼看出來了。


“你不是我的對手,再敢攔我,殺無赦。”戴鬥蓬的男子冷冷道。


“把師妹給我留下來,不然別想走。”趙蕊蕊從身掏出一把黑色的扇子,一臉顧忌地看著對方。


剛才,對方輕易化解她的攻擊,功力顯然在她之。


“不知死活,那我送你一程。”


鬥蓬男子冷哼一聲,將手打暈的王儀琳朝樹林之一扔,喝道:“帶她離開,老地方見。”


樹林馬飛出兩名同樣戴著鬥蓬的男子,其一名將王儀琳的身體接住,瞬間消失在樹林深處。


趙蕊蕊非常焦急,剛想出手相救,麵前一道白光閃過,劍芒縱橫,把她擋了下來。


“你們到底是什麽人,為什麽要劫走我師妹?”趙蕊蕊一邊出手一邊大聲質問。


“我本來不想殺你,既然你好管閑事,那我隻好送你一程。”


話音剛落,鬥蓬男子身爆發出十分恐怖的白光,元氣衝天,那實質化的元氣在半空凝聚成一道道光芒四射的劍芒,以遊龍之勢,朝趙蕊蕊身襲來,瞬間把她罩住。


這招劍道趙蕊蕊聽聞過,是道觀之頗為有名的一個門派的絕技,此刻看對方實展,隱隱之帶著劍道法則,那些劍芒,每一道都仿佛有生命一樣,帶著呼嘯之音,咆號而來。


趙蕊蕊手黑扇一拂,一片黑芒閃過,無數的黑針射出。


兩人在瞬間在半空大戰起來,快如閃電。


“劍道遊龍!”鬥蓬男子一聲大吼。


更加恐怖的劍道,密密麻麻,如同一隻狂暴巨龍襲來。


麵對可怕的攻擊,趙蕊蕊眉頭皺了起來,以守待攻,在麵前凝取一個布滿銘的盾牌。


“魔盾,凝聚!”


魔盾是魔宗之頗為常見,也十分實用的神通,實力弱者沒什麽作用,實力強大者,如同堡壘,攻之不克。


這是一門極考驗戰力的神通!


啾啾啾啾!


滿天的劍光,如同雨點一般,落到魔盾。


魔盾像雨落到湖麵一樣,泛起一陣陣漣漪,看起來很漂亮的樣子。


但是趙蕊蕊知道,這漂亮的背後蘊藏著多大的危機,一旦她的魔盾承受不住破裂,她得受萬劍穿體之苦。


無窮無盡的劍道,落到魔盾之。


“該死,大意了,沒想到這家夥元氣這麽洪厚。”


趙蕊蕊感覺壓力越來越大,暗暗叫苦,有心躲避已經遲了。


轉眼之間,五分鍾過去了。


趙蕊蕊額頭已經冒出汗珠,魔元越來越弱,在她感覺不支的時候,壓力頓時一消。


“十七宗年輕一輩弟子,排行前十的高手,不過如此。”


鬥蓬男子冷嘲一聲,正準備加大攻擊。


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天而降,那感覺像一座萬丈山峰突然在頭頂出現一樣。


鬥蓬男子想躲,但是他發現這威壓的範圍非常大,他幾次都躲不開這威壓範圍。


他抬頭一看,發現自己頭頂之,背手站著一名臉戴著魔鬼麵具的男子,他淩空站在那裏,仿佛一座山嶽一樣,無窮無盡的威壓從他的腳下擴散出來,把自己籠罩在威壓之下。


他站在那裏,是山,是天。


“魔宗之地,豈是你們道觀之人可以隨意進來的,給我跪下。”葉雄一聲大吼。


無窮無盡的魔氣,像牢籠一樣,將鬥蓬男子困住,威迫。


撲通!


鬥蓬男子再也嚐受不住,雙腿直接跪在地,瑟瑟發抖。


強大,實在是太強大了,對方散發出來的威壓,至少高自己兩個境界。


“前輩到底是何人,十七宗門之內哪一位長老?”鬥蓬男子抬頭,震驚地問。


印象之,十七宗之內,除了長老級別的,不可能有這麽強大的高手。


但是他明明打探過,七大長老不可能出現在這裏。


葉雄沒有回話,一掌拍落,直接拍在鬥蓬男子的腦袋,鬥蓬男子直接暈死過去。


從葉雄出現,到鬥蓬男子暈倒,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鍾。


旁邊的趙蕊蕊直接看呆了,對方由於克意隱藏修為,所以她不知道對方的境界。


但是若論戰力,此人的戰力似乎已經到了半步煉虛境界,屬於師傅那種層次的高手。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不知道前輩高姓大名。”趙蕊蕊前,恭敬地問。


葉雄麵具下的雙目,閃電般落到趙蕊蕊身,沙著桑子冷哼。


“同樣是化神後期,被人打得半點還手之力都沒有,你丟不丟人?”


趙蕊蕊的臉瞬間變得很難看,但是半點脾氣都沒有,恭敬地說道:“前輩教訓得是,晚輩境界虛高,以後一定嚴加修煉,不給宗門丟臉。”


看著平時在自己麵前老愛裝成一副大姐大模樣的趙蕊蕊,此刻露出這種受訓模樣,葉雄心裏說不出的痛快。


這妞老是調戲自己,今天不好好找找場子,還以為哥好欺負。


“個頭倒是長得挺高的,怎麽這麽沒用?”


“個高低能,何應蓮怎麽會交出你這麽笨徒弟。”


“看什麽看,不服氣是嗎?”


葉雄見趙蕊蕊嘴角抽了抽,似乎不服,當下喝道。


“晚輩不敢。”趙蕊蕊壓住脾氣道。


“你的朋友在背後樹林,去找她吧!”


小罵即可,葉雄不敢罵太多,害怕露出馬腳。


他提著暈迷的鬥蓬男子,瞬間不見蹤影。


趙蕊蕊連忙朝背後遁去,很快在前麵的樹林之,找到暈倒的王儀琳,她旁邊的地出現一些灰燼,似乎有什麽東西被燒成了灰一樣,她猜測很有可能是擄走王儀琳的那兩名道修。


“儀琳,醒醒,快醒醒。”


王儀琳悠悠醒來,茫然地看著四周,突然想起整件事情,整個人跳了起來。


“師姐,還好你救了我,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麽辦。”王儀琳以為是趙蕊蕊救了她。


趙蕊蕊搖了搖頭,道:“不是我救了你,是一名戴著魔鬼麵具的男子救了你。”


“是他?”王儀脫口而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