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288.第288章 把柄

時間:2019-11-17作者:黃楓雨天


“我三個把柄都被你抓住了,你到底想怎麽樣?”葉雄問。


什麽三個把柄都被抓住了,不就抓了他兩個把柄而已。


而且前一個沒證據,他耍賴不認也沒辦法,所以蕭芳芳才故意誘惑他,得到了第二個把柄,哪來第三個把柄。


很快,她就反應過來了,這個混混,原來是調戲自己。


呸,就他身上那把柄,自己什麽時候握過了。


“下流!”蕭芳芳罵道。


“你們女人更下流,一個月流一次。”


蕭芳芳早就知道他的德性,所以見怪不怪。


“想拿回你的把柄的話……”


“我的把柄一直在自己身上。”


蕭芳芳“……”


“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你信不信心怡回來,我馬上放錄音給她聽,說你******我,我看你今天晚上回去跪榴蓮?”蕭芳芳盯著他,差點要發火。


“有你這樣倒過來說話的嗎,分明是你性引誘我。你喜歡上自己閨蜜的男朋友,抓我的把柄要脅我,好了,現在我的把柄被你抓住了,你抓著我把柄到底想什麽樣?你怎麽樣才能把我的把柄還給我?”


左一句把柄,右一句把柄,說得那麽順溜。


蕭芳芳被他說得直接無語。


人怎麽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她腦海裏,本能跳出一個棍狀物品的形象。


呸呸!


老娘什麽時候變得這麽下流了?


蕭芳芳連忙將腦海裏的不良思想拋掉,這才說道:“想拿回你的把柄……噢不,想拿回錄音筆,很簡單,借我五百萬,我就還給你。”


“就這麽簡單?”


“就這麽簡單。”蕭芳將錄音筆從溝溝裏拿出來,在手裏轉著:“我最近擴大生意,需要錢周轉。”


“以你跟心怡的交情,向她借不就行了,你跟她說清楚,別說五百萬,就是一千萬,兩千萬,也沒問題。”葉雄說。


“你懂什麽,好朋友之間不能隨便借錢的,不然以後相處起來會有壓力。再說了,我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是靠著心怡,才將生意做起來的。”


葉雄真不知道怎麽說她的,她這性格也太奇葩了吧!


說什麽好朋友之間不能借錢,有困難當然是第一時間找最信件的朋友幫忙了。


這妞,是不是有強迫症啊?


“把卡號寫出來,我明天打給你。”葉雄說道。


“你可是幾百億身家的富二代,不會騙我吧?”蕭芳芳有點懷疑。


“不會,不過要立字據,到時候沒錢還,可以錢債肉償。”葉雄說道。


“你說話不帶色會死啊?”


“拿來。”葉雄把手一伸。


蕭芳芳寫了個卡號,跟錄音筆遞了過去,她估計也覺得,五百萬對於葉雄來說,是九牛一毛,所以相信。


葉雄將錄音筆跟那張寫著卡號的小紙條拿過來。


錄音筆上麵還留有溫柔,葉雄忍不住拿到鼻子之中聞了一下,一副陶醉的模樣:“這奶味,真香。”


蕭芳差點要崩潰,人怎麽能這麽下流?


不知道為什麽,她心裏並沒有討厭的感覺,畢竟他說是香,不是臭。


女人都喜歡被欣賞,當然,提前是有好感的男人。


如果一個猥瑣男子拿著錄音筆做同樣的動作,估計蕭芳芳早就一高跟鞋踩過去了。


“芳芳,你明知道就算不要脅我,我也會借錢給你,你怎麽還做這樣的事情,你這不是在誘惑我嗎?老實說,你是不是暗戀我?”葉雄又沒節操了。


“老娘做來不做暗戀的事情。”


葉雄再次嗅了一下錄音機,笑道:“咦,怎麽聞起來,有點黃瓜的味道?”


“黃瓜你妹……”蕭芳芳悖然大怒。


正在這時候,楊心怡從洗手間回來,奇怪地問:“什麽黃瓜味道?”


葉雄連忙說道:“我們剛才在討論,要不要加一份黃瓜,芳芳說她最喜歡黃瓜。”


他說的是芳芳喜歡黃瓜,不是說她喜歡吃黃瓜,這漏一個字,意思差遠了。


當然,楊心怡這麽純的女人,是聽不明白潛台詞的。


蕭芳芳:“……”


菜上來之後,蕭芳芳大快朵頤,風卷殘雲,很快就吃飯了。


吃完飯之後,她拍拍肚子,站了起來。


“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


“你餓鬼投胎啊,再坐一會。”楊心怡連忙說道。


“是啊,你再坐會,不然心怡以為我趕你走,我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葉雄也說。


“不想打擾你們二人世界。”


“反而都打擾了,也不在多打擾這一點時間。”葉雄說。


楊心怡白了葉雄一眼,目光落到蕭芳芳身上,說道:“你千裏迢迢跑過來,就是為了吃一頓飯,這也太沒價值了吧!”


“有價值,大大的有價值,能見你一麵就是價值,走了。”


蕭芳芳說完,風風火火地走了。


“真不明白,她風風火火跑過來,就吃一頓飯,還不到半個小時,圖什麽。”楊心怡忍不住說道。


坑了五百萬,這頓飯太值了。


吃完飯之後,葉雄正想帶楊心怡去買首飾,給她留一點小禮物,突然她的電話響了起來。


“什麽,爸暈倒了,什麽情況?”接聽電話之後,楊心怡麵色大變,說道:“我跟阿雄馬上過去,媽你別焦急。”


掛掉電話之後,楊心怡說道:“爸突然暈倒了,可是高血壓的病又犯了,我們現在趕快過去。”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趕去醫院。


楊定國已經醒了,正躺在病床上。


楊心怡的母親越麗貞正站在床邊,嘴裏不停地念叼著。


“爸,你沒事吧?”楊心怡連忙跑過去,急問。


“沒事,就是血壓高了一點點,穩定下來就沒事了。”楊定國說道。


“這次沒事,下次呢。我都跟他說多少次了,別吃那麽油膩的東西,他偏偏不聽,今晚還跟人家去吃海鮮煲,你說他這身體,能吃那些東西嗎?”趙麗貞對楊心怡說。


“爸,你怎麽就這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楊心怡生氣地說。


“還不是你李叔叫,一般人我都不去,行了,我保證下次不吃了。”楊定國說道。


見父親沒什麽事情,楊心怡鬆了一口氣。


這時候,醫生將楊定國的檢查資料拿了過來,葉雄正好在門口,順手接過來,看一了眼,沒什麽大礙。


“心怡,沒什麽事情的話,你們就先回去吧,我都跟你媽說了,讓她別告訴你,她偏不聽,又打擾到你們了。”楊定國說道。


“你這是什麽話,萬一出什麽事情了呢?”楊心怡有些生氣。


在病房裏聊了片刻,兩人就離開了。


離開之後,葉雄看了下楊定國,再看了一下趙麗貞,暗暗奇怪。


他感覺,心怡跟她爸爸媽媽長得一點都不像,氣質上差太遠了。


趙麗貞看上去,就一個普通的居家婦女,滿大街都是,根本不像生出這麽漂亮的女兒。


也許像她姑姑楊月如吧,不過她姑姑胸大啊,心怡小得多了。


走醫院,葉雄隨口問道:“心怡,你是什麽血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