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2131章 向導(2)

時間:2019-11-19作者:黃楓雨天


“你這個想法,六弟當時也提過,但是向導不同意。”


“向導?”


“北山蟲洞危機重重,從來沒有人進入過,沒有向導的帶領,咱們根本就沒辦法進入。向導打死也不同意提前出發,沒有辦法之下,咱們隻好聽他的了”申屠雷說道。


看來,這個所謂的向導也跟北星堡的人有勾結,不然的話,就不會以此來威逼他們留下來了。


“大哥,你怎麽確定那個向導一定行,萬一是個冒牌貨呢?”葉雄問。


“不會的,那個向導去過很多次北山蟲洞,是最熟悉的一個,這裏的人都知道。”


聽他的語氣,對這個向導非常信任的,如果自己此刻勸說的話,他不一定聽。


除非他能將自己師傅是五行尊者的事情說出來,但是那樣的話,自己的底牌就完全暴露了。


頓時,他陷入兩難之中。


要怎麽說服他呢?


“二哥三哥四姐六哥他們,有什麽意見?”葉雄問。


“他們能有什麽意見,大家都沒有去過,隻能聽向導的話了。”


葉雄沉思片刻,決定實話實說:“大哥,不瞞你說,我有北山蟲洞的線路圖。”


“到什麽地方的?”


“當年大戰之地。”


申屠雷目光看著葉雄,幾乎不敢相信,半晌才說道:“你沒開玩笑吧?”


路線圖外麵不少人都有,但是大多數隻到一半。


從來沒有人聽說過,誰手裏有到達蟲洞內部的路線圖。


“八弟,你不會被人坑了,買了假情報吧,這可不是鬧著玩的?”申屠雷還不太敢相信。


“大哥,我知道讓你現在相信我是不太可能的,這樣吧,你把那個向導約出來,讓我會會他,到時候你在旁邊看著,就知道是真是假了。”葉雄說道。


“就這說定了,這個向導太他娘的氣人,拽得要命,要不是在這北星堡之內,我真恨不得一刀將他的腦袋削下來。”申屠雷恨恨地說道。


“大哥,一會要是見到那個向導,咱們這樣……”


葉雄在他耳邊細語一番,聽得申屠雷連連點頭。


……


半個小時之後,葉雄跟申屠雷去到18號的房間,敲響房間門。


“誰啊?”裏麵傳出一個不耐煩的聲音。


“我,申屠雷。”


片刻之後,房間被打開,裏麵出現在一名咪著眼睛的小老頭。


老頭外貌六十歲出頭,留著小胡子,咪著小眼睛,一副瘦弱的模樣。


目光穿過他的身體,房間裏麵有張桌子,桌上麵有幾個小菜跟一壺小酒。


桌邊站著一個漂亮的侍女,臉上露出一副厭倦的模樣。


“申屠雷,你找我有什麽事?”老頭子問。


“你就是劉三通?”葉雄語氣不善地問。


“小子,你誰啊,知道跟誰在說話嗎,居然用這樣的態度?”劉三通白了葉雄一眼,非常不高興。


葉雄冷哼一聲,突然大聲喝道:“劉三通,我問你,你為什麽要坑我大哥?”


“我什麽時候坑你大哥了?”


“還說沒有,現在明明是出發的最好時候,再過半個月,就是空間亂流最大的時候,你這是想謀財害命嗎?我問你,是誰指使你這麽做的,你到底是不是三界尊者的奸細?今天你要是不說個清楚,我非斬了你不可。”


葉雄說完,咣的一聲,直接就抽出早就準備好的劍。


劉三通直接被問傻,嚇得連連後退。


“我不是奸細,我真的不是奸細,我發誓,我絕對跟三界尊者沒有任何關係。”


“既然沒關係,你為什麽騙我大哥?”葉雄怒目圓瞪,憤怒的樣子,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根本就沒騙他?”


“還說沒騙,全世界都知道九月之後,是空間亂流最強的時候,你拖到那時候,不是想害我大哥是什麽?”


葉雄深知人性,這時候正是劉三通防守最薄弱的時候。


如果不趁現在打他個措手不及,等他反應過來,有所防犯,再想讓他露餡就難了。


“這個……那個……我可能記錯時間了。”


這時候,就算申屠雷再笨也知道被坑了。


“好你個劉三通,居然敢騙我,害我浪費這麽多的錢,今天我不殺了你,難泄我心頭之恨。”


申屠雷大怒,身上暴發出一鼓強大的元氣,正要一掌拍死他。


“申屠雷,你忘記這裏是什麽地方嗎,你敢在這裏殺人,堡主是絕對不會饒過你的。”劉三通大驚失色。


轟!


申屠雷一掌拍出,直接就將劉三通的身體拍爆,碎成肉醬,房間之內雨濺當場。


啊!


侍女尖叫起來,嚇得一溜煙跑出聲音。


“北星堡又如何,老子就殺了你,那又如何。”申屠雷狠狠地朝那炸開的屍體吐了口唾沫。


葉雄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申屠雷出手,真沒想到他下手這麽狠,殺個人連話都不多一句,眼睛都不眨一下。活脫脫就是個殺人魔頭。


嗖!


一道人影落到門口,正是北星堡的堡主白無名。


“申屠雷,你居然在我堡內殺人。”白無名臉色非常難看。


北星堡號稱北域最安全的地方,隻要進來,花了錢,生命安全就能得到保證,申屠雷在他的地盤殺人,就等於當眾打他的臉,讓他的臉往哪擱?


“白無名,我花這麽多錢在這裏傻等,你說劉三通是北星堡內最好的向導,我也信了,誰知道原來他卻是個騙子,這算賬怎麽算?”申屠雷怒道。


哪怕麵對北星堡的堡主,他都沒有絲毫的畏懼,一副質問的模樣。


“他哪騙你了?”白無名問。


“亂流明明在九月之後才是最危險的,他偏偏要拖到九月,不是騙我是什麽?”申屠雷怒道。


“誰說空間亂流在九月最大的?”白無名反問。


“我說的。”葉雄站了出來。


“你又如何得知九月是最危險的?”白無名的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我也是聽說的。”葉雄語無驚人。


“你道聽途說,就質疑一名當了三十多年的向導,讓申屠雷把他殺了,你好大的膽子。”白無名大怒。


麵對白無名的質問,葉雄不動聲色,手指一道流光出去,半空之中出一個水幕。


這是他剛才進來的時候,悄悄布下來,還有隱形銘文隱藏起來。


金梵銘文太厲害了,白無名進來又倉促,居然也沒有發現。


葉雄將水鏡點開,剛才的情況,馬上就從裏麵重現一次。


包括葉雄的質問,劉三通的慌亂,漏洞百出,到申屠一怒殺人。


“白堡主,你覺得劉三通這個樣子,還不能證明什麽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