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198.第198章 誰吃了誰?(第一更)

時間:2019-10-10作者:黃楓雨天


一陣子沒見,葉雄發現羅薇薇身上好像有了某種變化,但是是什麽變化,他一時之間看不出來,總感覺她好像成熟了。


不變的是,她依然那麽有魅力。


葉雄雙眼很無恥地落到她胸口上。


一陣子沒見,感覺好像又大了不少。


“大胸妹,好久沒見,你越來越有女人味。”葉雄從車上下來,嘻嘻笑道。


“好久沒見,你越來越無恥。”羅薇薇白了他一眼。


“去哪?”葉雄問。


“先送我回家,晚上我還要去警局。”


“剛出院,傷都沒完全,又趕著回警局,有你這麽拚的嗎?”葉雄沒好氣地說道。


“沒辦法,獸組織在江南大行動,很多警員出事了,現在市裏的警員嚴重不足,我必須回去幫忙。”羅薇薇回道。


“怎麽回事?”


葉雄皺起眉頭,難道他去京城這段時間,江南出了大事?


“前幾天,獸組織開始雷霆行動,對上次你給我名單的兒童進行大搜捕。我們幾十名保護兒童的警員都出事了,非死則傷。局長下了命令,將剩下沒被抓走的兒童安排一個安全隱蔽的地方,用所有警員,重火力保護起來,我也要去支援……”羅薇薇把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說了出來。


葉雄沒想到,自己離開這段時間,江南發生了這麽大事情。


羅薇薇的家,離醫院不遠,是一間商品房。


車子在她家樓下停下來,葉雄下車準備上去,羅薇薇阻止他,說道:“你在這裏等一下,我家裏沒人,不太方便。”


家裏沒人,那豈不是更方便?


葉雄本來還不想上去,聽她這麽一說,非上去不可了。


這貨又想起了那天在荒山野嶺,跟羅薇薇激情的情景。


那一天是他一生中又快樂又痛苦的回憶。


快樂是因為跟大胸妹做了情侶之間,除了啪啪啪之外,所有能做的事情;痛苦的是,就是沒有啪啪啪。


男人的德性,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


今天,會不會是個好時機?


葉雄腦海轉得飛快,全是兒童不宜的思想,於是說道:“我口渴了,上去喝杯水。”


“那邊有水,你去買來喝吧!”羅薇薇指著旁邊一間小賣問。


“我不喜歡喝飲料,你知道,飲料喝多了,對男人身體不好,會體虛?”葉雄找了個借口。


“你不會起什麽壞念頭了吧?”羅薇薇目光炯炯地盯著他。


葉的臉皮連長城都自慚形穢,豈是她能看穿的,當下道貌岸然地說道:“以小子之心,奪君子之腹,咱們都這麽熟了,怎麽好意思下手?”


羅薇薇白了他一眼,這才說道:“上去吧!”


成功邁出第一步。


葉雄一本正經地跟在她後麵,走了上去。


羅薇薇的家在六樓,是個四房一廳的商品房,室裏麵積很大。


家裏很亂。


枕頭扔在地上,桌麵上杯裏的水不知道多久沒倒,電視上麵鋪著一層灰,還有凳子,茶幾,看起來不知道多久沒收拾過了。


“你媽不會跟別的男人跑了吧,怎麽屋裏亂成這樣?”葉雄打趣。


“你媽才跟人跑了。”羅薇薇沒好氣地罵道。


“你說對了,我媽確實跟人走了,跟閻羅王跑了。”


羅薇薇一愣,沒想到說到他的傷心處,連忙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很多年了,我早就看淡了,倒是你,怎麽突然間變得這麽斯文了?”


換在以前,羅薇薇肯定不會這樣客氣跟自己說話,很有可能在自己說她媽跟人跑了的時候,就發飆了。


“沒什麽?”羅薇薇回道。


“不會是大姨媽來了吧!”


“你不下流會死啊?”羅薇將沙發上的包枕狠狠地砸了過去。


葉雄將枕頭抓在手裏,笑道:“應該不是,來大姨媽脾氣應該火爆才是,不會像現在這樣憂鬱,好像被男人甩似的。”


羅薇薇懶得吐槽他,突然問道:“你知道我家裏為什麽這麽亂嗎?”


“為什麽?”


“因為我媽已經足足五天,沒有回過家了。”


“為什麽?”


“她是醫院裏的外科醫生,這幾天,一直在不停地做手術,而手術的對象,就是我們警局的警員。我這段時間在醫院裏住著,每天看到比自己受傷更重的同事進來,那種感覺,你懂嗎?”羅薇薇說著,頓時激動了起來。


葉雄頓時明白,她為什麽這麽憂鬱了。


每天看著自己熟悉的同事受傷,死去,那種心情不用她說,葉雄也能理解。


“阿雄,幫幫我們。對方太強大了,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求求你了。”羅薇薇說完,眼睛紅了,淚水在眶裏打轉。


葉雄還是第一次在羅薇薇這個火爆女警身上,看到了淚花。


這一刻,他再不答應,就跟禽獸沒什麽區別了。


他這次回江南,就準備跟獸組織大幹一場。這是洪在天的心願,也是他的心願,他這次是豁出去了,哪怕直麵骷髏,哪怕有生命危險,也顧不上了。


“好,我答應你。”葉雄重重地點頭。


聽完他的承諾之後,羅薇薇走過來,突然抱著他吻了起來。


她的唇那麽潤,動作那麽瘋狂,吻那麽霸道。


雖然比咬笨拙,更惹起葉雄心底的欲火。


這是兩個人,第二次如此瘋狂的擁吻了。


上一次,還是荒郊野外的草地上。


葉雄很快就化被動為主動。


“左邊第二個房間……我的。”羅薇一邊吻,一邊說。


葉雄整個人把她抱了起來,走到房間,將門打開,反鎖上。


進房間之後,兩人更加瘋狂,倒在床上,片刻就一縷不掛了。


半個時辰之後。


隨著羅薇薇嘴裏發出一聲高昂的呻吟,兩人雙雙倒在床上。


房間裏到底都是戰鬥過的痕跡。


從零亂的一塌糊塗的床上,可以看出這一場戰鬥多麽激烈。


兩人,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讓葉雄想不到的是,這一次居然是羅薇薇自己主動的。


這個世界,有些事情,就是這麽奇怪。


“最終,還是被你吃掉了。”羅薇薇臉色潮紅,歎了口氣。


“到底誰吃誰啊?”葉雄笑問。


“下流!”


“敢罵我下流,那我就再下流一次給你看看。”


葉雄翻身再次壓了上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