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第1683章 救命啊!(1)

時間:2019-07-18作者:黃楓雨天


一千公裏之外,一處峽穀的湖麵之上。


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裂縫,由小變大。


兩道人影從裂縫中出來,如同天外殞石一般,從半空落下,狠狠地撞落到湖麵上。


撲咚,水花四濺。


半晌之後,湖麵上露出一個金色的腦袋,哈哈大笑起來。


“成功了,老子成功了。”


葉雄抓著孤月,衝天而起,落到湖邊的草地上。


孤月被放在地上,眼睛閉著,滿臉緋紅,胸口不停地起伏著。


由於落入湖中,她的衣服被浸濕,薄薄的衣服貼在身上,就像沒穿一樣。


嘶~~~


葉雄倒吸一口涼氣,目不轉睛地盯著起伏的地方,喃喃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前輩,你沒事吧?”


噗!


孤月噴出一口水,這才悠悠醒來。


醒來第一時間,看到一具赤果的上身,葉雄上身衣服在通過空間裂縫的時候,被撕扯之力撕碎,身上還帶著不少的傷,由於他將孤月死死護在懷中,所以孤月才沒事。


孤月的臉更紅了,正想扭過去,發現對方目光並不是落到自己臉上,而是落在脖子以下的地方,她低頭看了一眼,這才發現自己春色外露,衣服濕了等於沒穿一樣。


她連忙用元氣將水蒸發掉,衣服瞬間就幹了,春色不見了。


唉,沒東西看了。


葉雄站起來,說道:“前輩,咱們就在此分別,後會有期。”


救她已經仁至義盡了,總不能一直呆下去吧!


萬一她的傷治好了,還要繼續把自己抓走,那可怎麽辦?


“等一下,你就這樣走了?”孤月急道。


“不走,還留在這裏幹嘛,萬一你恩將仇報,繼續抓我回水國怎麽辦?”


孤月原本是不留他的,但是她身上的毒還沒解,如果他走了,她怎麽辦?


她中了赤羊藿,這種毒是一種非常要命的毒,修真界的女性沒有一個沒聽到這毒,不聞風喪膽的。因為這毒,沒有解藥的話,隻有一種手段解決,那就是男女之間的陰陽調和。


赤羊藿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失貞毒。


孤月望著那漸漸遠去的身影,腦海裏不停地想著這幾天的相處。


通過相處,她漸漸發現,這個男人,並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種壞透的人,反而是有擔心,有勇氣有魄力的男人,自己中毒,他原本可以撇下自己逃走,但是他沒有,反而拚命救自己,帶著自己從冰三重手裏逃掉。


對於自己的徒弟水月,孤月再清楚不過,她是個非常高傲的女人,哪怕冰樓這麽優秀,她都沒有動過心,卻偏偏對這個沒見過多少麵的男人動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孤月發覺身體越來越熱,意識有點模糊起來。


先前,在葉雄帶她走的時候,她嚐試過用元氣將毒逼出來,但是非但沒有被逼出來,反而讓毒更加深。


“難道,我真要死在這裏?”


“不行,我身上肩付著冰雪一族的使命,我不用死。”


“我不會讓冰三重那麽好過。”


孤月的眼睛,變得堅毅起來,突然飛身而起,朝葉雄飛去。


手中一道白光閃過,後來居上,將葉雄的身體綁住。


葉雄正在半空飛行,突然被雪蠶索綁住,當下大驚失色,她的雪蠶索,不是落到冰三重身上了嗎,怎麽還有?


難道有兩根?


“孤月,你這個恩將仇報的女人,枉我拚命救你,你居然這樣對我,快放開我。”


葉雄拚命地掙紮,想逃離。


孤月身影一閃,已經落到他麵前,目光炯炯地望著他。


“今日一事,除了你我,誰也不能知道,要是讓我知道你傳出去,我一定會殺了你。”


孤月說完,身上飄出無數白菱,布條在半空飛舞,片刻之間,就將兩人緊緊裹住。


葉雄還在發愣,孤月身上的衣服,已經一件件滑落。


他頓時急道:“前輩,你想幹什麽,我告訴你,我不是隨便的人,救命啊!”


孤月大赧,原本就紅的臉容,更加紅了,帶著一絲嬌怒。


“無恥混蛋,得了便宜還賣乖,看我不砸死你。”


孤月控製著雪蠶索,將葉雄從半空扯下來,狠狠地砸到地上。


然後,她的身體靠了上去。


“救命,有人強x啊!”葉雄大叫起來。


在他的叫喊之後,四道光團,從他的身體裏麵激射出去,落到幾百米之外的樹上,遠遠看著那個被白菱包裹成的布球。


“救命啊,強x啊!”布球裏麵傳來大叫的聲音。


“主人太無恥了,得了便宜還賣呆,人家女人都沒叫,他叫個不停,丟不丟人?”冰靈化身忍不住開口。


“又一株白菜,被主人拱了。”火靈搖了搖頭。


“為什麽人類,總喜歡做這些事情,有什麽意思?”邪劍靈表示不解。


木靈呆呆地望著那個大布球,聳拉著腦袋問:“火哥,咱們為什麽要從主人內世界裏麵出來,你不是說,主人內世界裏麵最安全,平時沒事別出來嗎?”


“傻木頭,你沒看到主人在忙嗎?”火靈回道。


“主人在忙什麽?”木靈問。


“主人在……”火靈想了半天,都沒想到應該怎麽解釋這個問題。


“主人在忙著製造一個小主人。”還是邪劍靈想到了答案。


四靈緊緊地看著那個大布球,布球不停地搖晃著,搖晃著……


“救命啊……”


……


嘶!


大布球被撕破一道口子,葉雄從裏麵走出來。


他邊走邊提著褲子,苦著臉:“什麽人啊,用完就將我的一腳踢開,把我當什麽了。”


砰!


一鼓澎湃元氣,直接擊在他屁屁上,將他踹飛出去。


大布球轟地炸開,孤月從裏麵出來,一臉冷峻。


葉雄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件衣服穿上,這才望著孤月那嬌豔的臉,回想著剛才那一個小時的‘治病’過程。


真是人生之中,美妙的回憶啊!


“這件事情,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明白嗎?”孤月恢複冰冷的模樣。


“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葉雄聳了聳肩,一副很受傷的樣子。


“嚴肅一點,我很認真跟你說話的。”孤月道。


“我能嚴肅嗎,咱們剛才還好好的,陰陽調和……我以為我們之間已經……唉算了,不說,說多了都是淚。”葉雄歎了口氣。


“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吃虧的是我。”孤月又是氣又是怒,突然眼睛有些紅了:“你知道冰雪一族有什麽規矩嗎?失貞的女人,是不能當族長的,你已經把我毀了。”


“不就是一個族長而已,不當就不當,有什麽了不起,我養你。”葉雄本能地說道。
小說推薦